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家巴雀儿 > 正文
第四十九章:宴请白娘娘
作者:岳小黑  |  字数:3164  |  更新时间:2019-11-29 23:00:10 全文阅读

张圆圆一夜没合眼,半夜爬起来跑到了西头村丈母娘家,去给媳妇道歉去了,相对于姜二的那些话,眼下还是媳妇重要,丈母娘当然是没有好脸色,一个在外梁黄米(偷女人)的汉子,还回家打媳妇,这是最让人瞧不起的,连院门都不让进。

张圆圆只能在院外高声解释着没有做对不起媳妇的事,惊的街坊邻居与家里的狗汪汪的叫个没完,直到有人提着手电筒出来防贼似的冲他晃个不停,张圆圆才悻悻然的走了。

大半夜的,走的急,家里备用的车钥匙也忘了拿,去的时候县城有出租车,容易来,可这回的时候,乡林僻壤的到哪打车?只能靠两条腿,走吧。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腿软的不行了,才看见个出租车,这才回到了家。

张圆圆回到了家,实在累困的不行了,倒头就睡,睡的迷迷糊糊,电话铃响了好几遍才惊醒。原来是昨天自己在商厦安排了今天有会议,大小头头等了一上午不见张圆圆来,又不敢自行散了,这才让秘书打电话询问,张圆圆一看都上午十点多了,电话里说散了吧,明天再开,才醒眼朦胧的起床准备去商厦。

找到备用的车钥匙,打车去了酒店,把柜台借的零钱还了,找到自己的车,到了商厦也就中午饭点了。停下来车,周围转着圈巡视了下,没看见算命的,招手喊来了负责停车场安全的保安问道:“今天停车场那个算命的来了吗?”

保安看着张圆圆两个深陷发黑的大眼圈连忙敬礼回答道:“报告张总,来过了又走了”

张圆圆示意保安放下敬礼的手说:“多会儿走的?”

保安又要敬礼,张圆圆赶忙拦了下来,让他麻溜点说,于是保安接着说道:“报告张总,这几天好像来算命的人特别多,那个算命的来了没一会,只算两个就带着愣徒弟走了”

张圆圆哦了一声,示意保安去忙吧,转身准备走,想了想又回头喊住了保安说:“明天再见到那个算命的,你把他给我留下来,喊到讷办公室,讷有事要问!”

保安又敬了个礼回答到:“是张总,保证完成任务!”说完话转身跑步走了。

张圆圆准备进商厦,发觉肚子又饿了,这个点,正事也做不了了,于是先寻个小饭馆,糊弄一口。想着昨天已经倒霉透顶了,今儿不至于更倒霉了吧,嘿嘿,想什么来什么,寻了饭馆刚坐下,点了凉菜黄瓜腐干,啤酒还没开盖,打身边路过两个后生,一个掐着烟卷,手指头一抖,指甲盖大的烟灰直接就掉凉菜上了。那两个人像没事人一样寻桌子去了!

张圆圆这个气,立马站起来冲那两个后生喊到:“嘿嘿嘿,你长眼了没?”

那两个刚路过的后生当然知道张圆圆是在说他俩,一起回身,再瞧这两个后生,这个横眉竖眼满脸横肉,一个尖嘴猴腮匪气流露,一看就是不好相与的主。满脸横肉的气势汹汹问张圆圆:“咋咧,你说谁咧?”

有钱的怕狠的,狠的怕不要命的。张圆圆当下就蔫了,笑迷脸的指着凉菜低声说着:“您二位把烟灰弹进来了。”

尖嘴猴腮的主阴声怪调软趴秧的说着:“又不是故意的,你凶什么凶?”

张圆圆遇见这样的主,只能忍着气连忙点头:“是咧,是咧,您忙您的,没事没事。”

难怪张圆圆生意做的这么红火,遇事能忍,这个最难得,弄得那两个后生也不能再发作,只能甩身走了。

黄瓜腐干是不能吃了,张圆圆还得躲着那两个后生,省的尴尬,一口没吃也得买单,草草了事回了商厦办公室,觉得咋都不得劲,又喊秘书出去打饭。

瞅着桌上的电话直发呆,突然想到了在华严寺结交的林业绿化办的刘云水。

这刘云水和自己一样,是个非常虔诚的居士,还皈依了同一个师父,都是妙字辈的,算自己的师兄咧。聊过天,知道刘云水手里有几个道行高深的师父。于是翻了翻电话本,拨了过去,没一会儿电话通了:“水岗吗?哦哦……讷圆圆儿……哦哦不忙不忙……吃了吗?……这话说得随时都行啊,要不晚上请你……哈哈哈不开玩笑。……水岗啊,打听个事,……水岗不是认识好多师父吗?给讷介绍认识认识呗?……二宅?讷也不懂找个啥样的师父,水哥啊,你听讷学学昨天的事儿,您看看讷得找个什么样的师父”

这张圆圆就在电话里,把昨天遇见个算命的,和之后遇见的倒霉事,从头到尾的说了一遍,刚叙述完了秘书把饭送来了,于是接着说:“这不水岗,讷现在饭还没吃,您看讷得找个啥样的师父看看?”电话里安静了一会,有了回音,张圆圆马上点头应道:“嗯嗯……嗯嗯……好的……好的……那咱晚上见?……您说去哪都行……好好……那咱晚上见!”

张圆圆挂了电话,心里少许的宽慰了一下,扒拉了口饭,又给老爷庙打了电话,订了个雅间,晚上约好了和刘云水一起去见个大仙爷……

待在姜二店铺的白莹接到了个传呼,出去回电话了,没多久回来了,白莹回来后气喘吁吁对姜二说:“不好咧,二岗二岗,那个张总没来寻你,寻到讷这里了。”

姜二听了,也疑惑询问怎么了?

白莹缓了口气说:“刚才刘云水刘主任给讷打电话,约讷晚上去老爷庙饭店吃饭咧,约的人就是那个张圆圆张总咧”

姜二听了,仔细盘算着,想着肯定跟自己布的这个局有关,想了一下,衡量了轻重利弊,觉得虽然没运营到自己身上,也没落到外人身上,也算是个好事。于是语重心长的对白莹说:“妹子,岗布了局,现在绕到你身上了,也是好事,不用慌,晚上饭局你去了,你就这么说!”

姜二说的认真,白莹听的仔细,姜二讲完了,又喊过了大林,三人又仔细推盘,觉的没有了遗漏,白莹点头,说着没问题了,自己回了家,等刘云水来接人了。

冬天的夜长,六点的天,已经见着黑了,刘云水开着夏利车来接白莹,白莹在家当着刘云水的面给屋里的神圣点了香,请了好久的神,之后对刘云水说,今晚咱要见个大人物咧,自己得准备周全,让刘云水也最好别太积极,小心引火上身,唬的刘云水也是紧张兮兮。

上了车,出了北庄子街刘云水问白莹自己要注意点什么。

白莹笑了笑说:“你也没说今晚找我处理啥事,于是讷刚才问了神圣,神圣指点讷,说今晚要拜见妨神爷,马氏奶奶咧。”

刘云水惊的就差磕头咧,车都差点没开稳,连忙准备把张圆圆的事说一下,白莹连忙制止了刘云水,说:“你啥也说,小心引火烧身,这妨神爷最怕别人学嘴皮。”

刘云水额头上不由的冒出了白毛汗,吓得握紧方向盘,认真的开起了车。

到了老爷庙,刘云水带路,白莹跟着到了二楼的雅间,推开门进去,这张圆圆正坐当中间,看见了刘云水引进个年轻姑娘,后边再无旁人,于是起身问刘云水:“水岗,你给讷引荐的师父呢?”

刘云水连忙把白莹往上位一迎,让白莹坐了下来才郑重的介绍说:“张老弟,这位就是讷说的师父,白娘娘。”

张圆圆很是诧异,本以为是个上岁数的,有阅历的师父,咋也没想到是个年轻小姑娘,心里有着疑问这有火候吗?举止上也有了怠慢。但是该有的礼仪还是要有的,伸出手示意和白莹握手,白莹双手一抱没搭理,刘云水一看,连忙准备伸手握一下,以解尴尬,白莹看了,连忙咳嗽了声提醒刘云水:“咳咳,小心引火烧身!”这一句吓得刘云水连忙收回了手,还手心手背的在自己衣服上使劲擦着,好像刚才那一瞬间双手沾满了晦气,让雅间的空气更显的尴尬。

刘云水是中间人,总得说点什么,只能面漏尴尬的对张圆圆解释道:“张总别见怪,有些事讷现在不方便说,但是讷以人格向你发誓,你的事,讷一句也没向白娘娘透露”刘云水发完誓,又低头对着白莹说:“白娘娘,您看讷还能在这不?”

白莹笑了笑说:“你爱待着就待着,只要不多嘴,神圣也不会怪罪你的。”

这弄的刘云水实在尴尬,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看的张圆圆也感觉着有点阴森恐怖,刘云水想了想对白莹说:“要不白娘娘你们谈,讷家有事咧,讷先回去?”

白莹笑着说:“那你就回去吧,记着明天下午你到讷那去,上两柱香”

刘云水听了连忙点头道:“好咧好咧,你们忙,你们忙”说着话还冲张圆圆露出尴尬的笑脸说道:“张总啊,你别受制(生气),讷家确实有点事,你们谈,记着完了把白娘娘送回去,咱们过了今天电话里细聊。”

这把张圆圆给整了个大白脸,张圆圆自己看看了鞋底,没踩着屎,又浑身上下的看,也看不出自己哪有不妥,心里想着这刘云水咋看自己的眼神比见了鬼都吓得慌,心里不由的绷紧了弦,点头对刘云水说:“行行,那岗你忙去吧。”又冲着雅间外边喊道:“服务员上菜。”……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