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韩信点兵 > 正文
第一章 皎月兵神
作者:银俗李耀天  |  字数:3491  |  更新时间:2020-01-03 00:04:11 全文阅读

“想不到我韩信,戎马一生,居然输在一个女人的手里”

一句简单的话语,乃兵神最后的感言,有多少人知道,这么一句看似简单的话语,里面却包含了多少含义,又有多少人能够理解,当年这位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大汉韩帅,协助刘氏集团打下整个天下的韩帅,一缕寒心满载眼泪,而取得江山之后的刘邦,其下谋臣之心智又是如何。

当然,话说自古帝王夺取天下,杀功臣肯定是必然趋势,而这一点,难道贵为兵神韩信岂有不知?齐国一行,在充分有利的条件下,并在谋士蒯通的建议之中,完全可以铲除刘邦取而代之韩信,为何不除掉刘邦,且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如此的谜底千年埋葬,如何的英雄人物才能够下定如此的必死决心,万古常存,没落于天下,笔者认为,并非韩信之疏忽,反而为韩信之度量。

虽说在此时,韩信已经深陷绝望之地,但他丝毫不是对于刘邦与吕后失望,而是对于自己愚忠很委屈,居然输在一个女人的手下,其实指的自己,关键时刻,在大义天下之际,自我居然妇人之仁,其实,想想,韩信同项羽没两样,而刘邦才是真正具备有帝王志之人,也就是所谓的天生王者。

此时,韩帅只有无耐的微笑,因为他很清楚,刘邦并非英雄,甚至连个女人都不如,但可惜的是,自古定义,成王败寇,当然这一点,韩信比谁都清楚,成王,千家颂赞,万古凯歌,就连史书也不敢过多的真传证史,不多有美化,史者也头颅难保,当然,除了司马迁敢直言不讳以外,其他记载者,多为智者,明白轻重。

当然,对于韩帅,明知自己的处境,却依然稳走此路,其实为的是让刘邦威立于天下,一位千古罕见的能臣将帅,即将落幕,当然,眼下我们所要做的,就是最大可能性的,还原笔者心中的天才兵圣,一介兵神且有血有肉的常胜元帅,韩信!

凝视萧何,韩信感言而道:“成也萧何败萧何”言语不长,其中的故事却满载情感,天地可鉴……

透过眼神,回转画面。

一别多年,那是一尊皎洁的明月,而在其下,大汉第一能臣萧何,不顾及汉中王刘邦的禁止私出令,夜下追回韩信,而此时乃夜深人静之刻,众将兵士们早已经甜美梦境。

两匹黑色的战马追逐而进,顿时,前马急停,后马止步,而在萧何紧逼的瞬间,韩信顺势拔剑,在策马停留的片刻,亮剑而出,且指向萧何的咽喉处。

如果这一剑砍了下去,也许韩信就不会最后被萧何害死,也许大汉的历史会改为大楚,也许后世的三国等历史就会不复,当然,冥冥之中自有安排,万事就是那么巧合,马停的及时,剑也没有误伤,就这样,韩信与萧何的深厚友谊,也从此开始。

短暂的对视以后,双方开始言谈:“萧何,我韩信好像不欠你什么,为你何月下穷追不舍”

“哈哈……”

萧何坦然无惧的大笑一下,韩信满是惊奇,而随后萧何告诉韩信原因所在:“你韩信虽然不欠我萧何什么,但是却欠我主公刘邦一样东西”

“刘邦?庸才而已,我韩信能够欠他什么东西”

“天下”

两字铿锵有力,瞬间使得韩信双目久久呆滞,缓和几口气以后,韩信故作镇定面露假笑,因为对于一位励志功成名就的天才而言,权利的游戏,太吸引人了,所以韩信的戒备之心瞬间搁浅,并带着随和的语气说道:“笑话,那个庸才再三戏耍于我韩信,压根就没有把我韩信当一回事,你居然说我欠他一个天下,真乃千古笑话”

“韩信”话语停顿,随后萧何抬起手来,指向天空,一轮明月两人同视,随后萧何而道:“你看”

萧何的举动引起了韩信的好奇心,于是韩信忍不住仔细观察月色,随后半天不语。

而这时候萧何则是借此机会,将指向自己咽喉处的长剑缓缓给挪开。

“擅自挪动我的剑,不怕我杀了你?”

“你韩信不会的,先前不会,现在不会,将来更不会”

“你就这么自信?韩信愿闻其详”

“先前不会,因为夏侯婴将军举荐你时,我萧何多有帮你们敲边鼓协助你,让主公重用你,而现在不会,只因为你知道当下最懂得你的人,应该只有我萧何,杀知己,恐怕不会是一位军事奇才所做的傻事,当然,将来更不会,那是因为你会拥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尽情施展你的才华,万人举目,德高望重,那时候你感谢我萧何都来不及,又怎么会杀了我呢?哈哈”萧何言后,漫不经心的摸摸胡须,然后凝视韩信的表情。

随后萧何点头示意皎月,韩信则面目冷漠的说道:“你的意思是皎月圆满,只有我韩信办得到,天下一统,唯韩信出山才能够逆袭乾坤,是吗?”

“呵呵……如果说主公失去了你这位大将军,估计他这辈子,会彻夜难眠,哭都哭死了”

“我韩信不需要他刘邦哭死,我只想施展我的报复,兵戈四方,征讨天下,让百姓过上太平安康的生活”

韩信话后,萧何淡定而言“请随我回”手势行请。

“为何?”

“如果我萧何不能够成功的举荐你!韩信为大将军,杀了我萧何,也行,因为剑挪开的瞬间,萧何的命已经寄存在你韩信手的上了,当然,如果你功成名就了,我萧何也就是你的恩人,也是主公的恩人”

“你就这么自信?”

“韩帅,请”

壮马缓步,双人并行:“既然你将我韩信比作皎月圆满的缔造者,那么我有一事相求”

“但说无妨”

“如果保举成功,我需要一匹健壮的白马,另加白甲白披风,当然还有白枪”

“假如可以光伏天下,别说白马白甲白披风,就算将你的府邸建造成为白玉的,又有什么不可呢?”

“那倒不用,积雪多的地带,府邸就是白色的,而齐属地最适合”

“齐国?”

“来日方长,以后再说,眼下如果刘邦不重用我,你可要好好的安排我全然而退,保证我的安全”

一席话后,萧何面露微笑,诚恳的眼神过后,带着平静的语气而道:“韩信的命交给我萧何,我一定不会让君失望,当然还给你佩把白玉剑”

“嗯?”

“大帅无剑,军队无舵”

“哈哈……”两人欢喜而笑,随后身影消失在月下暗影之中。

刘邦帐中,阅览兵书,萧何临夜参见,使得刘邦眉头皱起,放下书卷,刘邦带着不耐烦的情绪说道:“啊,我说萧何,萧老哥哥!这么晚你跑来闹我干嘛,没见我正在熟读兵书吗?这个治国平天下,需要本王日日夜夜的去专研,哪你每天这么轻松…”

“主公!你看兵书萧何打扰你确实多有不敬,可是主公能否告诉萧何,反着看兵书,是否因为主公太过于操劳,还是从兵书里领悟到了我们大家都看不懂的真谛?如果是身体欠佳,萧何还望主公您要多多注意休息才好”

“啊…反着了,这…你,哎…”

话语片刻,刘邦将兵书抛在了一边,顿时郁闷,其实此刻,刘邦是在悠哉的睡觉,只是萧何从来就是喜欢叮嘱刘邦的忠臣,所以唠叨自然难免,而刘邦故意装模作样的看书籍,以此来麻痹萧何,意思是我很努力了,你就别深夜烦我了,当然很有趣的是,在刘邦急切的瞬间,一只不巧和的蚊虫叮咬了刘邦,蜀中嘛,蚊虫多很正常,恰巧这时候萧何正好参见,刘邦一急之下,拿反了兵书,当然,瞬间保持镇定的情绪,并说自己是在认真忙事,如此的装模作样,也不是一般人学的来。

但此时萧何并不在乎主公是如何装模作样,因为萧何的内心觉得,天下是打下来的,不是装出来的,今日不强,他日必灭,所以带着对刘邦的尊敬,以及对大汉的热爱,萧何绕开刘邦的尴尬,并针对与大汉的将来,直言而道:“主公与其自己如此辛苦,倒不如请个懂得兵法之人来坐镇,这样,自己岂不是省心多了”

“不行,自己不懂,请别人?那我的兵马大权要是被他夺去了,我岂不是为人家做嫁衣”

“主公多虑了,派个强者,又深知忠义之士,这多好,两全其美,自古以来,姜尚、百里奚、管仲不都是如此大才之人吗?也没见谁夺得兵权”

“也对,但是萧何,你这说的对,挺好的,如此之人…去哪找呢?”

“韩信”

“他…算了算了,那小子满口高傲,长的又不得体,个子又矮,脾气也不好,动不动就跟我叫板,假如让他当重任,那我以后可苦了,再说了,他一向提倡的是兵治天下,又不是谋伐各国,真要大用,用韩信不如用张良”刘邦边说边摇头。

而这时候,萧何告诉刘邦:“主公,张良为谋士,谋士天下奇才不少,而韩信则是兵者,深知兵法的韩信,是真正可以带领大汉强兵的人选,而强者你要控制住他,尤其是懂得忠义的将士,你只要对他的待遇够好,他所呈现出来的价值,远远胜过主公现在所拥有的,主公给他一个平台,他会努力自己,主公给他几分赞赏,他功劳的结果都会是主公的,况且,韩信此人既然是平民百姓出生,帝王志也不现实,能让他体现自身的价值,才是韩信本身最想要的,所以主公不如做个顺水人情,让他欠你一个人情,让他为大汉立功”

“好吧,既然老哥都这么说了,一点面子都不给也不行,就让那小子做个小将军吧”

萧何摇摇头

“那做什么?”

“元帅”

“啊!老哥你没高烧吧?”

“兵者,国之大事”

“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刘邦接话道:“孙武说的对吧”

“萧何觉得主公见识越来越厉害了”

“好了好了,随你好了,反正现在也是艰难时期,也许会全军覆灭,大将军不过是虚名罢了,如果西楚紧逼,也许我这个王都没得做的,就赌一把”

“主公一向爱赌,这一次,萧何保准你一定稳赢!”

“你可要记得,我刘邦赌的可是不那个小子,而是你萧何,萧相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