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我不是一棵树吗 > 楚雪双侠传之启序
第九十四章 人多架不住好汉
作者:水笔爱上猫  |  字数:3011  |  更新时间:2020-06-03 23:22:48 全文阅读

“两位这是?”

擘两分星和三进三出相斗正酣根本不管旁人在说什么话,一招一式几乎都是双方的平生绝学,站在树干上的女人也明白两者不可能会很快分出胜负,只好先坐下来,等谁支持不住了,自己再出手也来得及。

银光锃亮的金属圆盘再一次撞上不加任何修饰的竹制短杖,擘两分星不知手上拨动了什么机关,圆盘的外围突然弹出一圈锋利的刀片,三进三出如同则早已料到一般,杖柄一勾圆盘,不等擘两分星发力就把它调转了方向。擘两分星只得将藏于右手的暗器击出,然而后面的一切就好像编排好了一样,三进三出顺势拔出杖柄,杖身力敌着圆盘的同时,用那把出鞘的短刀挑开了暗器。

“老五,你的文房四宝好像对我仍旧是不起作用啊?”

“哼,这话可别说太早了!”擘两分星看似说的是轻松话,但紧皱的眉头那是半分都没有舒展过。不等他回答,用连接的细线收回打出的暗器后,一只小型的判官笔就被他紧接着使了出来,对准三进三出的空门长驱直入。

“早就该如此了。”三进三出也只来得及说这么一句话,接下来便全是“叮叮当当”的金铁相击声了,也不知什么时候,这擘两分星的圆盘也被收起,变出来的又一只判官笔搭配着原来那只,在他手中那是舞得天花乱坠,招招只取命脉的滋味我想三进三出也好受不到哪里去。

“背着我武功练得这么勤,怪不得没空找我,真是个死鬼。”女人轻声抱怨了一句,看到不远处居然有另外的女人从马车上下来,想来是早就在这了。她不知怎么的心里就一阵莫名的醋意涌了上来,脑子里胡思乱想了起来。

这到底是哪个狐狸精?我都还没碰过他呢,难道!

“喂,哪里来的野女人!”正气愤间,低头看着什么的“媚眼勾魂”就太抬起了头,这一看到对方的脸后,女人瞬间就呆住了。

眼前的这人和自己长得怎么一模一样啊?

“媚眼勾魂”冷冷地盯着面前的女人,并没有回话。

“哼,真是不要脸,居然敢易容成我出去骗男人,怎么,长得太丑了不敢见人啊?”女人恢复了正常的表情,双手环抱在胸口,轻蔑地看向“媚眼勾魂”。

“是啊,就因为你长得好看,师父什么厉害的武功都只传给你,而我呢,只能永远活在你的阴影之下!”

“你,是谁啊?”

“媚眼勾魂”冷笑着,慢慢地将自己脸上的伪装撕下,一张与她的性格一般的冷酷脸庞就这样出现在了女人的面前,“媚眼勾魂,不,姜雅洁,姜师妹,好久不见啊。”

“你……是你?”

“怎么?不能是我吗?”

“你怎么会在这?我,我记得,你偷了师傅的武功秘籍逃走了,为什么,你还敢出现在江湖上?”

“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不可一世的师妹还能记得我啊,那还真是我的荣幸呢!”冷酷女人的笑容异常的僵硬,像是临时照着记忆中别人的笑容模仿出来的一样,根本不是发自内心的,正所谓皮笑肉不笑,用来形容现在的她那是再恰当不过。

“唉,那个老东西还真是要面子,明明没能除掉你,偏偏要和我们说你已经死了。”

“师妹。”姜雅洁听到女人的呼唤不自觉地把头抬起,看到她眼神中的异样后顿感不妙,立马用指甲顶住自己的掌心,默念内功心法运转了一周天之后总算是稳住了自己的意识。

“妖女,练的什么邪功!”

“怎么,比你厉害就是邪功?你既然自诩‘媚眼勾魂’,那说明师父教你的‘勾魂眼’自然是练得出神入化,怎么这会儿差点着了我的道?”

姜雅洁想要开口,可被她这么一说突然有些哑口无言,呆呆地立在原地,那是半句都反驳不出来。

“我们明明师出同门,你居然还对我这般不戒备,想来平时钓男人钓惯了,已经完全没有这方面的意识了,我说的没错吧?”

“你别和我说这些废话,你来这到底想干嘛?为什么老四会和老五打起来!”

冷酷女人悄悄地走近姜雅洁,见她只是盯着自己,大着胆子凑到她的耳边轻声说道:“只许你钓男人,就不许我耍一下小小离间计吗?”

姜雅洁听后身子一震,拉开距离的同时,腰间的长鞭已经握在手中。

“姐姐快来,我顶不住了!”马车里的喊声再一次吸引去了姜雅洁的注意,冷酷女人抓住这个机会迅速跃入一旁的树林中,转眼便没了踪迹。

姜雅洁正犹豫于该往哪里走时,周围立马就响起了嘈杂的脚步声,她环顾着四周,三两成群的蒙面女子顷刻间便聚拢而至对我们形成包围之态,一时没有了主意。

擘两分星依旧在和三进三出激烈的战斗着,唯一的转机大概就是我突然从马车上跳了下来,面对着突如其来的包围圈,我,一下子就懵了。

“你,你,你,没走啊?”

“啊?什么?”姜雅洁面对我的发问很是疑惑,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哎?难道,哦,我懂了。”将长剑收回后背上的剑鞘中,背上瘫软在地的师父,迅速跳回马车上。

看到楚殇已经开始替其他人解穴,我把师父小心翼翼地放下,往苏苛昕的身上一点,看到她可以开始活动身子,不由得舒心一笑,“还好过了些时间,封锁穴道的力度已经有些减弱了,不然凭我的内力还不足以解开。”我说着话,把恢复自由的苏苛昕从地上拉了起来。

“外面怎么啦?怎么这么多人?”

“不知道,总之先把师傅给保护好。喂,你过不过来啊?”姜雅洁被我这么一喊有些莫名其妙,我索性也不管她了,伸手就去关马车门。

“欸,等等!”我扶住车门,等她上来后就立刻把门给关了起来,“哎,可是,老四和老五怎么办?”

“让他们两个去吧,打成这样,拉的住吗?”

“可……”

身处在黑暗之中,我们的听力就显得异常明锐了些,除了两个大男人还在不死不休的对打,“嗖嗖”的暗器发射声那是听得清清楚楚。现在还有马车的车板替我们遮挡片刻,过会儿被打穿了就只能靠我们自己去应付了。

“你们顺手帮到底惹了什么货色呀,这明摆着要致我们于死地啊。”

“我,我也不知道到底惹到了谁。”

这下好了,师父如果没有中毒,我们也不至于这么被动,听这射击的频率,凭我们这些个功夫想要全身而退还是不太容易的。

“恩人,恩人!外面还想情况有变。”

姜雅洁听到楚殇说话后也不出声了,我们全体都安静了下来后,我发现这射击声的确是没停,但击打到我们所在的马车上的次数却是少之又少,难道有人来救我们了?

将长剑横在胸前,我贴上车板小心翼翼地推开了一道门缝,外面的蒙面女子早已是溃不成军,只见一个人影在其间是如入无人之境,所过之处留下的就没一个是能动弹的,我估摸着应该是都被点了穴。

还有几个跑了的,那人也不去追,竟然开始径直地向我们这里走来。

“妈呀,这不会是又一个虎口吧?”

“怎么了?”

“有个人往我们……”我话还没说完,身后的门板上就有一股大力传来,我差点没有站稳,就这么跌出车外,也不知道是谁托了我一把。

“太好了,看来你们都没事啊。哟,鹤佬这是怎么了?”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贴着人缝转眼间便到了师父的身边,将他扶起查探起了他的脉搏,“嗯,还好没有生命危险。”

“师父,你怎么来了?”楚殇看清来人的面目后是又惊讶又高兴,原来救我们的正是教授楚殇功夫的鲁镇远。

“哈哈哈,一段时间不见甚是想念啊,怎么样,最近武功有没有长进啊?”

“长进说不上,好像有些感觉了。”

“是吗,那就好啊,哈哈哈哈。”拍了拍楚殇的肩膀后,鲁镇远向楚殇招了招手,一左一右的将师父抬起,而后自己便盘膝而坐,将双手搭在师父的后背上,应该是要替他疗伤,“别让人打扰到我。”他丢下这句话后,便全神于疗伤之中,不再和我们说话了。

楚殇见状刚想出门,我赶紧拉住了他,眼睛刻意地向着姜雅洁瞥了一眼,楚殇会意,重新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后,我就代替他开始看护起周围的情况来。

下了马车没走几步,苏苛昕便在我耳边悄悄说道:“幽,你看,这两人怎么也被点了穴啊?”

“欸?太棒了!让他们也吃吃苦头,总之咱们先别理他们。”我故意装作一副没看见的样子,挑拣了一会儿后,认准了附近的一棵茂密的大树,便带着苏苛昕一起跳了上去,“认真”地观察起周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