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三界改造计划 > 第一卷
第8章、打就打,谁怕谁
作者:谢步东  |  字数:2264  |  更新时间:2019-12-11 10:52:57 全文阅读

许文彬约戴宇桓后操场见面,结果等了几个小时老戴都没来,活活给许大少给冻感冒了。

  这份被无视的屈辱让他暴跳如雷。

  第二天就带人杀入班级抓戴宇桓,奈何头一天戴宇桓网吧通宵,根本就没来上课,而且那段时间正是无限火力上线,他又连着好几天都没来上课。

  这让许文彬有一种重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

  许少放话:学校所有人,凡发现戴宇桓行踪的,要立即告知于我,知情不报着与其同罪,第一个报告的许少有重赏!

  ……

  “还知情不报与其同罪,哈哈哈哈难为这个文盲能说出这么文绉绉的话来。”

  杨剑华在群里看到别人转发的“许少通告”,乐的赶紧找谢步东分享

  “老戴怎么惹了这个逗比了?”

  谢步东一边打着王者一边若无其事的说道:“这个许少也是,仗着家里有点钱,又抱上了寒林大腿就有点肆意妄为了,让他吃点亏也好。”

  他们一点都不担心戴宇桓,也没打算插手这件事儿,老戴属于那种沾上毛拿根钢管就能大闹天宫的主,他能吃亏?真的不敢相信。

  此时此刻,作为主角的戴宇桓,对这件已经闹到满城风雨的事件居然还一无所知。

  就算他知道也不会在意,许文彬是什么东西,还不值得他往心里去。

  ......

  日子还在继续,谢步东除了上课外,就是不断的修炼“降龙诀”,经过他勤勉不辍的用功,终于在这日清晨将降龙诀练到了第二层。

  而此时,距离他第一次修炼刚刚过去了三天。

  查看了下四维属性,力量敏捷速度耐力都超过了10点,最高的力量属性更是达到了14.3,而综合等级评定终于达到了1阶。

  收了功,谢步东感觉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舒坦,举手投足之间有浑厚的力量感流动着。

  他走到小区的花园里,左看右看盯上了那个目测得有三百多斤的石桌子,走过去双手抱住桌子,深吸一口气“喝!”

  石桌子纹丝不动,在旁边晨练大妈诧异的目光中灰溜溜的逃走了。

  回到家里谢步东抓住了暖气管,用力一掰“喝!”还是没反应。

  不应该啊,明明运行内功的时候感觉充满了力量感,怎么在用力的时候这种感觉荡然无存了。

  突然他想明白了什么,重新抓住暖气管,默运体内真气,将真气灌入双臂:“喝!”

  砰的一声,在一股大力之下,暖气管相接处的螺丝直接崩断,相应的,暖气片也挣脱了墙上铆钉的束缚轰然倒地。

  万幸刚刚十月初还没有供暖,谢步东被暖气里飞洒的水流喷了个满脸满身。

  卧尼玛!!!

  ......

  在花了几百元的代价下,维修师傅修好了暖气,走的时候语重心长的跟谢步东说:“小伙子以后没事儿别用重物砸暖气管,压力大找点别的活动解压。”

  尴尬。

  但是这都不重要,此时此刻的谢步东只感觉到热血澎湃,恨不得找一个黑暗势力与之同归于尽!

  坏了,今天有公开大课要上,拿起手机看了下,除了代表着他已经迟到了的时间,还有几十个未接来电,都是死党和辅导员打过来的。

  该死!今天自己有作品要展示啊。

  匆匆忙忙的到了学校,课程已经接近了尾声,在一帮校领导诧异的目光中,谢步东硬着头皮走上了讲台。

  咦?今天的人都好面生啊,不管了。

  谢步东把U盘插在了电脑上,打开PPT开启了演讲模式。

  “尊敬的各位校领导,非常抱歉我来晚了,稍后我再解释原因,现在请允许我为大家展示一下我的作品。这幅画的含义是.......”

  十分钟后,在一片议论声中,谢步东讲解完了自己的画作的含义和想表达的中心思想。

  然后其中一位好像是领导的人站了起来,很礼貌的对谢步东说:“这位同学,我想你是走错教室了,我们这里是教育局为新来的辅导员进行主题培训,借用的这个教室,你的公开课由于来的领导太多,已经搬到了五楼的电教厅了。”

  纳尼!!?

  ……

  而此时此刻,他的死党爪爪正手足无措的拿着谢步东的作品,给几十位领导信口胡诌。

  “这幅画想表达的含义是,是,是。。。是想让我死!!!”

  “谢步东!老娘恨死你了!”

  ......

  “爪爪,别生气了,我真的是没听到电话!当时我家......”

  “哼。”爪爪把头甩过去不看谢步东。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是通知我换教室了。”

  “哼。”

  “我、我给你买鸡爪子吃,不生气了好不好!”

  “哼!”爪爪不吃这套。

  “卤香居的酱鸡爪,一斤!”

  “哼。”爪爪很生气:“我是那种物质的女人么?最少三斤!”

  .......

  “五更李苏,料不四我通明,回机另办(我跟你说,要不是我聪明,随机应变)......”

  爪爪啃着鸡爪子含糊不清的跟谢步东发着牢骚,一不小心被骨头卡住了,噎得直抻脖子扣嗓子眼,看的谢步东一阵目瞪狗呆。

  “行了,别抱怨了。我包你一周的爪子。”

  “这还差不多,原谅你了。”

  两个人在学校后身的小吃街边聊边走,突然迎面走来了几个人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你就是谢步东?”

  为首一个穿的花里胡哨仿佛雄性野鸡的少年,高高昂着头颅,用不屑的鼻孔对着谢步东,鄙夷的问道。

  这孩子怕不是颈椎受过伤吧,这脑瓜子抬的真高一般人还真做不到。

  他学着“野鸡”使劲抬头,抻的脖子筋生疼也达不到那个高度。

  “野鸡”问完话没有得到回答,疑惑的得低头一看,发现谢步东在抬头看着天。

  “你看什么呢?”“野鸡”问。

  谢步东低下了头遗憾的想,还是不如“野鸡”天赋异禀。

  “没什么,我就是谢步东,有什么事儿么?”

  “戴宇桓是你兄弟吧?”

  谢步东乐了:“是。”

  “是就行,戴宇桓得罪我大哥许少了,跑了。你给我转告他,明天下午松林公园等他,若是他敢不来。”

  野鸡威胁的看了一眼谢步东:“那你也赶紧跑路吧,不然让我逮到你你就完了。”

  “你你你你们是要打架么?”谢步东怯怯的低下了头,小声的问道。

  “不是打架,是要废了戴宇桓。”

  野鸡不屑的挥了挥手说道:“没你事儿了滚吧,记得转告给姓戴的。”

  啪、砰、哎呀我叉。

  野鸡眼前一花感觉脸上火辣辣的,还没等觉出疼来就被一脚踹飞了出去。

  抬眼看去,踹飞了他的谢步东正满脸恐惧的看着他,哆哆嗦嗦的说道:“打、打就打,明天下午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