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缓冲区 > 正文
八十一、一根硬刺
作者:周不乐  |  字数:5347  |  更新时间:2020-02-27 11:27:02 全文阅读

前夫大四的时候,两人同居,不久齐亚波就有了身孕,前夫便和家里说明情况,表示要和齐亚波结婚。前夫的父母认为齐亚波要学历没学历,要工作没工作,家庭条件也一般,便极力反对,母亲甚至以死要挟。前夫无奈,但又割舍不下和齐亚波的感情,事情便一拖再拖。

齐亚波的母亲来城里看女儿时,齐亚波已经怀孕六个月了,见无法隐瞒,只得实话实说。齐母气得半死,要女儿打胎,但孩子月份大了,只能生下来。这样,齐亚波随母亲回家,生下了孙阡陌,齐母考虑女儿以后的婚姻生活,便在三个月的时候狠心背着女儿将孙阡陌送人。

不长时间后,齐亚波前夫毕业,刚参加工作,母亲就得了绝症。也许是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一下子看开了许多事情,也许是在去世前想看到儿子成家,也许是看到儿子对齐亚波旧情难忘,于是便默许了两人在一起。齐亚波和前夫马上登记结婚,婚后不到半年,婆婆就去世了。

前夫曾问过齐亚波孩子的事,齐亚波思前想后,怕伤害两人感情,没有告诉前夫真相,只说回家后在母亲的压力下,去医院打掉了。前夫信以为真。很快,他们又有了女儿郑好。

虽然齐亚波也很想念被她母亲送走的女儿,几次问母亲,便母亲为了女儿着想,始终守口如瓶,直到在一年前去世前,才告诉齐亚波当年的情况。也是无巧不成书。恰好这时,齐亚波已与前夫离婚,跟随现在的丈夫李孝春来省城,几经寻找,最终找到了孙富夫妇。

齐亚波思女心切,最终还是忍不住背着丈夫和孙富夫妇见了面。见孙富家庭富足,对女儿又视如亲生,便放下心来,打消了和女儿相认的念头。

本以为事情就此打住,但没想到孙阡陌竟然也在郑好复读的学校,阴差阳错地两人还成了好朋友,这让齐亚波欣喜不已,认为是上天的安排。愧疚加补偿心里,齐亚波便对孙阡陌分外热情,有时弄得孙阡陌都感到有些过了头。

之后在送饭的时候,齐亚波和李淑芬又意外相遇过几次,不过两人心照不宣地装作不认识。日子便这样一天天过去,彼此倒也相安无事。没想到,今天让李淑芬意外看到了这一幕,顿时让她惊心不已。

回到家里,孙富正坐在沙发上抽烟。李淑芬挥了挥手,没好气道:“你不是不抽烟吗,这是抽的哪股风?咳咳,呛死了……”

“你再详细给我说一遍阡陌和那个女人在一起的事。”孙富没理老婆唠叨,狠吸了一口,将剩下的大半截香烟直接按在烟灰缸里掐灭。

李淑芬又说了一遍,末了愁眉苦脸道:“你说那个女人是不是想和阡陌相认啊?唉,这可怎么办哪?”

“我看未必。”孙富站起身,边踱步边道,“你想想,那个女人……叫齐亚波是吧,她现在是什么条件?根本没法和咱们比!她就是再想认女儿,也不会是现在。”

“也是。”李淑芬见丈夫很镇定的样子,又想想彼此的家庭条件,心里也多了底气,思维随之恢复正常,“这段时间我晚上送饭的时候碰到她几回,我能看出来,她过得并不好,就说她那身衣服吧,一看就是地摊货,而且每次见她都是那一身衣服……”

“所以说以她目前的能力,根本无法给阡陌一个好的未来。她就是再想认阡陌,也得为阡陌的前途考虑,所以她现在应该不会相认。不过……凡事都有例外,我现在担心的是,阡陌怎么会和她认识呢?”孙富皱着眉头道。

“是啊,她俩是怎么接触上的呢?”李淑芬也一头雾水,想了想道,“对了,那个齐亚波一年前来找咱们的时候,不是说过有个女儿在下面的一个县城读高三吗?现在她天天去学校送饭,肯定是她女儿也在阡陌的学校复读,阡陌也是复读生,哎呀,没准这俩孩子在一个班,关系还挺好吧……”

“也有可能。”孙富想了想道,“她俩都是复读生,都受应届生排挤,同病相怜,天然地就会感觉亲近……再加上她俩毕竟是亲姐妹,那种血缘关系也会让人相互吸引的……不过也有可能是她受雇于人,给别人家的孩子送饭……”

李淑芬想了想道:“你分析的都在理,不管怎么样,下回再遇到她时我得和她说清楚,让她离阡陌远点!”

“你这个婆娘,就是头发长见识短!”孙富撇撇嘴道,“那个齐亚波,毕竟是阡陌的亲生母亲,就算她表面答应你了,暗地里也保不准会和阡陌联系。”

“那可怎么办呢?”李淑芬又犯起愁来。

“我担心的倒不是这点。”孙富又在地上走了两圈,坐在沙发上道,“刚才咱们说了,在这个时候,齐亚波应该不会和阡陌相认,她联系阡陌,顶多也就是解解思念之苦,不会做出格的事。我担心的是阡陌。这丫头精得很,我怕她时间长了会发现什么,那样的话可就不好办了……”

“也是,母女连心哪!哎呀,这可怎么办哪?老孙你快拿个主意呀?”李淑芬急道。

“这……”孙富冥思苦想良久,面带为难之色看了妻子一眼道,“这事儿太复杂,一时半会儿还真想不出有啥好办法。算了,以后再说吧!”

李淑芬白了丈夫一眼,不满道:“你平时做生意,遇到大事小情啥的主意不挺多的吗?一眨眼一个道道儿,这到了关键时刻怎么不行了呢?”

“什么叫不行啊?我刚才不是说了嘛,这件事情太复杂,跟做生意根本是两码事儿……唉,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要我看这件事比家务事还难处理,唉,难哪!”孙富边说边摇头。

李淑芬思忖片刻,也叹口气道:“难肯定是难,这我也知道。可是咱们总得想点办法呀?总不能眼瞅着她把咱闺女抢走了吧?”

孙富沉吟片刻,长叹一口气道:“我能有什么主意啊?一切顺其自然吧。退一万步说,就算没有眼前的事儿,那个齐亚波也没来找过,咱们难道真能瞒阡陌一辈子?”

李淑芬闻听,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最终没有说出口,转身去卫生间擦眼泪去了。孙富坐在那无所适从,想了想又拿出一根烟点着,狠吸了一口,却不小心被呛着,一时间剧烈地咳嗽起来,鼻涕眼泪横流。

孙阡陌一边往学校走一边回想郑母的表现,总感觉有些怪怪的。这个女人,对自己实在是太热情,太好了!这让她一时有些不适应。仅仅是因为自己和郑好是好朋友,而且长得很像吗?可是如果不是这个原因,那又会是什么呢?

蓦地,孙阡陌心念一动,难道……难道自己会和郑好,和这个女人有某种关系……甚至是……血缘关系?!孙阡陌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继而马上否定。不可能,这也太扯了吧?小说电视剧中的情景,怎么会在自己身上真实上演呢?再说了,这些年父母对自己那么好,自己怎么可能不是他们亲生的呢?

孙阡陌很为有这样的想法愧疚,觉得这对父母太不公平了,也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孙阡陌努力晃了晃头,一个疑问仍执着地冒了出来,对呀,父亲本来是答应送自己和弟弟一起出国的,为什么后来变卦了呢?父亲说是经济原因,但孙阡陌知道,事实根本不是这样。

这一直是孙阡陌百思不得其解的一个问题,后来她便将其简单地归结为父亲重男轻女。这样想着,她也就释然了,虽然这个理由她自己也不十分相信。但一些事情就是这样,总要有个答案或者理由,这样大家都心安,不管这个答案或者理由是否牵强。

而现在,这个孙阡陌自己认定的答案或者理由前所未有地出现了危机。孙阡陌思绪纷乱,越想越多,越想越复杂,终于忍不住拿出手机度娘了一下,发现一条信息这样说:两个没有血缘关系,而又长得十分像的陌生人的概率是六亿分之一,相当于连续中三个五百万。

换句话说,这样的事情,虽然有,但极少,基本上是不可能发生的。

这也等于从反面证实,孙阡陌和郑好母女俩极有可能是有血缘关系的。这样的推理结果让孙阡陌几近崩溃。

如果是这样,那养育了自己十九年的父母竟然是养父母?自己的亲生父亲又是谁?他们当初为什么要抛弃她?孙阡陌一边走一边努力排除这样的想法,但不管怎样努力,这个想法就像是一根硬刺,已经深深地扎进了她的内心深处。

孙阡陌魂不守舍地走进校门,直奔操场,快步跑了起来,一圈又一圈,晚自己的铃声响起,她浑然没有听到,仍旧一圈又一圈地快速奔跑着,直到体力达到极限,像一摊泥一样把自己扔到地上。

面签很顺利。那个大胡子签证官看了史凌波的家庭收入等基本资料后,只简单问了几个问题就万事大吉了。看来有钱人在哪个国家都是受欢迎的。

面签结束后,王四海一家人和保姆吴嫂一起,准备到北京的几个景点转转。虽然一家人难得有这样的机会,但史凌波并没有多大兴致,走了两个地方就表示累了,要回酒店休息。王四海父子无奈,只得依从。

晚上史凌波想在酒店吃一口算了,但王墨想既然来北京一回,怎么也得吃点有特色的,况且一家人难得出来一回。虽说酒店也有北京烤鸭,但毕竟不是百年老店,在王四海父子的极力劝说下,史凌波才答应出来,一家人一起到全聚德吃了烤鸭。在整个过程中,史凌波显得心不在焉,有时甚至走神儿。王四海父子和吴嫂都很担心,可虽然面签通过,但拿到护照去美国还得一周左右,好在已经和专家约好,明天就以给王四海检查身体的名义去医院,先期给史凌波检查一下。

其实在王四海内心深处,对儿子坚持带妻子去美国看病并不是特别赞同。美国技术是先进,但也不能包治百病。国内大医院的技术设备也都不错,尤其是中医,更是博大精深。在王四海看来,完全可以让妻子在国内接受治疗,但见儿子坚持,也就没发表自己的看法。毕竟妻子病情发展到现在这个样子,自己难辞其绺,如果再不同意去国外治疗,那万一妻子病情恶化,甚至有不好的结果,儿子肯定会恨自己一辈子。况且,就西医而言,美国的技术的确先进,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吃完晚饭,王四海父子正在闲谈,陈香忽然打来电话,说天成入股麒麟集团的签约仪式改在明天上午举行。原来,这个签约仪式本来订在后天的,但参加仪式的区长明天下午临时因公事出国,而这样重大的仪式,区长必须参加,所以就临时改为明天上午。

陈香已与天成方面沟通过了,对方完全没有问题,而且届时顾天成会亲自参加。这样看来,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讲,王四海都应该参加。

史凌波回到酒店就说自己累了,之后就去了卧室休息。王墨随父亲一起来到卧室,准备和母亲解释一下。卧室里没有开灯,只有电视屏幕一闪一闪的,史凌波坐在床上,乍一看像是在看电视,王墨仔细观察,心里不禁一沉,原来史凌波两眼呆呆地盯着电视屏幕,足有一分多钟都没有转一下眼珠,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王四海没太在意,在屋里转了一圈打开灯,史凌波仿佛被灯光唤醒,回过神来,看了一眼丈夫和儿子,也没吱声,径自拉过枕头躺在床上。

王四海叹了口气道:“那个……凌波,集团明天有个重大签约仪式,我今天晚上必须回去,明天就不能去医院了。我的意思是……”

“去医院……”史凌波一脸迷惘,半晌才想起来,“啊对,你要检查身体。那既然你去不了,咱们就一起回去吧。”

“那个李医生,是心脑血管方面的顶尖专家,我费了好大劲儿才约好的,不去看看实在是太可惜了。这样,凌波,虽然我没时间看,但这样的专家约一回不容易,我的意思是顺便给你看一下,反正咱们也都约了,到时候就说是给你约的……”

没等丈夫说完,史凌波坐起来,表情不悦道:“我没病,看什么看啊?”

王四海看儿子一眼,叹口气摇摇头。

王墨见状,上前拉住母亲的手道:“妈,咱们来都来了,就顺便看看呗。也没说您有病,但您年纪毕竟大了,检查一下也是有必要的。再说机会难得,这个李医生,好多人约都约不上的……”

“我没病,我不去。”史凌波不等儿子说完,就又躺下,不再理二人。

王墨看父亲一眼,思忖片刻道:“那这样妈,这个李医生约一回不容易,既然您不看,我爸又看不了,那我去看,明天您陪我去总可以吧?”

“那……行吧。”史凌波勉强道。

从史凌波屋里出来,王四海叹口气道:“小墨,看来你妈病得的确挺重啊。”

王墨也叹口气道:“是啊。可她又认为自己没病,不主动接受治疗,这才是最愁人的。”

“那明天……”

“见机行事吧。”王墨叹口气道,“到时候我再劝劝我妈。如果我妈同意检查,那最好不过了;如果她不同意,那个李医生从侧面也应该能了解一些情况……”

“唉,目前也只好这样了。”王四海想了想,叹口气道。

“对了爸,您怎么回去?飞机还是火车……”王墨问道。

王四海摆摆手道:“陈香正在办,哪个方便就坐哪个。唉,说实话,我真想明天和你们一起去医院,有我在,你妈也许就能同意接受检查也说不定……可明天的签约仪式,我要不参加,又实在说不过去……”

“我明白。您放心吧爸,这儿有我呢!再说了,就算我妈暂时不同意检查也没什么,再有一周,护照就应该能下来了,到时候咱们到美国好好查一下也是一样。”虽然王墨对父亲突然离开有所不满,但他能理解,于是安慰父亲道。

王四海坐半夜的飞机赶回春城。送父亲从机场回来后,王墨因为担心母亲的病情,一宿也没睡好,第二天早晨起来感觉脑袋沉沉的,到外面跑了两圈才有所好转。

九点半,王墨带着母亲和吴嫂,准时来到李医生诊室。李医生看上去五十多岁,身材适中,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因为之前通过电话,李医生一边询问王墨的身体情况,一边注意观察史凌波。有几次,李医生挑起话题,向史凌波询问王墨的一些情况,史凌波只是机械地回答。之后,李医生又试图询问史凌波的一些情况,但一听到问起自己,史凌波就闭口不谈。

李医生试了几次,史凌波都不配合,李医生无奈地看了看王墨,摇了摇头,之后道:“小伙子,你身体很好,没什么毛病,平时注意饮食,加强锻炼……那个……就这样吧……”

王墨见状,给李医生使了个眼色,站起身道:“妈,您这段时间不是感觉有点偏头痛吗?正好让李医生顺便给您看一下。李医生可是这方面的权威……”

“偏头痛?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现在早好了。”史凌波道。

“我看夫人脸色有些差,是不是这段时间睡眠不好?还有,近期是不是干什么都提不起精神来?平时也不愿意出去,有时会突然很烦躁,想发火,有时又觉得一切都无所谓……”李医生做最后努力。

史凌波终于忍受不住,板着脸站起身快步往外走。王墨示意,吴嫂急忙追出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