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原来总裁是神医 > 正文
第一章 扫了个墓
作者:短脖鹿  |  字数:2440  |  更新时间:2019-11-11 21:38:42 全文阅读

“阿文,我和你妈接到一个紧急任务,还要过两个月才能回家,今年只能你自己回家扫墓了,还记得墓都在山上哪个位置吧……”

高铁上,尤之文摘下耳机,看着三天前通完电话后,他父亲发来的一封邮件。

不长的一封邮件写明了要扫的每个墓的详细位置,以及应该烧什么东西才合适。

毕业后工作不太顺,尤之文选择了辞职回老家放松一下身心。

恰逢扫墓,试着求一下祖宗保佑,不要什么飞黄腾达,走上人生巅峰,只求不遇到让人的怄火的同事和老板就行了。

最后再争取一下,能不能在三年之内,实现不用上班,还能月入一个亿的小理想。

这次回家令尤之文唯一觉得不爽的是,只有自己一个人在家。

除了打扫老家和祖屋,上山扫墓,还要面对三姑六婆,大伯小叔等等几十个亲戚,想想都让人崩溃。

说起祖屋,尤之文自从高中后就没有回来看过,对它的记忆已经很模糊。

今年节日前他老爸特意提醒他,当年他就是在这破旧的祖屋里出生的,希望他回来可以用心收拾一番。

“还有什么好收拾的呢,又没有藏着祖传的宝贝,等明年我赚钱了,直接建一座新的。”

本来只是跟老爸随口说的一句话,在今天回想起来,尤之文觉得完全可以趁着这个机会,给祖屋来一次地毯式的搜索寻宝,能发现一个铜板也不错呀。

从车站出来,再经过几个小时的摩托和三轮车颠簸,尤之文终于回到了老家,这是一间留下了宝贵童年记忆的平房。

刚一推开门,一阵难闻的霉味就扑鼻而来。

打开各个房间的门看了一下,尤之文发现就自己的房间里长出了蘑菇,因为靠床的那面墙开裂了,水渗了进来。

“这恶心的回南天气……得了,今晚不用睡了,直接到祖屋去寻宝吧。”尤之文戴上两重口罩,将长出蘑菇的枕头和被子,抱起来一起从窗户扔了出去,说什么他都不可能再盖的。

虽然嘴上有说不完的嫌弃,但是尤之文还是认认真真地,将老家的里外都清洁了一遍,还去买了石灰粉和一箱除湿剂,挂满整间屋子。

这次一走,再回来就是过年了,该做的防潮和杀虫工作还是要做的。

晚上九点多钟,尤之文将充满电的手机揣好,然后提着一个扫把和一把铁铲就出门了。

今晚不去祖屋,明天那些亲戚都回来了,就没机会寻宝了。

据父亲所说,尤家祖屋是在三百年前所建,除了修补一下墙皮,至今都没有进行过其它翻修,‘房坚强’在当地也是小有名气。

只是随着经济发展,大家都逐渐搬离了这里,祖屋再稳也是一间破瓦房,谁也不会再提及。

村尾,尤之文站在祖屋外,想着自己看过的几本盗墓小说,希望今夜真的能够找到什么好东西,不求它举世震惊,够特别值几个钱就行了。

打开祖屋那扇吱呀作响的门,摁亮已经在房顶挂了五年的白炽灯泡,站在昏黄的灯光下,尤之文找到了童年时,听嫲嫲讲老故事的感觉。

尤之文早就想换掉这个白炽灯泡了,他爸说黄色灯光才有他童年的味道,一直没换,还小心保护起来,现在很难买到这种早该淘汰的白炽灯了。

拿来的扫把和铁铲被尤之文放到一边,他戴上口罩,打开手机的手电筒,仔细翻找这祖屋的每一个角落。

从左到右,尤之文在墙上和木质家具上又敲又摸,像极了影视剧中找机关暗格的神探高手。

可惜,尤之文终究不是在拍戏,累得腰都快直不起来了,除了被敲掉的几块墙皮,祖屋还是他刚进来时看到的那个样子。

没有机关,也没有通往另一个房间的暗格。

“呼,还以为会发现一个隐藏的箭头什么的。”尤之文擦干脸上的汗,休息片刻后,收拾东西准备走人。

那些比自己脸皮还要厚的灰尘,还是等那些亲戚都回来了再一起搞吧,正好让那些跟着一起回来的小熊孩子,体验一下什么叫生活。

尤之文拿着扫把和铁铲出去,不曾想到自己在关门的时候,因为用的力气稍微大了一些,右边的门把手竟然被他拉了出来。

“不是吧,这就掉了出来?”尤之文拿着门把手在祖屋里坐下来,看能不能找东西重新装上去。

昏黄的灯光下,尤之文看着那个门把手,越发觉得像是什么东西,它与门相连接的那一小段,神似一把没有刃的小刀。

小刀的背上,有三个大小不一的方形缺口,让它整体看起来像是一把钥匙。

“如果它真的是一把钥匙,肯定是有一把它可以开的锁。既然钥匙被特别设计在门把手上,那它开的锁一定不简单,不然也没必要做这样的隐藏。”

尤之文拿着那个门把手,心中一阵激动,手心都冒汗了,没想到还真的让自己找到宝贝了。

可是,如果这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猜想呢,毕竟自己就是为了寻宝才来的,突然看到这么一个门把手,极有可能只是自己先入为主,认为它就是一把钥匙。

“冷静,冷静。”尤之文深呼吸几下,告诉自己先不要太激动,万一几百年前的门把手都是这样的,自己就空欢喜一场了。

现在先冷静一下,即便最后知道它只是一个普通的门把手,也不至于太失望,因为本来就不抱有太大的希望。

尤之文将门把手放在桌子上,又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在屋里一遍遍地寻找,结果和之前一样,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都没发现。

难道真的是自己的心理在作祟吗,其实这就是一个普通的门把手?

尤之文来到门前,摸了摸下巴,一个想法在脑海中浮现。

只见尤之文抄起带来的那把铁铲,瞄准了左边的那个门把手,咔的一声铲了下去,门把手应声而落,同时掉下来的还有一块门板。

尤之文捡起那个左边的门把手,和之前的右边那个是一样的小刀形状,但是刀背上没有方形缺口,反倒是它的左右两面刻着图案。

稍加辨认,一边刻着一棵树,树下还有一行看不清的古体小字。

另一边刻着一个留着长辫子的老人,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个人应该就是自己的先人了,或者是和先人有着非一般关系的人。

眼下最重要的,应该是读懂那棵树下刻着的小字,也许是某种重要的提示也说不定,直接就能找到某个藏宝的地点。

将两个门把手用袋子装好,尤之文带着东西即刻返回老家,翻箱倒柜找出纸笔,然后借助手机的放大镜功能,看清楚那一行小字并记录下来。

很快,尤之文就在网上查清楚了那一行字:陵河边,桃树下,东三尺。

这九个字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说在陵河边的一颗桃树下,东边方向挖三尺会有东西,或者是向东走三尺的距离会有东西。

陵河,就在村外一公里远,整条河也不长,却从未听说过那里有桃花,难道是很久以前有,现在被砍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要找到就麻烦了。

尤之文准备先休息一下,调个五点的闹钟,明天一大早到陵河边看一下再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