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武圣祖 > 正文
第17章 对与错?
作者:逝去了温柔  |  字数:3000  |  更新时间:2019-11-10 19:18:14 全文阅读

两人转入隔壁小巷,只见素心和一个身形消瘦,面色病态的妇人站立在巷口中间。

  “娘!”一看到病态妇人,孟清姿顿时激动的唤了一声,疾步上前,两人相互拥抱喜极而泣。

  凌枫走到素心身旁,递出一个靠过来的眼神道;“素心,你是怎么知道她是清姿的母亲。”

  素心转过身,透过帷帽丝网白了凌枫一眼,凑到耳边蚊鸣般轻声道;“叫的这么亲密,是不是对人家有意思,不许你这样叫她。”

  凌枫听闻,顿时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这可是女人吃醋的表现,真的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若真的能让素心这般倾世佳人为之吃醋,就是马上让他去自裁,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孟清姿和其母拥抱完,突然向他们两人下跪,不住磕头谢恩。

  凌枫赶紧将二人扶起;“孟姑娘,你们今后有什么打算?”

  母女俩闻言,纷纷面色一沉,显现无奈和忧愁,自顾摇了摇头。

  “那你们住哪?”我护送你们回去,有我在,那什么沈孙子不敢拿你们怎样。

  孟清姿看了看病态苍苍的母亲,噗通一声再次跪倒在地磕头;“清姿恳求公子收留我们母女,如蒙不弃,清姿愿以蒲柳之姿终伴左右,为奴为婢,当牛做马,只求公子收留。”

  说罢磕头在地,却是不起,显然是在等待一个答案。

  凌枫不由一怔,幸福来的太过突然,让他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他从不相信有天上掉下个林妹妹那样的狗屎运。

  可现在,老天终于如愿以偿的把狗屎砸在了他的头上。林妹妹是没有掉下来,却掉下来了个孟清姿。

  但他很清楚,孟清姿之所以这般不惜以身相许,图的不过是想找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和靠山,一个能够接纳保护她们母女俩的避风港,而并不是真的喜欢他本人。

  男人本色,他自认不是什么好东西,但他在感情这方面,却有一个很奇特的道德癖好。

  那就是他或许会花钱去找小姐消遣作乐,但绝不会去睡一个愿意让自己睡,却又不爱自己的女人。毫无疑问,这孟清姿是属于第二种。

  凌枫微微一笑,扶起孟清姿;“你们家住哪里?我护送你们回家。”

  孟清姿闻言,摇摇头;“我跟娘亲无家可归了。”

  “怎么回事?”凌枫面色瞬间阴沉,不由猜测是不是姓沈的在绑了她们母女的同时,又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孟清姿看凌枫会错了意,随即含泪解释道;“我们本是兆丰县人,家父逝去的早,所以从小我与母亲相依为命。直至今年家乡闹旱灾,庄稼颗粒无收,无奈逃难至此,不想母亲染了重病,我又无钱买药医治,迫不得已才在街头写字贴标求卖身救母。蒙公子慷慨相助,本想治好母亲的病,就在镇上讨一份差事谋生,不想却被那沈家公子绑进了青楼,若非公子舍身相救,清姿只怕不能苟活于世了。”

  说道这里,孟清姿也顾不得男女有别,抓着凌枫手臂泪眼汪汪的乞求;“公子仁义,清姿不敢高配,只恳求您收留我和母亲,我愿意生生世世为奴为婢伺候左右。”

  这种白白上门的美女,是个男人都不会拒绝,但凌枫却不由为难,毕竟凌家并非什么大富大贵之家,而且自己一再往家里带陌生人,难免有些没有把凌川和陈凤秋放在眼里。

  可要他将孟清姿母女丢弃街头自生自灭,他又狠不下那个心,何况这母女俩之所以落得如此下场,终归结底是被自己所害。

  于是把目光移向素心,希望她能给出个中肯的建议来。

  素心摘下帷帽,露出倾世容颜,让孟清姿母女不由惊讶,同样作为女人的她们,也不敢相信这世间竟还有这般,长的如此美丽漂亮的女人。

  孟清姿不禁黯然低头,似乎明白了凌枫不屑自己以身相许的原因。

  只见素心道;“你救得了她们一时,救不了她们一世,经此一事,那沈家公子又岂会轻易放过她们。既不能好人做到底,又何必要出手相救,给她们生存下去的希望。”

  凌枫闻言不由点头,随之对孟清姿道;“我家山脚下倒有一片枫树林,本打算给素心盖一所木屋,若不嫌弃,你们可先在我家暂住,等盖好了木屋,你们三人可一同居住,彼此也好相互照应如何?”

  一看凌枫决定要收留安置她们母女,孟清姿愁云惨雾的面色,顿时云开雾散,露出几许阳光;“一切全凭公子做主。”

  但见她母亲突然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老泪纵横,不住磕头。

  凌枫不由一惊,感情这孟母是个哑人,不能说话,难怪一直都没有开口。于是赶紧将她扶起;“伯母请快起来,您折煞我了。”随之又道;“以后那片枫树林,就是你们的了。”

  孟清姿微微作揖;“多谢公子。”

  “快走吧,看有一支人马冲迎春阁去了。”素心望着不远处的迎春阁道。

  几人闻言,纷纷顺着素心的目光望去,只见六七个大汉行色匆匆的走进了迎春阁,领头的正是那在瑶村凌家被吓得尿裤子的沈公子。

  看着他们消失在迎春阁,凌枫思索了片刻,转而对素心道;“你先带她们回家,我去去就来。”

  素心不由一惊;“干嘛?你想找死啊!”

  一旁的孟清姿虽然不说话,却显现几许担忧。

  凌枫微微一笑;“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说罢,自素心手中夺过帷帽戴在自己头上,然后快步走出小巷,消失在人海之中。

  素心冷哼一声道;“我们走!”

  “要不我们在这等等公子吧?”孟清姿弱弱的道。

  素心这才没有说话,蹲在墙角自顾发火。

  凌枫快速跳跃在屋顶之上,目测着找出珊珊房间位置所在,蹲下身轻轻拨开瓦片,透过狭小的空间往里一看。

  只见此刻屋子里站立着刚刚急匆匆进入迎春阁的几个大汉,一旁站着一个约摸五十来岁左右的老妇人,估计是迎春阁老鸨,而珊珊则是屈膝跪在地上,场面似公堂问审一般。

  “珊珊,你太让我失望了。”姓沈的坐立于床边,一脸怒意的说道。

  珊珊低下头,不敢言语,静静的等待姓沈的降罪。

  谁知姓沈的突然凶光暴戾,抄起一旁的茶杯,狠狠的砸在她的头上,顿时鲜血狂涌,顺着她的脸颊滴落到地面。

  且是如此,珊珊竟连吭都不吭一声,更不敢抬手擦拭,任由鲜血染红了她美丽漂亮的脸蛋。

  更令人发指的是,姓沈的并没有因此而停手,只见他自床上跳起,伸手抓住珊珊的衣领,拉扯到他面前。目光猥琐的往其高峰处看了看,然后一把将她推倒在地,狠狠的一脚踩在腹部,痛得珊珊忍不住一声闷哼,不由口吐鲜血。

  本来她跟凌枫对打时留下的伤就还没有好,现在姓沈的又如此不懂怜香惜玉辣手摧花,让她的内伤外伤更是雪上加霜。

  “卑贱的东西,小爷如此信任你,你却把我的猎物给弄丢了,我要你何用?”姓沈的面目狰狞,说着直接一脚将她踢飞了出去,狠狠的撞击在一边的墙壁,然后似雪球般反弹滚落了回来。

  再一看,只见她双目紧闭,已是昏了过去。

  “公子,这种人留之无用,不如杀了算了。”一个粗犷的声音说道。

  “不能浪费了,以后就让她在这里接客。”姓沈的冷冷的说道,丝毫不念及往日情分。随即对一旁的老鸨吩咐;“今晚就让她接客,少于十单,不许她睡觉。”

  老鸨听闻,身体吓得直哆嗦,恭声道;“公子放心,老身亲自监督她。”

  姓沈的听了,冷哼一声,带着一行人挥袖而去,老鸨赶紧跟去送行。

  整个房间顿时空荡荡的只剩珊珊一人,死尸般孤零零的躺在角落里。显得一片死寂凄凉。

  且是忠诚如她,最后还是落得如此下场,让此刻蹲着屋顶的凌枫唏嘘不已。

  确定了四下无人,凌枫才轻轻合上瓦片,然后自窗户破窗而入。几个快步走到珊珊旁边,轻轻的一把将她抱在怀里,满怀愧歉道;“对不起!”

  孟清姿若非是因为他,就不会被姓沈的欺负绑来,也若非他闯来救走孟清姿母女,就不会陷她于这般田地。也许他们谁都没有错,错的是人情冷暖,错的是天道无常。

  随之自空间戒指取出一枚紫灵炎龙果,催动灵力融入其口中,然后把她抱到一边的床上,擦了擦脸上的血,轻轻盖好了被子,才破窗而去。

  而他不知道的是,在他破窗而去的那一刻,只见珊珊的眼角偷偷的划过一滴泪水,分不清她是醒是昏,也不知她是否恢复了意识。

  这滴泪,她或许是为凌枫的善良,为他为自己所做的事情而感动,又或许是她潜意识里,为自己可怜凄凉的命运捉弄,而以忧歌回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