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魂器使 > 正文
第十八章 彼岸花
作者:狂沙吹尽  |  字数:3120  |  更新时间:2019-11-27 00:06:48 全文阅读

  一路上花火都不说话,只顾闷头往前走,脚步急促,七拐八拐的让林氏兄妹都有些跟不上。

  “喂,花火姑娘,你慢一点!”林湛说。

  “怎么,林公子你这病是还没好吗?这都跟不上?”花火冷冷地说。

  林湛被这句话噎的死死地,一赌气,抓住妹妹的手就快步跟了上去。

  花火带着二人径直出了雷州城,沿着大路一直向前走,花火还是不说话,气氛有些尴尬。

  林湛试图打破尴尬:“花火姑娘,敢问芳龄几何啊?”

  “十七。”

  “哈哈哈,这么巧,我们两个人同岁,哈,哈,哈。”

  “哦,是挺巧的。”对方语气里还是没参杂感情。

  “做斩魂人多长时间了?”林湛不死心。

  “四年了。”

  林湛惊讶道:“你从十三岁就开始当斩魂人了?”

  “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不过据明晓所说,你已经能使出魂器的法像了,看来你也是个天才啊。”

  “还好,我也是最近才做到的,重明是我家家传的,所以凝神要容易的多。久闻林公子大名,您那飞狐应该是捡来的吧?估计和您不熟才会这样的。”

  “确实,没想到我还挺有些名气,”林湛自嘲地笑笑,“我这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啊,你这要比我强的多啊。”

  这时,重明开口了,说:“其实,当初是情况很危急,她的灵魂才与我的灵魂产生了共鸣,重新唤醒我的。”

  “谁在说话?”

  “是我,重明。”一只金红相间的小鸟飞上了花火的肩头。

  “哦,”林湛靠近了仔细端详起这只美丽的小鸟来,“这是就是你的魂兽啊,花火。”

  “嗯,她是重明。”

  “对了,重明,你刚刚说的那个,在危急情况下将魂兽唤醒的事,是真的吗?”

  重明点点头,说:“不过,这也只是在很极端的情况下,毕竟,花火是与我签定血契的花家最后的……”

  “重明,别说了!”花火冷冷道。

  “是,我多嘴了。”

  林湛说:“你们花家的事,我也听说过,你没必要这样的。”

  “抱歉……我不太想提起那段日子。”

  林湛点点头说:“我能理解。”

  他们兄妹的父亲和叔叔都是死在十年前那场浩劫中,当时他们两个和林文渊很不幸遭到了金毛犼、飞天蜈蚣和血魔蜘蛛三个大魔头的合围,虽是拼死抵抗,但奈何对方人数众多,最终只有林文渊一个人逃了出来。

  他们的母亲也因为伤心过度,不久之后便撒手人寰了。

  那时间对于还年幼的林湛,林雨潇两兄妹真是一段灰暗的日子。

  “对了,灭魂阁在哪啊?”

  “不知道。”

  “不知道?”林湛一愣,“什么意思?”

  花火说:“其实灭魂阁严格意义上讲是我们组织总部的名字,我们这些基层人员都是不知道它在哪的,我只能带你去分部。”

  林湛来了兴趣,问:“那灭魂阁是怎么运作的?”

  “灭魂阁是个松散的组织,每个成员之间的关系都不大,完全是靠利益连在一起,靠收服死魂人的方法来栓住成员的。你应该知道,死魂人是没办法完全杀死的,它们会因为灵魂的力量一次又一次的复活。”

  “这我知道。”

  “但灭魂阁有对付他们的方法。”说着她将左手一抬,那金色的锁链就从袖口钻了出来。

  “这叫锁魂链,”花火解释说,“它能把死魂人的灵魂从身体里拉出来,然后关进纳魂葫芦里。”

  她又拍了拍腰间的葫芦。

  “原来是这样。”林湛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呀。

  “但是,”花火继续说道,“这锁魂链有使用时限,每一个月就要换一条,不然就会失去作用。所以,斩魂人就没办法离开这个组织。”

  “那他们就不怕其他人仿制锁魂链吗?”林湛问。

  “不知道,”花火摇摇头,说“或许他们很自信没人能仿制吧,确实到现在也没人能仿制出锁魂链来。”

  “这样啊……”

  “我们组织从上到下分三级,灭魂阁,分部,和小站。灭魂阁是总部就不必说了,我现在要带你去的是分部,你们将在那里接受使用锁魂链训练,那里也是替换锁魂链的地方,也有小站的作用。”

  “小站是一个简单的情报点和回收点,我们刚刚出来的那个小酒馆其实就是一个小站。”

  “什么?”林氏兄妹一愣。

  “这些小站都有各种各样的伪装,负责提供一些情报,接收被收服的死魂人魂魄,并且根据其危害给你一定数目的奖金,记住,你是没基本工资的。”

  “哦,这样啊……”

  “你们在分部有一个月的训练时间,这段时间你可以在分部白吃白喝白住,如果一个月后你们没能掌握的话就会被赶出来。”

  “我们知道了,那么是由谁来训练我们呢?”

  “我。”

  “哎?我还以为有专人来训练呢,这样不会耽误你的任务吗?毕竟你说的没基本工资……”

  “别误会,我可不会白白训练你们,训练出一个新人也有奖金拿的,你们给力点儿。”

  “呵呵呵呵……我们会尽力的。”

  “还有,你们在学成之后会跟我实习一段时间,奖金到时候我占大头,五成。”

  “哎?可是我们现在缺钱啊,我们自己就行……”

  “哈?”花火回过头来露出一个阴森森的表情,“可以啊,不怕死你们可以试试的。”

  林湛额头上冒出一滴汗珠,被她那死鱼眼看的脊背发凉,忙摆手说:“呵呵呵,算了算了……”

  花火回过头去,说:“这可是在刀尖上走路的工作,你们可千万别逞能,小心白白地送了性命,放心吧,跟着我饿不着你们。”

  “好吧,对了,花火姑娘,你为什么总是带着个面罩啊?”

  “这……”花火回过头,将那面罩拉了下来,一道触目惊心的疤痕刻在她右脸上,十分扎眼。

  “就是因为这个。”

  林湛和林雨潇看了心里直呼可惜,心说这么漂亮的一个姑娘就毁在这样一道疤上了。

  花火将面罩提了上去,回头继续赶她的路。

  林湛问问:“花火姑娘,你就没想过让处理一下这道疤吗?想要除掉它也不是不可能吧?”

  “我不在乎。”花火淡淡地说。

  “那你为什么……”

  林雨潇拉了一下他哥哥的手,给他使了个眼色,摇摇头。

  “什么?”

  “没,没什么……”

  花火也不再问,继续向前走。

  林湛冷静下来,心想自己这怎么说都是多管闲事,她自有她的苦衷,自己和认识不过半日,哪管的着这些,不过是在她伤口上撒盐罢了。

  日头渐渐西斜,夕阳开始渐渐将这个世界染成黄色。

  三个人不知不觉间已经走进荒野,林雨潇百无聊赖四下看着风景,忽然一大片殷红闯进了她的视线里,竟是一大片妖艳似火的花,连在一起,仿佛野火燎原一般红透了一大片野地。

  “哥哥,那是什么花啊,长的好妖艳啊。”

  林湛大眼一看,说:“哦,那是彼岸花。”

  “好漂亮,”林雨潇赞叹道,“但是好像有些奇怪,哥,这花怎么没叶子啊?”

  林湛解释说:“这花就这个样子,等花谢了才会长出叶子。”

  “好奇怪的特性啊。”

  “是啊,关于这个特性还有个凄美的爱情故事呢。”

  “是吗?哥哥快给我讲讲。”一听到有故事可听,林雨潇就兴奋不已。

  “咳咳,”林湛清了清嗓子,讲道,“这彼岸花又叫曼珠沙华,传说这彼岸由于十分美丽,得到了花神的偏爱,便派了两个神仙去守护这些花,一个叫曼珠,负责守护花朵,一个叫沙华,负责守护叶子。但由于彼岸花花开无叶,叶生花落的特点,曼珠和沙华相伴千年,彼此爱恋却无法相见。”

  “终于有一天他们打破了规则,拥抱到了一起,那一天,全天下的彼岸花都开出了娇艳的花朵,还长出了鲜嫩的绿叶。红花衬绿叶,彼岸花从未开的如此绚烂夺目。”

  “但是后来,花神发现了两人的行为,勃然大怒,将二人打入凡间,受尽永世轮回,且终生无法相见。每当两人死后,便在开满彼岸花的黄泉路上相间,约定永不想忘,然后再一起投入下一个轮回,再次开始相互追寻注定无望的一生。”

  “后来啊,这彼岸花就成了有缘无分的恋人的象征,追逐一生不过是一场镜花水月,乃至生离死别,因为种种原因注定无法走到一起。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说的就是这种花。”

  “真是个令人伤心故事呢。”林雨潇感叹道,小脸上写满了遗憾,耷拉着小脑袋,肩膀下垂,整个人都显得很失落。

  林湛笑笑,摸了摸她的头说:“你也不必过分伤心,不过是人们杜撰出的神话故事罢了。”

  但是林雨潇却说:“世界之大,这样的恋人肯定也会有吧?”

  “哎?”林湛一呆,半晌,耸耸肩说,“谁知道呢?我们也只能祈祷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这时花火回过头来问:“故事讲完了没?我们到了。”

  “讲完了讲完了,在哪里啊?”

  此时的林花二人全然没有想到,这彼岸花的故事到头来竟应验到了他们身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