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太衍 > 作品相关
楔子
作者:一粒火种  |  字数:1893  |  更新时间:2019-12-17 14:47:28 全文阅读

  十四年前,记忆是灰色的。

  冬月的寒风如刀似刃,卷着十里寒云下了半月雪。

  这天,素无宾至的三合庄来了个老头。他瘦骨嶙峋,背驼如丘,虽眉发斑驳却双目炯赤,从骨子里散发出一股不容抗拒的威严。

  老头围着巴掌大的三合庄转了几圈。最后停在村子西南角,隐隐露出枣红底色的宅门前,盯着那双扇干裂的门板虎目沉凝。

  “老夫可破这缺水之困。”

  此话一出,犹如枯木逢春!

  “听俺爹说,咱村惹怒了龙王爷,把水全搬天上去了。”

  小胖子撅着肥嘟嘟的嘴唇,嚼着手里的黄糕饼,一本正经地瞪着绿豆眼,扬起生满冻疮的脸蛋望向指着上天大言不惭的老头。

  “就凭你一个臭干巴虾能斗得过龙王爷?”

  “对!俺爹也说过。是云婆婆可怜咱,才躲着龙王爷把水偷偷变成雪的。”瘦猴子先是指了指天上的乌云,后用小指掏着又尖又细的耳朵,把小胖的话接的有鼻子有眼。

  “就你,能比的上云婆婆厉害?”

  是呀!

  自从开始下雪村里就断了水,人们怀疑井下冻住,把热水一股脑倒进去。黑黝黝的井口像头快渴死的老牛,“咕噜噜”打了几个水嗝就没了动静。

  “喂!老头,你说是不是龙王爷捣的鬼?”

  老头笑而不语,驮如山脊的后背向前挺了挺,颇有深意地看了眼站在最后面,那个不说话的大个子。然后遣散人群,带着几个孩子,唱着信天游往南走。

  南边是地,像白瓷壶,皑皑白雪一望无际。

  孩子们顿时像撒欢的野狗,围着老头转来转去。打闹的时候老头突然嗷一嗓子,指着被雪盖住的乱坟岗说:“这是谁家地头?”

  “他家的!”几个人齐刷刷地指向王桀。

  王桀也兴冲冲地举起手,“我家的,要在这儿打井?”

  老头眯起眼睛盯着王桀细细打量起来。之前的小胖子左瞧瞧右看看,突然踮着脚尖挤进视线:“嘿!老头,你是在给大桀相面吗?给我也看看!”

  老头脸上依旧摆着那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斑白的眉毛突然挑了挑,指着西南角那扇朱红色的大门反问:“那个大肚婆娘是?”

  王桀立马绷紧身子,昂起头,像受到老先生的褒奖,高声回道:“是俺娘!俺娘说弟弟快生了,还取名叫子默!”

  “子默?”

  “农桑子云业,书籍蔡邕家”老头笑了,呲黑的牙床撑开嘴唇:“著书穷天人,辞聘守玄默。”

  “此谓子默,好名字!”

  乱坟岗在村子西南,谁也不知道它什么年代出现,里面葬的些什么人。只有村里的老人们口口相传:南边有个孤坟自己拱出来,里面住着个尸婆婆,专吃小孩魂魄,夜里便可听她喊:“天黑过桥,桥不摇,婆婆盼着孙儿到……”

  孩子们七嘴八舌。

  老头也不搭话,就那么看着王桀乐呵呵地听着。

  过了一会儿,他从布袋里掏出螺旋铲,拾起铁杆麻利地组装好,对准脚下坟包猛地插进去。

  他这么一摁,天上竟然闷雷滚滚!

  “打雷啦!下雪天打雷啦!”远远地,村子里忽然传来嚷嚷声:“是天象,是天象!雷公要震散这寒云,好日子就要来啦!”

  老头勾起嘴角侧耳倾听,搓着手更来劲儿了。他蹦着跳着,跟大马猴似的整个身子压在螺旋铲上,雷声渐止才“跐溜”弹蹦下来。

  雪从未停歇,反而愈下愈烈。

  说来也奇怪,老头干活悠哉悠哉。可加长杆却像兔子吃萝卜,一节一节往下吞。直到摁不动了,他才打起精神抬头望向西南方。

  眼瞅着天快黑,老头反手将铁杆拔出来,看到铲头的白泥封时,那张干巴巴的脸顿时扭曲。

  “菜虎子玩意儿,敢把棺材停龙眼上!”

  老头呆怔许久,稠密的花白眉毛紧紧簇拥在一起,挤得眼皮儿高高鼓起,露出黑白分明的眼泡。那双深邃的眸子,时而盯着铲头闷脑袋看,时而望向那扇枣红色的大门。

  “来水吆!”

  突然,老头眉开眼笑,昂起脸,冲着村子又嗷一嗓子,然后高高举起铁杆,歪歪扭扭地对准井口。

  “过来给老子扶稳唠!”

  这么一骂,几个娃子赶紧跑过去。

  眼瞅着钻头跑偏,老头急的满嘴喷沫:“都给老子使劲儿,拿出吃屎的劲儿来!”

  虽然不知道吃屎需要多大劲儿,但孩子们一个个脸蛋憋得通红。后来才想明白,是吃奶、拉屎,老头一着急说溜了嘴。

  “我喊一、二、三,放手!”

  钻头左摇右摆,虚浮不定。老头冷眸沉凝,瞅准时机,往下用力一摁,大喊:“放手!”铁杆“哐当”掉进洞里,只听“吧唧”一声,像捅破二妞家的窗户布,井眼里顿时回荡起“滋啦啦”的声响。

  “不是说喊一二三嘛!”

  小胖搓着火辣辣疼的肥手,撇着红嘴唇子学着他爹的娘娘腔数落道:“嘴上没毛,办事不牢!”

  “就是!”

  孩子们一个个眼巴巴地望向老头。

  突然,脚底下晃起来,“糟了!老头捅醒了睡觉的巨人!”不知谁喊了一声,正准备撒丫子跑路,井洞里突然溅出水滴,凉凉的,喷在脸上,有些咸腥。

  地下隐隐传来龙吟声。

  霎时,凝聚半月的寒云迅速消散,露出半个落山的巨红太阳。王桀满身是血,小胖和瘦猴子也是,都吓得“哇哇”哭着往回跑。

  这时,村里也炸开锅。

  密密麻麻的井眼突然涌出血水,咕噜噜冒着臭气熏天的血沫,宛如天魔临世。

  紧跟着,王家大院里传出一声嘹亮的婴儿啼哭。

  “子默!”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