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家巴雀儿 > 正文
六十四章:三爷的粉皮
作者:岳小黑  |  字数:3330  |  更新时间:2019-12-14 23:00:01 全文阅读

雁北的凉粉与粉皮一年四季都有,尤其是在夏季,最被雁北人喜爱,是人们消暑的好吃食。凉粉是用土豆粉与水调和比例,经过高温处理形成果冻状,然后调上特色的盐水汁,再配上黄瓜丝、萝卜丝、香菜、豆腐干等辅料,最后浇上特制的辣椒油与辣椒子,吃起来清凉可口,顺嘴溜滑。粉皮和凉粉所用的食材与盐水,辅料相同,但是加工过程却与凉粉不同,类似于陕西的面皮。

只见乔三爷在烧沸的大锅中,不停的摆弄着一个圆形的旋子(圆形铁盘),将调好的勾好的土豆粉和成的浆舀上一勺,放在旋子上,左右上下摆动着,那浆就均匀的摊成了一张薄片,等到那薄片由白色变得透明时,把旋子一边倾入沸水中,少许的水进了旋子,乔三爷再次摇晃旋子,接着用一双筷子顺旋子边轻轻一挑,一张晶莹透亮,韧性十足的粉皮就旋好了。把旋好的粉皮挑进旁边冷水盆中坐等最后的加工,乔三爷如此再三旋好了七八张粉皮,随手关了电吹风,把凉水盆里的粉皮再逐个挑到案板上,操起板宽上的菜刀切了起来,刀法也是娴熟利落,不一会儿,切好五碗粉皮。拦柜里的老板娘见了,起身把装好碗的粉皮放在了拦柜上,绕出拦柜外,等着乔三爷调盐水。

乔三爷用汤勺把盐水按比例舀到碗里,又把香菜,葱花,豆腐干,莲花豆撒了一遍,最后浇上了辣椒油,一碗碗色泽红艳,油光铮亮,晶莹剔透的粉皮就算圆满完成了。

老板娘一手一碗先端给了常算盘和姜二,又端了两碗递给了二林和常庭知,这才进了拦柜,帮着乔三爷把围裙解了下来。

乔三爷在洗碗池边洗洗手,擦干了,端上剩下的那碗粉皮坐在了长条桌的当中间,对老板娘说道:“英子,多切几个套饼,二林小兄弟能吃。”

叫英子的老板娘也没回话,只是默默的进了厨房开始切起了熏肉套饼。

乔三爷坐下来,摆手示意众人说道:“大家吃吧,二兴,尝尝爷的手艺,老常也尝尝爷的手艺退步了没有。”

二林那里没有安顿已经又拌了辣椒子吃上了,只是姜二和常算盘师徒没动,等乔三爷落了座,发了言,众人才开始加辣椒倒陈醋,动开了筷子。

雁北的粉皮除了劲道,还有一种高山土豆特有的醇厚感,再配上陈醋,不光能消暑,还能开胃,只是最大的缺点不适合做下酒菜,因为粉皮中有明矾,就酒之后不光口感变得涩苦,还容易肚胀。

乔三爷旋的粉皮盐水香醇,分外的好吃,酥脆的莲花豆,五香的豆腐干,再加上特有的胡麻籽,混在嘴里一起搅动,比起街边的凉粉摊那可不是一个档次。

姜二一边吃,一边竖起大拇指夸赞道:“香香,和燕州的凉粉不是一个味,真香。”

乔三爷听了笑呵呵的说:“爷这凉粉店有年头了,只是外人很少知道是爷开的。”

姜二点头道:“光尝这盐水和辣椒油就知道是祖传秘方,只是这四女是谁啊?”姜二边说边瞅了瞅拦柜里的老板娘,又突然觉得自己问的话有点唐突。

乔三爷放下了碗,叹了口气说道:“唉 ,爷的娘叫四女,爷家没地没田,老子又是个纨绔子弟,全家老小全靠爷的娘卖凉粉养活,爷有了洋相(有出息)想着让老人儿享享福,结果老人儿还不愿意,不但不愿意,还逼着爷学起旋粉皮,打凉粉。”

说到这,乔三爷停下了碗筷,直起腰,让自己显得更精神,接着说:“想想爷也算有头有脸的人物,竟然被老人儿逼着盘下了这门面,开了凉粉店。哈哈哈哈,这一晃就卖了十多年凉粉了。只是外人不知道。”

姜二听着乔三爷还有这么一段外传,笑着说:“挺好挺好,身有一计,吃穿不愁,乔三爷退隐江湖了,还有……”姜二说着,突然感觉自己又失言了,连忙打住了话,不再说了,歉意的脸色说道:“三爷啊,对不住啊,讷今天这嘴有点欠。”

乔三爷听了哈哈哈的笑了起来:“你这嘴,确实欠,不过算是大实话,爷喜欢。”

说着话英子老板娘的熏肉套饼已经端了上来,乔三爷拿起了两个递给二林,又一人一个分了起来。接着说道:“二林小兄弟就是你的不动明王吧?那大林兄弟是啥子神圣啊?”

姜二听了乔三爷的话,不明白什么意思,眼神询问着乔三爷,乔三爷失笑了起来,对常算盘说道:“老常啊,你来和二兴说道说道。”

常算盘也苦笑着“唉”的叹了口气,放下了碗筷,和姜二聊起了姜二都不知道的八卦传闻。

把云山人们对姜二的事情和几个版本都说了一遍,最后说了乔三爷的活字招牌,惊得姜二额头冒汗,想着乔三爷不会是因为自己这无意之举生气了把,连忙停下了吃食向乔三爷解释道:“三爷,这些事讷都不知道啊,也不知道是谁瞎言传的,讷咋敢用三爷当幌子啊?”

乔三爷笑着摆手道:“没事没事,这些爷不在意的,但是啊,爷很在意一件事。”说完这话,乔三爷脸色严肃了起来。

姜二心里咯噔了一下,瞅着乔三爷,询问着哪件事?

乔三爷对老板娘说道:“英子啊,隔壁老宋家有几个后生,你给爷喊来。”

老板娘好像压根就不会说话似的,还是说只在三爷跟前不说话,也不言语,直径出门了,姜二忐忑不安的等待着,不一会,英子进来了,身后跟着一大溜二十出头的后生。

这群人,各个长得歪瓜裂枣,一眼瞅着就不是好鸟,姜二见几个人都面熟,但是能叫上名的只有小四眼。心里就开始琢磨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乔三爷见一群人都进来了,店里突然显的拥挤起来,乔三爷看了看,对着人群里的几个人说道:“你们几个没事,去隔壁暖和去吧。”说着话又出去了五六个人,店铺只剩下了小四眼和另外的一高一瘦三个人,看来刚才出去的那几个人都是看押这三个人的主。

乔三爷看着这三个人,笑着询问姜二:“二兴啊,这几个人你认识吗?”

姜二是个识时务的人,当即回答道:“三爷,讷认识四眼兄弟咧,其他的不认识。”

乔三爷当即点了头说:“行,二兴啊,还算实诚,那你知道爷找你来要问什么事了吗?”

姜二想着,能和小四眼与自己有瓜葛的江湖事,也只有张圆圆的运营局了,思索了一会回答道:“三爷,是不是和国贸大厦的张总有关啊?三爷这事要是有冒犯您的地方,您说话,是讷没考虑周全,讷想办法弥补。”

乔三爷笑着看了看常算盘,哈哈哈的笑道:“老常啊,让你说对了,这混小子猴精猴精的,还真给爷来软的?”

说着话,乔三爷站了起来,挠着自己的后脑勺,围着那三个后生转了两个圈,又对姜二说道:“二兴啊,你敢情好啊,用爷的人做事比爷都利索,事情做得无风无浪,得心应手啊?”那三个货,早吓的摆糠子(哆嗦)了。小四眼只是进门的时候瞅过姜二一眼,就再也没看过姜二。乔三爷又说道:“那个什么张总,爷无所谓,爷生气的是,这几个混账玩意和你二兴做事,不入爷的账,坏了规矩。”

姜二虽然懂得八门的路数,但是八门中各家的那些私规却是不懂的,连忙说道:“三爷,对不住您了,讷确实不懂规矩,四眼兄弟坏了什么规矩,您和讷说,讷尽量着弥补。爷,您能放过四眼兄弟这一次吗?”……

原来这祸事还是小四眼几个人的贪得无厌惹起的,绿林门有条门规,老荣摸了脏(小偷偷了钱),得向堂口汇报,一来:这样的话以防着摸了自家惯熟的人,寻起来和还起来方便。二来:按照比例交堂费,以作堂口周转费用,打点江湖。

那日小四眼约着自己的两个兄弟,去寻张圆圆的霉头,摸了钱包和大哥大手机,本来钱包里有两千多块钱,三个人分分也就可以了,像这种私下里合计的买卖,堂口不知道,自己黒摸了也可以,问题出在了大哥大手机上。

那年月,一部大哥大上万,即使是黑脏也能卖个五六千,合着小四眼的意思,报了三虎,让三虎处理分个三几千一人还能落个一千多,但是另外两位觉得要过年了,花销的用项太多,非要自个去电信广场卖了,小四眼合计着让兄弟两人帮忙,油水多了更显的亲近,就默认了。

绿林门,尤其是三虎的手下,除了“老荣”(小偷)“油子”(地痞)还有更多的“点把”(打探消息的人)那俩主私下里卖手机怎么可能不被三虎知道?当下就被截了胡送到了三虎那里,三虎都没“严刑逼供”这两个软蛋就全招了。赶巧的是小四眼在窗户根撒尿,听的真,连忙跑出来先给姜二打了传呼,预警了姜二,接着自己当没事人一样又返回了办事处,当然没多久也被三虎给收拾了起来。

三虎本来就看着姜二不顺眼,认为着姜二就是自己的“撞客”.这下好了,有了姜二的把柄在手,自己得好好收拾下姜二。于是晌午直接把事情告诉了乔三爷,才有三爷中午联系姜二的传呼。

乔三爷听着姜二比较仁义的话,知道对姜二不能来硬的了,何况姜二也不是绿林门的人,硬办了不合适,只好把和常算盘下午合计的想法对姜二说道:“二兴啊,别以为你给爷来软的,也就心软收拾不了你,你听着,爷手底下有件事情要你去办,你要是做不到爷心坎里,爷照样坏了你这风水局,让你在云山县待不下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