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小鬼捉阎王 > 正文
第九十一章 训临崖虫兽
作者:稿啸  |  字数:2583  |  更新时间:2020-05-18 11:19:47 全文阅读

“我靠靠……还真是蒜啊!”

罗葆嚼着一片树叶,望着长成树的蒜,眼神难以置信,表情相当震撼。

“哇……哈哈,这个世界有鬼呀,葱树啊,葱味十足。”

“天啊,这还是叶子吗?怎么这么甜!”

“神啊,酱油味的花!”

“这朵花更犀利了,有鸡汤味!”

“配料有了,就差肉了,肉!肉!肉!我要吃一大锅肉!”

“对了,为何没有肉花呢?”

“不对呀,花肉就是肉花!”

罗葆在药园品尝各科植物,每品尝一种,就鬼叫一声。

想到肉时,决定去南眉山捉完圆舞它们的美味,就给自己捉美味。

见药园的辣椒酱油等过于幼嫩,四十八小时就要开烤肉大宴,时间赶不急。唯有用泉水催长,从而让辣椒快速开花结果。

取出十滴泉水,施法凝水团,将泉水稀释到水团里,均匀洒到药园各处。

“哎呀,竟然忘了葱蒜,烤肉得有葱蒜才美味!”

走到门前,取出两滴泉水,葱蒜各一滴!

他这么用泉水,若是被马拉见到了,瞬间被吓死。尤其是他用来种葱蒜,估计马拉得跟他拼命!

罗葆处理好药园,就去汲取泉水。

“坏家伙,肚子饿了,饿死我了。”圆舞汲取完泉水,想吃美味,可是魂海空荡荡。

“天啊,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我居然是饿死的。”蟹王趴在魂海底,小螯张开,八条腿铺开,装饿死的样子。

“坏家伙,快,快,快,我仅剩下最后一口气了。”虾王倒躺着,装饿极的样子。

“哈哈……现在正前往南眉山的路上!”

“太好了!”众小家伙立即复活,在魂海追逐嬉闹起来。

桓以时间零年零月二十日,早上六点半,罗葆回南眉山灯树潭,立即捉起黑炎虫兽。

魂海堆满时,立马向临崖虫兽的窝遁去。

找到安全位置,激昂地鬼叫:“我可爱的小母鸡们,下蛋喽!”

轰!

轰!

临崖虫兽听到那可恶之极的喝声,集体施展《临崖暴针》,誓要诛杀令虫都觉到恶心的人!

“哇,发财了,好多蛋呀!”千疮万孔的崖壁传出奸笑声。

“下蛋喽!”

轰!

轰!

“哈哈!钱,钱,钱,钱……”崖壁传出无数个字钱。

临崖虫兽群听到钱字,怒不可遏,集体施展《临崖暴针》。

轰轰……

“多么乖巧的母鸡,知道我奇缺钱,拼命给我下蛋。”崖壁传出夸赞的声音。

“下蛋喽!”

“怪了,怎么不下了。”

崖壁冒出一个鼠头,鼠眼滴溜溜转,见临崖虫兽趴在地上装死,故意遁近,叫道:“下蛋喽!”

“下蛋喽!下蛋喽!……”

喊了十几次,不见母鸡下蛋,于是跑去查看被他气坏的临崖虫兽。

“这些母鸡太不给力了,一天也下不了几次蛋,每隔几天来一次会好一点。”

“我这办法不行,应该等母鸡下完所有的蛋,才一起捡。”

随后,迅速统计临崖虫兽窝的数量,每个窝有多少头临崖虫兽。分析窝的位置,排序好窝的顺序,制定出收蛋路线,从而能最快最方便,一次性收完所有鸡蛋。

“发大财了!”

某人仰天大笑,那奸笑被临崖虫兽群听去。

笑够再瞧可爱的临崖虫兽,突然发觉它们怪怪的。

“奇哉怪也,是不是累坏了?实在不应该再打扰它们呀,让它们休息一下,明天再来过!”

当他去其它地方收蛋时,下方的临崖虫兽抬起头,眼神迸射憎意,已将某人那可恶的嘴脸记下。

轰轰!

远处传来轰鸣,它们知道某人正在祸害临崖虫兽,集体低下头。

可恶的是,仅半天,某人又跑了回来,还大声对它们说,“从今天起,这叫金窝,你们叫母鸡!”

那头二阶的临崖虫兽怒火冲天,一声嗡鸣。

“攻击呀!”二阶临崖虫兽号令。

“没蛋了。”其他临崖虫兽轻鸣。

二阶临崖虫兽望了一眼天杀的罗葆,垂下头,眼不见心不烦。

某个可恶的人,坐在石头上,望着气急败坏的临崖虫兽,思考如何才能安全得到珛沙锥。而不是与临崖虫兽比速度,唯恐一时不慎,死于珛沙锥下。

同时感觉,临崖虫兽将蛋下到崖壁太麻烦,挖蛋太浪费时间。

于是,思索有什么办法,能叫一下口号,临崖虫兽就将蛋下到一起。这样不仅能快速收蛋,而且临崖虫兽还能节省法力,从而下多一点蛋。

在他思忖时,二阶临崖虫兽抬起头,似乎在骂某人,“你才是母鸡!”

一会,某人决定按地星上的办法训鸡,让母鸡们乖乖下蛋!

“下蛋喽!”那口号是那么地激动,声音中充满钱钱钱。

喊了一会,确定临崖虫兽无法施展《临崖暴针》时,遁到那头二阶临崖虫兽的身上,踩了几下,见它不攻击了,奸笑起来。

“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宠物,名叫虫王。我叫你下蛋,你就乖乖地下蛋,知道不!”罗葆对脚下的临崖虫兽训道。

“平时要多吃一点,这样才能多下蛋。”

“对了,蛋要下在一起!”

……

他训个没完没了,根本就管脚下的临崖虫兽是否听得懂。

在他滔滔不绝时,脚下的临崖虫兽忍无可忍,身体一缩,猛然一弹,袭向可恶的人。

它以力为弓,身为弹,进行偷袭!

可是当它发动偷袭时,罗葆就感应到了,笑了笑,施展早已准备的《鬼遁》,一闪就遁到四十米外。

临崖虫兽扑了空,没攻击中某人,自己却飞到半空,气愤地望着不远处的罗葆,随后重重地砸在地上。

嘭!

地上瞬间多了一个虫形深坑!

眼冒金星的临崖虫兽抬起头张望,却不见罗葆的鬼影,于是努力从深坑爬了出来。

当它一爬出来,某人立即踩在它的身上,还让它乖,听话,多下蛋。

岂有此理,欺虫太甚,临崖虫兽怒气冲天,再次用身体偷袭。

嘭!

地上又多了一个虫形深坑!

罗葆见临崖虫兽又爬出来,施展《鬼遁》,一闪就踩在临崖虫兽的身上,然后接着训。

半小时后,地上多了十几个虫形深坑,而那头二阶的临崖虫兽,再没力气爬不出来。

但令临崖虫兽怎么也没想到的是,那可恶的人,将狼狈不堪的自己,从深坑移了出来,当着众多的临崖虫兽训自己。

“叫你乖,你非不乖,现在好了,苦的还是你自己。

“哎,要我怎么说你才好哩。”

……

在某人训时,二阶临崖虫兽睁开眼睛,瞧见所有的虫兽望着自己。

哎,虫脸都丢尽了!无奈地将头扎到地下。

一个小时后,无论罗葆在虫兽群里怎么窜,都不会有一头临崖虫兽理他,因为虫兽群已集体将头扎到地下。

罗葆见结果十分喜人,很是得意地自夸一番。

之后,又踩在那头二阶临崖虫兽身上,拍着它的头,赞道:“不错,这才是乖孩子。记得多吃一点,多下蛋,我明天来取!”

“虫王呀,我现在去给其他小家伙弄吃的,你在这里可要乖哟,我去去就回来,可不要太想我噢!”

某人一离开金窝,所有的临崖虫兽抬起头,望着虫王。

虫王愤怒地嗡嗡叫,其它虫兽也喷射怒火。

罗葆回到灯树潭,捉了三小时的黑炎虫兽,连仓库都塞满时,就进入魂海。

见圆舞它们忙着吃美味,他就蹲在一边,将自己做的好事告诉它们。

“宝贝们,我今天收了一个小家伙,它叫虫王,是一头二阶临崖虫兽。”

“它可有本事了,给我下了好多蛋!”

“但是它不乖,非把蛋下到崖壁里,我怎么说它,它就是不听。”

“我哩,……”

随后,他慢慢叙说自己是怎么训母鸡的,圆舞它们听了笑咯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