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都市神罚机构 > 第一卷 入世方
第一章 少年鉴铭
作者:海胆大王  |  字数:2325  |  更新时间:2019-12-10 13:56:32 全文阅读

五月的空气已经洋溢着春风的味道,麻雀们叽叽喳喳盘站在树梢,山中草木回春,却仍说不上是绿意盎然,伴随着一阵咳嗽,树梢的鸟儿们都飞离而去,仿佛他们已经完成了他们要来这里的目的。

  往里看去,长屋中敞开的门内是一位消瘦的老人,斜靠在被炉上,从他的神态和身上的肌肉可以的看出,这是一位饱经风霜的老先生。他伸出本来捂住嘴的手,手腕微微摇晃。

  跪坐在老人身旁的,是一个身材壮硕的男子,看起来颇年轻,估计有二十几岁,脸庞滑落的汗水是到刚刚为止还在锻练的证明。

  “鉴铭,爷爷知道时候差不多到了,接下来我要说的话,你要认真听。”

  “嗯”很短的一声。

  “爷爷知道你是个好孩子,自从你十一岁,就跟我上了山,虽然你的父母早就不在了,但你不要怨恨神明……一直以来……是我们亏欠他们的,你跟爷爷学了这么多,在这山中少年老成,你冷静,你稳重,这都是好事,但你比起人们更像他们,这可这不是你这个年纪应得的东西,我死了之后……你就下山吧……也是时候了……”

  “可”很短的一声。

  “没关系的,我都知道的,等我走了之后,你打这个电话,告诉他们你是灵珊的后人,求一份工作,起码能满足你的温饱,你说话心直口快,总是把想的东西直接说出来,这也是好事,可是外面有些人不愿意听真话,他们也与你没有关系,记得不要过多牵扯。”

  “爷爷这辈子知道了太多的事,做过了太多的事,看过了太多的人,能有善终已是万幸,时间差不多了,最后三件事你一定要牢记于心。”

  一,时刻记得自己的训练

  二,平等的对待人之外的事物

  三,不可以憎恨……神明

  ‘……’鉴铭想说些什么,但哽咽了很久,能听他说话的人已经不在了。

  春风拂面的五月,本应带来暖意的微风不知为什么有些凉

  鉴铭饿了,他起身去厨房煮了一碗挂面,没有加任何的调料,这清水素面吃起来却特别的咸。

  一段碗筷的碰撞声后,空气又安静了下来,鉴铭坐在廊外,看着渐渐沉下去的夕阳,这一刻,他仿佛就与自然融为了一体,直到夜幕降临,他才拍拍膝盖,将自己世上最后一个亲人,埋入后院的净土。

  一张平凡的脸上,一对秀气的双眼张了开来,每到这个时候鉴铭都会睡醒,他已经习惯了,他本想多躺一会,但想起爷爷说过的话【人欲强,惜光阴】,便打起精神,拿起了手旁的电话,嘟……嘟……电话响了两声就被人接了起来。

  “喂?”

  “你好,我想在你们这里找一份工作,请问你们还有空缺吗?”

  “嗯,有,会什么呀?”

  “我是……灵珊的……后人,鉴铭也不知道这个灵珊到底代表着什么。”

  “那行,你来试试吧,你是哪的人啊?”

  “我是……景德山的人。”

  “好……我看看啊……你到S市的那个……胡同大道往里走,从路口的肯德基左拐左拐左拐再左拐,然后到那个麦当劳二楼就是了。”

  “好,我记一下……你们公司的名字是?”

  “叫我们【机构】就行了,你叫什么?”

  “我叫……龙鉴铭。”

  一段寒暄之后,鉴铭手里拿着一张扑朔迷离的地址,他已经不对这个所谓的【机构】抱太大希望了,但爷爷的话他一直在听,一直会听,以前听,现在听,以后也会听。

  抱着沉重的心情收拾好行囊,上午的阳光格外的刺眼,鉴铭站在院门口,回望这十几年来自己长大的地方,房屋的地板亮的反光,家具整整齐齐的一尘不染,院内的树上发了很多新芽,树下的石凳上,棋盘上布满了灰尘。

  爷爷他……布子到底在待谁落呢?

  不再去想没有答案的问题,鉴铭心里反复念叨着爷爷交代的三件事,夺门而去。

  半晌过后,棋盘一角的白子反射着太阳的光芒。一个女声在空荡荡的长屋响起。

  “哎嘿,是我赢了。”

  一半长至耳垂,一半短至头皮的头发,平凡的脸庞和秀气的双眼,望着脚下的碎石路。

  黑色的短袖衬衫,被少年穿出了紧身的效果,外层的夹克拉链开敞着,一身漆黑的少年正漫步在山间的小路上。

  下山的路……竟真的没有多远…………这么长时间没有见过人,可能爷爷有他的办法吧……

  不到二十分钟,鉴铭已经走到山脚下了,山上除了碎石杂草,真的不见什么稀奇的东西,鉴铭拨开前面的杂草,出现在眼前的竟是一片坟墓。

  坟墓本没什么稀奇的,山脚下的坟地四处都有,几十个墓碑中,有一个少女在哭。

  哭丧本没什么稀奇的,但那少女身边还站着一个人,这倒引起了鉴铭的兴趣。

  那人不算太高,也就一米七五左右,二十岁出头的男子,盘发,蓝色的大袍,双手背在身后,腰间别着一把浮沉……是个道士……这些东西,鉴铭有听爷爷讲过。

  那少女相貌平平,不是能给人留下印象的脸,利索的短发,一身黑衣,估计是亲人刚刚去世不久,虽然不能说梨花带雨,但从鉴铭看起的时候已经过了五分钟了,那少女脸上的泪水就没有停下,身子还在发抖,泪珠顺着脸颊一滴一滴的湿润着坟前的土地。

  一般人是不会上前搭话的吧,但鉴铭和一般人这三个字完全搭不上关系,有他感兴趣的事情,他会问,他会访,他会打听到自己明白为止。

  “姑娘?发生什么事了?”

  心直口快的鉴铭十分不擅长搭话。

  那姑娘仍静静的在哭,倒是一旁的道士转过了身来。

  “无量天尊,贫道来说吧,正巧贫道也是碰巧路过此处……”

  “贫道今天受人所托来这里作法,见这女子跪在这里哭个不停,就来此询问一番,这女子双亲在不久前接连因为意外去世,最近家里更有古怪……一周前,他母亲刚去世的时候,半夜睡觉总会感觉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醒来后却发现什么也没有,只有自家的狗在床边摇晃尾巴,连连发生此事之后,这女子便失眠了,但三日前更有古怪,第一天晚上,她听到自家的狗对着大门叫个不停,第二天晚上也是这样,她过去想安抚狗狗的时候……狗狗只是低声吠着大门,目不转睛,昨天晚上……狗不是对着大门,而是在自己房间里,对着自己的房门吼叫……这姑娘家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和狗,担惊受怕,不知是父母身上发生了什么事,还是想求助于已故的双亲,今天才来这里哭个不停吧……于是贫道打算随她回家看看,不知能不能排忧解难……”

  “都这个年代了,一把桃木剑几张鬼画符能解决得了什么?”

海胆大王
作者的话

新书上架请多多支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