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寻光记 > 军团历练
第一百零一章 序乱空间5
作者:夜明风轻  |  字数:5015  |  更新时间:2020-02-10 23:43:57 全文阅读

看到平原再打开?难不成这地图有什么特殊的秘密,还是,这个列车上的生物有什么特别的能力,能看穿我们的一切。还是,这张地图由什么特殊材料制成,一旦在列车上打开,就会触发什么?

叶修握着手中的地图,慢慢的放入了口袋。算了,现在还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他迅速爬上列车的顶端,浮现在眼前的是连绵的黑色山丘,和一片片黑暗的丛林。但很快,他就发现了端详。虽然看起来,这些地区没有什么特别。可仔细看就会发现,这些地方唯一与人界的山不同的是。它们有些会移动,有些会转动,有些山脉的中间部分,还有巨大的魔脸!

这么说,有些山区根本不是人可以去的。一旦落下,很可能被那些巨大的魔山,给吃掉。而老人所说的平原,很大概率上,是没有这些山的。

然而,就在此刻。一张裂成两半的人脸,由一只枯瘦的手提起,慢慢的探出了车厢的顶端。随后,一大片锋利的蜘蛛脚也慢慢涌了上来。

两半人脸合成一张,大叫了一声,机械般的眼珠慢慢转动到了叶修的方向。随后,那张人脸笑了,机械般的说起了话:“想跑,你以为,这样就能逃过神的审判吗。你现在逃跑,我就能把整辆车都弄翻。因为你,整辆车的人都得陪葬!”

神的审判,好熟悉的声音。这不是那群邪教徒,最爱说的话吗?叶修冷哼了一下,笑道:“神的审判?要一车人赔葬?你知道,这辆车是去哪里的吗?你以为,你弄死了一车人,你会有什么好下场。因为我的离开,就要一车人一起赔葬,看样子,你们信仰的神,是个魔鬼啊,完全不顾及他人的性命。既然如此,你以为,他们为什么会估计你的性命?”

“因为,我的命,本来就属于神,属于我的父!”

蜘蛛抓住脑袋的利爪扭动了一下,那张脸张开嘴,朝着叶修喷出了许多细微的毒刺。

叶修凌空一跃,朝着列车经过的平原跳了下去。他忍着疼痛,一边跑,一边回头看。

原本那辆急速奔驰的列车已经进入了隧道,而那个蜘蛛人,也已经消失不见。他冷笑了一下,从口袋里取出地图。因为我,要杀了整辆车的罪犯?没所谓,杀吧。我本就不属于这个空间,他们的死活,与我何干。

打开地图,地图上密密麻麻的画着很多地区,和海域的位置。其中,用一条细腻的红线画的,就是叶修现在的位置。马不落平原。

细细看去,平原下还标记了一句话:平原下里每隔十五分钟就会出现一场暴风,你必须赶在暴风来临前,穿过浮生桥,到达下一个只定地点,赤烟邦。

十五分钟,只有十五分钟?叶修站起身,放眼看去,这个平原开始起来倒是非常辽阔。按照地图上的路线,跑,应该可以。

“啊!!”蜘蛛人尖叫着朝着叶修飞速爬来:“这一回,看你怎么跑!”

叶修挥了挥手臂,感到无力后,从腰间取出了一把手枪。沿着地图上的路线,迅速奔跑了起来。

蜘蛛人摆动着庞大的身躯,在地面留下一排排密密麻麻的点。

叶修一边跑,一边拔枪朝着蜘蛛人的头射击。可就在头两发子弹,落空后,他选择了放弃。他咬牙全力冲刺,路过了一座座睡着了的魔山。

慢慢的一座人来人往的桥面,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顿时,他想起了地图上的话。浮生桥上的孤魂野鬼,都是桥上跳河死去的人。要过桥,必须屏住呼吸,并且,不要碰触到任何人。

放眼看去,那些人脸色惨白,眼睛死死的闭上,往内部凹陷成一个深深的眼窝。他们大多行动缓慢,来回在桥面游荡。粗略估计,这座桥的长度,大概是二十米左右。

叶修随手捡起一块石头,放入了口袋,回头见那蜘蛛距离自己不过两米。立马屏住呼吸,朝着那群野鬼的夹缝间冲了过去。

那蜘蛛见状,也没有猛追,在接近浮生桥时,放慢了步伐。

然而,即便再小心。那些野鬼的行走路线,也会偶尔有变化。叶修无论如何小心,还是被挡在了野鬼群中。为了不碰到那群野鬼的身子,他点起了脚尖,慢慢往前。

我现在只能憋一分钟,在这种情况下,要走过这条长二十米的桥,根本不可能。叶修回头看了看那只抓着人头的蜘蛛,见它把身子缩成圆球,在鬼群中滚动。心中不免担忧了起来,这样一来,很快就会追上自己!

叶修取出口中的石子,朝着那蜘蛛扔去。

“叮!”

石子碰撞在蜘蛛的身上,发出了清脆的金属碰撞声。顿时,所有的野鬼都转过头,注意到了蜘蛛的方向。它们慢慢的聚集在一起,围住了蜘蛛。蜘蛛抬起人脸,无奈的看着所有鬼魂。把手中的人头扔了出去,而它的本体却被那群野鬼抓住,一一撕裂。

叶修趁机,立马跑出了浮生桥。也就在此时,他再也憋不住了,干脆喘了口气。于此同时,所有的鬼魂都发出了惊讶的怪叫,统一转向了叶修的方向。

糟了!我必须立马离开这里!叶修几乎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朝着浮生桥前方的山川冲去。而那个落在地面上的人头,却在原地微微旋转。一颗颗大小不一的石块,很快在它脖子处组合,形成了由石块新组成的四肢。

叶修奋力冲刺,见背后早已没有了浮生桥的影子。心中也踏实了不少,他打开地图。下一个地点,就是赤烟邦。过了那里,就是终介站了!

“哒哒,哒哒”

远方忽然传来了石块敲击地面的声音,叶修应声看去。那张人脸,正摆动着脚下由石块组成的四肢,飞快的朝着自己跑来。

他掏出枪,朝着那张人脸射击。可不料,对方的身手依旧极为敏捷。

真是阴魂不散!叶修迅速起身,朝着前方冲出。

“轰轰!”

四周的山脚传来地震般的声音,漆黑的地面随之晃动起来。一座座高山转过巨大的魔脸,朝着叶修看去。

它们有些眼神空洞,腐烂的脸庞上,咧着一张巨大的嘴;有些满脸都是眼睛,一张圆形的大嘴,长在鼻子的位置,微微张开,冒出浓浓的冷雾;有些满脸肿瘤,腐烂的裂口处,流出细长的绿液...

而那些大山中长出来的魔脸,最小也有十米高,五米宽。大的,甚至给人种泰山压顶的窒息感。

这...这里真的是地狱!这些山...这些怪异的脸!我现在,已经接近死亡的边缘了!关不了那么多了,关不了那么多!叶修再也不敢看那些魔脸,只是闭上眼睛,大喊一声,疯狂的往前冲!我不能死!!我不能死!!

或许是在接近死亡时,触发了求生的本能。又或者是因为恐惧,爆发了体能的潜能。叶修的速度,相比与最初的冲刺速度,快了整整两倍。而他的身体,也爆发出了前所唯有的敏捷性。

一路上,所有魔脸朝他吐出的毒液,和细长的舌头,都被他一一避开。而原本追击他的那只蜘蛛,却早已被魔脸卷入腹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大概冲刺了十多分钟,由于严重缺水。他已经感到四肢传来的阵阵酥麻感,而他也很快的感知到了自己的身体已经在逐步失去知觉。

但见自己距离那些巨大的山脉,已经越来越远。还有那些因为速度太慢,干脆挪动着步伐,往回走的大山,他渐渐停了下来。

虽然平日里为了预防突发情况,大家从未落下锻炼自身的耐力,和长跑,冲刺的速度。但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十多分钟,还是他第一次尝试。他看着前方连绵的破旧城区,慢慢的坐了下来。

前面,应该就是赤烟邦了!

放眼看去,那是座极为破旧的老城。城中偶尔有些地区,闪着路灯,还有些地方闪着彩灯。看起来,像是游乐圆。

打开地图,赤烟邦的地点下,写着这样一句话。这里住着一大群恶鬼,只是他们都被锁住在了笼子里。到了赤烟邦不要停下,不要看它们的眼睛,不要和它们说话,更不要吃它们给你的食物!要沿着地图所指的路,一口气冲出这个城。一旦被恶鬼利用,就再也没有机会,重回人间。

叶修咽了咽口水,收回地图,从口袋里取出了一小瓶盐汽水。就算赤银系统和灵力,都不能用,我随身带盐水的习惯,可从来没有变过!

他看了看四周,见那暴雨前夕的怪异天像下,四周湿漉漉路面,已冒起了轻烟,心中不免有些失落。如果大哥在的话,或许情况就不会难么糟了!这些年,想不到,没有大哥的照顾,自己连一只人面蜘蛛都打不死!如果生在和平年代,该多好。这样的夜里,我就该和大哥去逛夜市,吃烧烤。

然而,就在他快喝完整瓶汽水时。一张满脸腐烂,嘴角留着绿色血液的蜘蛛,正慢慢从黑暗中爬了过来。它眼中闪着幽冥的光,彷如杀人如麻的厉鬼,眼中充满了恶毒与狠辣。而它的下半身,已经变成了幽绿的骨刺!

妈的!看样子,这家伙刚刚进了那些魔脸的肚子里。吃了尸体,又出来了?这幅德性,真是恶心!叶修把瓶子碎在地面,转身朝着城内冲了进去。

那蜘蛛手上的怪脸笑了笑,脚下的速度相比与之前快了许多!

路过漆黑的走廊,叶修原本一个人都没有看到。直到他发现,那些被黑暗覆盖的铁栅栏内,慢慢亮出了一双双闪着血光的眼睛。它们聚在一起,盯着叶修跑过,传出极为刺耳的怪声。

叶修捂着耳朵,却还是听到了极为轻柔的声音。

“先生!救救我吧。我已经被困在这里很多年了,我没有亲人,没有朋友。只能靠路人施舍!救救我吧先生!您的大恩大德,我就是做牛做马,也一定回报!”

叶修忍着脑中的刺痛,一口气冲过了围着铁闸栏的监狱。迎面而来的,是一个垃圾漫天飞舞的小区。小区的每一个窗口,都留着浓浓的油污。小区上空漂浮着浓厚的阴霾,一股极为恶心的尸臭味,从地盖下慢悠悠的飘出。

不要停留,绝对不要停留!叶修心里默念这句话,冲刺的步伐从未停止。

然而,那轻柔的声音再度传入了他的耳朵。他忍不住回过头,却发现,小区四楼的阳台内,粗糙的铁网里锁着一个面容姣好,但身段残疾的女子。她几乎是用尽了力气,才把脸贴到了阳台的铁丝往上。一双明眸,流着泪,哀嚎道:“先生!你不要走!求求你带我来开这里!我是被绑来的!我被绑来这里,已经很多年了!”

于此同时,飞雨简单了洗了个澡。便准备打开了二楼的衣柜和家具内的抽屉,准备找一些能帮到自己的武器。

但无论怎么寻找,二楼什么都没有。而沿着楼梯往去往三楼的位置,已经死死的锁住了。

看样子,要想从这些楼层里逃出去,是不太可能了。飞雨来到镜子前,手指微微按了下发簪。金色的发簪迅速冲出一支锐利的针,她从口袋里取出一个小药瓶,把针口在药瓶里微微沾了沾。

“飞雨小姐!你洗好了吗!?我已经把西餐,准备好了,下来吃吧!你猜猜,我们今天吃什么...”

一楼传来少佐兴奋的声音,和各中餐具碰撞的声音。

飞雨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微微在发簪的机关里按下。给自己编了个简单的发型,转身下楼。

“喔~我的秘书洗完澡,真是清秀无比啊!!”少佐主动给飞雨来开凳子:“怎么样,我给你准备的浴袍,还合身吗?”

“还好!谢谢你的西餐!”飞雨笑着坐下。

“不用谢!”少佐单手按在飞雨的肩膀上,凑近飞雨的脸庞轻轻闻了闻:“美人身上,总有特别的香味!”

“能先吃饭吗?”飞雨应和的笑了笑。

“当然可以!”少佐笑眯眯的从橱柜里取出一瓶红酒,给飞雨的酒杯里掉了一大杯:“这是我收藏的康特,我只和美人共享!尝尝!?”

飞雨举起酒杯,微微闻了闻。看样子,小抿一口,面容微笑道:“嗯,少佐好品味,这真是我喝过的最好的红酒。”

“哈哈哈哈!只要美人喜欢,可以天天陪你喝!”少佐用杯底碰了碰飞雨的杯口,一口干了大半,转身给自己又加了一半。

“少佐,您一楼的工具,都是从实验室里带回来的?都用来干什么呢?”飞雨问道。

“干女人!”少佐得意的说道,见飞雨愣住,笑道:“哦,你不喜欢这个说法,那我委婉一点,这些工具,都是我们爱情的润滑剂,有了它们。我和我的恋人们,向来都可以度过美好的一个又一个晚上!哈哈哈!”

“你!”飞雨眼中有些迷糊,身体也开始颤抖了起来:“你在菜里下毒!”

“不!飞雨,你错了。我只是在你的酒杯里,加了一点试剂而已,真的很少。你这么美丽的女人,作为我的秘书,难道不应该懂得,我的需要。是什么吗?”少佐举着酒杯,慢慢的走到飞雨身边,单手搭上了飞雨的肩膀:“这是你的工作!嗯?”

飞雨瞪着少佐,慢悠悠的软在了他的怀里。

“嘻嘻,好软的身体。今天,我有福了!”

少佐一把抱起飞雨,慢慢的走向了二楼。他把飞雨摔到床上,立马关上门,一把扑向了飞雨。

就在此刻,飞雨迅速拔出发簪,一把刺入了少佐的喉咙。少佐眼中一惊捂着喉咙,朝着飞雨挥了一拳。

他倒在床上,除了满脸惊讶,也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你以为你在酒里加毒,我会不知道?其实在闻到酒的味道时,我就已经发现了。只不过,我假装喝下,趁你转身取酒的时候,吐到了你的菜里。”飞雨冷冷的盯着少佐:“你这点心思,我其实早就知道了,只不过,我没有揭穿你,假装配合罢了。现在,你可以安心的死了!”

飞雨拔出少佐喉咙处的发簪,嘴角微微一勾:“这支发簪被我萃了剧毒,你会因为肝肠腐烂,却说不出话来,在巨大的绝望与无助中死去!”

少佐惊讶的瞪着飞雨,脸色变成了苍白。

飞雨迅速在少佐的身上,找出了离开这个公寓的钥匙。并把少佐的衣服穿上,假扮成了士兵。

然而,就在她匆匆下楼时。一阵响亮的掌声,在一楼大厅响起。一个身穿厨师制服的少佐,正坐在沙发上,举着酒杯。

“我的秘书,在刚刚那一刻,成功的帮我杀了,我那烦人的弟弟!谢谢你,我其实早就想杀了他。只是一直都没有找到机会!现在好了,你帮了我大忙!我该怎么感谢你呢?”少佐扭过头,朝着飞雨微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