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伊卡娅的古堡 > 正文
第二十六章 车夫的遭遇
作者:任晓光  |  字数:4993  |  更新时间:2020-06-08 09:10:04 全文阅读

  乱哄哄的赌场里面。

  胡子拉碴的赌场主巴洛穿着大袍子靠在柜台边。他头上戴着一顶三角帽,手拿一瓶朗姆酒,对前台的侍者说:“最近赌场的生意真是越来越差了!这些家伙输光了钱就来向我借,借了又拖着不还,我的钱都用来养活这些穷鬼了,哼!”。

  巴洛摇晃着瓶子里的朗姆酒,仰头将这蜂蜜色的液体灌下肚,借着酒气,他不满的说:“看来,我不能再心慈手软了,要是再有人借钱不还,我可就对他不客气了!”

  这时,一个穿着宽大皮裤与褐色长靴的胖子走了进来,他汗津津的脸上油腻腻的,手里攥着几个热乎的铜币,径直向一张围绕着许多赌徒的,长长的赌桌走去。他瞄了一眼柜台旁的赌场主巴洛,然后迅速的把目光从巴洛身上移开了,假装没看到。这胖子,正是前不久送约克与伯莱,去寻找玛吉的那个车夫。

  “嘿!老伙计!今天打算赢多少哇!”。巴洛叫住了车夫,用目光直直的盯着他,生怕他逃掉似的。

  算上之前欠的十个银币,再加上后来又借的,车夫一共欠了赌场主巴洛四十个银币。车夫讪讪的笑着,对巴洛说:“嘿嘿嘿,我今天手气一定好!我有预感,今天一定能赢到钱,把欠你的债,全都还清!”

  十分钟后。

  车夫被五六个大汉押着身体,脸被摁在了绿色的桌布上: “哎呦呦!快松开我!松开呀!”。

  “还钱!”,押着他的一个大汉粗声说,并将他的手腕压的死死的。

  车夫奋力挣扎着,哭丧着脸喊道:“哎呦轻点儿!你们轻点儿!疼死我了!”

  巴洛抓着一瓶朗姆酒,仰头喝了一大口,走了过来。“这么快就输光了,你不是说今天要把欠我的债,全都还清吗?”。一把匕首被嗖的一声丢了下去,扎在了车夫面前的赌桌上,那匕首闪着白光,在距离车夫鼻尖不到五厘米的地方,左右颤动着。车夫吓的一个哆嗦,他的鼻尖甚至感受到了刀刃左右晃动扇起的小小凉风。

  “求你了再给我一次机会吧”,车夫哀求道:“我有了钱一定还你!”

  “少废话!今天不还,就剁了你的手指!”,押着他的一名大汉厉声喝道。

  这时,戴普气定神闲的走了进来,旁边跟着一个仆人,仆人的手里捧着一个鼓鼓的钱袋。

  “戴普大人,您能光临我这小场子,我可真是荣幸呀”。巴洛赶忙堆起了笑,小跑着向戴普迎了过去:“今天打算玩什么呀,您今天的筹码我包啦!输了算我的!”。

  “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客气了,不然就太浪费你这番热情了,哈哈哈”,说着,戴普便径直向赌桌走去。路过被摁在牌桌上的车夫时,车夫冲戴普大喊:“您就是法官大人吧,您可得救救我,他们竟然挟持我,我要状告他们!”。

  巴洛赶紧跑过来挡在车夫面前,对戴普笑道:“您别听他胡说,他欠了我四十个银币不还,还想赖账,我这儿正在跟他友好谈判呐!”

  “哦?欠债不还,这怎么能行。这件事,就交给我吧,一会儿把他带到法院,我会按照法律办事,帮你追回债款的!”。

  法院的审讯厅。

  车夫被两个侍卫反扣着手臂,站在戴普面前。旁边是赌场主巴洛。

  “你为什么不肯还债”,戴普问道。

  车夫哭丧着脸说:“哎呦大人,我本来是有钱的!前不久我接了一个活儿,送教会的两个修士去找巫医玛吉,那一趟活儿,我赚了十五个银币,足够还巴洛的钱!但是,路上不巧遇到了怪物,我的银币,又被那个修士给夺去打怪物了,他还答应回来以后给我十个金币呢!但那两个修士至今没回来。我只好问巴洛又借了点钱拿去赌,没想到全输光了,我现在是什么都没有了”。

  戴普一愣,原来这个车夫也跟着一起去找玛吉了。

  他本来只想除掉约克和伯莱这两个阻碍自己的人,如果玛吉在场的话,也只能一起杀掉灭口。没想到还有一个车夫也在场。

  “你,见到玛吉了?”戴普冷声问道。如果车夫见到了自己派去暗杀玛吉的猎魂团,那么这个车夫,也就不能留活口了。

  “见到了,不过我可不在乎这个,我们半路遇到了怪物,我就直接逃命了,至于他们后来发生了什么,我一点都不知道”。车夫不知道戴普为什么问这个,但也通通如实回答了。

  戴普紧皱的眉头稍稍放松下来,但内心还是很担忧。他心想:“这两个修士如果回来了,一定会去都城告状。那个巫医是国王亲自任命的,杀她可是死罪”。

  戴普没心思审案了:“将你的车和马匹,通通交给巴洛来抵债吧!”,他草草的结束了这件事情,然后转身离开了审讯厅。

  地方法院门外的大街上。

  “嘿!你们不能这么做!“,车夫大声喊着,气喘吁吁的向自己的马车追去。

  ”这是我吃饭的家伙!还给我!混蛋!”,车夫一拳揍在了牵着马车缰绳的卫兵下巴上,夺过马车就跑,卫兵直接被打翻在地。其他几个卫兵见状,纷纷将车夫围了起来,一阵拳打脚踢。车夫也不甘示弱,挥舞着自己的拳头不停回击着,边打边喊:“来呀!你们几个孬种,让你们尝尝我拳头的厉害!”。几个卫兵敌不过壮硕的车夫,一个个被揍的鼻青脸肿。

  “快!快去报告戴普大人,我们需要人手!”,一个卫兵焦急的喊道。

  很快,车夫便被灰头土脸的按在了地上,脸上全是被卫兵踢下的鞋印,眼睛肿起了灰蓝色的一大块,嘴角沾着血迹。

  “把他押入大牢!”,琼斯一边修剪着自己的指甲,一边趾高气扬的对卫兵说。然后,他突然又凑到了车夫面前,狡黠的问:“约克和伯莱是你驾车送去的,他们两个至今没有回来,你知道他们现在人在哪儿么?”,琼斯望着灰头土脸的车夫,阴险的笑着:“告诉我,让你少吃点苦头”。

  “呸!”,车夫一口血水吐到了琼斯的脸上:“你们都是混蛋!”

  琼斯恶心的撇着嘴抹了一把脸,恼羞成怒的尖声叫嚷:“把他给我关起来!”。于是,车夫被关进了木板钉成的大笼子里,装在马车上被送往大牢。

  琼斯将约克和伯莱的画像,贴在了街道两旁的石壁上,大声对过往的居民们喊道:“嘿!都看清楚了!这两个人,现在全镇通缉!他们竟然杀死了国王钦点的巫医玛吉,简直罪不可赦!谁要是能提供这两个人的下落,戴普大人重重有赏!”。

  特洛伊站在远处看着这一切,转身消失在了路的尽头。借戴普之手除掉约克与伯莱,是他乐意之极的。

  居民们站在画像前,纷纷议论着:“这不是约克与伯莱修士嘛,他们两个怎么会干出这种事呢,真是让人不敢相信呐!”。

  希尔诺娃抓着菜篮子,站在人群的后方。她透过人群的缝隙惊讶的看着墙上约克与伯莱的画像,惊呆了:“不会这样的!约克与伯莱修士都是好人,他们不会做出这种事的!这,这一定是有人诬陷!”,希尔诺娃不可思议的说道。

  居民们纷纷转过头看向希尔诺娃。希尔诺娃在一双双异样眼神的注视下,感受到一股非常可怕的压力与不自在。

  “惹来了魔鬼的家族,竟然还敢待在镇上”。

  “是啊,曼维尔家族被魔鬼诅咒了,马上也会为保格利镇带来灾难的!”。

  “这个被诅咒的家族竟然还在为通缉犯辩护!”。镇上的居民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向前把希尔诺娃围了起来,一张张严厉的面孔乱七八糟的指责着。

  希尔诺娃惊恐的向后退着,然后迅速转身哭泣着跑开了。

  她回到家,重重的把院门关上,胸口起伏的很厉害。然后,就看到了已经站在院子里的,约克与伯莱。

  “是你们”,希尔诺娃惊讶的说:“外面到处都在通缉你们,到处都张贴着你们的画像,法院说你们杀了人!”

  约克与伯莱满脸困惑,异口同声的说:“什么?!”

  曼维尔家。

  约克将拳头重重的砸在桌子上:“这是诬陷!要杀玛吉的明明是那个戴普,就是他派猎魂团,去跟踪我们的!玛吉婆婆的死,一定是他干的!”。

  “是啊,他现在还把脏水往我们身上泼,这分明是做贼心虚,害怕我们把这件事上报到都城,所以恶人先告状!”。伯莱气愤的说。

  “我相信,这件事一定不是你们做的,你们是被冤枉的”,希尔诺娃说:“对了,我最近正打算找你们呢。牧师生前留下了一封信,说如果特洛伊神父有异常的话,就把信交给你们”。

  “我们也正是为此事而来!”约克说:“我们已经确认,神父掌握了黑魔法,但具体我们应该怎么做,或许牧师的那封信,会告诉我们答案!”。

  “我这就去拿!”,希尔诺娃转身走进了伊卡娅的房间。

  伊卡娅正在熟睡着,眼角处像墨染一般,扩散出一片黑色的印记。

  希尔诺娃从床下的玩具盒里将信取出来,递给了约克:“我和曼维尔无论如何也打不开这封信”。

  “这封信,已经被封印了”,约克说。

  接着,他将手里的信抛向了空中,用剑指指向眉间,指尖立刻萦绕起了蓝色的光芒,在信件掉下来的那一刻,他隔空对着信划了一个叉,接着,信封瞬间被瓦解成碎片散落到地上。信封里,掉出一张发黄的纸卷,上面一片空白,一个字都没有。

  “有火么?”,约克说:“把这张纸烧掉”。

  “烧掉?”,希尔诺娃疑惑道:“这封信你还没看呢,为什么要烧掉?”

  “这是被牧师施法后的信纸,只有用火烧掉,上面的字才会显示出来”,伯莱说。

  于是,希尔诺娃取来了火石,将纸点燃。纸张迅速冒起了火焰,然而奇怪的是,一片火光燃尽之后,纸张竟然完好无损,并且,上面出现了阿尔文的字迹。

  约克与伯莱读完了信,脸上是一副非常严肃的表情。

  “信上写了什么?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希尔诺娃问道。

  约克将信递给了她。

——————————————————————————

  【阿尔文的信】

  很不幸,这封信被打开了。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但也是意料之中的结果。

  在神父特洛伊仅有的几次回镇中,我都能感受到他身体里磅礴而汹涌的,不属于瓦纳国的咒法力量。我曾一度认为那是自己的错觉,作为教会的神父,他不可能去做违背律法的事情。

  我作为牧师跟在特洛伊身边多年,一直以来都觉得他是镇上备受尊敬的神父,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愈发觉得他的行为与举动,变得十分可疑。

  他喜欢在漆黑的夜晚待在幽暗的森林里独自游荡,或在深夜的屋子里点一只蜡烛,研究那些从异国带回来的,神秘的破旧古籍。逐渐的,我已经能够清晰感应到,他体内刻意压制隐藏着的,深不见底的黑魔法力量。那力量已经在我的数倍以上,我无法去阻止他,只能装作毫不知情,来观察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我想,他之所以一直不敢轻举妄动,是因为对我的忌惮,以及我拥有的【谦卑之影】。如果我死了,那么神父最大的威胁也就消失了,他压抑了这么多年,我死后他一定会迫不及待的出现,实施他那不为人知的计划!

  记住,只要他真的在保格利使用了黑魔法,那么一定要立刻将这件事,上报给教皇。他手下的的护国大法师,足以将特洛伊制服。同时,也要将魔鬼阿斯摩丢斯十七年后将会冲破封印的事情,上报到都城,国王一定会令护国大法师来重新掌握封魔咒,然后将阿斯摩丢斯永久封印,并解除曼维尔家族的诅咒!

  我会在天国为你们祈祷。

  ———————————————————————————

  信件突然再次冒出了火焰,自动燃烧起来。希尔诺娃赶忙松手。炽热的火光中,阿尔文的信自动燃烧成了灰烬。

  “这封信已经被该看的人看完了,所以就自动焚毁了”,约克看着掉落在地上的黑色灰烬说。

  “那我们就按照牧师的吩咐,赶快去都城,上报这些事吧!”伯莱站起身。

  “不行!现在镇里到处都在通缉你们,你们一露面就会被法院的人抓,更别提雇用到马车了。保格利到都城的距离,可是非常遥远的!”,希尔诺娃赶忙劝阻。

  “放心夫人,我和伯莱会有办法的”,约克低头想了想说。

  嘈杂的市集上。

  约克和伯莱用布匹蒙着脸,眼眶涂着黑眼圈,身上套着和路边摊贩一样的粗布麻衣,四处寻找着马车。

  伯莱随手招呼路旁一个赶车的老头儿,对他说:“我们要去都城,现在就走!”。

  老头儿没多想,立刻让他们两个上了车,吆喝着马匹开始前进,不一会儿,便来到了一座石头砌成的城墙前。城墙的两侧,张贴着约克与伯莱的画像。而城门的关卡处,站着两排手握长剑的士兵,他们遵照戴普的吩咐,仔细的盯着每一个从城门里出入的人,搜寻着约克与伯莱。

  约克和伯莱镇定的坐在车里,用布匹把脸遮的严严实实,随着马车的颠簸,来到了城墙边。老头赶着马车顺利的通过了城墙的关卡,向城门外驶去,车上的两人大大的松了口气。

  “站住!前面的车停下!”,后面突然传来了一个士兵的大喊。

  老头儿把马车停了下来。

  “车上是什么人,下来让我们检查!”,士兵来到了马车前,直截了当的说,然后直直的盯着车上的两人:“把脸上的布扯下来!”,他命令道。

  约克与伯莱对视了一下,然后望了望已经把马车围起来的一圈士兵。士兵们从腰间抽出长剑,剑身滑过刀鞘发出清脆明亮的声响。

  伯莱冲约克点了点头,然后迅速的抓住车顶的木板腾空而起,双脚踹翻了迎面而来的这名士兵。士兵踉跄着向后倒去,撞倒了另外两名士兵,手中的剑掉落在地上。

  约克与伯莱纵身跳下马车,飞快的向城墙外奔逃而去。城墙外立刻涌来了更多的士兵,抽出长剑奔跑着向二人围堵过来。赶车的老头吓傻了,赶紧捂住脑袋钻到了马车下面,不敢出来。

  “往回跑!”约克大喊。二人身形闪动,飞快的向来时的路逃去。

  “追!别让他们跑了,他们就是被通缉的人!”,身后的士兵们叫喊着迅速追来,黄土的路面上被皮靴踏出了雨点般急促的脚步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