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我不是一棵树吗 > 楚雪双侠传之启序
第一百三十五章 五体投地
作者:水笔爱上猫  |  字数:3112  |  更新时间:2020-11-30 01:17:38 全文阅读

“你的问题有些太多了,我们还是先把之前的话接着下去说好了。”苏苛昕忍受不了我这个好奇宝宝的追问,最后只好找到这个办法先稳住我。

我点点头,眼里闪烁的是满满的期待。

苏苛昕摇摇头,“我记得我们应该是说到,那个假冒的太子究竟有什么不自然的动作没错吧?”

“对对对!”

“唉,真是拿你没办法。”苏苛昕摆了摆手,“‘他’一直拿着扇子对着自己扇风,且不说那里的温度多少,是否需要扇扇子,‘他’一直拿着扇子遮着喉咙的举动就很可疑不是吗?”

“原来是这样。”

“好了,我们已经解决了为什么她会易容的问题,接下来的事情就很好解释了。”苏苛昕举着纤细的手指轻触自己的面庞,姿态说不出的端庄,“时常用伪装遮住自己的面目,那她的皮肤那么白也就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了。手指纤长说明她长时间练习过琴弦类乐器,而指甲按时修剪也多半是这个原因,富家女子肯定喜爱指甲留长可以加各种装饰在上面,但她的指甲的长度却是恰到好处表面也很平整,这肯定就是长此以往留下来的习惯,那位少年推理出她擅长音律也就不足为奇了。”

“至于为啥会认为那名大小姐是被藏在床底,我想她膝盖处和背部的磨痕是很好的解释。那位大小姐一定是被她下药迷晕,推入床底的时候她生怕出手太重被外面人听见,同时也可能因为磕碰让这大小姐提前醒来,所以最后只得乖乖蹲下亲自将人塞入床底。”

“嗯,懂了,懂了。”欣喜于得到了所有答案,我在脑中完整过了一遍发现没什么疏漏后,抬头看向了一旁的苏苛昕,令人稀奇的是,此时的苏苛昕居然没有在耐心地等我发问,而是自顾自地去神游了。

发呆的她还真是不多见啊。

心生一计的我,在慢慢靠近她的同时一直注视着她的面部表情,见她仍旧没有反应,凑到她耳边悄悄说了一句:“你在想什么呢?”

“啊!”苏苛昕因为受到惊吓拍着自己狂跳的小心脏,难得的可爱模样在此时是尽收眼底。

乘着她恼羞成怒之前抢先开口问道:“我说,咱苏大小姐什么时候也会发呆了?”

“要,你,管!”

“不管,不管,我哪有资格管您啊,是吧?”我学着她的样子,用自以为异常自信的笑容面对着她,看得她两腮的颜色越来越深,眼看就要涨成一个红苹果了。

“羡慕人家穿婚服有错吗?女孩子出嫁可是人生大事,这是个女孩就该拥有的幻想,这,这只能证明我的三观是,是健全的,身心是健康的,所以,你,不,要,再,这样看着我了!”

“好,不看,不看,反正有记录就行了。”我挥了挥手中的一张照片,上面记载的赫然是苏苛昕那娇羞到极点但依然在硬撑着一本正经说话的模样。

“以后绝对,绝对不要再问我了!”

“别别别,我删掉就是了。”

“别。”苏苛昕握住了我就要按下删除键的手,“如果你想念我的时候,我允许你拿出来看,但不要让别人看见了,听到没有?”

“哦……”真是意外,我家的苏依依什么时候变成这种小可爱的?

将照片心满意足地收起,一个不该出现在这的人很快吸引去了我们的注意力。

“嘘。”顺着苏苛昕的视线望去,一个骑着骏马的少年缓缓从街道的另一头向我们这走了过来,身边的两个侍卫一个牵着马,一个握着刀柄始终警惕着周围。

“姚三思?”苏苛昕听到这个名字后先是点点头,而后又摇了摇头,“怎么了?”

“其实我不太相信这是他的真名。”

“是啊,我刚才就在奇怪了。”

“不过他不是什么坏人,刚才他明显想帮我们。”

“可是他来这到底要干嘛?”

“下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苏苛昕率先跳下楼去,等我落到地面的时候,姚三思已经被她给拦住了,“姚公子好。”

“看来在下和二位颇有缘分,刚分别没多久就又遇上了。”少年拱手行礼比之刚才要态度客气了很多。

“姚公子难道也是来狱中接应某人?”

“哦,这位小姐何以见得?”

苏苛昕学着他的模样拍着不知从哪摸出的折扇,姿态端正地站在原地,头要微微往上扬起一些,“我记得你刚才说过,你并不是本地的官员。那么你来这里的任务已经完成就没有必要在此逗留,出现在这会为了什么呢?”苏苛昕踱出几步而后再次站定,语气悠扬充满了慵懒,“从时辰上来看,你们早应该到达此地,这期间你们绕远路去了哪?你又为何要在此时换上官员应有的服装而不再是便服?最主要的一点,就是你为何要千里迢迢来管不是自己管辖区域的事情?”

姚三思脸上的笑容更盛了,身子也不由得前倾,没想到这位少年也有敬佩人的一天。

“以你的身份,这匹马虽然金贵,但还远远配不上你,可偏偏它背上的这幅马鞍新的可怕,究竟是为什么呢?这匹马对你很重要?这显然不是,因为它并不是你在打理,而是你身边的侍卫。从这一点,我就可以大胆联想,你,是背着家里人出来的。”

“你的猜测没有错,我的确是来狱中接人。我很希望能听到你的完整推理,但我的朋友还在等我,如果您不介意,我们可以一会儿找家酒楼,坐下来慢慢聊。”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当我们走近狱中,同样来到楚殇的狱房门前时,姚三思的眼中很快就流露出了了然之色,“果然,果然,我就说,我没有判断错。”

“楚兄,相别多日,你可还好?”姚三思之前就已经亮出了身份,狱卒对他是毕恭毕敬,赶紧放了人出来。

“你怎么来了?”

“其实在下一直在关注着你们的消息,不知你们会不会介意?”

“相救之恩无以为报,哪还会怪罪兄弟?”

“是吗?那敢情好。不过,我过来也是为了一件重要的事。”姚三思见我们全都站在监狱的过道中实在不是说话的地方,交代了身边一个侍卫几句后,转身直接把我们带了出来。

“姚公子,前面这家酒楼你看如何?”

“嗯,看上去不错。我们进去吧。”姚三思肯定地点着头,一抬手臂领着我们一起上到了一间包房中。

“几位都怪在下唐突,之前一直没有好好和你们介绍自己,在下姚晴,字三思,楚兄在之前的案子中帮忙甚大,我对此是深表感激,二位也在刚才帮上了大忙,诸位日后如果有解不开的难题都可以来找我。那么客套话就说到这里,在下这次前来,是为了给楚兄一个交代。”

“难道是纵火案的事!”楚殇对于此事一直耿耿于怀,要说姚晴“亏欠”他的真相就只有这件事了。

“没错,纵火案的犯人我已经找到了,只不过要缉拿起来有些麻烦,可能需要一些时间。”

听到这个答案楚殇感到有些疑惑,只是很快他想到了一种可能,“那姚兄可否把此人的所在地告知于我,以我的武功,应该可以做到。”

“不不不,楚兄,你可能误会了,我的意思是幕后仍旧有黑手,我们现在不能轻易地打草惊蛇。”姚晴早已经看出楚殇眼中闪过的那一丝凶狠,这不是他愿意看到的,这种感觉他实在太熟悉了,每次缉捕回来的要犯有几个就会是这样的眼神。

“可是……”

“楚兄,你的人生道路还很长,就像我的字一样,凡事要三思,明白吗?”

“好吧。”在身边小雪的担忧下,楚殇终究是压下了心中的怒火,恢复了与平常一般的神态。

“那么现在楚兄的事情我已经交代完了,还请这位小姐给我继续阐述一下您刚才的推理可以吗?”

苏苛昕放下手中的茶杯,对着姚晴拱手说道:“小女子只不过是班门弄斧,姚公子过谦了。”

“不敢当,不敢当。”姚晴的进一步让步,令不知发生了什么的楚殇也倍感惊讶。

“那我们就接着刚才说的,我要补充一点,就是你侍卫的装扮。”在看到姚晴的确显露出认真听讲的模样后,苏苛昕娓娓道,“牵马的那个侍卫,我着重观察了一下,不知是不是我才疏学浅,我依稀记得他武器携带的方式比较贴近于骑兵的装扮。”

“没错,你说的一点都没错。”姚晴仿佛找到了知音一般,神情举动活脱脱就是一个乐坏了的孩子。

“再后来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你改换行头、身边侍卫藏在衣服里一直小心呵护的文件和画像,已经可以说明一切了。”

“没错,没错,一点都没错,您是我见过最聪明的人,我可从来没有见过可以同我一样推理出这些的人来,还请问小姐的芳名?”

“小女子姓苏,你可以叫我苏小姐。”

“苏小姐,在下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甘拜下风,甘拜下风啊。”苏苛昕仍旧是在品着茶,一副悠闲自在的模样,而我和楚殇早已经被他这副模样惊呆在了原地,愣是说不出话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