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家巴雀儿 > 正文
第七十八章:警察有请
作者:岳小黑  |  字数:3805  |  更新时间:2019-12-29 21:03:01 全文阅读

“耍孩儿”又称咳咳腔,是山西大同地区观众所喜爱的传统戏曲剧种之一。是以曲牌名命名的一个戏曲声腔剧种,它源于桑干河中游,曾活跃于大同、朔州及晋西北神池、五寨,内蒙的呼和浩特、包头等地,深受观众喜爱。清代嘉庆、道光年间已有耍孩儿的班社活动,它的形成至少在此以前。耍孩儿是祖国戏曲百花园中的一枝奇葩,被专家誉为“戏剧史上的活化石”。相对于通俗易懂的二人台,耍孩儿更有韵味,和晋剧比较起来,口白又更接近地方特色,深受雁北地区的老百姓喜爱。

姜二出了刘姐的理发店,刚听了罗波儿的耍孩儿,嘴里竟然不自觉的哼了一路“嘿嘿哈哈哈嘿”的耍孩儿腔,等来到了余善庆的小卖铺,先给张圆圆打了电话,询问下哪有宽敞的地势出租,不怕地势偏,能容十来个人,放开了声练习和休息就可以。张圆圆说着给留意,两人寒暄了几句,又聊到了建庙的事上,电话里谈好了,哪天带上贾邦国几人一起上一趟山,去那旧庙实地考察下环境,筹划建庙。姜二给张圆圆挂了电话,又给小四眼打了传呼,告诉明早来店铺,有事相商。挂上了电话,又和余善庆聊了几分钟,接带着四根雪糕回店铺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天朦朦亮,小四眼就奔了过来,咚咚咚的敲着门,刚起来大林开了门,把小四眼迎了进来,这小四眼大冷的天,连个帽子都不带,两个耳朵冻的通红,又搓手又捂耳朵的,直嗨叨着冻的慌。姜二白莹几个人已经起来洗漱完毕了,正在喝着小米稀饭吃着正月余下的糕点和花馍。

小四眼进了里屋,倒不客气,拾起了糕点就吃,看着姜二询问道:“二岗啥事,二岗啥事?这冷的天,冻的讷脑仁疼。”

姜二刚准备和小四眼说,帮着寻寻看哪有好房子租,门头哧溜的听下了两辆警车,小四眼站在当地,透着窗户玻璃瞧得真,立刻头皮发麻,脸色刷的一下变得蜡白蜡白的,哆嗦的说:“警察警察”这时候从警车上已经下几个警察,抬头望了望姜二的招牌,开了门走了进来。小四眼已经吓得无处可逼,只能一口把糕点吞了,把头扭过去,手扶着靠墙的洋箱顶,哆嗦起来,心里合计着,是不是姜二给自己下了套子,让警察来抓自己。

姜二也纳闷,咋警察来自己这里了?心里合计着是不是自己的运营局出了纰漏?此时警察在外屋喊道:“有人吗?有人吗?”大林也忐忑不安的迎了出去,嘴上喊着:“有人有人。”接着把警察迎了进来。

警察进了里屋,职业习惯性的先环视了下屋里的几个人,一眼就瞧见了躲着的小四眼,小四眼光忙着多了,忘记了墙上是面大镜子,自己的样全暴漏了。带头的警察记性好,直接就喊出了小四眼的名字:“杨小子?你在这作甚呢?”小四眼一听,浑身哆嗦,连忙回过头,认得眼前的警察,连忙点头哈腰的说道:“呀呀呀呀,是张所张所呀,讷么事讷么事,哎不不不,讷有事有事,讷眼皮子直跳,来寻师父问问吉凶。”

张姓警察听了,噗嗤一笑,喊道:“你紧张个求咧,又不是寻你的。”小四眼听了和自己没关系,但是一个心还是悬着放不下来,悄悄的往门口挪,嘴上说着:“张所,这里没啥事,讷先走啦?”张所白了他一眼,说道:“大过年的手头老实点,懂得眼皮跳就得惊醒点?滚蛋!”小四眼听了连忙贴着墙边,蹭出了外屋,立马溜之大吉。

这时候那个被四眼称呼张所的警察对屋里其他人说:“谁是主事的啊?”

姜二听了连忙条件反射似的的,举起了手说道:“警察同志,讷是老板,和讷说。”

警察打量了姜二一眼,看着姜二年轻,带有怀疑的表情说道:“你是二宅?”

姜二老实的回答:“是是,讷是二宅。”

“白事做过吗?”张所接着问。

“做过咧,十来岁就跟讷爹出来做红白事,给人箍过坟茔,装过新衣,入殓起灵都在行咧。”姜二听了警察这么问,悬着的心放了下来,知道警察肯定不是来找自己麻烦的了,对答的也自然了很多。

那个张姓警察听了直接给姜二敬了个礼,脸色开始一本正经的说道:“同志你好,我是云山县城东街道派出所的所长,张胜利。能跟我们走一趟吗?处理点事情。”

姜二见警察突然客气了起来,一颗心又悬了起来,问道:“哦,张所长,那个处……处理啥事?”

张胜利见姜二有点紧张,缓和的说道:“您姓姜?”姜二点了下头,警察又说道:“哦,姜师父国道上出了点事故,医院人手不够,小年轻们不敢上手,虽然现在不讲这些乱七八糟的了,但是还担心有什么忌讳,所以想请着姜师父过去搭把手。”张胜利面有尴尬的和姜二说道。姜二听了,哦了一声。没言语,思谋了起来发生了什么事?警察见了,以为着姜二不愿意,继续说道:“姜师父,放心,不能让您白忙碌,按着公办标准给予您补助。”

姜二其实并不是为了酬劳问题,心里知道了,这国道出事,又询问自己白事的营生,肯定是出了车祸死了人,只是脑补着啥事故,法医和医院的人都不接手,让讷这个民间二宅来处理,又合计着大林头天和自己聊膈应死人的事,这自己一个人能不能办了这事?听了警察的话,回答道:“张所啊,那个讷这自个过去可以吗?”

张所长扭头看着外边停着的两辆警车,脸色为难的又瞧了瞧屋里这四五个人,说道:“姜师父,您看着能多带一个算一个,情况您去了就了解了。”

姜二没办法,瞅着大林二林,店铺肯定的留人,大林已经明白了怎么回事,脸色刷白刷白的,比刚才小四眼都白,姜二心里一狠,大林确实的见见世面了,要不然心里这关过不去,日后不好办事咧。于是冲白莹说道:“妹子啊,你看着店铺。”又对大林说道:“大林,二林,走吧,跟岗办事去吧。”说着话先把自己的挎包挎了上,警察带着路,拎着大林和二林上了预备好的警车里。

姜二带着忐忑不安的大林和二林上了第二辆警察后排,那个张胜利坐在副驾驶的位子,车子上了国道,张胜利透过反光镜和姜二聊着天:“瞧姜师父和身边两位兄弟,我突然想到,姜师父是不是就是,最近人们传言的能呼风唤雨的那个二宅先生?”

姜二面露尴尬的说道:“人们胡说咧,讷哪有那本事,讷也闹不机明到底咋回事。就给讷传言成这样咧。”

张姓警察继续说道:“那还是姜师父手里有本事,要不然咋能有这传言?”又瞅着坐在那里一言不发的大林和二林说道:“这两位是不动明王和不动金刚?”说完自己都失笑了起来,心里合计着还真形象。

上了国道没走几分钟,大老远就瞧着乌泱泱的一堆人,姜二心想着地方到了,张胜利突然脸色严肃的对姜二说道:“姜师父啊,你多少心理有个准备。”紧接着,车子开始缓慢的前行,离着人群还有十来米,车子就停了下来,张胜利带着众人下了车,步行过了去,离得近了姜二瞧得见,其实人不是很多,只是被拉着的警戒线挡着,人们只能排开远远的看热闹,显的人多,张胜利带着姜二众人,拨拉开人群,钻过了警戒线,姜二这才瞧的清楚,眼前的景象极其惨烈,一辆跑运输的斯太尔重型卡车迎面和一辆载满人的中巴车相撞了,关键是撞的位子,从中巴车的左边相撞,把中巴车纵向一分为二扯了开,剩下一半的中巴车,像被扳开的面包圈,又像只蜷缩的毛毛虫一样,丢弃在国道边。另一半则支零破碎,飞溅的到处都是。斯太尔重型卡车却完好无损的横在国道的另一边。地上不光有中巴车的残骸,还零散的红的、白的,黑的、黄的物件,姜二瞧的真,那些是被扯碎了的尸体,大林明白过来地上是什么的时候,立马头晕目眩的差点栽倒,接着忍不住冲出了警戒线干呕了起来。二林倒没有大林那么大的反映,只是用手捂着眼睛,食指和拇指不时的露出条缝,躲在姜二身后,想看又不敢看的样子。

张胜利其实心头也翻腾着,早晨来过一次,已经吐过一了,这次再来心里有了准备,所以还算镇定。回头瞧了瞧姜二,只见姜二只是眉头皱了皱,没有惧怕的样子,倒是多了一份怜悯的神态,张胜利心头不由的赞许道:“这人有点本事,只是着两个跟班有点拖累,一个已经躲了去,只留下个看上去不灵光的主。”

这时候跑过来个小民警,脸色惨白的对张胜利说道:“报……报告张所,刚……刚才二科的人来过了,检查完了说……说是交通意外事故,不存在其他动机,就……就又走了。”说话还带有少许的结巴,看情形和脸色来刚才也是吐了不少。

张胜利听了点了点头,问道:“叶队在吗?”小民警指了指远处一堆人,示意着在那边。于是张胜利冲小民警摆了摆手,示意自己知道了,让小民警走了,带着姜二往那队人走去。

那堆人群中,有个管事的,见张胜利过来,连忙迎了过来,两人相互握手寒暄,接着张胜利对那个人说道:“老叶,这位是三道坡的二宅先生姜师父,我刚寻来的。”

那个姓叶的看了一眼姜二,皱着眉头说道:“二宅?这合适吗?”张胜利听了不太痛快的说道:“那老叶你想办法。”

姓叶的听得出张胜利口气中的无奈,只能点头同意了,张胜利又对姜二介绍道:“姜师父,这位是交警一队叶文章,叶队长。全权处理这起交通事故。”姜二冲也文章点了点头,叶文章给姜二敬了礼对姜二说道:“姜师父,多谢您的配合,事情是这样的六点左右,这两辆车撞了,有喘气的和囫囵的被医院拉走了,就留下了地上和车上这些碎块了,医院那边同意接受了,但是……”叶文章左右看看没人,但还是悄悄的趴在了姜二的耳朵边说道:“医院要法医鉴定和对比才接收,怕将来事主来找麻烦打官司。本来咱三科有个两个法医,可是不巧的是老董去燕州开会去了,明天才能赶回来,只留下个徒弟,太年轻,没经历过,刚来不知道是装的,还是真的,晕嗝屁了,没办法,这找您了,你看着处理,觉得哪个像一副,就给拼拼,装一个袋就行。”

姜二这个愁,揉着太阳穴,倒不是姜二害怕,只是姜二也担心,万一装错了,事主发现不对劲,返倒找自己的麻烦,自己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于是对张胜利和叶文章说道:“张所,叶队,这装装拼拼倒是无所谓,举手之劳,可是您也知道,医院都怕承担责任咧,讷个外乡人,不是自找麻烦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