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我的室友是天师 > 正文
第一章 揍鬼?花样作死
作者:宇雪狼  |  字数:2363  |  更新时间:2019-12-25 02:49:11 全文阅读

我叫刘宇,刚毕业,我选择回到离家比较近的市区找工作。

与我合租的是我高中好哥们赵健,外号小淫剑。

我俩的大学是在同一座城市,有事没事总聚在一起,我自认为还挺了解他,可是与他合租的这段日子,我却发现我错的离谱。

那时候我和赵健整天嘻嘻哈哈没个正行,在学校里一起看大长腿妹子,逗逗班上的小女生,翻墙上网……满满的回忆,每天都生活在一起,基本上没多少秘密。

可是现在,赵健一天神神叨叨,在出租屋内摆弄一些符咒,大厅挂黄符,在他的房间里拜神像;有次我去他房间,只见他大晚上不睡觉,学武侠电视剧里的人盘膝吐纳。

这还不算什么,我觉得不了解他,还得从他的工作说起。

赵健和我说在地质局工作,却都是夜里工作,白天休息,经常几天不回来都是常事。

有一次大概是凌晨四点过,有人开门进来动静挺大的,将我吵醒了,我起床一看。

好小子,只见赵健脸色惨白得不像话,浑身染血,倚靠在墙上摇摇欲坠,我赶紧上去将他扶进房间。

我第一次看到他床下的小宝库,我惊呆了,三尺古朴长剑,一把短刀,一堆黄纸,还有一个医疗箱。

我第一反应就是这小子在外面干坏事,今天被仇家寻来砍成重伤。

任由我怎么问,他都不说,索性由他去。

我以为这事翻篇了,可是一天夜里,赵健打电话给我说不回来了,并郑重其事的说,“今天晚上不要出去,将门锁上,无论外面谁来都不要开门,包括我。”

我直接无语了,这是脑袋抽风秀逗了吧,包括他自己来了,我都不开门?

 “你丫的没发烧吧!”我笑道。

 “刘宇,我说得很认真,今晚上不要开门。”赵健再次强调了一遍,隐隐带着些急切。

我想到了他那天晚上浑身染血的回来,他今天晚上可能会出事。

“行行行,我不开门,一觉睡到大天亮。”

以前没少一起打架,现在遇到事都不和我说,我心里其实不太舒服,所以回答得有些敷衍。

煮了碗面吃,随后看书看到夜里十点过,眼睛就开始疲倦了,合上书洗漱睡觉。

很快进入了梦乡,我一般困了就睡得很沉,雷打不动的那种,然而迷迷糊糊中,我却听到有人叫我。

“嘣~嘣~嘣!刘宇你个狗日的快开门,你是猪吧,睡得这么死。”

从梦中醒来看了一下时间,半夜一点,赵健这狗日的居然在外面大吼大叫,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我开了房间门走了出去,一边走一边嚷嚷。

“你大爷的,不是说不回来吗?这么大声,大半夜的邻居不用睡觉啊。”

赵健在外面说道:“别废话,外面下雨呢,衣服都淋湿了,可把我冷坏了,赶紧开门。”

我住的是三楼,方才没注意,现在一看窗外,果然雨势不小,风也不小,淋湿了确实容易生病。

就在我准备开门时想到了赵健特意打过来的那个电话。

“你不是打电话说谁来都不开门吗?给我个开门的理由,不然老子睡觉去了。”我腹黑的想逗逗他。

后来我一想到今天的行为,就觉得是个傻叼在花样作死。

我话音刚落,门外的赵健嘿嘿一笑,说道:“别啊宇哥,就是跟你开个玩笑,本来不打算回来的,谁知道今天下这么大的雨,快开门,感冒了你还得费时间照顾我。”

我也没多想,伸手将门打开,也是这一开,差点让我丢了性命。

就在我打开门的那一刹那,周围的空气瞬间变冷了许多,阴风阵阵,门外没有一个人,静得可怕,电灯一下灭了,我的视野陷入了黑暗。

“谁?”

隐约间,我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我眼前一闪而逝,与此同时,赵健贴在墙壁上的一张黄符闪着金光飞到我身旁。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从我背后传来。

“尼玛,想吓死人啊……”

突如其来的惨叫吓得我直接跳得老高,打开手机电筒一照,瞬间感觉菊花一紧。

这是什么玩意儿?只见一个身材瘦小,身穿蓝色衣服,披头散发的女人站在客厅中间,那张腐烂而扭曲的脸还冒着青烟。

大半夜见到这传说中的东西,说实话,我他丫的皮发麻,肾上腺素直冲脑门的那种。

电影里吓人的邪祟不就这模样吗?

“卧槽你大爷!”

我几乎是下意识的吼出来的。

反正我不相信电影中的邪祟会是真的,尼玛大晚上不睡觉跑来吓人,看这人的模样老子绝对不认识。

恐惧化为火气,抄起墙角平日健身用的臂力棒就往眼前这家伙身上招呼,没有打头,仅仅是给她个教训而已,我可不想因为她的智障行为坐牢。

然而,一棒过去打空了,下一秒披头散发的蓝衣女人不见了。

我手机电筒四处照都不见踪影,就在我懵圈的时候,我感觉到身后有人吹气,耳朵凉凉的。

“滚犊子,还没完了是吧……”

转身准备说一些威胁的话,可是刚一转身,一张腐烂的脸几乎直接和我脸贴脸。

一股尿意袭来,虽然不信鬼神,但是现在我承认差点吓尿,还有那股酸臭味,别提有多爽,简直让人欲罢不能。         

 “呃~”犯恶心。

森森寒意袭来,刺痛我脸上的皮肤,刚准备远离,只感觉被车撞了一下,身体直接倒飞出去,撞在墙上。

还不等我落地,披头散发的蓝衣女子飞了过来,对,就是飞了过来,身上还散发着阴冷的蓝色幽光,她直接将我掐在墙上。

那如冰棍一样的手寒冷无比,侵入我身体,同时我呼吸开始困难,她的手就像铁钳一样,死死的掐着我的脖子。

我虽然称不上魁梧,但是农村孩子力气自然不小,可是我使出了吃奶的力都撼动不了丝毫。

双腿踢她也没有改变什么,仿佛这家伙练了古三通的金刚不坏之身,而且力大无穷。

此时我害怕极了,才意识到自己今天晚上遇到了什么,原来这个世界真有邪祟,可笑的是我还想揍她?

难道我就这么死了吗?我还没有考上公务员呢!当了二十多年的单身狗,如今还是个处,世界还有许多风景都没看过,最重要的是,家中的父母,儿子还未来得及向你们尽孝。

害怕过后剩下的就只有遗憾,对人生的遗憾,这一刻我终于知道我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然而却没有珍惜的机会了。

那双黑暗空洞的眼睛一直盯着我,她笑了,诡异中带着癫狂。

闹了这么大动静,我多么希望邻居醒了过来救救我,不过那只是奢望,至于求救?声音卡在喉咙就是不出来,当然,面对邪祟,邻居也无可奈何,估计比我好不了多少。

绝望的我已经忘记了身体的疼痛,冷冷的看着她,怂了半辈子,快死了总得硬气一回。

结局可想而知,我被掐得更狠,没多久便失去了意识,真的一了百了!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