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老酒坊 > 正文
第六十四章
作者:冷晓萧  |  字数:3172  |  更新时间:2020-04-01 13:53:25 全文阅读

还别说,从客栈内买的马匹质量真的不错,短短一天的时间就跑到了宜州,虽然说李兴龙本身离宜州并不是太远。

  宜州不愧是一座大城,跨进城门打眼一瞧,街市人流不断,货品叫卖之声不绝于耳。李兴龙翻身下马,到了城内还是一步步地走比较好一些。

  “这位兄弟,我能问一下陈家在哪个位置吗?”

  李兴龙走进街市上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摊位,拱手问道。

  原本小贩还对李兴龙的造访感到开心,以为他看上了自己卖的东西,没曾想只是过来问个路。小贩脸上热情的笑容一瞬间冷下了不少,不过抱着宁结一桩婚,不拆一座庙的心态,还是热情的告诉了他。

  “不过兄弟,别怪哥哥我没提醒你,陈家那边这会儿正值多事之秋,你最好在城内多游荡一些时日再过去”

  “哦,此话怎讲?”

  小贩环顾了下四周,弯了弯手指头示意李兴龙靠近一些。

  “我听说啊,陈家的八卦掌心法叫他家的女婿偷走了,但具体是三个女婿中的哪一个谁都不知道,因为心法失踪当日整座陈府只有他们三个外来人”

  “这话到是有些意思,只不过陈家是怎么判断出是他三人偷的心法呢?”

  “小兄弟你一看就对陈家知之甚少,连他家最古怪的习惯都不知道,陈家可是不请佣人的,虽叫陈府,,但实际上偌大的府邸中只有他们陈家子弟居住,平日里都没什么问题,但那三个人一来心法就丢了,你说陈家不怀疑他们三人还能怀疑谁?”

  “说的也在理,行,这是一点心意还望兄弟不嫌弃我吝啬”

  李兴龙从钱囊之中掏出了三枚铜板放在了小贩的摊位之上,当做犒劳小贩的辛苦费。

  “兄弟哪里的话,举手之劳而已,你真是太客气了”

  三枚铜板也是钱,举手投足间,小贩对于李兴龙的好感度不由得向上提升了一大截。

  “对了小兄弟,你要是去陈家有什么要紧事要做的话,我推荐你去找陈三娘,她是陈家主的三房太太,在我们这极具善名,你若是找她办事会轻松许多”

  李兴龙嘴角轻轻掀起了一个弧度,不由得暗叹一声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古话,妙哉!

  “有劳了”

  其实陈家内功心法的丢失对他来说也不失为是一件好事,这说明他至少有机会去看到八卦掌的内功心法。

  不过他始终觉得这件事没有小贩说得那么简单,如果将那三个女婿换做他,他可不会傻到刚去陈家就偷陈家视之为心头肉的八卦掌心法,那不是太显眼了一些吗。

  李兴龙并没有选择直接来到陈家踢馆,而是找了间离陈家最近的客栈先住下,他心底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不过这还需要他先去弄清楚一件事情。

  李兴龙摸了摸自己即将干瘪的钱囊,内心中不由生出一抹绞痛,“看来得先去想办法赚点钱才行”

  李兴龙先来到了附近的铁匠铺,他好歹也练个十年拳,力气自然比常人大出许多。

  铁匠铺的贾老板一开始还瞧不起他瘦弱的身材,当李兴龙半个时辰快速锤好了一大块生铁后,他脸上的表情由嗤之以鼻变成了愕然,随后立马变为了狂喜。

  他最近正因为店内锻铁的效率太低而苦恼,没想到李兴龙就这样撞上了门,真是天要他发财,他怎能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立马许诺双倍工钱将李兴龙留下。

  李兴龙也乐得找了份工作养活自己,不过他还是小声喃喃道“他娘的,还是土匪来钱快啊”

  不过羡慕归羡慕,如果要他李兴龙真去做土匪,他第一个不情愿,他怕他父母的在天之灵会责骂他。

  转眼间已经在宜州过了一个月有余,李兴龙经常在陈家外围和铁匠铺之间两点一线的跑。

  白天在铁匠铺安心打铁赚钱,晚上去陈家偷窥所有人的动向。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的是,陈家竟然花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知晓到底是谁偷了八卦掌的内功心法,一时间沦为了宜州人饭后的茶资笑谈。

  “混蛋,到底是谁”

  陈老家主怒气冲冲地拍碎了椅子上的扶手,这已经是他这个月拍碎的第三十一个椅子了。

  “老爷消消气,别气坏了身子”

  “妇道人家懂什么,要不是那三个不争气的丫头找回的小人,我陈家的八卦掌心法又怎么会丢?”

  “可老爷孩子们根本不知道八卦掌心法究竟被藏在什么地方,又怎么会勾结男人去偷呢?”

  “你这话什么意思,难不成在说是我那几个好儿子偷的?”

  “只是万事都有可能,要不然老爷您..........”

  “啪”,一道清脆的声音在书房内响起,随即大夫人的脸上就多了一道清晰的巴掌印。

  “就冲你说这话我就该打死你你知道吗?还敢怀疑我的宝贝儿子们,他们为什么要偷,八卦掌的心法我迟早会传给他们,他们怎么可能打这即将到手之物的主意”

  就在陈老家主气不过想要扇出第二下的时候,陈三娘急忙上前护在大房太太身前。

  “要打你就打我吧,梅姐姐只是想善意提醒你一下放宽思路去查这件事情,你却蛮不讲理地迁怒于她,你要打就连我一起吧”

  陈老家主冷哼了一声,放下了自己即将挥出去的手掌。

  “反正我儿子们是不会动那本心法的,不要再将念头移到他们身上了,我看呐,就是那三个外姓人做的”

  大夫人向陈三娘投去了感激的目光,陈三娘眨了下眼睛以示安慰。

  “老爷,你若是在这么耗下去,我们陈家就真成了宜州的笑柄了,这段日子儿女们都被牢牢紧闭在房间内,既耽误练功又徒惹猜疑,你要将这件事闹到什么时候?”

  “什么时候?只要真凶不出来交代,我就这样做到我死为止”

  人这一辈子总是有些事情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的,对于陈老家主来说,守护好八卦掌的一切就是他这一生的使命,这次八卦掌心法的丢失相当于直接要了这顽固老人的半条命。

  “你...........唉”

  陈三娘似乎是想说些什么劝解的话,可看到陈老家主摆出的一副强硬态度后便也不再多言。

  “那万一真是他们其中某人干的,你会不会责罚女儿?”

  二夫人问出了陈三娘和大夫人最关心的话题,陈家一共有五个子嗣,三女两男。二夫人和陈三娘各生了一儿一女,唯独只有大夫人只生了女儿,所以陈老家主对大夫人的态度很是冷漠。

  “哼,勾结外人吃里扒外,你们说还能怎么办,轻则逐出陈家,重则........哼哼”

  陈老家主瞥了一眼三房的夫人,冷冷地留下了这句话。

  此时的李兴龙正静悄悄地趴在几人谈话的房顶,神不知鬼不觉地拿掉了几块瓦片,偷听着四人之间的谈话,不敢发出一点儿声响。

  纵使陈老家主处在一流巅峰的境界,也不会发觉到李兴龙的存在。因为李兴龙通过一月有余的观察,发现了他们几人喜欢在书房叙事这一习惯,且书房位置正值府邸中心,所以他便有事没事就来到书房的房顶上待着,顺便观察下其余几人的动向。没曾想,今天倒是叫他碰上了。

  待陈老家主走远之后,李兴龙坐起了身子摸了摸下巴,自言自语道“这陈老家主原来是这么死板的老古董,不过也好,也算是为我拖延时间了,我倒要看看这本心法到底是被谁偷了去”

  第二天,李兴龙在铁匠铺里兢兢业业地赚着钱,这一个月来李兴龙的加入极大地提升了铁匠铺的锻造效率,这使得铁匠铺的汉子们都乐得合不拢嘴,每当看见李兴龙都恨不得将他搂在怀里亲一口。

  “志勋大哥,我听说前段时间你为陈家锻过短剑?”

  “嗯,是有这么个事,我记得还是陈三娘来找我锻的”

  “陈三娘?”

  “咋的,你小子莫不是看上陈三娘了吧”

  “怎么可能,那陈三娘人好心善,让人印象深刻罢了”

  “你小子就是嘴硬,不妨实话告诉你,但凡见过陈三娘的男人都对她朝思暮想,你小子该不会不是个男人吧?”

  “去去去,死一边去,我是正经人”

  “呦呦呦,我们兴龙该不会还是个雏儿吧”

  “雏儿怎么了,我守身如玉,得对得起我未来媳妇不是”

  李兴龙的脸多少有些泛红,这个话题让他有点失落,在众人的大笑声中感觉自己有点白活了这些年。

  “兴龙啊,你还小,要不然老哥带你去开个荤?让你对这世上多点念想”

  “别扯这些没用的话题了,陈三娘还有没有让你锻其他的东西”

  “没了,她一个娘们家家还能锻什么武器,说实话,她来铸一把短刃都让我很吃惊了,就陈家老爷子那性格竟然能放下脸去用利刃?”

  “陈家老爷子平时不用刀剑?”

  李兴龙似乎是抓住了什么重点细节,便急忙追问道。

  “当然了,陈家老爷子是什么人,那是个练掌练了一辈子的狠角儿,你让他用刀剑不是在折他面子嘛”

  “那就奇怪了,陈三娘找你锻那把短刃去做什么?”

  “别多想了,陈家的事你小子最好还是少知道些好,那趟浑水咱离得越远越好”

  “谢谢提醒”

  李兴龙很快便跟众人唠起了其他话题,似乎他真的对于陈家的事只是随口一问,漠不关心一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