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我不是一棵树吗 > 楚雪双侠传之启序
第一百零一章 总所周知,有架打的地方升级
作者:水笔爱上猫  |  字数:3032  |  更新时间:2020-06-10 23:37:01 全文阅读

“我家有鹰初长成,当然是要派它们用场了。”苏苛昕向着空中招了招手,不一会儿一只雄鹰挥舞着庞大的翅膀降落到苏苛昕的肩上。

“你不生气了?”

“我是这么小气的人吗?”

“是,您大人有大量嘛。”

“不知道它们会不会自己捕食。”

“欸,你突然问这个干嘛?”

“和接下来的计划有关啊。”

借着我的轻功,我们轻巧地上到旬旺城边界的城楼之上,现在正值饭点,看守的士兵已经散漫到,连人影都看不到了。美丽的朝霞预示着周末的尾声就要到来,放飞的双鹰,在苏苛昕的哨口指挥下,在远处的天边执行起巡逻任务。

“你会乐器吗?”

“小学学吹的竖笛算吗?”

“那你比我强,我连竖笛都不会,喏,给你玩玩,好无聊啊!”话还没说完,我人已经躺了下来,举在手里的一支长笛很快被一旁的苏苛昕接过。

她拿在手里打量了一会儿,笑着向我问道:“你怎么会有笛子啊,我倒是一直没有想到。”

“哦,测试武器时候正好掉落了,玩了一会儿发现不适合我,毕竟我没啥音感这是事实。”

“欸,你难道不想学学用笛子控制眼镜蛇吗?”

“拉倒吧,那都是长期排演出来的,谁有这功夫。”

“可是,武侠小说里不是有写内力高深的高手吹出的笛音可以扰人心智,那说不定可以呢?”

“嗯,不过我还是算了。”躺在不算平整的城楼之上,再次享受起不可多得的阳光盛宴,眼皮已经开始有些打架了。

不可思议!苏苛昕刚刚试着吹了一个开头,我的精神就不由得为之一振,颇有一种听前奏即上瘾的感觉,也就是俗称的开口跪。

长笛的音色从大部分情况看来都是更适合悲伤的气氛,然而苏苛昕对于节奏的巧妙把控,虽然我没听出来是什么曲子,但那时长而连贯的悠扬和时短而俏皮的律动相美妙结合,听得人心里美滋滋的,说不出的舒服。

一曲暂歇,我赶紧向着苏苛昕鼓起掌来,她笑着从坐着的地面上站起来,特意走到浅红的余晖之中,在这极富柔情的光芒勾勒下,苏苛昕那绝美的脸庞让我有一种天仙下凡的错觉,而当她再欲奏起乐章的时候,居然轻轻地把双眼合上,她身上那股子清新脱俗的气质简直一览无遗。

“幽,别发呆了,两只鹰都回来了。”

“啊?哦。”两只雄鹰背着夕阳,缓缓地向着我们这飞了过来,脚上抓着什么东西,甚至还在挣扎。

“呀,这是麻雀,误伤了,不好意思。”苏苛昕看着手心里害怕到缩成一团的麻雀,用手指轻轻地捋顺它的羽毛,吹起口哨让两只老鹰让出道来,将它放归了大自然。

“这是干嘛?这不是信鸽嘛。”我一眼便看到了那只白鸽的腿上绑着一个小圆筒,我小心翼翼地打开圆筒把里面的信纸拿了出来。

“你说干嘛?当然是截获情报了,这越是临近开战,他们这消息肯定会传得相对频繁,毕竟这个国家又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我们玩家的具体情况变动也是很重要的决定条件。”

“哟,这老贼,我看看哦,嘶,这个应该不是吧。”我将手中的纸条递给苏苛昕,她接过看了看后,再次吹响了口哨,两只老鹰再次向着远处飞去。

“不行,等这里搞得差不多了,咱们就出发去首都,那里肯定截的到重要信息。”苏苛昕心灵手巧地将信纸重新卷回圆筒中,把那只信鸽再次放飞,“别再往那飞了,听到吗?”信鸽“咕咕”叫了两声,径直飞走了。

“他们会不会有危险啊,我们要去看看吗?”

“嗯,反正也没啥事,过去看看。”女魔头特意把车队中的一匹马接下来交给我们,现在倒也省的我跑路了。

说来也巧,这面前正好有一骑向我们冲来,拿起挂在马鞍上的短弓,搭上一支箭,那人应声从马上摔了下来。我勒停马匹,下来后立马牵住先前直冲的那人的坐骑,将它速度慢慢放下,掉过头来回到苏苛昕的身旁。

“这人还逃得真急,连武器都没了。”

“有什么吗?”

“啥也没有。”

“那看样子他们没有危险。”

“小心些吧,我们在胡人那估计已经是焦点人物了。”

“总所周知,有架打的地方升级快,嘿嘿,我就怕他们不来。”

“唉,劝不住你。”

“放心放心,把心放到肚子里都行。”

“少吹牛,多做事。”看着苏苛昕驾马前驱,我赶紧跟上她的步伐,同时搭好箭矢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根据之前说好的方向,我和苏苛昕沿途一路察看,这已经是第三个村子了。

察看完此地后,还没赶多少的路,就见一人一边向我们这跑来,一边挥舞着双手,接近后就听到他喊道:“大人,不好了!”

“慌慌张张的,怎么了?”

“我们放跑了几个胡人,他们多半是要攻过来了,咱们得快点跑了。”

“欸,这就害怕了?”

“这,也是领队的意思。”我知道他说的领队是女魔头,拉他一起上了马,我们听着他的指挥没多少功夫就到了其他人所在的村子。

“大人,你们怎么没走?”

“都别怕,有苏大姐头在呢,怕啥?”

“我又不是万能的。”苏苛昕不比我这般轻浮,仍是坐在马背上,居高临下地看着我们,蹙紧着双眉,“被放跑的胡人离开有多久了?”

“嗯,差不多有小半个时辰了,都怪我们太过大意,在清扫尸体的时候才发现问题。”

“好了要自责的话就不必了,时间不多了,快带无辜百姓撤退,给我们留一半人就行。”

“他们有可能会料到我们实施转移,所以你们的目标是拖住他们打游击,而我们就是要越出众越好,让他们感受到危机,那分派来追你们的人就少。”

“可是就算是这样,我们带走一半人是不是不太妥当?”

“需要的,我们这有个大boss给人推,你们可没有,快去吧。”女魔头还是经过了一番选择,然后把不太能跑的民众都转移到马车上,或者骑上无人使用的马匹,匆匆地离开了。

“战场已经给你开辟好了,就等你发挥了。走,我们挑个村子边上的房子埋伏。”苏苛昕不加挑选就走进了一间屋子,我们其余五人前脚刚迈进各自挑选好的房子,后脚胡人的队伍就赶到了。

从窗户的缝隙中,我能清楚地看到胡人的我行我素,他们手提着武器,兴冲冲就撞开了周围屋子的房门,在里面搜查起来。我和苏苛昕所在一间屋子之中,她刚才简单布置了一下各自的任务,我主要是吸引仇恨,没有撑不下去的迹象的话,其余人是不用出来的,等到人搜出他们后再迅速发动奇袭,最后加入战局。

当然这也不算什么战术了,就这么几个人,时间也只容我们藏好身,不可能搞出什么花里胡哨的。我大致的打法就是……

外面的说话声已经离我们这件屋子非常近了,我和苏苛昕交换了一下眼神,拉住她的手,袖子中的匕首也跟着滑了出来。

大门被粗鲁踢开的同时,我和苏苛昕一并凑到了门旁边,巨大的踢门声完全掩盖住了我们的脚步声,谅他们也听不到。森冷的光芒在匕首的刀尖上闪烁起来,在一阵空气的安静之后,一个人头就探了进来,我的匕首迅速扎向那人的脖子处,他连喊都喊不出一声就已经断了气。

待外面的人还在惊讶,我用脚一勾,破败的木门就再次关上。

没一会儿功夫,外面嘈杂声越来越响,想来是大部分人群都聚了过来,候在门口似要一鼓作气冲进来。

正当一人在推搡间被挤进了门内,我的匕首很快便送到了他的近前,正等着刺上来,就这样一个胡人再次丧命于我的手上,旋身将他尸首踢出,我再次将房门关了上来。期间也的确有人弯弓击打过来,可箭矢除了刺穿了那块破解的木板门,我和苏苛昕是一点都没伤到。

几番攻门不进,即使后面的人搭着弓早已做好准备,我的诡异身形总能在千钧一发逼开,仿佛这些弓箭手是形同虚设的。

木门越来越大开门户,有人把手搭在上面,挡去了外面照射进来的光线,反而能让我更好地坑害他们。我趁着人群越聚越大,暗运内力,立马猛击上木门,虽然木门没能经住这么大的力量碎成了木屑让我有些失算,但飞溅的木屑在内力的加持下仍是颇有威力,几名胡人被击打入体内的木 屑刺了一个大血洞出来,纷纷倒到地上大呼疼痛起来。

而我拉着苏苛昕的手却是从茅草盖的屋顶里冲了出来,拨开射来的箭矢,将它们一一掷回,抽出长剑,一人的脑袋已被我削飞出去,一套-动作连贯异常,看得那些胡人是一愣愣的,好久都没能反应过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