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那座山河那把剑 > 第一卷:碑已旧
第一章,我从远方赶来,恰巧你们也在
作者:好个白发迷途人  |  字数:4486  |  更新时间:2019-11-18 22:14:00 全文阅读

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

暮色,暮色里。

江南北岸有一座春秋鼎盛年间曾经被圣贤赐名为“委羽”的小镇中的一个偏僻角落里坐着一位少年,少年雍容闲雅。

今日是江南稷下学宫一年一度的论道大会,江南汇集了荆襄荆扬各地名士,因此这座小镇上的年轻人们也去了一半,镇子上如今只留下一些不识字,或是如同少年一般没钱的待在家中,亦或是对吟诗作赋实在是不太感兴趣的。

“药物非种,名类不同,分剂参差,失其纪纲,虽黄帝临炉,太乙降坐,八公捣炼,淮南执火。”

坐在台阶上仰望着那天边云霞孑然一身的少年嘴里念念有词,那是他曾经不小心从对面那座府邸偶然间听到的《参同契》,觉得很有意思,因为当时主人家并没有生气,而且这又是属于读书人之间的事情所以严格来说这就不算是偷听到的。

坊间流传江南独占东胜神洲八斗名士,自春秋以来江南数郡就少有战火,大隋皇帝更是以举国之力凿开贯通南北的大运河,江南一十五郡因此享有“天下水乡”的美誉,江北亦是如此,现如今的江北正如暮春的时节的川蜀群山一样静谧。二十多年前十八路诸侯颠覆大隋,北唐覆灭十八路诸侯立国之后经常会将皇室嫡系驻扎于此,只不过前些年因为蜀楚两国展开的楚江大战导致山河国破血流成河,少年的爹娘也在那场战乱之中去世,但是少年因为爹娘早年间经商的缘故,所以他耳濡目染之下很小的时候就会许多地方的方言,大战爆发之后流落至此,孑然一身的少年借着那些荆襄名士们说的“腹有诗书气自华”博了一个还算不错的名声,又因为会大江南北各地方言,委羽镇这一亩三分地内说的话稍微有一点管用。

委羽镇有一千户人家,另外还有赵钱孙李几户江南地界内颇有威望的大户人家,镇子上还有一位朝廷派来的江南嫡系官员,镇子上八座酒楼,一间私塾,每座酒楼都有一个说书先生,其中最出名的当属桃子坞那风骨仍存、脾气向来说一不二的半百儒生,不管酒楼生意好坏他都只讲一场,上至山精野怪,下到人间剑士他都知道,只不过年轻人们却偏偏对春秋甲子年间那点事情情有独钟,而且往往也只有这些江湖义气才能勾起年轻人们隐藏心底深处的意气山河,少年也跟其他同龄人一样很小就有一颗背三尺剑走尽天涯的心,只不过因为他知道的多一些,自然想走的更远,可惜现实很残酷,即便是他想去也没有丝毫办法。

委羽镇十里外有一条大江,镇子里的年轻俊彦若是要想北上天都长安谋求一个人样的话要么渡江行舟,要么走官道绕路,然后途经与江南并称“天下第一甲”的荆襄九郡,再翻过高山就能看见享誉天下的天都长安城,历经数朝,巍峨春秋七千年而不败。虽然江南一十五郡极其的大,但相较于此,委羽镇却是小的有些可怜了,小镇能有如今这般光景只不过是因为占了地利的缘故使得哪怕是行脚商人也好还是文人雅士也罢,但凡是走到这里他们都会歇息一晚,然后那些说书先生们便用着腹中为数不多的墨水跟他们谈论着大江南北天下趣事,他们觉得有趣也会跟说书先生们讲一些山精鬼怪、春秋甲子年间的故事,之后经过说书先生们添油加醋便又是一个新的故事。

所以,年龄不大的少年拼命的读那些圣贤书,只期盼有朝一日能成为荆襄名士嘴里谈笑中的鸿儒,平常生计就是到十里外的大江替商人们搬运货物,若是遇见些西蜀来的商人们随手耿直的打赏一点便可以给自己休假半个月。

委羽镇上许多有力气但是肚子里墨水不多的年轻人都靠卸货维持活计,不过偏偏这位肚子里墨水充足的少年总拿得出话题跟那些商人们交谈,而且每次也都会获得一些赏钱,然后让镇上唯一的官员进京的时候带一些书籍回来,久而久之,少年那“好学”的印象便深入百姓们的骨髓,好名声不亚于私塾那位拜入夫子门下的江南名士。

其实少年有钱参加江南那场论道大会,但是他舍不得,尤其是大运河贯通之后江南那个地界就变得寸土寸金,这个喝口凉水都要给钱的地方实在是让少年提不起任何想法。

少年姓李,名当归,字如其意,人如其名。

李当归合上那些珍贵的书籍,收回视线,目光看向北方天都长安城的方向,满脸笑容的思考着以后的事情,称得上孑然一身的少年并不想明天也像今天一样碌碌无为然后思考着以后事情,后天亦是如此,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想要走出委羽镇,走出北唐,甚至走到圣贤书上说的那座星光璀璨洒向人间的山河。

一个人,或者很多人一起。

然后古稀之年回来,说不定还能像私塾那位教书育人半甲子的夫子一样博一番美名,享誉方外。

只不过李当归前些日子听说王屋巷子来了几位天都大明宫的贵公子,消息传过来说是两位温润如玉的读书人,一男一女,很喜欢讲道理的那种,他们需要几个肯吃苦耐劳又有蛮力的年轻人,最好是中年人,报酬是一天一两银子,委羽镇上一两银子是很多人几个月的收入,所以镇子里的年轻人们趋之若鹜,巷弄里也没有人管他们到底是来干什么的,有钱就行。其实李当归也想去,只不过被其中一位英姿飒爽的姑娘用圣贤大道理狠狠的教了一番后回到家的少年一晚上没睡,翻来覆去的想,他心里想不明白为什么就因为自己认识几个字就不要他,难道力气活也看腹中学识深浅吗?学识高了就不下?这是什么道理?

要知道李当归因为在江畔经常搬运货物的缘故练出来一身不小的力气,别说是两个人抬石头,很多时候他一个人都能搬走,更何况少年还精通各个地方的方言,对于一些事情能够轻易的糊弄过去。其实要说那两位天都来的年轻人只是搬石头李当归打心底里不相信,石头天都多的是为什么非要千里迢迢的来江南搬?!但想归想,少年的心思还没有坏到跑去四处宣扬,就好像谢川穹一样,生怕别人不知道那个英姿飒爽的一塌糊涂的姑娘随手赏了他几片金叶子,然后这家伙拿着几片金叶子镇里镇外的跑,好家伙,一夜之间就变成小镇里除了赵钱孙李之外最富的人家。

有趣的是这家伙不管是云游道士还是方外和尚看了都说他是天煞孤星,避而远之,天底下这家伙除了自己外谁都克的那种,然后道士和尚就摇头说无解,抬头叹只能听天由命。所以小镇的百姓没人敢靠近他,爱屋及乌下自然也敢不让小辈们靠近,不过唯独孑然一身的李当归每次都会不嫌弃的跟他说一些话,之后他因为一些自命不凡高人们的这些话拼了命的搞钱,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传宗接代”。

用圣贤书的大道理说就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但是江北哪里会有姑娘肯嫁给他这五大三粗榆木疙瘩,而且还是天煞孤星那就更不可能有人嫁了。

实际上李当归还是挺羡慕那家伙的,因为这家伙块头大,所以不管他走到哪儿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力气很大,给的工钱也会多一些,不像自己,虽然看起来不是什么弱不禁风的模样,但每次两人走在一起,商人们准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谢川穹。

正当李当归正思考着以后该如何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听到之后少年脸上有些疑惑,仍是起身走过去打开大门,定睛一看,这家伙,正想着他他就来了,身子和门板一样高,手臂跟镇子上那些姑娘小腿一样粗壮,一个人就挡住整个大门。

天煞孤星谁都克,整个小镇子也只有少年不嫌弃肯跟他说几句话,因此这家伙总会三天两头往少年家里跑,每次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情,少年都会当是一个故事静心听,心想着总要好过说书先生嘴里千篇一律还要收钱的鬼故事。

也不知道这家伙是吃什么长大的,那么高的门板跟他一样,而且这门板还是少年刻意叮嘱木匠打造的时候要高出常规些许,因为圣贤书中有句话的寓意是“门楣高”“高门”之类,故而许多清苦人家都会将门打造的高出寻常些许留给后辈。

高大少年名字叫谢川穹,“川穹”二字取的极有意思,取自于一味药材,而且还是一位和尚说他是天煞孤星的时候给取的,然后说万物相生相克,其实从头到尾没人听懂那和尚说的什么,反正大家都觉得有道理又好他就答应了。

近日里天都长安那个英姿飒爽的姑娘赏了这家伙不少金叶子,弄得隔壁那些小姑娘心思荡漾,想来要不是顾忌那天煞孤星的名头,现如今只怕已经芳心暗许了。

高大少年堵住门口不进不退,低头看着李当归,眼神有些迷茫,他低声问道:“天都来的姑娘有一张美人瓜子脸,一双杏眼,笑起来的时候脸颊有一对梨涡,长的极美,是我见过世间最美的风景,而且她出手阔绰,今天还让我跟她一起去天都,只不过我没答应,然后她便让我回来考虑考虑,我来是想让你帮我参考一下到底去不去。”

他掏出四五张金叶子,递给少年两张,笑脸灿烂,继续问道:“你说我去还是不去?不去的话最后肯定得会像夫子一样老死这个镇子,甚至会因为什么天煞命格娶不到媳妇,很亏,但我想天都的女子应该不知道我的是什么天煞孤星,所以我有点想跟她一起去天都看看,就当是夫子曾说的游历山河。”

李当归皱着眉头,看着手中的金叶子,若有所思,权然没注意这个榆木脑袋也能说出这番意境士足的话语。

那英姿飒爽的姑娘他只见过一次,印象还算不错,是个女儿家却像翩翩君子一样喜欢同人讲道理,而且每次跟人说话都是和和气气的,让人如沐春风,不像她身边那个只是看起来温润如玉的年轻人一样,年轻人看起来一副翩翩君子内心却极其的清傲,而且年轻人除了那位姑娘外不管跟谁都是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当时李当归去参加,他只瞥了一眼就将李当归否定了,没给出任何原因,反倒是高挑女子喜欢讲道理多一点,不管行与不行都会笑着说一声,李当归心想要不是因为有她,镇子里可能没人愿意帮他搬运那些个石头,哪怕是有钱拿。

少年低着头看了金叶子很久,谢川穹有些不耐烦的拍了拍少年的肩膀,那家伙身上像是有使不完的力气一样,一下就差点让少年一个踉跄翻倒地,他虽然看起来五大三粗但手脚却极为灵活,急忙把少年扶住之后,憨厚的笑了笑,摸着后脑勺,再一次问道:“你有没有什么建议?”

李当归扯了扯嘴角,心想我又不是你爹,能给你啥意见,但看着他那副急切的样子,少年还是点了点头。

天地那么大,总要出去转转,况且像那个高挑女子一般出手如此阔绰的人说不定还会是官家人,像谢川穹这种块头只要埋头苦干总会混出一个名堂。

唯一可惜的就是这家伙脑子不好使,似乎天生缺一根弦,如果跟着那姑娘还能放心,至少人家会跟你讲道理,但要是那趾高气昂的年轻人就不好说了。

谢川穹敲了敲门,生怕少年又陷入深思。

李当归也知道他想要问什么,没有隐瞒,将心里的想法全都给这家伙讲了,告诉他要跟也跟着那位姑娘,要是那个年轻人的话就不去,宁愿自己独自北上也不去吃那暗亏。

听到少年的话谢川穹很受用,因为每次李当归一句话就能解决他很多问题,所以他又给了李当归一片金叶子,笑着说道:“那差不多还剩半个月的时间,但她说也有可能是半年也说不定,而且她跟我讲去了天都之后就会有很多钱,所以这些钱我也用不上就暂时借给你,如果你要是想去的话我让她带上你一起。”

李当归笑了笑,“带上我干嘛?”

谢川穹好奇道:“你不想出去看看吗?总不可能一辈子待在这个地方吧?”

李当归摇了摇头。

谢川穹将最后的金叶子递给李当归,让开道路,脸上少有的恍然大悟,“你肯定不需要跟谁一起走,但我知道你钱不够,所以我将这些钱全部给你,你不用担心我,她说了,只要我答应她,包吃包喝。”

李当归微微一笑,心中无奈,你这家伙也就这点出息了,那至少还得………包住。

少年笑容灿烂,没有多说什么。

高大少年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后就返回了屋,此时的天空已经是月明星稀,李当归关上大门,收拾了桌子上那些手抄本,把几片金叶子一片片摆到桌子上,低头看着它们,嘴里念念有词,“夫人神好清,而心扰之,人心好静,而欲牵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