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君天之外 > 第一卷 仙踪之谜
第二章 沧州的江湖
作者:左手一只猫  |  字数:3002  |  更新时间:2019-11-04 13:26:57 全文阅读

“这世上哪有神仙,要是有,也在天上。”韩啸对着倚靠在大木箱子后面的童子如此说道。

  “原来在天上啊,那我以后也要去天上瞧瞧。”童子年幼无知,似是没听出韩啸言语中的玩笑。一边傻笑着一边说着无忌的童言。

  这说话的童子唇红齿白甚是可爱。两只眼睛神采奕奕,目光里似有星辰。假以时日,只要不出意外,这孩子一定会长的俊逸非常。

  有人想问,为何这镖队中有一名童子。原来此子就是老主顾何掌柜在镖队出发前带来的麻烦。

何掌柜称此子名叫唐富小名三娃,是自己一远房亲戚的后辈。家里缺钱寻思着给其幼子找一份差事补贴。何掌柜听闻后便想到了飞龙镖局。想着此子要是能到镖局学走镖或许是一份不错的差事。

  自说自话的何掌柜将小童硬塞给了镖局的人,镖局这些年来赚了他不少银子也是无话可说。可是何掌柜后来的一个要求,就让众人头大了起来。

  何掌柜竟要求这一次走镖得把这小童带上。说是机不可失,该早去历练。其他人倒还好,秦勇和乔萱儿才真是犯起了难。

只有他们清楚,这一次走镖非比寻常,带上这样一个小孩,束手束脚不说,真的遇到危险此子定是凶多吉少。但二人又不便在众人面前如此向何掌柜推诿。所以他们私下约见了何掌柜说明了情况,令人没想到的是,何掌柜在听闻情况过后,竟还是坚持让此子随队出发。

  到了这里,乔萱儿和秦勇才隐约猜到了何掌柜的意图。他是不放心飞龙镖局,要在镖队里安插个眼线。若说平时,以他们二人的江湖经验应该是早就能猜到一二。只是这次的孩子刚满十岁,年纪未免太小。虽然镖局里很多镖师都是这个年纪学起来的,但是此次沧州之行如此凶险,他们压根就忽略了这种可能性。

  知道了何掌柜暗含的心思,两人也只好应承下来。只是临走时他们再三声明----如有意外,概不负责。

  这一路行来,秦勇是受够了此子的调皮。诸多事情难以管教不说,休整时还擅自离队买卖外食。镖师最忌讳来历不明的食物。非到不得已是不会去不熟悉的店家或者摊贩买食物的,这是镖师以防贼人投毒养成的习惯。

  当然,还有一个更深层的原因,只有秦勇自己清楚。原是这小孩长的眉清目秀,长大后必然是个俊逸男子。秦勇平生最厌烦的就是那种空有一副好皮囊的绣花枕头。经过将近一月的相处,秦勇几乎已经断定此子将来必是此种草包。所以他对这小孩颇不待见。

  乔萱儿作为女性,虽然也是吃江湖饭的女中豪杰,但是女人的母性让她对这童子倒是颇为宽容。不过她的宽容是疏离的,既然知道这孩子可能是别人不信任自己而派来的眼线,那就没必要对他过于亲热。

  领队三人中,只有探花手韩啸素日喜欢与此子玩耍。他为人本就放荡不羁,那小孩又是鬼灵精怪,自是说的到一起去。其他镖师都常说,探花手闷在镖局里是可惜了。如果去做一个游侠说不定会有一批女侠爱慕呢。当然,每当此种言论被乔萱儿听见,难免会被她假公济私地数落一顿。

  此时,童子还在与韩啸你一言我一语。乔萱儿在一旁的马上笑而不语。只听见秦勇不耐的说道:

  “都别说话了,沧州到了。全给我打起点精神来。”

  秦勇话音刚落,一副壮美的场景就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只见远处群山环绕,连绵不绝。层层叠叠仿佛没有尽头。山间常有肉眼可见的云雾环绕,正是人间仙境的模样。虽然秦勇来过几次沧州,但每每看见此景都会感叹老家风光的贫瘠。再次看见此景,秦勇才忽的怀疑起了那个传言或许是真的。

  眼前不远处是座城楼,比起镖局所在的衢州州城来的大上许多。森然的巨大门楼由七尺见长五尺宽的巨砖砌城,砖之间密不透风。经历千百年依旧屹立不倒。它冷酷地注视着来来往往出城与进城的人们,像是个没有情感的永生巨人。城楼上用隶书描金写着“小嘉城”三个大字。本朝早就改用楷书,只能证明这小嘉城在赵王朝建立前便已经存在了。

  说来好笑,其实这小嘉城不过是沧州众多附属城市中的其中一座。即便如此就有如此气势,怎能让人不生羡慕之情。沧州之大也可见一斑。此处也远未到镖队一行人的目的地。真正到达沧州州城,还需越过远处连绵的群山。但无论怎么说,进了小嘉城就是进了沧州了。

  众人就这样怀着感叹与不安进入了如今正风起云涌的沧州境内。

 

  沧州,位处泷江上游连接雍、河二州呈掎角之势俯瞰其余三州。虽说王朝的都城位于燕州上京。但对于如今的赵国百姓来说,沧州才是国家的中心。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及南赵如今的势力划分了。一甲子前,原本幅员辽阔称霸荆南十三州的大赵王朝与西域蛮族的六国联军发生了一场大战。那一战,赵大败,损七州之地,只余泷江以南的的河、雍、沧、幽、梁、燕六州。史称六夷之乱。

  从此,退居南方的大赵王朝变成了南赵小朝廷。天意弄人,势如破竹的蛮族六国,在占领大半荆南地区后不久竟因为资源分配问题大打出手,最终分崩离析,各自圈占荆南州郡。正因如此,南赵才得以在过去的六十年里偏居一隅,享受了来之不易的安宁。

  数百年来赵人一向视自己为天朝上国之人,即便是国破家亡,那份与生俱来的高傲却没有在起初的十多年里褪去。收复失地的呼声在最初迁都的岁月里不绝于耳。可皇族李氏一脉却一蹶不振。自沦落江南后,李赵皇帝一代比一代庸碌,当朝天子李梦潜更是沉迷享乐无心朝政。上行下效,官员的腐败也日益加重。草菅人命成为习以为常,官匪勾结更是稀松可见。

  令人感到意外的是,民间竟没有掀起推翻朝廷的风浪。

  因为那些不平的事情有人去管了。对朝廷失望透顶的百姓选择了能够庇护他们的新的制度。

南赵祥保七年,赵宣帝李鸿业驾崩,次年新帝继位。新的势力也如同雨后春笋一般窜出。那股势力叫做江湖。

  在这江湖里,林立着不计其数的宗门。他们没有王法,只有帮规。唯一的道理是手中的刀。君臣纲常被江湖道义所取代。稍强一点的帮派更是圈地自主,当地的百姓也漠然接受。那是一个城头竖杆大王旗的就能统辖一方的时代。原本就存在的宗门迅速壮大,新的帮派又陆续登场。原本尚文的大赵王朝百姓,在经历了摧残与失望后变得崇武起来。不相信政权,不相信文明的他们各自拉帮结派过上了快意恩仇的生活。

  幸好,帮派宗门和起义军不同,他们不需要自己当当皇帝。反倒需要一个无能的政权做表面文章。况且,不可能所有人都去当江湖人,世道再差也需要正常的人家。正因如此皇族李氏依旧可以在这个实际由庞大宗门操控的王国里过着醉生梦死的日子。当然所有人心里都清楚,江湖门派向叛军的转变只在一念之间。真正让双方都按兵不动的原因在于皇权衰败,军队羸弱。皇族无法一举消灭江湖宗门,也只能装作瞎子。而江湖门派又是各自为政,无法统一起来。南赵如今的格局就像昔年的大周一般,是宗主国与各个诸侯共治的。

  在这些大大小小如诸侯一般的宗门里,沧州九环山脉云焕宗是绕不开的一大势力。前代宗主云仲山背后的云家便是云焕宗的核心。但由于半年多前的一个江湖传闻,此时的云焕宗正面临着天翻地覆的巨变。

  九环山枯荣峰浮云山庄便是云焕宗的总舵。过去的数十年里,枯荣峰浮云山庄一直是沧州江湖人所仰望的山巅。山庄前的千丈阶似乎是在宣誓这个强大宗门与其他门派只见的云泥之别。

  而如今,千丈阶依旧,拾级而上的人却没了那仰望的心。山庄还是那么肃然庄严,可是在那庞大的躯壳里却少了支撑一切的脊梁。即便山庄建于高峰之上耸立于天地之间,这份从容也不过是一栋危楼在倒塌前产生的幻像。就像它的名字一样,浮云无常易飘散。

这半年来,沧州的江湖甚至可以说是整个南赵的江湖都在向这座“危楼”聚集。漩涡的中心,该是最恰当不过的形容。

在那些向漩涡中心聚集的人里,有着一条镖队。此时的他们刚刚到达小嘉城。只是谁也没有想到,就在这支不起眼的镖队踏入沧州境内的一刻起,命运就已经向他们下达了最后的判书。

左手一只猫
作者的话

欢迎留言评论,有喜欢的可以收藏一下。谢谢阅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