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争吵
作者:如果把青蛙放到温水里  |  字数:2504  |  更新时间:2019-11-18 21:32:18 全文阅读

“大家觉得怎么样?”

华少走上台来,他笑呵呵对观众吹嘘道,“比赛之前我便觉得他是黑马,果然不出我所料,这歌炸翻了全场。这么说来,我还是很有眼光的。”

“吁~”台下一阵唏嘘声。

华少也不恼,他不理会大家的嘲笑声,跟站在舞台上的张笙互动:

“小老弟,你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很不错啊!”

“客气了。”

张笙摸了摸头上的汗,谦虚地说道,“超水平发挥了。”

“嗨~”华少看着张笙,开玩笑地说着,“你这表现我们都看在眼里的,过分地谦虚可不行啊!”

张笙听后挺直了腰。

他觉得他行咯。

华少继续问道:“对了,我听这首歌背景音乐中有一段对话,那声音和你有些相似,但又有些不同,是谁啊?”

“我哥。”

张笙笑了笑。

这首歌曲的背景音乐,可是他在巴厘岛特意和他哥一起录的。

“怪不得和你声音这么像呢!原来是一家人啊!”

华少看向导师席,巡视了一圈以后,他突然问汪苏泷,“汪苏泷,你对他的歌有什么评价?你帮我们从专业的角度分析一下,这首歌到底好不好?”

汪苏泷拿起话筒,给出了极高的评价:“百年一遇。”

“这首歌,表面看很简单,实际上一点不简单。”

“歌词一下子就把所有人都拉回到了那个灯球闪耀的蹦迪年代,真正经历过的70、80、90后,都会被那份年代感点燃回忆;而更妙的是,那些对迪斯科压根没有概念的那些年轻人也会一遍遍画着龙,假象着画面。”

“其实,张笙的粤语发音并不标准,而且还有点搞笑。”

“但是在东北,这是那个年代对于香港文化元素的向往,而从听众的角度来说,容易模仿的口音显然是喜闻乐见的。这首歌所营造的氛围是成功的,尤其是那份关于上世纪末东北时代的描绘是成功的。”

华少点点头,又问道,“你评价这么高,你觉得他会不会超过你的票数?”

“不可能!”

汪苏泷想都没想,摇头道,“音乐是没有可比性的。无论如何,我还是觉得我自己的歌最好听!”

华少眨眨眼,“对自己的歌这么自信啊!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刚才的发言都是在商业尬吹?其实这首歌也没你说的那么好!”

“不能这么理解。好不好,现场的观众不是已经告诉我们了吗!”汪苏泷机智地绕开这个话题。

华少见无机可乘,他把矛头指向毛不易,“毛不易听了这首歌有什么感觉?”

毛不易摇摇脑袋,好似还沉醉在歌里,“就挺好的呀,我很喜欢。”

“是怎么个好法呢?”华少继续逼问。

毛不易摇摇头,重复道,“我很喜欢呀。”

逻辑没毛病!

“???”华少一头雾水。

为了不让气氛尴尬下去,他转头问那英,“那英老师有什么不同意见吗?”

华少表面上问的是不同意见,实际上他只是随便一问。因为这首歌实在是效果太好了,张笙唱的时候,全场几乎所有人都站起来一些HIGH了!

然而,万万没想到,那英竟然说出了一堆奇怪的话。

这些话让华少勃然大怒,心里直呼不好。

那英不耐烦的拿起话筒,语气里充满了鄙夷和不屑:

“一个字,土。”

“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一个个好似听得热血沸腾的。我在这里听出来的只有俗,俗气。很低级,没有音乐性,也没有技术含量。”

“你们别以为我在瞎说。”

“从说唱角度讲,这首歌没什么flow和韵脚可言,也没有很厉害的唱法。beat按照专业制作的角度,也是落后于时代的。kick+clap节奏型很简单,钢琴音色作为和弦铺底,而出现的合成器音色波形都很简单。”

“简直就像是几十年前葬爱家族的蹦迪舞曲。”

“我不明白,是音乐的审美出现了倒退,还是你们这些人都是节目的托。反正我觉得,这首歌就是垃圾。像这种歌,我一天能写出一麻袋。”

那英的评价很刻薄,她把这首歌贬的一文不值。

观众席里一片哗然。

“不会吧,我还觉得挺好听的!”

“好听有什么用?土就是土。那英说的还有错吗?怪不得刚才我就觉得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这不就是抖音神曲吗?”

“抖音神曲怎么了?很多抖音神曲都很好听啊!”

“好听什么好听,土死了。就像那个高进一样,唱的歌每一首都很火,但每首歌都土的要命。”

“嘿,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那英说什么就是什么,你自己没有丁点的判断力吗?”

“要你管,我就是觉得土。我是那英粉丝不行?不行,我得把刚才投出去的票收回来。”

“你要点脸行不行!”

“……”

台下骚动不断。

那英听到大家的议论,终于笑了。她挑了挑眉头,挑衅地看向台上的张笙,像是在说道:“你这个小瘪三,还和我斗,你算老几?”

张笙看到那英的挑衅,他心里憋着气,他想不明白那英为什么一直在针对他。

就因为他是素人好欺负?

彩排的时候来占他的时间也就算了,现在点评的时候还这样恶心人。

身在这种高位置的艺人就这点艺德?

还是有其他什么原因。

舞台上那英时不时地盯着一个方向瞅。张笙顺着她的视线走。

舞台下,摄像机的死角里站着一个人。

张笙定睛一看,竟然是杰瑞。

杰瑞发现了张笙在看他,他阴谋得逞地盯着张笙,给张笙比了一个切头的手势。

说起来,好像听导演说过杰瑞是投资商的女儿。

而投资商的女儿正是那英公司的董事长。

“原来如此。”

张笙悟了,那英一直针对他不是因为别的,正是因为杰瑞。

再回想之前彩排的事情,恐怕也是那英搞得鬼。

导演组,导演愤怒地拍着桌子:“这是怎么回事?那英她还想不想继续录节目了?”

“今天迟到一个多小时,一句解释的话都没有。彩排的时候还插队,把张笙彩排时间占用了一大半。现在还说这种昧着良心的话。”

“我真是不明白,人怎么可以这么无耻。”

导演很生气。

张笙也很生气。

我退一步,别人进一步?

与其如此,还不如大步向前。

张笙抬头看向导师席上的那英,嘴角漏出一个讥讽的弧度,道,“您是不是把敌敌畏当可乐,把您那八毛钱十二斤的脑袋喝秀逗了。”

他是拿着话筒大声说出这番话的。

所有人都听到这番话了。

场面一瞬间静了下来。

“你说什么?”

那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角色敢骂她?

张笙叹了口气,“我说,是不是我这么光芒四射,才晃得你胡说八道?21世纪很危险,你要是听不懂人话,快回到你的侏罗纪去吧!”

现场静悄悄地,鸦雀无声。

观众们都在吃瓜,他们的眼神在张笙和那英身上转来转去。

有些人觉得张笙很有种,敢于说出自己的想法。

还有些人觉得张笙实在是太没素质了,在舞台上骂人,有伤风化。

但更多的人,都在好奇,发生这种事情,节目该怎么录制下去?

只有华少一个人心如火焚,这可是录制事故了。

需要他赶紧救场。

这时候就体现出专业主持人的素养了。

只见他眼珠子一转,开口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