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道之彼端 > 正文
第一章 陷入绝地的少年
作者:伊痕  |  字数:4558  |  更新时间:2019-11-06 16:57:33 全文阅读

“呸,这些王八蛋,追杀小爷这么久,不累呀。要不是小爷见势不妙跑的快,落在这些王八蛋手里,估计现在渣都不剩了。”莽荒山脉,穿着一席破旧黑色麻衫的少年,正灰头土脸的狂奔,略显稚嫩的脸上看起来有些狼狈。不过他的嘴角上扬,嘴里絮叨着零零碎碎。让他看起来格外阳光自信。

少年名叫萧澈。是一名孤儿,是被一位姓萧的药师爷爷行医时捡到。萧爷爷对萧澈极好,自小把萧澈当成自己的孙子,把一身的武修以及医术都传给了萧澈。萧澈今年十六岁。药师爷爷在萧澈十四岁的时候就去世了。从那以后,萧澈便孤身一人闯荡修炼。

从小到大萧澈跟着萧爷爷四海为家悬壶济世。所见所闻远非一般同龄人所比。甚至一些成人,都不如萧澈这十四年的经历。

萧爷爷离世后,萧澈便一个人踏上了闯荡天下的路途。

青玄帝国,疆域浩瀚,无边无际,即便是武修强者,许多人一辈子都走不出帝国疆域。帝国疆域辽阔是一方面,而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长途出行对于财富以及修为的要求极高。尽管青玄帝国内部和平稳定。在青玄帝国内,有帝国法规。以及统治帝国,维护和平的城池护卫队和军队。在这个武道盛行的世界。从来没有过真正的和平。

莽荒山脉,东西走向,位于青玄帝国南部,横跨帝国。越过莽荒山脉,再向南万里就是青玄帝国边境。

尽管莽荒山脉位于帝国内部,但是也少有人类深入其中。青玄帝国立法严禁深入其中是一方面。更大的原因是莽荒山脉深处极为危险。里面存着着极为强大的妖兽强者。以青玄帝国的强大,对待其中能够化为人形的妖王兽王都是平等以待。帝国皇室似乎是和莽荒山脉的王者达成了某种协议。在帝国万年的历史中,凭借莽荒山脉,帝国打退一个又一个强敌,愈加强大。至今,青玄帝国是周边数百国中最强大的国度。

青玄帝国并非只有人类,人类和妖兽共存其中。传说青玄帝国之名青玄,就来自帝国的守护神兽。当然从没有人真正见过。也没人知道是真是假,大多数人的认知了这多半只是谣传。但是帝国皇室有及其强大的妖兽守护却是真的。

萧澈就在被追杀中,逃进了莽荒山脉。起因不过是因为萧澈独自闯荡天下,来到临近莽荒山脉的黑石城,正遇黑石城少城主组团进入莽荒山脉历练淘宝。于是加入其中。组团之时,说好的进山之后,除了必要的团体任务一起行动之外,其他时间每个人都可以独自探寻天材地宝。

也不知是他们这个小队运气太好了还是怎么地。小队发现了一个极为隐秘的山洞。山洞外有两条火灵蛇守护。原本说好的大家一起干掉两条火灵蛇。里面的宝藏各随机缘。然而当他们发现这两条火灵蛇并非只是情报中所说的灵初境修为,而是灵动境时,小队付出了两条人命,多人重伤的代价,两条火灵蛇最终被干掉。

进入山洞之后,剩下活着的队员才发现,里面竟然是一位绝世强者的坐化地。这位绝世强者身上的靴子却是宝物疾风靴。疾风靴这种宝物,并没有什么攻击力,但是它却能增加速度。这么一件宝物即便在大家族都是少见的。人口过百万的黑石城可以说一件都没有。

见到有此等宝物,黑石城少主早已不顾什么约定,突然向仅存的三名队员下杀手想要独吞宝物。其他两名队员因为之前拼斗火灵蛇重伤,没有半分还手之力就死在了黑石城少主手中。而萧澈只是消耗过大并未受伤,加上他心中早有防备,未遭毒手。

黑石城少主见萧澈避开了自己出其不意的攻击。心中讶异。紧接着下起手来就更加狠毒。他心中打定主意,既然出手了,就一定要将萧澈留下。

萧澈在第一时间避过的时候,就做好了与黑石城少主死战的准备。这么多年他跟随萧爷爷游历四方,眼界,心性和经验自然不是寻常同龄人可比。别看他年纪不大,出手极为狠辣。

萧澈属于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的人。即便面对这么多宝藏,萧澈都未有丝毫的独吞之心。不过对于想要致自己于死地的人,那自然不需要半分留手。

萧澈的实力虽说只是灵初境后期,修为不及灵动境初期的黑石城少主,可萧澈从小便混迹野外山林。随萧爷爷采药的时候免不了遇到妖兽。可以说死在萧澈手中的妖兽,远比黑石城少主见过的都要多。不过数十回合的激战,黑石城少主便败于萧澈之手。他恳求萧澈放他一条生路。这次宝藏绝不染指。

萧澈哪里是寻常未经市面的少年。这些年他的心性早已磨砺的狠辣决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既然决定了出手偷袭自己,就该有被反杀的觉悟。

萧澈没有半分犹豫的取了黑石城少主的性命。

萧澈并非冷血残暴之人,相反作为一个从小跟随萧爷爷行医的医者。萧澈有着医者般的仁心,尊重生命。萧澈毁了黑石城少主的尸体,他不想惹上任何麻烦。一把火烧了其他的小队队员尸体。把他们葬在一处。

随后萧澈对着已经坐化的强者拜了拜。“后辈之人,得先辈福缘,理应心存敬意。”这些都是萧爷爷自小教他的。

在低头的一瞬间,突然闪过一抹光。行礼之后,萧澈双眸一凝,发现了一个闪亮的坠子。坠子只有小拇指指甲大小。看起来只是普通的装饰。然而萧澈将它握在手中,灌注一丝灵力时,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原本指甲大小的坠子,竟扩大了许多倍。足有一千个立方。

这竟然是青玄帝国及其稀少的空间坠,顾名思义。空间坠就是内有空间,储物灵器。一般来说,只有少数强者才有十平方以内的空间戒。而空间坠最少都是一百立方起步。在青玄帝国空间戒都是极其珍贵的。一般来说,只有实力较强的家族方可有一枚空间戒。帝国内城主级别的强者是人手一枚空间戒的。这是帝国给城主定制的专属福利。储存能力更大的空间坠那就只能说是稀少了。只有帝国之中的大家族,或者王族皇族才能拥有。

这枚空间坠虽然空间很大,却并没有遗留多少物品。准确来说有只有四件:一滴血,一部没有名字的神秘功法,一块石头,一枚毫无生机的蛋。

萧澈好奇的打开装着这滴血的瓶子,当他将这滴血倒入掌中的一瞬间这滴血像是活了一般,没等他反应过来便钻进他手掌之中消失不见。萧澈脸色异常难看。对于这滴未知的奇异的血钻进自己的身体里,本能的排斥和恐惧。萧澈运转功法,可是却并未发现有什么异常,这滴血融入手掌便消失的干干净净,无影无踪。仿佛从未存在过。连萧澈都忍不住怀疑这是不是一场梦,可是他看看手里的装着血的瓶子,明显这不是梦。既然不知原因又没任何办法就不去管它。起码到现在这滴血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危害。

在安葬了这位坐化的前辈之后。萧澈穿上疾风靴,带上这枚吊坠离开了此地。回到了黑石城。

然而不知为何,黑石城主却知道了黑石城少主死于自己手中。于是黑石城主府展开了对自己的通缉和追杀。萧澈对此颇感意外。

迫于无奈,萧澈化妆逃出黑石城,再次逃进离黑石城不远的莽荒山脉。

这次逃进莽荒山脉,和之前不同。之前跟着小队进入莽荒山脉一路都是避开险地,还不敢太过深入。这次面对黑石城主府的穷追不舍,萧澈发了狠,果断的逃进更深的深山之中。一路更是哪有险地往哪儿钻,为的就是惹怒这里的妖兽,利用妖兽给追杀自己的黑石城主府的人造成阻挡。为自己逃脱赢得机会。

自己毕竟只是孤身一人,目标要比城主府一大群人小得多。

在一次次追逃之中,萧澈从浑身是伤,到能够找到机会适当反击。一次次磨砺了自己的武道修为。萧澈也没忘了之前得到的神秘功法,时不时拿出来研究,自己也按照功法上的内容修炼,却怎么也不对。给萧澈的感觉就是,要想修行这部功法,却缺少一份契机。这个契机是什么,萧澈并不知道。

在这一追一逃中,萧澈的修为日益精进,不知不觉突破到了灵动境。

在青玄帝国,修行是每个人都必须的,不论天赋如何,修行对于这里的每个人来说就如同吃饭喝水一般。再弱小的人都是修行者。武道盛行,让修行有了及其系统的划分。

从开始修行起分为:入灵境,化灵境,融灵境,灵初境,灵动境,灵魂境。这般实力的划分,也让这片天地的人对武道有着更狂热的追求。

在这片天地,只要是成人,哪怕是天赋最差的,也能修行到入灵境。最普通的猎人都是化灵境。融灵境在一般人里就算是比较厉害了,从灵初境开始就进入了修行的另一个阶段。能够使用灵力了。灵力是这个世界独有的天地力量。在灵初境之前,修炼的大多是自己的身体力量,让自己身体与天地力量更契合。而灵初境之后,则是能够汲取天地力量修行。这其中的差距是根本性的。

萧澈就是在这样走钢丝般的追杀和逃亡中突破到灵动境。

追杀持续了一个月之久,无论是萧澈还是黑石城主府的人都快到了崩溃的边缘。随着萧澈越来越深入莽荒山脉,城主府的人面临的压力也是越来越大。到了今天,从追杀萧澈开始,城主府的人死在妖兽和萧澈手里的人有一半之多。剩下的一半都是修为较高的人。即便如此,也是一日比一日小心谨慎,胆战心惊。他们的压力也一日大过一日。

“这该死的小子,真是可恨。”不少人抱怨道。

“好了,不要抱怨了,就快追上这小子了,他就在前方不远处。”领头的是一位目光冷峻的中年,看他周身发出的气息,竟是灵魂境强者。

灵魂境强者,在黑石城这样百万人口的城池中,都算得上是强者了。值得黑石城这样的城市许多大家族拉拢。这位中年人就是黑石城城主府卫队长穆龙。黑石城里有名的狠人。

在又付出了城主府三位灵初境强者的生命干掉了一只梅花豹后。城主府众人终于看到了眼前不远处一位衣衫褴褛的少年。

不是萧澈想停下,萧澈面前是一片漆黑悬崖,悬崖深不见底,两旁的峻石像怪物的獠牙,让人看一眼都会觉得恐惧。

“葬神渊,哈哈,真是天助,小子,你的好运到头了。”城主府护卫队长穆龙身边的一位副手嘲讽道。

葬神渊,莽荒山脉的绝地。莽荒山脉一共有四禁地一绝地。这五个地方是人类禁区。四禁地是莽荒山脉四大兽王的栖息地。而一绝地就是葬神渊。别看禁地和绝地只差了一个字,却是天壤之别。入了禁地还有一丝活命的可能,可是入了绝地是绝无生机。这并不是谁封的,而是无数年来,无数人用血证明的。

四大禁地虽说是禁地,可也有人类活着出来,人类的强者中也有人和四大兽王交好。而历来坠入葬神渊的人,却没有一个活着。

萧澈也是一阵无语,葬神渊的名头他也听说过,怎么就跑到这种绝地来了。看来这就是命。该死的老天。这么多年的行医经历和一次次战斗让,萧澈对生死看的颇为淡然。

既然他们把自己逼到这一步,路是自己选的,也没什么可说的。就来最后疯狂一次吧。

“既然你们要战,那就来吧。”这一刻萧澈霸气凌然笑道。这种气势却令城主府众人一阵头皮发麻。

“哼,少装神弄鬼。”说着穆龙和近三十位城主府强者冲向萧澈。

几个回合之后,萧澈便重伤。不过他在拼命之下还是干掉了十数个修为较弱的人。

“哈哈哈,爽,战得痛快。”萧澈狂笑道。

“他快不行了,杀了他。”穆龙冷漠道。

“穆龙,你也接我一招。”萧澈浑身浴血,用尽最后的力量进行最后一击。

只听轰的一声,穆龙重伤,全身骨骼尽碎。功力尽失。

“啊......你,你。”上一秒还面容冷峻的穆龙,下一秒就发出了不似人声的惨叫。

“这,这股力量......”在这狂暴的最后一击下,萧澈的身体终于飞向葬神渊。而爆发的力量,也让萧澈在坠入悬崖的瞬间清醒。

“快,快抓住他。”

”穆队长,穆队长”

城主府众人眼看着少年坠入葬神渊,都下意识长舒了一口气。这次追杀的代价太大了。

“穆队长看来是不行了,活不了多久了,我们怎么办。”余下的十余人看向仅存的一位修为在灵动境的副队了。

“回城吧,现在必须处理好伤口,不然离开葬神渊,血腥味会引来无数妖兽,到时候,以我们这些人的修为没有一个能活着回去。至于穆队长,结束了他的痛苦,带他的尸体回去和城主交差吧,连穆队长都死了,想来城主不会过于为难我们。”这位灵动境的副队很快就有了决定。

他最后看了一眼葬神渊,不由感到莫名的心寒,急忙转过头,逃似的离开了此地。

伊痕
作者的话

新书出世,绝世神魔。 大家多多收藏,推荐 故事看我的,其他看你们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