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昨日江湖 > 第二卷 英雄的传说
第七十七章 江城郭府
作者:有期  |  字数:3190  |  更新时间:2020-10-25 18:37:32 全文阅读

北阔将一个装衣服樟木箱子打开,飞卿给他准备的衣服,他平日里穿不着的就放进了箱子里。北阔看了看箱子里叠的整整齐齐的衣衫,随手取了一件蓝衫换上。穿上蓝衫的时候他这才感觉飞卿是多么了解他,衣服那么合身,穿起来那么得体,蓝衫佩上绛色滚着金边的腰带让他比平时添了几分光彩,英武又不失文雅。

司徒富贵也换了身得体的衣服,看上去文质彬彬,温文尔雅。北阔上前扯了他的衣衫看了半天,微笑道:“真是人靠衣裳马靠马鞍啊,你这身打扮很帅,很适合陪我一起去郭府。”

司徒富贵立刻做出了个矜炫的表情道:“帅者,舍我其谁?”

北阔看着他那矜炫表情,一副我很帅的夸张样子,立刻大笑起来。

二人拿了礼物,一边絮絮叨叨,一边直奔郭府去了。

从丐帮的了解情况来看,江城郭府的财富至少可抵半个江城的财富。但是郭府的大门似乎很低调,大门前荫荫垂柳,朱漆大门似乎有些年月,两尊石狮子闲闲地立在大门的两侧。这是北阔第一次近了郭府的门前看郭府。

北阔和司徒富贵到了门前,下了马。司徒富贵对门房简单说了一下情况,门房立刻牵了马,请北阔和司徒富贵进了郭府。

进了郭府的大门,立刻有小厮过来指引带路。北阔和司徒富贵紧随小厮,不紧不慢地走在宽度可以行车的府内的通道上。

很明显,郭府的富贵之气不显露在门外,而是在院内表现无疑。院内小桥、流水、亭台、假山,掩映在浓密的林荫中。虽是秋天,还并未萧瑟,花木深深,曲径通幽。整个郭府院内的中间有一条通道隔开东西两处,通道一直通向后院深处,通道两边有不同风格的院落。院落边上皆有花木和流水。

北阔和司徒富贵仅仅走进了第二进的院子,便停下来了。指引带路的小厮便请他们在门前的耳房里稍微等候,他前去通报。所以他们两个并不清楚这个富贵的郭府,到底有几重院子。

不一会,小厮出来道:“二位请进,我家老爷正在书房等着二位,请二位过去吧。”

北阔和司徒富贵有些愣了,不是郭夫人吗,怎么是郭老爷接见呢?二人不容细想,稍微正了一下衣衫,便随着小厮出了耳房,进了这座周边植着翠竹,绕着溪流的小院。

到了门口,引路的小厮请他们进去,自己就垂手在小院门口候着。

北阔和司徒富贵进了院子的门,径直向院落里的厅堂大门走去。门口又有一个年长的仆人含笑示意,待他们二人走近,便带着他们进了厅堂右手的房间,似乎是书房。年长的仆人示意他们进去,自己也就立在门边上候着。

书房看上去很大,二人绕过书房进门的那块典雅的屏风,走进了屋内。宽阔的书房内,四壁都是书架。书架是封闭式的,准确地说,是书柜,书柜的门都是合上的,书房里散发着淡淡的樟木香味。一张硕大的楠木书桌赫然摆在房间的中间。

二人绕过屏风后就立住了,他们看见一位精神很好,清瘦儒雅的中年男子,约五十多岁的样子,正抬头微笑看着他们。

北阔也微笑正待上前施礼的时候,只见中年人衣袖不经意间带泼了茶水,恰恰泼进了砚台内,砚台内刚刚研好的墨涌了出来。中年人赶忙低头抢着收拾放在桌子上的字画,青白的袍袖瞬间被浸染了一块墨黑。

北阔顾不得太多,也赶紧上前将书画帮忙挪开。司徒富贵也上前挪开另一侧的书画。奈何中年人手下一滑,卷轴的画又从手中脱落下来,即将打在桌子上的墨渍上。北阔情急之下是好用袖子遮住墨渍,卷轴画落在他的袍袖上,并未染上墨渍。只是墨渍瞬间浸染了北阔的袖子,和着茶水的墨水顺着桌子的一侧流下,恰巧又浸染了北阔的袍襟。

三人一时手忙脚乱,只顾得桌子上的字画不要沾了墨渍,也顾不得自己的衣衫,收拾桌子的时候,不是袍袖上沾了墨水,就是袍角袍襟上有墨渍。总之是好容易将书桌上的字画放妥当,将墨渍收拾了,才罢了手。

三人收拾好了桌面和墨渍,一时间似乎就熟悉了不少,屋内的空气也似乎温和了不少。虽然从始至终没有一人发出声音,没有说话,没有交流,也没有一个人惊呼或者叹息。这三人连气息似乎都一样平稳。北阔心里一想到三人的气息,心中不禁一惊,这个中年人,绝不是江湖上传说曾经的郭府二公子,现在郭府的老爷,不会武功那么简单。毕竟他和司徒富贵是江湖中人,遇事不慌,气息平稳是正常的,可眼下这位中年男子神色无异,动作从容,一阵慌乱后还能气息平顺,根本不像是不会武功的人。

北阔搓了搓手,退后一步,刚刚要给中年人施礼,中年人赶忙示意他和司徒富贵都别动。然后取了一只狼毫小笔,轻轻蘸了蘸残存在砚台里的被茶水稀释过的浅墨,绕过书桌,蹲下身子,轻轻地拉平北阔的袍襟,在北阔的袍襟上描摹了一番。

待到中年男子起身,北阔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袍襟,袍襟上竟是一小块祥云一般的图案。中年男子退后一步,仔细端详了一下,又添了几笔,退后再一看,微微笑了。

中年男子不厌其烦地给北阔的袍袖和袍角慢慢地描摹。大小的云朵在北阔纯色的蓝衫上显得特别得体妥帖。北阔笑了,司徒富贵也笑了。但是两人都立着不敢乱动。

接着中年男子在司徒富贵的浅白的袍角和衫袖上也轻轻描摹了一番,也许是司徒富贵的墨渍比较小。中年男子给他描摹的是片片牡丹和小朵的牡丹。浅墨勾勒出的花瓣和小花朵,在司徒富贵的清亮衣衫上显得低调又不俗。

这样忙了一盏茶的功夫。北阔和司徒富贵都立着没有动,也没有说话。但两人都微微笑着看着中年人一丝不苟专注地给他们将衣衫上的图勾勒完。

中年男子立定,看了看北阔和司徒富贵的衣衫,微微笑了。放下毛笔,抱拳道:“今天有劳二位了。”

北阔赶紧施礼道:“在下丐帮北阔,这位是丐帮司徒富贵,前来拜见郭老爷。”

郭老爷笑道:“在下郭凤来,我知道你们想见拙襟,她最近忙,去了老家省亲,还没回来。她走的时候和我说,她的事情我可以代劳一下,所以没有见外,就请两位过来了。”

北阔赶忙又还礼道:“多谢夫人和老爷厚爱。”

郭凤来点头微笑道:“两位的衣衫,水洗以后,墨渍会淡一些,更显自然。等我吩咐府里给二位换身衣服,将二位身上染了墨渍的衣服洗了,待衣服晾干了,给二位送到府上去。”说着就叫道:“黄二哥。”

门口刚才立着的年长的男子匆匆就进来了。郭凤来吩咐道:“带二位客人去换了衣服,请盥洗房的人将二位客人的衣服浆洗了,晾干了送到客人府上去。”

北阔和司徒富贵一看,也不好推辞。便由着郭府的仆人黄二哥人带着,去房间里换了衣服。

很快二人换好了衣服,又由仆人引着,到了郭凤来的书房。显然书房也收拾过了,郭凤来也换了衣服。

北阔一看,三人的衣服的风格差不多,都是青白颜色的底子,上好的布料,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的衣服气派。

郭凤来将二人引到书房另一侧的屏风后面,这侧屏风的后面是一小处的茶室。三人分主宾落座,郭凤来给他们两人倒上茶。一边喝茶一边道:“二位今日造访,可是有什么事情?”

北阔道:“我二人今日前来,一是向老爷和夫人报告一下丐帮在江城设立了分舵,请老爷和夫人指点,若有不妥,万望请多指教;另外想告诉郭老爷和郭夫人,近期江湖正是多事之秋,多位江湖人物失踪,想向郭老爷和郭夫人打听点事情。”

郭凤来一边听,一边轻轻点头。待北阔说完,道:“丐帮在江城有分舵,是件很好的事情,毕竟江城地处江南江北,鱼米富庶之地,又地处南北交通关键之处。我和拙襟也正想给丐帮的故人表达一下心意,将江城北苑的郭家铁匠铺子转送给丐帮。”说着侧了身子,取过一个小木匣子,道,“这里是铁匠铺子的地契、房契和一些银票,算是我和拙襟对故人的一点心意。”

北阔和司徒富贵慌忙起身,北阔后退一步,长揖道:“多谢郭前辈和郭夫人厚谊,在下心领了,实在不敢接受郭府的厚礼。”

郭凤来示意他们二人坐下,又给二人续了茶,道:“北大侠不必客气,这只是一点小小的心意。也是我和拙襟给来江城的晚辈们一点见面礼。”

北阔起身再拜,道:“多谢郭老爷和郭夫人,我替丐帮江城分舵的兄弟们谢谢老爷和夫人。”

郭凤来又示意北阔坐下,道:“以后就叫前辈吧,别叫老爷了。至于拙襟,你们见了她,就叫她姑姑吧。她和你们丐帮的金不变还有一段兄妹情分。”

北阔又抱拳道:“谢谢郭前辈。晚辈们记下了。”

郭凤来道:“你们想打听事情,想打听什么事情?”

北阔连忙正襟坐好,打算将他想打听江城北八十里的事情一一向郭凤来说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