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家巴雀儿 > 正文
第六十二章:姜二出名了
作者:岳小黑  |  字数:3362  |  更新时间:2019-12-12 23:30:01 全文阅读

当姜二看见小四眼发过来的消息,脸色瞬间变得刷白,和贾邦国的谈话也不在心上了,找了个理由挂了电话,离开了小卖铺。

刚才自己打电话的空闲间已经支语走了白莹和二林,现在一个人边走边思谋着小四眼消息背后的情况,按理说不应该是因为二秀的事情,昨日已经说开了,那短短的一夜又会发生什么情况?难道是自己昨儿后晌的那句失言?自己也是个好意提醒,不会是犯了什么大忌讳吧?左思右想也想不明白,但是有一点姜二明白,必须先把小四眼的信息删了,汉版的传呼能保存一百条消息,姜二边走边翻找着,除了自己开业前日小四眼的祝贺消息,剩下所有的有关小四眼回复消息全删除光了。

想不明白就不想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姜二虽然心有忐忑,但是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还没到店铺,姜二大老远的看着大林二林在路边的各闹(垃圾)堆敲炉筒,冬天的炉子,炉筒糊着的烟灰容易堵炉筒,通风不好,容易倒烟,姜二忌讳这个,所以大林倒炉筒也勤,只是二林嘴里叼着根麻糖,还流着一股浓鼻涕,脸上又荡了不少的黑煤灭子,确实不雅观。姜二失笑的喊道:“二林,二林给岗把那能带(鼻涕)洗洗,吃完了糖再作营生,要不做完营生再吃糖,岗咋就教不会你呢?”

大林听了,看见姜二回来了,笑着说道:“别提了,二岗,一看见好吃的,咋也收揽不住了,都是二岗惯得,以前可听讷话咧,现在不行咧,不听讷话咧。”

二林见了姜二说话,连忙把肩膀支着的炉筒往地上一甩,一手堵着鼻子一头,使劲一憋气,鼻子孔一喷,把提溜的鼻涕擤了下去,冲着姜二嘿嘿乐道:“嘿嘿,二岗,麻糖好吃,粘牙。”说着话用袖子筒去搽鼻子上剩余的鼻涕。那番举动,像极了五六岁的顽童。

姜二看着,心里说不出的滋味,不知道是开心还是难受,走到了大林身边,寻了根棍子和大林一起敲打起了炉筒,边敲打边对大林说:“大林啊,等来年开了春,把张总的活干好了,咱赚了钱,就带二林去看病。”

本来一直敲打炉筒的大林听了,停下了营生,望着姜二不言语,姜二又说道:“二林脑袋瓜机警的很,聪明,岗看着,只是和人泛不上话,懂的好赖,就是咱以前没条件,没带二林去看过,说不定去医院看看,能治咧。”

大林这才低下头,又敲打起炉筒,掩饰着复杂的心情,声音略微颤抖说道:“不用咧,没用咧,二岗,讷兄弟发烧的时候大夫说过,烧坏了,治不好。”

姜二笑了笑说道:“现在的日子几年一变样,五六年前讷天天想着吃馒头,吃不上,可现在咱俩穷的叮当响的时候,也能吃得上馒头,美国人都上了月球咧,科技在进步,说不定这十来年过去了,能治咧。”

大林听了,心里其实也在祈许着二林能变好了,和姜二相处这么久,知道姜二不是那种悠套子,卖嘴皮的人,心里默默的感恩着说道:“知道咧,二岗,眼下咱先就这样吧,等有了消息,说讷兄弟这病能治,咱就去治,讷给二岗当一辈子的兄弟。”对于大林来说,毒誓发的天花乱坠也是没用的,跟着姜二死心塌地的受就可以了。

俩人敲打完了炉筒,喊着二林拾炉筒回屋装炉子,于是大林二林和姜二仨人一人捧起了一节炉筒,笑么呵的转身回屋了。

众人装好了炉筒,生起了炉子,白莹已经开始准备午饭了,姜二见炕上的桌子上有张红纸,写着字,随手拿起来一看,写的是一男一女两个人的八字,随口问大林:“大林啊,桌儿上的八字谁留的?干嘛的?”

大林这时候才想起来说:“哦,二岗,晌午来了个老乡,说孩子结婚,让择个开春后的日子,讷不会写字,他们就留了个条。“

姜二听了,哦了一声,上了炕,让二林取下了挎包,翻起了日子。

白莹做饭中,望着屋里算上自己四个人,自己失笑了起来,姜二抬眼问道:“妹子笑啥咧?”

白莹笑着说:“二岗啊,咱这屋四个大文盲,却做着文化人办的事,你说失笑不?”

姜二白了白莹一眼反驳道:“二岗啊,可不是文盲,肚子里墨水多着咧。”

白莹敷衍道姜二:“对对对,咱屋里就二岗一个文曲星。”

姜二也不搭理白莹,继续翻着黄历,择日子,追问道大林:“大林啊,那老乡没说有啥要求吗?”

大林坐在了炕沿边说道:“没,老乡说了,只要是二岗择的日子就行,别人择了也不信。”接着脱了鞋,坐在了姜二身边,看着姜二择日子,边学习边说:“那老乡还不是咱三道坡的人,说是城北新皇庄的人,可劲夸赞二岗咧,弄的讷也大睁眼。”

姜二想着,咋世道说变就变,三四天前,自己还愁的没了活路,想着布局赚点外快,过几日继续和二林去摆摊,这几日咋就风生水起了呢?事实上,很多事就是如此,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姜二想破了头去运营布局,打自己的名头,可是那运营局才刚开了头,没有运作起来。但是姜二的名头就被一个莽撞的汉子,和糊涂的陈老八给打响了。

话赶话,传千里。看似鸡毛蒜皮的事,经过人们口头相传,就会被无限放大,本来是汉子与陈老八扯皮的事,被人们以讹传讹,变成了外来的和尚与本地的大神斗法的故事,才一日功夫,变成了多个版本,有的版本说是汉子同时请了两个人择日子,姜二说那日有灾,不能上梁,陈老八说那日吉祥,能上梁,结果应了姜二的话。

有的版本说汉子先找陈老八择好日子上梁,姜二路过看见汉子上梁去劝阻,说今天不能上梁,但是汉子不听,结果出了事。

更有个离奇的版本是姜二和陈老八一个修道,一个成佛,结果两个人斗法,姜二呼风唤雨,招来了大雪,陈老八没能耐按不下姜二的法术,结果碰上了倒霉的汉子新房上梁,跟了灾带了害。

这话传话也有人借题发挥,误打误撞的把国贸大厦算命小先生联系在了一起,某些保安把亲身经历添油加醋的讲解一番,什么大法师身边跟着个不动明王,什么开了天眼看的见神仙怪鬼,什么天生神力力挽狂澜总总,总之有的没的一大堆,都是说着姜二的道法高深。

当然这其中余善庆的功劳是最大的,余善庆改名,相当于是当事人,当然得要显摆自己的鸿运当头,往好处里说,更是亲眼看见乔三爷前来“姜二问事”和自己一起探讨过命理之术。乔三爷就是最有利的广告招牌,哪有人不信服?

姜二当然不知道外头关于自己的流言蜚语,只是认为着自己的好运来了,。

姜二听大林说对方没要求,只是等着开春再说,于是择了三个时间跨度不大的日子写了上去,想着等到了日子,看看气象,哪天日头好,选哪天。等东家来了说明情况。没一会儿功夫,白莹的饭做好了,白菜豆腐烩山药,虽然没肉,滋味也是香的很。

众人吃着饭,姜二的传呼又响了,姜二翻了出来,看着传呼上的信息:“乔三春先生给您留言:今晚七点,四女凉粉店有事相商。”

姜二看着传呼,心里咯噔一下惊了神,前脚接到了小四眼警示的消息,半日不到乔三爷就喊自己去谈事,关键是大冬天的,去凉粉店,这里边没蹊跷谁信呢?大林看的出姜二神情的变化,连忙问姜二:“二岗咋咧?有啥事?”

姜二开始思谋着乔三爷找自己到底会有什么事?想着给小四眼回电话仔细盘问下,又打消了念头,姜二想着能和小四眼扯上关系的事情,只有张圆圆,可是张圆圆和乔三春之间又有什么关联?这个头绪怎么能捋顺了。

大林见姜二走了神,没听见自己说话,又大声问了一句:“二岗,二岗,啥情况啊?有啥事?”白莹也看见姜二的神情不对,注视着姜二。

姜二这才回过了神,知道自己失了态,对众人不瞒着说到:“乔三爷让岗过去谈话,不知道是什么事。”

大林对昨日来的那老头有映象,虽然上了岁数,可是气势上不是一般人比得了的,尤其是那种不怒自威的架势,自己也犯憷,于是小心翼翼的问道:“不会有啥麻烦吧?”

姜二没敢和众人提小四眼的消息,怕大家跟着担心说到:“应该没事,讷晚上过去一趟就好咧,么事么事。妹子啊,四女凉粉在哪啊?”

白莹听了说道:“城南咧,不远,坐中巴几分钟就能到。二岗大冬天的吃啥凉粉啊,不怕闹肚子咧?”

姜二听了说:“是乔三爷让岗去那里找他。”

白莹惊奇的说道:“啥?三爷那样的大人物请你去吃凉粉?这大冷的天,没毛病吧?”

大林跟姜二久了,心里明白这里一定有事,连忙说道:“二岗,晚上讷跟着你去吧。”

姜二努力的思谋着这里的事情,想着昨日见乔三爷的情形,说道:“你不能去了,看着店铺吧,留妹子一个人在家讷也不放心,二林跟着讷去吧。”

大林担心的说:“二林不活泛,完了遇见有点事,还得你照应他咧。”

姜二笑了笑说道:“你不懂,你想想昨日的情景,那三爷刚来,对岗和你有没有好迷脸,唯独对着二林有乐模样,倒不是三爷喜欢二林,而是三爷那种人最懂得分寸,带上你这样的人会去揣摩三爷的心思,三爷不喜欢,带上二林去比你安稳。”

大林听了,虽然还是不太懂,但是明白姜二比自己想的周全,应了下来,几人又开始吃起了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