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鸿蒙吞噬系统 > 正文
第一章 不是抑郁症,你是真的惨
作者:指尖缤纷  |  字数:1961  |  更新时间:2019-11-08 14:43:44 全文阅读

远古,有一位智者说过,人只要有钱,烦恼就会减少百分之九十。

但是钱从哪里来,智者没有说。。。

智者都不说的事,我凭什么知道。

三天前,聂一凡穷得心安理得。

其实在半年前,聂一凡不说很富有,但是过得肯定比绝大多数人都要好的。

一份稳定的工作,一个能安心睡觉的房子。

最最重要的是聂一凡有一块黑铁城的工令牌。

大破灭后,人类残喘于变异的野兽,噬人的尘暴,甚至自相残杀之间。

无数人类的智慧结晶在大破灭期间遗失殆尽。

直到悬浮于空中数百米高的苍穹之城的出现,它为陷入困顿迷雾中的人类指明了前进的方向。

这一天,人类称其为启元。

如今已是启元历年,人类在苍穹之城的庇护下延续了整整百年。

苍穹之城下,无数人在工厂日夜劳作,为苍穹之城提供数不清的的物质资源和廉价的劳动力。

而劳作者的报酬,是稳定的居所,干净的食物水源,以及苍穹之城派下的秩序者的庇护。

同时所有的这些报酬都与一块身份令牌挂钩,即铁城工令。

聂一凡从小就生活在的是苍穹之城下面的铁甲城。

十五岁那年,自己最后一位亲人--聂一凡的老爹撒手人寰后,聂一凡就接替了老爹的工令,开始了在工厂上班的生涯。

聂一凡至今还记得老爹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铁饭碗不是你在一个地方能吃一辈子的饭,而是你到哪里都有饭吃,这工令,就是铁饭碗。

因为有工令,便可以在任何一处工厂上班,只要不违例被工厂开除,便永远都有一口饭吃。

经历了猝不及防的从校园的班上过度到工厂上班的艰难时期后,聂一凡终于体会到了铁饭碗的好处。

在铁甲城内的工厂内,持有工令的人不到百分之一,原来工令是为苍穹之城做过杰出贡献的人,才能被授予的身份证明,并且工令可以继承和赠与。

适应了工厂生活的聂一凡,一下子成了不少人眼中的高富帅。

毕竟聂一凡继承的那间能抵御尘暴的坚硬房子,即使是工头都没有的。

这让他可以出去住,而不用去挤公司的集体宿舍,同时方便建立爱巢。

在现在这个资源匮乏的时代,如此良好的条件让他成了工厂里大小媳妇,未婚女青年甚至扫地大妈心中时时刻刻惦记的人。

那段时间聂一凡过的当真是风生水起,但是好日子没几天。

半年前,聂一凡和工厂的厂花好上了,如此生活才恢复平静,但是钱却是像流水一般开始外流。

当真应了那句老话,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因为厂花家境一般,她也是半年前参加工厂为没有工作的流民举行的招生考试后,才进入工厂上班的,这半年来聂一凡无数次的将自己的积蓄给厂花补贴家用,或者为其家中重病的老母亲看病。

不过聂一凡心中没有半分不舍,直到三月前,自己的房子被抵押了,所有的积蓄都被花光,并且还欠了一大笔外债后,聂一凡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这已经不是有工令的他能还的清的债务了。

后来一位工友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悄悄告诉聂一凡,厂花的妈妈压根就没病,这些钱全部都进了厂花弟弟的口袋,因为厂花是一个标准的扶弟魔。

随后,身价大跌的聂一凡理所当然的被厂花抛弃了。

之后聂一凡没有脸再回工厂,人生从此没有了任何动力,要不是有聂小东的帮忙,聂一凡就要在街头被尘暴吹成粉末了。

“凡哥,你不能再这样子了,这是我的私房钱,你拿去看看心理医生吧,得了抑郁症得趁早治。”

三天前的一个傍晚,聂小东从怀间拿出了一个小纸包。

如死人一般躺在一处地底避难井里的聂一凡眼睛难得的睁开了眼,“小东啊,三年前把你捡回来,你才十岁,如今你居然会攒私房钱了。我去,好几百块,这些你是怎么攒的?”

聂一凡起身坐起,来了精神。

“要不是我攒了点私房钱,你早就被那吸血鬼般的女人害死了。凡哥,听我的,去看看心理医生吧,你不是说只要在人生的低谷,不管往哪个方向走都是进步嘛。”

聂小东很是瘦小,年纪也不大,但此时说话的神态却是有点老成。

聂一凡望着头顶井口透过的夜光,一句话到了嘴边,忍住没说。

傻小子,这句话的后一句是你只要一直走下坡路,人生便到不了低谷。

。。。

黑铁城的晚上鲜有人迹,多数人都在生计线上挣扎,娱乐活动很少,但是有一地方却是例外--铁城黑市,那里是一片混乱之地。

当然聂一凡要去的不是黑市,而是黑市边上的一座医馆,据说里面有黑铁城唯一的一位心理医生。

“医生,您好,我朋友有严重的抑郁症,您帮他看看,这是诊金。”聂小东从怀间摸出三张百元面值的铁甲币。

“这位朋友的抑郁症貌似很严重啊。”医生瞟了眼聂小东的手心,发现里面还有钱,于是只是接话而不接钱。

“哎,这是我们的全部积蓄了,医生你能治救治,不能治,我们这就回去了。”聂小东直接将最后两张钱递了过去。

“咳咳,医者父母心啊。”

医生拿着钱,每一张都对着灯光看了看水印后,终于面带微笑的看向了聂一凡。

“这位小哥,说说你最近的经历吧。”医生翘起二郎腿看向了聂一凡。

在聂小东鼓励的眼神中,聂一凡将近半年的所有事情全部告诉了医生。

半响,医生沉默良久,看向聂一凡的目光中满是同情,“你这不是抑郁症,你这是真的惨。”

聂小东:“。。。”

聂一凡一口老血就要喷涌而出,而后被自己生生的咽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