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出无名 > 正文
第七十一章 另类真相
作者:super小鲤鱼  |  字数:3228  |  更新时间:2020-03-08 10:05:03 全文阅读

无名众人同样是被龙啸峡的风雨吹打,同样经受了高山的寒冷,虽然是吃了一些干粮,但喝了一夜的凉风,此时的肚子也开始饿得不行。特别是又看到海华派的众人都有酒喝,别提有多想过去一同饮酒。只是,无名也十分清楚,当日在林家审讯场,针对他和墨灵渊的人中也有海华派的人,或许邓浩说的“所追”之人便是他与墨灵渊。只好忍住,耐心的在大天王像后面观望。

这时候,熊烈已经忍不可耐,在他认为,见到了海华派的弟子,就像是见到了自己的属下,在整个海华派,除了副帮主尤麟之外,其他人都该听他的。于是,还没有顾及一同藏匿的其他人,便直接走了出去。

无名众人也没有防备,又不便出手拦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熊烈下了大天王像的台座。

大厅内,火光辉煌,原本都在把酒言欢的海华派众弟子都坐在地上喝得正酣,在大天王像旁的石斛涛与邓浩互相敬酒,听得身后脚步声,惊醒的回头观望,见一个黑影从里面走了出来,两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立马起了身,睁着双眼仔细掂量,待熊烈走出了帆布的暗影之后,才认出来是熊烈。

两人无不感到一阵惊讶,顿时说不出话来。

熊烈一脸严肃,二话没说,走到了石斛涛和邓浩的跟前,一把夺过石斛涛手中的酒瓶,自个喝了起来。

石斛涛与邓浩完全没有料到自己能在这个地方,这个时候,这么的突然就见到了熊烈,两人都黑着脸,看着熊烈将酒瓶中仅剩的一点酒喝完。

熊烈饮罢,舒服的呼了一口气,见眼前两人没有反应,出口骂道:“干看着什么?你们两个都哑巴了吗!?”声音是一如既往的洪亮,引得大厅内的其他弟子都纷纷打住了嘴,朝这边看了过来。

石斛涛这才反应过来,赶紧应道:“熊,熊堂主,您怎么会在这呀?”

熊烈没好气的回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怎么,我难道就不能在这里么?”

石斛涛陪笑道:“不不不,是属下问错啦!”

熊烈不依不饶道:“我说石斛涛,你胆子也肥啦!还有你邓浩,怎么见了老子也不快打一声照顾,只是呆呆的愣在那里,是担心我喝了你们的酒不成?”

邓浩依旧板着脸,他所在的战龙堂乃是归副帮主尤麟所管,而尤麟与熊烈的矛盾派内众人皆知。反观石斛涛平日在海华派众就只能见了熊烈低声下气,如今见了也只好回道:“这还不是因为被堂主您的突然降临吓到了嘛!实在是傻了才不知道回话的。”

熊烈一脸不爽的样子,回道:“算了,懒得计较你,这瓶子里的酒怎么才这么一丁点?”

石斛涛回道:“属下没能料到熊堂主您也在,所以也就自己喝了大半,若是知道您在的话,自然这一整瓶都会孝敬给熊堂主的!”

熊烈道:“切,说着这么好听,这马后炮打的不错。”说着一手将空酒瓶子递还给石斛涛,说道:“这空瓶子你拿着,帮我换另一个满的来!”

石斛涛强颜笑了下,接过空酒瓶,点头应道:“好!还请熊堂主稍等一会儿。”说着转身对身后的扬镖派弟子叫道:“小全,你快拿一瓶新的酒过来!”

熊烈看了一下坐在大厅上的扬镖派众弟子,只见个个都板着脸沉默的盯着这边,心想或许是因为他们都害怕自己,心里还不由得嘚瑟了起来。

这边众弟子听到呼唤后,只见一人紧跟着站了起来,难为情的回应道:“斛涛大哥,这酒原本就是人手带一瓶,现在大家都来喝过,压根就没有新的了,你看这……”

石斛涛骂道:“你傻呀!就不懂用你的瓶子跟其他弟兄的凑满去么?”

小全听了,忙点点头,跟着石斛涛的建议照做,不一会儿便凑了满满一瓶送到了跟前。

石斛涛接过酒,恭敬的递给熊烈道:“熊堂主,您请!”

熊烈也不客气,刚刚喝那瓶剩下的那些还不够一大口,现在有机会痛饮一凡,熊烈也不管其他人的看法,驱寒要紧,举起酒瓶子又喝了起来。

就在熊烈抬头喝酒的刹那,现场杀气乍现,石斛涛与邓浩突然向熊烈发起了攻击,一支飞刀射出,一道青光划过。而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另一个身影突然闪了出来,左手双指夹住柳叶形的飞刀,右手抓住了石斛涛向熊烈心脏要害刺出匕首的手腕。与此同时,熊烈被石斛涛手中匕首散开的刀气波及,虽然没有收到创伤,但也明显的感觉到了疼痛,卡在口中的酒一下子吐了出来,放下酒瓶子见到眼前的一幕后吓得急忙后退两部,惊慌失措的问道:“你!你们要干嘛?”

熊烈话刚落,这时石斛涛手中在掌心一转,倒拿着匕首要往无名的手腕割来。无名见状,右手一放,左手柳叶飞刀打出,“当”的一声响,柳叶飞刀被石斛涛的匕首挡落。

熊烈骂道:“天黑的!原来你们这两人是要杀我呀!”

石斛涛与邓浩两人冷眼盯着熊烈和无名,没有做回答。

无名冷笑道:“熊爷,我说你咋这么不留神,这一坨坨的海华派弟子都用一副想要立刻抓起地上的屎就给你砸来的眼神看着你,你怎么就没发觉呢?难不成才喝了一点儿小酒就晕乎了吗?”

熊烈没料到无名这个时候还在开着玩笑,“啊!”了一声,扭头看了无名一眼,又回头指着石斛涛大骂:“敢做就不敢说吗?你们若不给我说个明白,我熊烈即使今晚不废了你们,回头也会找帮主跟你俩算账的!”

却见邓浩冷道:“哼!帮主?别老是拿熊帮主来吓唬我们,以为你大伯是海华派的帮主,自己就可以为所欲为么?现在还敢得瑟,简直是笑话,殊不知,今晚我们就会要了你的命!”

熊烈气道:“邓浩,你小子敢在我面前这么狂那就给我记着了!今晚我非砍了你不可!”说着从背上取下了无印刀。

邓浩一脸不屑的回道:“就你那点三脚猫的功夫,再怎么使力,也不是我的对手,如果你束手就擒的话,我倒还是可以考虑在今晚先暂时饶了你一条小命,直接将你交给尤副帮主来发落。”被熊烈欺压多年,邓浩憋在心里的话终于说了出来。

熊烈疑惑道:“尤副帮主?果然,我猜的没错,你果然是尤麟那小子派来刺杀我的!想不到堂堂的海华派副帮主,居然能对自己的属下干出这么阴险的招数出来!传了出去,还不就成了江湖上的笑话!”

邓浩冷冷的笑道:“嘿嘿!我想你只是猜对了一半!尤副帮主所作所为成不了江湖的笑话,他只是循规蹈矩的铲除我们海华派一害!”

熊烈骂道:“哼!卖什么官司,你说我没猜到的另一半是什么?”

邓浩一脸坏笑,回道:“不错,确实是尤副帮主吩咐我等追杀你,但是他大人也说了,熊帮主对于尤副帮主派我们追杀你的这事,早已知晓,并且他没有反对!”

熊烈怒道:“天黑的!邓浩,你当骗小孩子吗?我大伯怎么可能会让他的手下来追杀他的亲侄儿?这种事,莫说是他,就算是寻常百姓都万万做不出来,你这样的解释也未免太异想天开,我该说你是傻了,还是幼稚?”

邓浩冷道:“我知你必然会不信,但我下面的话会让你死心!”

熊烈骂道:“我就看你怎么糊弄!”

邓浩回道:“你可知晓我们这深更半夜的为何会来到这鸟不拉屎的破地方?”

熊烈道:“因为你们脑袋中风了呗!”

邓浩不理会熊烈的语言攻击,他反倒是突然很享受这一刻,而他也更期待紧接着要发生的下一刻,说道:“因为我们完全知晓你的行踪!你要去的是北凉山!而尤副帮主要我们追杀你之前,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将你勾结扬镖派叛逆墨灵渊与无名的事情散播到江湖各处!你现在已经是扬镖派的公敌,只是出于盟友的复杂关系,江湖上并没有真正的传开!”

熊烈思索,自己与无名和墨灵渊在一起的这件事,除了无名和墨灵渊,知情的人也就是熊屠和冷无霜,所以,也不排除,这些消息被有心人窥探到之后泄露出去。无论如何。在他心里,熊屠是绝对不可能出卖自己的,内心完全不予置信的回道:“你说什么大话?我信你个鬼,误打误撞的一通瞎说!”

邓浩看出了熊烈内心的波动,他如吸血的蝙蝠舔到了猎物的伤口一般激动,说道:“你若再不信,就看看这个东西!”说着,从兜里取出一张羊皮纸丢了过去给熊烈。

熊烈一把接住,打开羊皮纸一看,只见上面标注的图案十分的熟悉,忍不住从自己兜里也取出了去往北凉山的路观图,这才惊讶得发现,原来两张图真的是一模一样!若说前面还只是在心头萌生了一些质疑,但是此时,熊烈的内心终于开始了动摇,为何这熊屠专门提供的路观图会有一份一模一样的在邓浩的手上,莫非,真如邓浩所说,熊屠是知道尤麟派了弟子去追杀自己,而他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或者还是站在支持的一方!

“这……”熊烈紧张得说不出话,他不能接受这样的心里动摇,可另一个自己却思考着,江湖人皆称熊屠为“双面魔佛!”莫非,熊屠真的在熊烈面前也上演了一场双面的身份不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