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小鬼捉阎王 > 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祸水东引
作者:稿啸  |  字数:2634  |  更新时间:2020-05-18 11:42:40 全文阅读

魂海怨气冲天,而罗葆则低头瞧着自己的脚趾头,晃晃脚趾头,让脚趾头骂自己。

“玩呀!我看你玩呀!”

“上一次捉无阶的菱纹礁岩虫兽,它们就不想吃黑炎虫兽了。”

“为什么还要捉一阶的呢?脑子进水了!”

“不,应该是脑积水!”

“现在好了,玩呀!我看你玩呀!”

罗葆边用脚趾头鄙视自己,边用脚趾头思考问题,没办法,脑子有问题,暂时不能用。

一会,脚趾头想出妙计。

“宝贝们,我决定了,等我巩固魂海,就去捉十万头一阶的给你们吃,吃完十万再捉十万!”罗葆信誓旦旦地说道。

话刚落,魂海猛震,激动的浪花朵朵开。

“等我晋级四阶后,就捉一百万头二阶的给你们吃!”罗葆见浪花不够高,再吹道。

瞬间,魂海掀起快乐的浪潮。

罗葆画的饼无边无际,圆舞它们太幸福了,于是立即消灭魂海里的黑炎虫兽,它们边吃着讨厌的黑炎虫兽,边喊着:

“美味!美味!……”

“一百万!一百万!……”

罗葆见它们狼吞虎咽,暗赞自己的脚趾头,尔后快速捉二阶的黑炎虫兽。

捉了一天,又到回药园的时间。

他告诉圆舞一声,便向药园遁去。经过南眉山时停了下来,望向金窝想到虫王,决定去金窝瞧一瞧。

金窝死了一万多魂修,无论是竑星人还是圻星人,他们都会去查看,死去的人他们不在乎,去争夺遗宝才是目的。

当他们涌到金窝,势必先围剿临崖虫兽,这样才能安全捡遗宝。

“虫王呀,希望你已溜之大吉。”

遁近金窝,伏了下来,偷偷观察四周,确定周围无魂修才迅速遁进金窝。见金窝已无一头临崖虫兽,但遍地都是遗宝。

四处打量一番,从堆积如山的遗宝,就能判断临崖虫兽并非被高阶魂修猎杀,而是它们自己溜走的。

“虫王它们去那了呢?金窝发了什么事?为何死去这么多魂修?”罗葆望着遗宝山十分不解。

“得快一点收走遗宝才行,一会定有人来!”

随即快速收取遗宝,同时统计遗宝的大概品质,从品质推测对方的大概修为。

又从遗宝上的徽章与样式等信息,猜测出对方的身份,与判断是那一个星地的人。

再从遗宝的分布情况,判断虫王击杀他们的方法,与他们的逃亡方式,最后是怎么死的,以此为诫。

统计一会,就发现有小部分遗宝达到下品级,若从徽章上分析,便知对方是团队,而不是散修

“哎,看来我这条狗命可值钱了,连四阶的魂修都心动了!”

叹完就不再统计信息,迅速收取遗宝。

收取完遗宝,遁到半空查看金窝周围的痕迹,一会就在金窝的西北方向,找到虫王撤离时留下的足迹。

“虫王也真是的,逃跑时还留下脚印,也不会处理一下,下次见到它定要好好说说才行。”

“让它收集起遗宝并藏匿起来,它非不听。明明告诉它,敌人能通过遗宝分析出诸多的信息,必需要处理好遗宝,为什么就不听呢?”

罗葆边骂虫王,边思考如何快速清理虫王留下的痕迹。

一会后,他向虫王逃跑的方向遁去,边遁边施展《清风术》,将它们的足迹抹去。

遁了七公里,虫王它们的足迹突然消失不见。

“这才像话嘛!”罗葆赞道,“既然它们已安全了,那么就得去处理一下金窝!”

施展《鬼遁》,快速返回金窝,遁近时又伏下观察一会,确定金窝无魂修才遁了进去。

迅速查看金窝,见四周崖壁都是虫王它们留下的弹孔,却无魂修施法的痕迹。

“连我都能通过痕迹推测出诸多信息,其他人必定也能瞧出许多问题,这样一来,虫王就危险了!”罗葆心想。

“虫王杀了这么多魂修,如此利害的虫兽,定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宠物!”

“我收了如此之多遗宝,不知牵动多少人的心神。”

快速思考一番,迅速制定计划。

尔后,施展《火炎箭术》,将虫王它们的弹孔遮掩去,再施展《降云枪法》,将《火炎箭术》形成的痕迹覆盖掉。

罗葆将金窝轰个千疮百孔,见虫王它们的足迹都清理后,再施展《造山术》,聚土成山,破坏金窝的原来外貌。之后又施展《降雨术》,用雨水冲刷金窝。

冲刷完虚假的战斗痕迹,仔细查看效果,感觉效果一般般,不像多人施法形成的痕迹。

于是,又施展《地刺术》,让金窝密布土刺,最后又施展火系功法的《星陨杀》,对金窝狂轰滥炸。

罗葆将能施展的功法,都施展一次,令金窝宛如经历几场大战一样。

“我的法力有限,形成的痕迹不够真实,经不起推敲。”罗葆观察最后结果,不太满意。

与此同时,还有几个经不起推测问题,其一不可能灭杀大量的魂修,其二也不能猎取临崖虫兽,其三也没收纳袋装遗宝。

“除非高阶魂修!”罗葆想到关键所在。

脸带微笑地从魂修取出一块石头,他感觉施法凝制石头的人,具备所有的条件,决定嫁祸他人,祸水东引。

精心在金窝内挑出一个隐蔽的角落头,取出一枚二阶临崖虫兽凝制的珛沙锥,施展《降云枪法》把其掷到岩石中。

又施展法术,从石头上切割出一小角,使其形状如攻击所形成的小碎片。

随后,施展法术,催动小碎片飞进珛沙锥射击出来的小洞。

轰!

一声轻微的响声,小碎片撞上珛沙锥,紧贴在一起。

“这样应该可以了!”

准备遁离时,感觉痕迹还是太假,于是施展《凌狂刀法》,将金窝砍个遍,感觉差不多时,施展《降雨术》便迅速离开金窝。

雨一直下,他一直遁。

“唉,这么多好功法,只会第一重。别人用来杀人,我却用来冰鱼、煮饭、伪装!”

遁行半小时后,突然想到,金窝死了这么多,不宜再出入南眉山,于是更换铠甲,鬼鬼祟祟迂回遁行。

在某人鼠行时,几百魂修围在金窝。

“怎么回事?不是说这有一群三阶临崖虫兽吗?虫兽呢?”

“奇怪了,听他们说有几个团的人,向这个方向遁,人呢?”

“这雨下得欢呀,有人更欢!”

“哈哈,瞧这潭水呀,定是某人捷足先登,杀了人,捉了虫兽,抢了遗宝,来个水淹虫窝。”

“不知这人是谁呢?”

……

他们在金窝潭等了一会,人慢慢地聚集起来,一会人数就达到千人,但没人施法驱散罗葆的施展的《降雨术》。

不久,金蛇团的火蛇带着十二人赶了过来。

火蛇瞧了瞧金窝潭,施法驱散云雨,排去积水,可是被大水浸泡的金窝,严然就是一个烂泥潭。

其他魂修见金蛇团的人遁去金窝,小声地讨论起来。

“听说最开始是火焰通缉一名新鬼,结果被赤元找到商机,在远岸镇开了赌局,可是前天又听说,他们那脉死了好多人!”

“对,火犀、火龙、火狼、火鳐等天才都陨落了!”

“我怎么听说是赤元下毒手的。”

“所以嘛,这事我们不要参与,这潭水浑得很!”

“这你们可冤枉赤元了,我也到远岸镇下了赌注,可是有人胡来,事情就乱了。”

“对,本来就是赌一个小鬼的命,结果他们越赌越大,大到大家都输不起时就玩命了!”

“这几天至少死了十万人,其中有五万折在南眉山!”

“嘿嘿,我瞧火蛇是来收遗宝的!”

“感觉像!”

“就是!”

“你们说有没有可能,是火焰故意引其他人进虫窝,利用临崖虫兽坑杀众人!”

“定是如此,火焰输大了,输不起,玩阴谋。”

“竑星火脉的人,就没一个好东西!”

“你们瞧瞧那十三个人,怎么看都觉得恶心!”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