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出人头地 > 正文
第8章 人不能跟命干
作者:荒唐镜  |  字数:5156  |  更新时间:2019-12-04 14:47:57 全文阅读

“行,最后一杯。”王昊本着不想惹事的心态拿起一个小杯子倒满,随即冲他们比划一下,张口就要干。

“之前都是对瓶吹,你现在用杯子了?玩呢!”锡纸烫青年挺不乐意的说了一句。

“行!”王昊也不跟他废话,明显是看他要找事,就启开一瓶啤酒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喝完之后用瓶子口往下倒了倒,示意一点没剩,随后拉着杨以沫就往出走。

杨以沫浑身一抖,这是第一次被男孩子牵手,心里有一种异样的小情绪,这货是故意的?不知道男女有别么,这小手随随便便,自自然然的就给牵上了??

羞涩的看了眼此刻异常帅气的王昊,嘴角扬起一抹暖心的笑容,乖乖的跟着王昊往出走。

“长夜漫漫的怎么总着急回家呢。”锡纸烫青年斜跨一步挡在王昊身前说道:“再喝点呗。”

“怎么着?我跟你又不熟,不喝都不行了?”王昊眯着眼睛问道。

“行,当然行。”锡纸烫青年撕开地上的一整箱啤酒,咣当一声端在卡台上,指着这些啤酒说道:“来,哥们,把这些酒都给干了,你乐意去哪儿就去哪儿,我保证不管了行不。”

之前已经喝了那么多啤酒了,这些啤酒要是在喝进去,恐怕这得要了王昊的命。

再看那个李相濡,嘴角总是噙着淡淡的笑容,看似一声不吭,可王昊知道,这纯粹就是他在使坏,教唆这个锡纸烫青年在找自己麻烦。

并且,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王昊也知道,明显就是因为杨以沫呗。

王昊不是傻子,转身看着杨以沫问道:“你烦那小子不?”

杨以沫点点头,很确定的回道:“超级烦。”

“那行了。”王昊点点头,心里有数以后,继而再次看向锡纸烫青年,眯着眼睛问道:“我要是不喝呢?”

“那就是不给我濡哥面子了。”锡纸烫青年冷笑道:“在狼嚎一条街,没有说谁能不给濡哥面子的。”

说话间,这人甩着手腕子,大有一副要给王昊好看的架势。

“我要是偏不给呢?”王昊表情顿时冷峻起来。

“你tm这是给脸不要脸了!”锡纸烫青年呜嗷一声,一个高儿蹦起来跟王昊撕扯起来。

“嘭!”

王昊早有准备,右手抄起啤酒瓶子直接轮在锡纸烫的头上,直接爆头,玻璃碴子干他一脑袋,鲜血顺着天灵盖往下流。

“都他m给我立在那,动一下,我抹了他!”

王昊手里抓着破碎的玻璃碴子顶在锡纸烫青年的脖子上,冷冷的看着跃跃欲试的李相濡等人!

“别在这边闹事,这是张总的酒吧,谁也得罪不起,任凭你爸是天王老子都不好使。”

旁边一那大白腿姑娘涵姐善意的提醒一句。

“你挺有脾气呗,咱别在这里打,出去碰?”

李相濡点了点头,冲着王昊冷冷的说道。

“李相濡你别过分了。”

这时,杨以沫往前跨了一步,挡在王昊身前说道。

王昊忍不住想乐,头一次竟然有女孩子替自己出头的,以往这时候都是二胖的剧情,别说,心里还真有点小感动呢。

“杨以沫,老子追了你这么久,你理都不理我,今天好不容易给你约出来,你还带个人过来,我就想问问你,我到底哪里不如他?不要忘了,咱俩可是从小就有娃娃亲。”

李相濡情绪有些激动,可能是因为杨以沫替王昊出头,当众撅了自己的面子不高兴。

王昊恍然大悟,一个叫相濡,一个叫以沫,怪不得…原来他俩有娃娃亲啊,那这么一说,自己这炮灰当的有点不对劲啊,都说宁拆一座庙,不拆一桩婚,别整的人家小两口吵架,自己在中间成了捣乱的了,那就不好了,本来还想指着杨以沫出人头地呢,这要是人家两口子最后结婚了,自己不是又少了一个机会?

“神经病,王昊,我们走。”

杨以沫不想理会这个傻缺,拉着王昊往出走。

“靠一个女人护着你算什么爷们!”

李相濡抻着脖子说道:“你要是个带把的咱们正面刚一下。”

王昊停住脚步,回头指着李相濡:“强龙压不过低头蛇,在谁那都有点自己的人,你跟我牛逼啥呀?要是真想碰一下,明晚十二点,铁路街716,咱碰一下!”

“那离医院近,行!”李相濡舔着嘴唇气的都哆嗦了。

“呵呵,沫沫,我们走。”

王昊拉着杨以沫就往出走。

“怎么走这么快?害怕他呀?”出去以后,杨以沫发现这货在走出门口之前还挺淡定的,走出门口以后明显是用一路小跑的姿势,说的难听点这是逃跑。

“不走快点,全场的消费你杨公主买单昂?”王昊无语的白了他一眼。

杨以沫一听,噗嗤一声就笑了起来:“哈哈哈,你可真损!”

十分钟以后,随着杨以沫的离开,李相濡这帮人喝酒也就没了意思,纷纷准备离开。

“明晚码人,铁路街干他!”李相濡朝地上啐了一口,恶狠狠的说道。

“放心,老弟给你办的明明白白的,码人揍他!”锡纸烫青年同仇敌忾的说道。

“弄死他!”

“您好,一共消费十万六千七百二,经理说七百二给您抹了。”这时,门口的服务员走过来客气的说道。

“多钱?十万六千七??我他m喝你几瓶假酒也就算了,你要我十万六千七??咋的,你这是娜美克星球快递过来的呗。”锡纸烫青年顿时就不乐意了。

“呃,是您的朋友说今晚全场的消费是他买单的,他走了,就只能您来付了,而且刚刚已经走了好几桌了,都没算账的,要不然你给你朋友打个电话?”服务员一看这架势是要赖账啊,那说啥不能让他们走,周围不远处的几大彪形保安默默的围了过来。

“他是个J.b!有资格跟我当朋友么!”李相濡脑袋嗡的一声,一脸黑线的说道:“全场消费谁喊的买单,你找谁要去,我只买我的这桌。”

虽然李相濡的家境不错,可十来万块钱也并不是水,凭什么给陌生人花。

话说出来虽然不太硬气,但李相濡不得不说,不付账真不让走昂!

“那可不行,至少也得给跑单那几桌的钱给付了,您还要上台去澄清一下,今晚的消费各自买单,不然我们这边也不好交代。”

“艹!”

今晚吃了一宿瘪的李相濡算是跟王昊将这个仇记下了。

“你怎么来医院了?不是明晚才打仗么,怎么着?提前给自己预定床位昂。”

片刻后,杨以沫将车停在医院门口好奇的问道。

“这酒喝的高血压上升,我来检查检查。”王昊随口扯着犊子。

“今天的事谢谢你了,但你明晚不要去跟李相濡打仗,他家挺有钱的,你容易吃亏。”杨以沫善意的提醒一句。

“你还知道哇,我谢谢你,麻烦你以后这种事不要找我,我是代喝,不是代打!!”王昊心里这个郁闷,好悬刚才就让人家在酒吧给干了,赚的那点钱都不够医药费的, 王昊从兜里拿出刚才那三千块钱,扣下九百块钱说道:“您也别包我月了,刚才喝了九.瓶啤酒,瓶子挺小,一瓶就收你一百,再见。”

说完,王昊气呼呼的下车了,下回可不能扯这种事了。

都说宁拆一座庙,不拆一桩婚。

人家父母给他俩起了个情侣名,自己去当什么挡箭牌呢,王昊要是事先知道这事,绝对不带去的,王昊虽然认钱不认人,但有些原则性的东西还是不能去触碰的。

本身李铁军那边的事还没解决完,这又得罪一个纨绔富二代,以后的路可咋整,这不越走越窄了,王昊自认为没有那个实力。

王昊摇摇头,这种人,说什么都不能得罪的。

“说真的,你真别去,肯定吃亏我是为你好。”

杨以沫将车窗摇下冲他说道。

“我必须去干他,你别劝我!”

男人就是不能劝,越劝越急眼,王昊梗着脖子回了一句后,便消失在医院里。

“真是个犟种。”

杨以沫无奈的摇摇头,心想本来这就是找人帮忙的,万一真闹出点什么事就不好收场了,当下拿出电话给李相濡打了一个过去。

“喂!”

李相濡也是刚回家,气还未消。

“咱俩之间的事是咱俩的,父母订的婚事是他们的事,但我想告诉你,别牵连到别人,而且恋爱本该是自由的。”

“我不想听你说这些。”李相濡打断了杨以沫的话;“还有事吗?”

本来他这么问是想听到杨以沫对他说一些软话的,怎料杨以沫却说:“你俩别打仗了,就当给我个面子行不。”

“不行,我必须干他!!”

说完,李相濡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嘟嘟!”

听着挂断电话的声音,杨以沫愣了下,看了眼镜子中的自己:“乖乖,怎么男人都是一个德性的?这都要为我决一死战了??姐有那么迷人么。”

医院内,王昊拿出八百块钱丢给二胖说道:“下楼去买点吃的回来。”

“韵姐说等会送过来。”二胖钱没接说道:“这钱是你玩命赚回来的,我不要。”

“咱哥俩说这些干什么,等以后你发达了别忘了我就行,拿着,先给你爸治病要紧,我这还有一百够花了。”王昊不由分说的塞进二胖手里。

“哥,我二胖这辈子都只认你。”二胖眼睛红红的。

“你说的韵姐是江韵?”王昊开口又问。

“嗯啊,其实韵姐很好地,可能你真的误会她了。”

“行了,我不想听到这个人。”提到江韵,王昊明显带着一些怨气。

就在这时,江韵穿着包臀牛仔裙,迈着两条笔直而又修长的美腿踏着高跟鞋进来了。

几年没见,江韵已经从一个小女孩出落成知性成熟的美人了。

王昊见到她以后,下意识的低着头,与其江韵那强大的自信一比,王昊显得就很没自信,非常的自卑。

这种自卑源于他是个穷小子,穷小子是不配拥有爱情的,虽然也曾无数次幻想过一夜暴富,也曾每天花两块钱去买彩票,希望能中个五百万什么的。

事实却再告诉他,做人还是要脚踏实地,你要是个富贵命,早晚都能富,你若是没有有钱人的命,那就做一个踏踏实实,本本分分的人。

人不能跟命干!

王昊虽然穷,可跟那些天生残疾的人比起来,他显然更幸运一些,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嘛。

“你喝酒了。”江韵捋了下鬓角的头发坐在王昊身边。

“嗯。”王昊往旁边侧了侧挺不自然的应了一声。

“出去聊聊吧。”江韵看着王昊说道:“外面走一走,空气挺不错的。”

“嗯。”对于江韵的任何要求,王昊发现很难拒绝。

夜晚,微风徐徐,两个相识已久的人就这样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

江韵背着双手,脚下很悠闲的踢着路边石子:“我……我找到工作了,是我对口的专业,律师……不过要从顾问干起。”

不想让江韵看出自己的窘迫,便点了一支烟:“恭喜你。”

“还记得吗,你曾说过咱俩之间必须有一个人得有出息,那个人就是我,现在我要有出息了哦,你为我高兴吗。”江韵眨了眨灵动的眼眸看向王昊问道。

“嗯。”

她是有出息了,可王昊觉得他们之间的差距却越来越大了。

“你现在越来越好了,我真挺高兴的,工作还是对口的专业,你这么优秀,成为正式的律师只是时间问题,而且你老爸也回来了,真的很好,你的人生平顺了,我也放心了。”王昊咧嘴笑了起来,这种笑是发自内心的笑,即便江韵不要他了,他也想要他过得好,那就够了。

“我一猜你就肯定是误会了,为什么都不能听我说说呢。”两个人来到一架桥上,江韵欲席地而坐,看着愣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王昊,捋了下鬓角的秀发,微微一笑说道:“你的外套。”

“哦。”王昊愣愣的将外套脱下,垫在草地上让江韵坐下来。

“还是你的衣服坐起来最温暖,知道吗,在国外的时候每天晚上睡觉我都要披着的外套才能睡着。”江韵暖心一笑,随后又将她的外套放在地上铺好,说道:“你也坐坐我的外套,看看暖不暖。”

“算啦,我一介草夫,不怕脏也不怕得痔疮,坐地上就成,别再给你的衣服弄脏了,挺贵呢吧。”王昊将江韵的衣服放在怀里,那熟悉的味道令他怀念。跟江韵在一起的感觉,她就如同清晨九十点钟的太阳,温暖,和煦,跟她待在一起总是会有恰到好处的温馨。

一瞬间,整座城市的喧嚣也随之安静下来。

“那天确实我是爸爸跟秦志杰的父母在一块,但是没有跟秦志杰谈论婚嫁,现在城市发展迅速,而他家是做房地产生意的,你也知道,要是不认识的人去买房子根本抄不到底价,也不知道周边的设施到底怎么样,我呢想买套属于我们的房子,所以我才把他们请到我家里来,谈的这件事。”

“我们?”王昊一愣。

“嗯,我们,我和你。”江韵的眼神仿佛会说话一般,动容的看着王昊,特意将我们这两个字咬的很重。

“……”王昊这下搞不明白了。

接着,江韵又说:“你曾经骗我,说你跟你爸经商,赚来的钱供我读书,我信了,那会你的脸上,身上,隔三差五就会出现一些伤痕,你跟我说经商的时候难免会有磕磕碰碰,我也信了,后来我去国外读书,你跟我说你会等我回来,那么我还应该相信吗。”

“是你不要我的!”说到王昊心里的痛处来,当下红着眼珠子看着她:“当年你只在网上留下一句分手后,便没有了消息,我满世界找你也找不到,现如今你学业有成回来却跟我说这样的话,不觉得太矛盾了吗!”

“可你不想想为什么我不要你?”江韵眼里尽是委屈:“等我去了国外之后,我才知道,一直以来你都在骗我,你没有跟你爸爸经商,你的爸爸因天灾将家里的苞米全都淹了,欠了一百多万,无力偿还,跳江自杀,你你身上的伤是那些债主给你打的,你每个月只有一千五百块的工资,却给我一千四,只留一百的吃饭钱,一百块能吃什么你告诉我!!你也是长身体的时候啊,你心疼我,难道我就不心疼你么!!!我怎么忍心让你一直这样哭了自己来照顾我,人心都是肉长的!”

说着,说着,江韵情绪因为激动,也想到王昊那段为他吃苦的日子,眼泪哗哗的往下流,这种精神上的痛比身体的痛更痛。

“我一个男的吃啥都一样!但你不一样,你在学校,我就不许别人看不起你。”王昊不卑不亢的说道:“我已经这样了,我可以让任何人瞧不起,无所谓,只要你能过得好,那就行。”

江韵哭的更凶了:“这些我都是去了国外才知道,你为什么不跟我实话,是怕我瞧不起你,还是什么??我不想你这么辛苦,不想你这辈子只为了我而活,所以我才你说了分手。”

“呵呵呵,呵呵。”王昊呵呵的笑了起来,一个劲的摇头,悲凉的看着江韵:“我以为全世界只有你是最懂我的女孩儿,原来你什么都不懂。”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