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我不是一棵树吗 > 楚雪双侠传之启序
第四十章 赌博是不可能赌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作者:水笔爱上猫  |  字数:3350  |  更新时间:2020-02-27 17:12:24 全文阅读

按照约定,我和苏苛昕一起陪着李四大叔来到赛马场。嗯,怎么说呢,感觉像放大版的学校操场,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京城人口较多,这赛马场简直可以说是堆满了人,不来不知道,一来吓一跳啊!

在规定的地方,我们可以进行下注,然后只需要站在赛场外,一边看着比赛,一边祈祷就行了。

李四因为有我们这两个金主,情绪那是异常高涨,也不看什么赔率,直接指着一匹马,就想下注。这也太随意了吧?怪不得他会输到身无分文。

当然,为了给他买一个教训,这点钱也不算什么。

“兄弟,你能给我多少钱啊?”

“100文,够不够?”苏苛昕抢先答道。

“这,这个,苏小姐啊,能不能通融一下,好歹给个一两银子吧?”

“先试试吧,看看你的赌运再说。”

“额,行,500文好不好,这太低不给下啊。”

“那就500文,喏,拿去。”

“真是谢谢啊,太感谢了。”李四拿到钱,就兴冲冲地去下注了。

“我说500文就换一套房子,这不合适吧?”

“他怎么可能一回就收手?今天陪他玩到尽兴,回去他也就没话说了。”

他拿着手里的纸头,轻轻在上面亲了一口,嘴里嘀咕道:“宝贝,这次你可一定要赢啊!”

苏苛昕微微一笑,拍拍我的肩膀,调侃道:“这大叔已经没救了,你别白费力气了。”

李四看准一个位置,就开始拼命往人群里面挤,我们也不凑这热闹,走进一旁供人休息的茶楼,开始了下午,不对,饭后甜点时间。

茶楼里人也挺多,不过好歹有座位,向小二要了一壶茶来,配上昨天的糖葫芦,就是有些不伦不类。

“呀,这,这糖葫芦保质期这么短啊。”

“不然呢?”

“兄弟,请问我能借个位置坐一坐吗,这里没其他位置了。”

我想想这没什么,苏苛昕也不反对,就同意了他的请求。这人有些微胖,留着长长的络腮胡子,年纪也不小了。说来也奇怪,明明是初次见面,但我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方才我听这位兄弟抱怨到糖葫芦的保质期太短,那可否卖给在下一根啊?”

“哦,可以啊。”

他也向小二要了壶茶,就开始津津有味地吃起手上的糖葫芦。

见识过蒙古草原后,这里简直就是没法比啊,不过用途不同,竞技赛道只要求实用,又不要观赏。但要论热闹程度,那肯定是这里更胜一筹。

就好比这时茶楼里,初时虽然热闹,但大家都只是喝茶聊天,不至于太吵,我们也是坐着,享受这种古色古香的茶馆风情。可听到楼下人群的呼喊以后,楼上的人们也激动起来,纷纷涌向窗边,开始围观,看来比赛多半是开始了。

这同桌的男人也不知是明知挤不到位置,还是毫不在乎,和我们一样坐在原地,安心地喝着茶水。

“两位,不是来赌马的?”

“我们是陪朋友来的。”

“哦,那你们要不要也试试啊?”

我因为父母的从小管教,直到现在我仍是烟酒不沾,嫖赌那更是不可能接触,正想拒绝时,苏苛昕答道:“那前辈既然参赌,为何不看比赛啊?”

“胜负又不是我定,看了又有何用?”

“哦?那前辈必有高见,不然不会这般泰然自若。”

“额,我这人也不聪明,谈何,卓见。”

“敢问前辈是不是姓高?”

那人动作一僵,好久都没有说出话。

“高前辈为何不敢亮明身份?是怕我向师傅告状吗?”

“小丫头很机灵啊,我也就不瞒了。”

那人往脸上摸去,竟撕下一张易容用的面具,露出的真面目不是师傅的朋友高前辈那还有谁?

我惊讶地说不出话,高前辈拍拍我的肩膀笑道:“孩子,我听说了那小畜生找你们的麻烦,日后如果见上,我一定给他们颜色看。”

“高前辈,你可不知那日是有多险!”

“怎么?他都干什么了?”

“他,他,他想非礼我!”

“这老畜牲都这把年纪了,还想干这等龌龊之事,看我不削了他的脑袋!”说着,用手把桌子拍得“啪啪”响。

苏苛昕见状,捂着嘴巴偷偷笑起来。

“欸,你笑啥子?哦,你在骗我是也不是?”

“前辈,你别打我,我不告状就是。”

“哈哈哈,前辈我这点情还是能欠的,你不必为了这事撒谎。再说,那老家伙又不是不知道这事。”

“哦,那我下回可和他说了。”

“欸,别别别,我和他约定一个月一次,这我可已经是第二次了。”

“这可是你自己说漏嘴的,不怪我哟。”苏苛昕调皮地笑着,高前辈也气不起来,只是嘴里一直叫着鬼丫头。

“喏,这个你一会儿帮我去兑下奖。”

高前辈又喝起茶来,我还有些不解于为什么高前辈这么自信,听到身旁人们的议论之后我才明白,他早已从别人的口中知晓了比赛结果,这才这么自信。

不过这赛马也有运气的成分,高前辈也算是走运了。

这不刚想走去兑奖,就碰上一脸失望的李四,他见到我手上的票子问道:“你也买啦,怎么样啊?”

“哦,不是我买的,不过应该是中奖了,我也没看过。”

他问我讨来纸条看了起来,突然兴奋地叫道:“哇塞,真的中了,兄弟,你可太神了!”他向我翘着拇指,勾肩搭背地带我去兑奖。

“喂,你下场买什么啊?”

“这真的不是我买的。”

“那是谁啊,你快带我去见他!”

“你别急,就在茶楼里,很快就到的。”

等我走上茶楼,把银子交到高前辈手上后,李四就一把把我推开,向高前辈开始请教起来:“哥,您下一把买哪匹?”

“我不玩了,因为我已经超额了。”

“啊?啥意思啊?”

高前辈眼睛转了下,一拍桌子高兴道:“对啊,我教别人赌博,又不是自己亲自赌博,而且又能过把瘾,这办法不错啊?”

“对啊,那我要不要把这个情况也汇报给师傅呢?”

“万万不可,万万不可,我就是开个玩笑。”

我知道苏苛昕其实是不想让李四赢钱,但也不好说什么。

“其实,办法也不是没有,这李四的钱是我们借他的,你索性教我们赌,怎么样?”

“这样啊,可是万一让你们师傅知道怎么办?”

“天知地知。”

“好嘞,就这么办,不过就一局,不来多。”

“高前辈还是有克制力的嘛。”

“那当然,赌博就是消遣,最多算是再赚些外快。”

“幽,你觉得呢?

“我……”看着苏苛昕这般笑脸,我是真不知道怎么拒绝,不过这是游戏,应该没事吧,对,反正就这一次,有何不可?

“怎么?你不赌咯?”

“赌,当然赌,就是,出多少啊?”

“十两啊,既然前辈这么厉害,干嘛不来点大的。”

“好!”我一咬牙,还是同意了。

在李四焕发着名叫贪婪的目光下,我们把十两银子交给了下注台前的工作人员,他称完银两,就写给我们一张票子,而后就开始招待下一位客人。

“喂,高前辈,这靠谱吗?”说实话真的跨出这步后,我还是感觉有些小激动的。

“那我可不知道,这天有不测风云,玩的就是心跳。”

“前辈,如果输了,你可别怪我翻脸哦。”

“小子,你也来这套?我是看在姑娘家家才不动手的。”

“没事啊,要动手也没问题啊,大不了我给师傅编的那故事内容会更丰富些。”

“别,姑娘,别,我错了,你们夫妻俩我一个都惹不起。”

“欸,我纠正一点,我们不是夫妻。”苏苛昕没好气地瞄我一眼,就不说话了。

“好,不管怎样,能等这比赛结束再说吗?”

经过这么一提议,大家莫名地达成了共识,谁也不理谁,就围坐在桌子前,喝起新点的茶水。

周围热闹非凡,只我们这一桌格格不入,各有各的心思和打算。当再一次比赛出现结果后,高前辈最先笑起来,几句就已飘下楼去,等我往楼下看去,他已等在人群中,朝我挥了挥手。

李四是第二兴奋的,当他看到高前辈手上的奖金时,整一副把隔壁孩子馋哭时才会有的表情,把钱赌输的阴霾,一晃眼就不见了。高前辈笑着把手中的钱袋递给他,嚷嚷着要最好的酒,李四这时已被金钱冲昏头脑,哪还管这么多,一口就答应下来。

回到店里后,发现还有一堆食客拥在里面,着实让我们所有人都吓一跳。按理来说这时候也不早了,可是这里人头的数量差不多是好几天来客的总数,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哟,姑娘你可算回来了,我们都饿了,随便烧些什么给我们吃就行。”

哦,原来是因为苏苛昕啊。我们一行人都见识过苏苛昕的厨艺,所以很快明白了原委,高前辈拖过李四说道:“走,买酒去,你可别反悔哦?”

“那怎么会,走。”

高前辈对我们眨了下眼睛,看来食材的问题不用担心,就是眼下真的没东西拿出来应付啊?

“大家稍等片刻,我们很快就开工。”

“姑娘,快点啊。”

“好,大家不要着急。”

苏苛昕向食客们打完招呼,拉着我一并来到伙房,可是这伙房里哪还有半点食材,别说大鱼大肉,就是半粒米也找不出来啊。

“怎么办啊?”

“你把糖葫芦拿出来,糊弄他们一会儿就是。”

“这个……”

“你傻呀,就说这菜是补偿,免费的谁不喜欢?”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

“哎,你等等,别这样拿出去,这明显就是外面买来的,我来。”

苏苛昕把糖葫芦从棒子上取下来,一个个装进盘里,然后拿些竹签插上,再叫我泡些茶水一道拿去给食客们。他们虽然对这种东西不感兴趣,但听到是免费的以后,也就不说什么,挥手让我快点去干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