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魂器使 > 正文
第十六章 玉佩,手镯,长笛,金簪
作者:狂沙吹尽  |  字数:3460  |  更新时间:2019-11-25 00:22:34 全文阅读

  近几日,林湛的身体也一点点好起来,带着心情也好了起来,笑脸也越来越常见,一切都如东方明辉说的那样,林湛渐渐重新站了起来,林雨潇看在眼里,欢喜在心里。

  不过,话虽如此,林雨潇出去的次数却越来越多了,这让林湛心里有些纳闷。

  这一日晚上,林湛又被一个人丢在了房间里,孤零零地一个人坐在床上。

  月光洒进房门,妹妹不在身边,竟有些孤独烦闷,于是,他想出去散散心。走出房门,初春的山风吹来,让人心旷神怡,带去一身的疲惫。

  林湛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欣然出门,忽闻一阵笛声传来,他向左一看,发现了那个小门。

  “咦?这里还有个小门,以前怎么没注意?”

  林湛心想:“应该是雨潇在这里吹笛吧,这丫头,还不愿意让我这个当哥哥的听么?进去看看吧。”

  好奇心领着他走进了那个小门,才发现是个小花园。

  林湛四下一看,到处都是奇花异木,怪石池沼,点点头,心说:“嗯,地方虽小,但还真是别有洞天啊。”

  再往里走去,只见一块巨石,那笛声就从那石头后传来,转过去,只见一颗梨花树,但树下的草地上竟坐着一男一女两个人。

  女的是林雨潇,吹笛的那个男人竟是东方明辉。

  “我的妈呀!”林湛心里暗叫不好,赶紧躲到了石头后面,幸而没被发现。

  林湛心跳开始加速,他甚至怀疑自己看错了。

  他将脑袋从石头后面悄悄探出,看着两个人,东方明辉忘情地吹着,曲调欢快,林雨潇微入神地听着,跟着曲调摇摆着身子,伴着节拍拍着手,恍惚间世间好像就只剩了这两个人。

  林湛缩回了头,靠在石头上,苦笑一下,心说这东方明辉下手可真够快的。

  接着,他心里一酸,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鼻子有些痒痒的,半晌,起身悄悄地走了。

  林湛孤零零地回到了清冷的小院,总算有些暖和的地方仿佛一下子就冷清了下来。

  夜深了,林雨潇推门走了进来,还是那句甜甜的:“哥,我回来了。”

  “嗯。”林湛勉强一笑。

  ※※※

  东方家广场上,林湛着一袭白衣,手持白霜飞狐,与手持一把大刀的东方明辉相对而立。

  东方明辉环眼一瞪,将那虎威刀舞的虎虎生风,带起的风声中竟夹杂几声若隐若现的虎啸,最后摆个架势,道声:“来吧!”

  林湛微微一笑,应道:“得罪了。”随即提着白霜飞狐冲了上去,东方明辉也拖着刀迎了上来。

  “当啷”一声,两般武器相撞时,两人便打作一团。

  东方明辉挥舞着大刀,卷起阵阵狂风,来势汹汹,打得白霜飞狐只有招架之力,没有还手之功,看起来似乎占尽了上风。

  但反观林湛,虽被压制,显得气定神闲,没有丝毫慌张的意思,任对方的刀法如何凌厉凶狠,却始终近不了他的身。林湛只是随手拨弄两下便将对方的刀格挡开来。

  东方明辉见攻击不奏效,心里开始焦急起来,这一急便容易出错,被林湛抓了个破绽,一剑直刺腰间。东方明辉忙挥刀格挡,险险地将剑拨开,却仍是被白狐划伤了腰。

  林湛收回飞狐,再打时,剑与刀再次相撞,飞狐发出寒气,利用剑身上的血将自己和虎威刀冻在一起。林湛将剑向上一挑,把那虎威刀甩飞。

  东方明辉完全没想到对方回来这么一手,一下子手忙脚乱,被飞狐指住了喉咙。

  东方明辉笑了笑,说:“我输了,兄弟你好武艺啊。”

  林湛收回了剑,也笑笑,说:“我不过是用了些小聪明而已。”

  东方明辉将虎威刀收回,说:“再打下去也是我输,没关系的。”

  在一旁观战的林雨潇走了过来,问:“明辉哥哥你受伤了?”

  明辉嘿嘿一笑,说:“不碍事,不碍事。”

  “怎么能这样,得赶紧包扎才行。说好的只是切磋,哥哥你怎么能伤人呢?”林雨潇语气中有些恼怒。

  林湛也没说啥,只是赔了个笑。

  东方明辉不在乎地说:“这就擦破点儿皮,怎么能叫伤呢?”

  林湛说:“不,明辉大哥,你还是去处理一下吧,我下手是有些没轻没重。”

  “走吧,我给你包扎一下去。”林雨潇拉着东方明辉就往里走去。

  林湛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心里有总说不出的滋味,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伤心。

  这时,他的身后突然传来一个久违的声音:“哟,林湛,你都能下床了?”

  林湛后头一看,立刻就笑了出来:“明晓,你回来了?”

  东方明晓还是穿着她那一身铠甲,双手叉腰,英姿飒爽地站在他面前,嘴角上扬,眼含笑意地看着他。

  林湛赶紧迎了上去。

  “怎么样?想姐姐了没?”

  林湛有些激动地说:“当然,你这一走就是半个月,去哪了?”

  “没什么,去南边收拾了几个闹事的妖怪。”

  林湛调侃道:“以你的本事收拾几个小妖怪需要半个月?怕不是又贪玩了?”

  东方明晓嘿嘿一笑,倒也大大方方地承认了:“没错,那里是有些好玩的,但也没玩多久……”

  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林湛,对方已然不是当初那个病秧子了,蜕变成了一个玉树临风帅小伙儿。

  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不错啊,精神好多了,也帅气多了,我第一次碰见你时,和个病死鬼似的。”

  “哈哈,有那么严重吗?”

  “真的,可吓人了呢。对了,我给你带了个东西。”说完她从铠甲里摸出一个雪白色的东西,递给林湛。

  “什么东西啊?”林湛接过来定睛一看,才发现是个玉佩,上面雕着一只栩栩如生的九尾妖狐,活泼灵动,晶莹剔透。

  “这是?”林湛不解地看向东方明晓。

  “那地方盛产玉,做玉器的人也多,我在集市上偶然发现了这个,觉得它和你很配,就给买回来了,送给你了!”

  “不不不,”林湛连忙推辞道,“我怎么能要你这么贵重的礼物?你快收回去。”

  “哎呀,咱俩之间的情谊还不够值这玉佩的么?你就收下吧!”东方明晓似乎有些恼怒。

  林湛见了,粲然一笑,将玉佩系在腰间,说:“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这才对嘛!”东方明晓脸微微一红,“你喜欢吗?”

  “喜欢,当然喜欢!”

  “太好了……”

  林湛说:“既然这样,我也该有个回礼。”说着他从手腕上取下一个翡翠镯子来,刚想伸手去抓东方明晓的手,但又缩了回来,尴尬一笑,将镯子递了过去。

  “给。”

  “哎呦呦,”青龙又跳了出来,坏笑道,“你怎么这么不好意思呢,给她戴上呗。”

  林湛被它这么一说,脸红到了耳朵根儿,嘟嘟囔囔说了什么,就将手镯又往前一递。

  东方明晓伸手就接了过来,说:“我这穿着铠甲呢,怎么带?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啧啧啧……”青龙看着她连连摇头。林湛愣了一下,自嘲地笑了笑。

  这时,林雨潇领着东方明辉回来了,林雨潇一见东方明晓,便喜笑颜开,高兴地扑向明晓:“明晓姐姐,你回来了?我好想你啊!”

  东方明辉也张开双臂扑了上去,说:“我也好想你啊,我的好妹妹。”

  东方明晓嫌弃地一脚将东方明辉踹倒在地,将林雨潇揽进了怀里。

  林湛笑着摸了摸雨潇的头,笑骂道:“你这丫头,现在你就数对哥不好,我会吃醋的。”

  “嘿嘿。”林雨潇做傻笑状,糊弄了过去。

  东方明辉从地上爬起来,有样学样地指着东方明晓,说:“你这丫头,现在你就数对哥不好,我会吃醋的。”

  东方明晓白了他一眼,说:“别恶心了你。”

  “哈哈哈……”林氏兄妹和青龙都笑了出来。

  林雨潇突然眼睛一亮,看到了东方明晓手里的镯子,一眼就看出来这是母亲的遗物,心里顿时有些心疼,哥哥怎么把这东西送人了?

  东方明晓注意到林雨潇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手里的手镯,脸一红,扭捏道:“这是林湛送我的,怎么样?和我相配吗?”

  林湛有些不好意思,将那玉佩拿出来,说:“明晓她刚送我了个玉佩,我就把这镯子当回礼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和姐姐很配呢。”林雨潇说,心想东方明晓对他们有救命之恩,还对他们照顾至此,这镯子送她倒也合适。

  另外,这镯子是奶奶留给父亲,父亲又送给母亲的。她还挺希望她的明晓姐姐成为她嫂子的……

  “走吧,我们回去了。”东方明晓笑着说。

  夕阳西下,四个人外加一条碍眼的龙,嘻嘻哈哈地向青龙堂左边的小门走去。

  ※※※

  四个月转眼就过去了,约定的日子要到了,很快就到了月约定那天。

  临行的前夜,还是那个花园,还是那棵梨树下,还是那两个人。

  林雨潇又再一次问东方明辉:“明辉哥哥,你真的不跟我们去吗?”

  东方明辉为难道:“家里确实很忙,我确实走不开啊。”

  “啊~”林雨潇脸上的失望展露无遗。

  东方明辉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我会拜托长老解决林家的事,到时候我就去找你,好吗?”

  林雨潇忙摇头道:“不不不,你若是真的有家事放不下,你可千万别迁就我,我心里会过不去的。”

  “没关系的,我也就负责一些杂务,谁都能干的。再说了,等哪天我把你娶回来,我的家事不就是你的家事嘛。”说完他伸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

  林雨潇一下子就羞红了脸,娇嗔道:“讨厌!”说着她撒娇似的把那杆长笛拍在了他胸口上,“这笛子就送你做礼物吧。”

  东方明辉接过笛子,激动不已,说:“太好了,我很喜欢这笛子。对了,我今天也给准备了礼物。”

  说着,他拿出一根金色的簪子,上面盘着一条小蛇,亲手将它插在了女孩儿的头发上。然后左看右看了半天,说:“真好看,真的很适合你!”

  “是吗?”女孩儿娇羞地问。

  “嗯,真的。”男孩儿肯定道。

  “谢谢你,那个……临走前,我还能再听你吹一次笛子吗?”

  “当……当然!”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