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家巴雀儿 > 正文
第九十一章:石头山闹鬼
作者:岳小黑  |  字数:3131  |  更新时间:2020-01-10 23:30:01 全文阅读

云集四海艺术团在云山县城,一家门脸不大的饭店门前,尽心尽力地表演着节目,今天是刘姐侄子饭店开业的日子,算得上是云集四海艺术团的第一单业务,姜大生带领着众人,当然卖力地表演,周围观看演出的人,听着曲子也是情绪高涨,不吝啬自己的掌声。

姜大生穿上了白莹给姜二过年时买的洋西装,在人群中散发着自己的名片,满脸洋溢着笑容,比刘姐的侄子都热情地,招呼着众人进饭店坐,台子上李家杰正和彦小玉表演着二人台《挂红灯》,李家杰把彦小玉抗在肩上,一边唱着,一边表演着各种杂耍,两人四把扇子上下飞舞,犹如蝴蝶戏花,惹的人眼花缭乱,赏心悦目,关键是唱的腔调也正:

“三月里来桃杏花花开;情意相投口难开。

桃花杏花讷不爱;绣一只荷包送给三哥哥戴。

曾吧伊巴曾吧曾;红花一花红。

红花一花红花红;绿呀绿圪茵茵。

那红灯;那绿灯。

红灯绿灯真呀么真喜人……”

一段《挂红灯》表演完了,引来阵阵的喝彩声,别说,还真有不少人和姜大生打听着演出价格,姜大生只是留下了名片,说着等到了时候细聊……。

姜二一个人留在店铺,照看着店铺的营生,这段时间,基本上隔着两三天才会有人来问事,所以姜二本人清闲得很,偶尔出去和盖房子的务工人唠会儿嗑,艺术团的房子就盖在自己的隔壁,贾邦国为了尽快完成任务,也是尽心尽力,招来二十多号工人,白天晚上连轴转的赶着工程,给姜二打着保票,最多一个月,临街三间房连着后院的训练棚能全完工,这可忙坏了余善庆给招来的厨子,不停地诉苦,一个人忙不过来三十多号人的伙食,好在姜大生和三道坡的街道主任惯熟了,街道给介绍了两个要钱少,还尽力的二老板(中年妇女)每天来帮忙。

大林对外说是要回官家窑处理旧房子,已经走了十来天了,隔三岔五的会给姜二发着传呼消息,报着平安。姜二四周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店铺,盘腿上了炕看电视,正看着,听着门外有停车声,接着一个人连门都没敲,灰头土脸的闯了进来,姜二知道肯定是惯熟人,仔细一瞧是贾邦国,这几日石头山建庙的日子已经择好了,贾邦国已经雇着人开始往石头山上拉建材,同时拉炸药修起了山路,平时就住在半山腰遗弃的石料厂,所以是不来姜二这里监工的,可是今天这是怎么了,还弄得如此狼狈,姜二赶忙下了炕,让贾邦国坐上了炕,自己去拿了块毛巾沾湿了水,给贾邦国擦脸上的泥灰,又倒了水关切的问贾邦国:“老岗,你这是咋了?”

贾邦国冲着姜二摆了摆手,沙哑着嗓子说道:“别提了,倒霉透了。”说着话喝了口水,润了下嗓子,继续说道:“那石头山真有妨神爷咧,快快,多给岗准备点符咒啥辟邪的东西,要不然这工动不了咧。”

姜二忙问道:“到底咋咧,老岗慢慢说。”

贾邦国叹了口气说道:“咱也不知道宏芝师父一个人在山上咋住着,那地界,每天晚上鬼哭狼嚎的,吓得人们都不敢睡觉咧。”接着把这几天的事情和姜二说了起来:“这不是开山修路已经六七天了,前几天倒没事,只是晚上经常有山狼嚎,岗手底下做营生的人多,有发电机,点着灯也不怕,但是从大前日里开始不安宁了,你可不知道,每天不光有狼嚎声,还隐隐约约的听得见有人嘤嘤的笑,分不出个男女来,岗安顿着人出去看,他妈的全是怂包,不敢去,但是岗也不敢出去瞧,这不昨儿个半夜,岗住的那间房子,房顶噗通噗通地有人在跳,震的房顶只掉灰,你敲岗这脸,荡划成啥样了?唉,岗手底下的人做营生都心神不宁的,再这样闹下去,要散摊子了。”

姜二听了,皱了皱眉,心里明白,这里估计是有人捣鬼,于是对贾邦国说道:“老岗,么事,一会儿讷跟你去看看,先把老岗的大哥大借讷使唤下。”贾邦国把手里的大哥大递给了姜二,姜二还真不会用,于是让贾邦国给白莹打了个传呼,白莹跟着姜大生去县城看热闹了,店铺里没个知心人照看着,自己走了不放心,只能先给白莹打传呼,唤白莹带着二林回来,自己好跟着贾邦国去石头山眊眊。

等了半个多小时,白莹带着二林回了店铺,姜二安顿了白莹照看店铺,自己带上墙上挂着的挎包,领着二林出了门跟着贾邦国,上了贾邦国开来的皮卡车,去石头山了。

刚进了石头山的地界,到了山下的石头村,隐约已经听得见山上拉炮的响声,又走了十多分钟的盘山路,终于到了半山的石料厂,几人下了车,姜二开始带着二林四周转了起来,转了一圈也没看出有啥名堂,姜二又随着贾邦国的指引,来到了石料厂曾经盖的几间旧排房。一排五间房,将二挨个进了屋里,四周和屋顶挨个观察,又出了屋沿着通长的外墙转,还是没寻到一点头绪,姜二想着肯定是有人半夜踩着墙,上了房顶,可是四周墙皮连个掉渣的地儿也没有,姜二只好让贾邦国找了个梯子,自己上了房顶,通长的排房顶还挺宽敞,姜二仔细的瞧,果然瞧出了问题,连忙唤着贾邦国也上了房顶,贾邦国上了房顶,顺着姜二指着的一块地看,大惊失色,那房顶上一片鸡毛不说,还隐约的有几个硕大的脚印,那脚印肯定不是人的,大的出奇不说,还圆不圆,方不方的。更有一排很明显的,好像故意印在那让人看似的,顺着房顶一条线的往前延伸,姜二和贾邦国顺着一溜脚印走到了房边,往下看,地上干净的很,一点踪迹也没有,那感觉就像是一路奔跑,完了到了房边接着起飞,上了天似的感觉。姜二和贾邦国相互看了一眼,又不约而同的看了看天,明白着两个人的想法是一样的。

贾邦国紧张的问道姜二:“二兴老弟,这啥情况啊?”

姜二虽然做的是二宅的营生,但是敬的是人心,不信这些鬼神,当下也不能和贾邦国明说,免得坏了道上的规矩,低头思谋着没作声,一会儿又带着贾邦国顺着梯子下了房顶,琢磨了一会儿对贾邦国说道:“老岗啊,这个事确实挺玄乎,但是也不难处理,岗听讷的,你现在就派人下山,去周边的村子,打听有没有大仙爷或者算命看风水的,就说是石头山上出了事,工地里需要找个师父问事。”

贾邦国听了,不解的说:“岗这不是来找你了吗?岗觉得你的本事就可以了,还有二林兄弟咧,再找别人不是多此一举吗?”

姜二听了笑了笑,不能明说自己的主意,只是说道:“老岗啊,你不懂,讷这是知己知彼,这样才能给老岗把事彻底解决了,要不然讷处理不干净了,还是会来找你的麻烦。”

贾邦国听了连忙点头,准备出去招呼几个得力的人手,这时姜二又喊住了贾邦国说道:“对了,老岗,你记着不能让人说已经请了讷来看过了,千万千万。还有别往远了走,就在附近村子找。”

贾邦国听了,百思不得其解,但还是点了点头喊人去了。

没一会儿姜二听着外边有车子发动的声音,又过了一会儿贾邦国进了屋,对姜二说道:“人已经安顿出去了,让他们按着你的吩咐去办了。老弟啊,你说这房顶上的大脚印到底是啥玩意的?那么大的脚印,得多大的个头,还能飞走了?”

姜二笑了笑,说道:“讷也不知道咧,但是啊,这事应该好处理。”说着话从带着的挎包里掏出了朱砂黄纸,口里念着辟邪咒,接着赦令起笔,点了三火头,画上辟邪丹,诸邪避退收足。又取出自己篆刻的“十方印”盖在了符咒的头、丹、足上,让贾邦国双手合实,用食指和中指夹住点在眉心,随着自己念道:“十方神明,护讷法命,百邪不侵,万毒不涉,急急如律令。”贾邦国跟着郑重其事的念完了,姜二让贾邦国把符咒揣进了怀里,打着保票说道:“放心吧老岗,么事了。剩下的交给讷就可以了。”

贾邦国听了说着感谢的话,问姜二写这符咒需要多少的随喜,姜二笑着说道:“老岗咱都是自家人,随喜就不要了,但是这个有规矩,你给个两三块的香火意思意思就可以了。”

贾邦国掏出了五十让姜二收着说道:“明白明白,这规矩不能坏。”姜二也没推让,收起了五十块钱,又和贾邦国闲聊了起来,快到中午的点,外边开山又放了两声炸药,没过一会儿工人们都回来吃饭了,工人们给姜二和贾邦国打好了大烩菜,姜二就在屋里和贾邦国吃起了工地的大馒头,刚吃完没一会儿,又听有人喊道:“师父来送粥了,大家都出来喝稀粥。”

姜二在屋里听着动静,眼色询问这贾邦国啥意思,贾邦国听了没说话,急忙起来身,朝屋外迎了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