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小鬼捉阎王 > 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 妙用喝招
作者:稿啸  |  字数:2659  |  更新时间:2020-05-18 11:43:13 全文阅读

在他们鄙视罗葆时,火蛇又发动新一轮的攻势,无论是罗葆还是其他人,都紧盯着金蛇团,同时小声讨论着。

“火蛇的脸色不错呀!”

“哈哈,听说火焰与赤元坑了几万人,连自己的族人也坑杀。”

“我怎么听说金蛇团捉了临崖虫妖,还分得大量的遗宝!”

“估计金蛇团与君子山暗中勾结,朋比为奸。”

“这么说来金蛇团岂不是与七岐山有某些关系?”

“蛇鼠一窝,狼狈为奸!”

……

在他们嘲讽金蛇团与君子山时,罗葆可就乐了。

通过旁听,就断定没人再理他这个小鬼,而且捡到的遗宝也能出手,同时虫王也安全了。

“原来那块石头是君狼的呀,千斤重的大黑锅,背死他喽!哈哈,他现在应该叫黑狗!”罗葆想到自己甩出去的黑锅,十分得意。

在他臆想背黑锅的君狼时,火蛇团又完成一次漂亮的攻击,此时陆风兽已显出疲态。

罗葆通过观察金蛇团的两次攻击,发现喝招的妙用。

在团队作战中,喝招能清楚告诉其他队员,自己将出什么招,从而让其他队员完成辅攻,或防御,或后继攻击。

若是相互之间不喝招,那么只能猜测其出的是什么招。队员多了,必有人猜错,猜错定会影响攻击阵型。

猜错一次会小乱一会,错多了就会大乱,乱而败,败而亡。

若是他们不喝招,那么只能通过长时间的配合,才能做到默契。

然而,斗法中瞬息万变,固定的阵型完全无法满足激烈的斗法,而喝招或暗号则能完美应对。

虽然喝招会暴露杀招或意图,但功法万千,即使喝出招式,对方也得猜测或观察招式,才能确定是那一部功法,之后才能从容应对。

况且,当对手猜测出时,与喝招的结果并无区别,因为要判断指定的功法,需要从诸多功法中比对,这样就会使对手分神。

更何况,对手不一定了解所有的功法,就算有所了解也未必精通,猜中与否并无意义。

倘若对方了解功法,那就更妙。

同阶者必然会加倍防御,从而消耗其法力。弱者定会被招式所震慑,心神一乱,必定畏缩不前,那时就能轻松击杀。

至于遭遇高深莫测对手,喝招则能鼓舞土气,团聚一切力量进行殊死搏斗。

重要的是,喝招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迷惑对手。其就如罗葆施展以法凝器,喝招后对方一定蔑视他的垃圾功法,这样他就有可乘之机!

“这招我也要学学,到时候与瘦虎他们一起阴人!”罗葆暗暗地想。

“喝招一定要喝出磅礴的气势,还要摆出霸气侧漏的姿态,样子要表现出不可一世,目中无人,傲视苍生的白痴风范。”

“这样一来,对方定会无比鄙视或深深畏惧我这个小鬼,那时就能与瘦虎他们一起出阴招使手段。”

在罗葆完善喝招时,金蛇团又发动攻势,将陆风兽磨趴。观摩团立即评论起来。

“金蛇团果然名不虚传,相互配合默契,功法相辅相成。”

“我有幸观摩过鲸噬团作战,他们只攻不防,全团猛烈出击,仅三秒就击毙对手。”

“攻即是防,但我觉得攻防兼备才是最稳妥的,像鲸噬团那种强团甚少。”

“鲸噬团好像过几天回雨城。”

“那一个鲸噬团?”

“那就不清楚了,反正三个鲸噬团都是狠人!”

“狠人?恶鬼还差不多!”

“通天阵法将开启,你们要离开桓以地府星吗?”

“不,离开会死得更快。”

“但也是活路,不然得再等四十九年!”

就在这时,半死不活的陆风兽突然暴发,猛地一转身,巨大的尾巴狠狠扫中后方那人。

虽然那人迅速施展盾法与激发铠甲上的防御阵纹,同时躲闪。但却快不过攻势,巨大的尾巴一下就破去其盾法,毁去其铠甲,再将其轰飞。

只见那人重重地砸到土丘上,砸出一人形深坑。而火蛇等人立即变换阵型,将陆风兽困死。

那被轰飞的人从深坑跃出,更换铠甲,紧握巨刀,几步就冲杀过去,施法催动巨刀,提刀怒砍。

突然,地下传来轻微的震动,观摩团中的一名四阶魂修,立即施法探听,尔后笑道:“嘿嘿,陆风兽群来了,金蛇团无功而返啰!”

“一会我们散布谣言,说金蛇团大战二阶陆风兽不敌,溃不成军,仓皇逃窜。”那人补充道。

“对对!”另一名四阶魂修赞道。

“我们快跑。”一名二阶魂修说道。

随即观察团散去,罗葆也逃之夭夭。他前脚一走,陆风兽群就从地下涌出,将火蛇等人击败。

但让火蛇等人万万没想到的是,他们狼狈不堪的模样,被二名四阶魂修制成留影石。其去头掐尾,先记录金蛇团攻击陆风兽,然后记录某团员被轰飞,接着金蛇团惨败。

经过某人的精心处理,那留影石只出现一头陆风兽,而金蛇团则四十九人到齐,某人将制作好的留影石到处传。

在罗葆向万鬼山遁去时,火蛇带着十二人快速向阎王山遁去,不久他们就返回阎王山。

“哎,这一段时间霉运不断啊!”

“都是那蠢货惹的祸!”

“那些无能的人到处诬陷我们,可气可恨!”

他们遁进一座宫殿,见到跪在殿中的火焰,他们越看废物越恼火,每一个人上去就是狠踹。

一会后,火焰变成人形猪兽,一分人形,九分猪样。

一肚子怒火的火蛇,上前一脚将火焰踹飞。

火焰撞到墙壁才收了飞势,从墙壁上弹到地上,猪血溅了一地,血吐够了又迅速爬回到原来的位置,踧躇而跪。

“这么多人死了,为何你不去死!”火蛇指着怒骂。

他见火焰沉默不答,气不打一处来,又是一脚。火焰被踢飞后地上还有一滩血,血中混着十几颗牙齿。

火焰撞到墙壁,又留下几颗牙齿。他在地上挣扎了几下,又慢慢爬回到原来的位置跪好。

“算了,我们还是商量正事。”一名团员说道。

火蛇一脚将火焰踹出大殿,然后在殿中叹起气来,叹道:“我们这一脉的人才都死得七七八八了,那些废物却活得好好的。”

“还有几个天才,不过太傲气了。”火獾无奈地说道。

“追杀火岩的人查清了吗?有多少人?他现在在那?”火蛇问道。

“追杀的人太多,查不过来,他好像带着魔狼团躲到南魂漫或漭源了。”火獾回道。

“已经通知那边族人关照火岩,他应该不会出事。”一名沉稳的成员说道。

“我们去找一下赤坚吧,问问有关赤元的消息。”火獾说道。

“对了,听说赤坚在远岸镇搞到一批厝黑石。”一人说道。

“看来我们得去远岸镇转转!”火獾说道。

……

他们商量了一会,走出大殿,看到跪在石阶上的火焰又踹了几脚。

被踹趴的火焰见无人时握紧拳头,两臂青筋迸出,双眼暴戾灼灼,一脸愤怒难掩。

此时他除了憎恨罗葆与赤元外,还恨自己无能!

暗暗发下毒誓,松开拳头,慢慢站起,边走边将自己溅出的猪血清除,清理完石阶,又走回大殿,将殿中的猪血与猪牙也清除。

最后慢慢走回刚才跪过的位置,将自尊与怒火灭去,膝盖一弯,咚一声跪下,无尽的后悔涌来,将他吞噬。

一会后,有一名鬼鬼祟祟的魂修溜进大殿,给火焰送来几颗丹药,然后立即遁离大殿。

火焰立马服下丹药,迅速施法恢复伤势,但仅恢复了一点,又有一群人遁进大殿。

“这废物怎么还没死呀!”

“晦气!”

他们又将火焰踹出大殿,而滚出大殿的火焰,又半死不活地跪在大殿前的石阶上,等待他们离开时的怒火。

他心知若是胆敢离开大殿,那么将被驱逐或灭杀,唯有咬紧牙关,忍辱偷生,将来的某一天,找罗葆复仇与踹回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