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大道风神 > 正文
一二三章 诡异凶案
作者:小生浅谈  |  字数:3176  |  更新时间:2019-12-04 08:58:36 全文阅读

  

  “今天在擂台下面看到了那个青阳宗的临风,想起之前他放我鸽子的事情,我心里便想着等比试结束之后去找他挑战,哪知道那小子太滑溜了,发现我盯着他,

  

  于是在众人散场离开的时候,趁我不注意混进散修人群中,瞬间就跑的没影了,我看那小子就是个属兔子的,跑的贼快,胆小鬼,连接受挑战的勇气都没有,真是修士的耻辱,以后别让我遇到他,否则要他好看!”岳心天愤愤不平,不停的贬低临风。

  

  你才是属兔子的!你这家伙也不知道自我反省,我凭什么要接受你的挑战,跟你打有什么意思,你又打不过我,我真是不忍心欺负你,临风听完岳心天的话,心里暗暗说道。

  

  “岳兄,我看你就不要再缠着人家了,你也不想想,你是融血三层,而我听说那个青阳宗的临风才融血二层而已,人家境界比你低,肯定是不愿意跟你交手!”临风觉得岳心天这么纠缠也不是办法,有点担心这家伙哪天会跑到青阳宗去找自己挑战,必须想个办法转移这家伙的目标。

  

  “肖兄,你这话我就不认同了,我们修道之人不就是要迎难而上吗?越是比我们强的对手,我们越要勇敢面对,绝不能因为些许的实力差距就逃避躲避,只有不断的和强者交战,我们才能够不断的突破,

  

  再说了,那个临风算是普通的融血二层吗,融血五层的对手都被他一招杀了,这个叫临风的家伙绝对不简单,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突然就来了这么一招大爆发,我可是仔细打听过的,

  

  那临风之前可不是修士,只是一个不能入道的凡人,后来失踪多年,再次回到青阳宗的时候就已经是融血二层了,那家伙肯定遇到了什么了不得的奇遇,我需要找他弄清楚!”岳心天显得很是执着,不肯放手。

  

  挑战强者?怎么不见你去挑战各派的大弟子?说到底你这家伙还是欺软怕硬,专挑软柿子捏,临风暗自腹诽。

  

  “就算是这样,那又如何?人家摆明了不想和你交手,而且据我了解,那临风之前是不打算暴露实力的,一上台就想认输的那一种,由此可见他是个喜欢低调的人,也不在乎什么虚名,这种人一般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而且人家也没有得罪你,你又何必一直揪着不放呢?万一吃亏怎么办,岳兄,依我看,还是算了吧!”临风一直都觉得岳心天这家伙其他地方都好,就是这喜欢找人挑战决斗的邪恶爱好比较惹人烦。

  

  岳心天有些错愕的看着临风,开口道:“肖兄,你是站哪一边的,怎么一直帮着那青阳宗的临风说话?”

  

  临风有点无语,但还是开口解释道:“我哪有帮他说话,只是担心你吃亏而已,我问你,凭你的实力能够一招干掉融血五层的对手吗?”

  

  岳心天想了想,摇头说道:“不能,不过以我的实力和融血五层打起来的话,赢面还是挺大的,当然不算剑无生那种妖孽!”

  

  “那不就结了,你都打不过人家,又何必去找刺激呢?”临风接着说道。

  

  “肖兄忘了我刚才说的话了吗,只有不断的挑战强者,才能让自己不断的突破,我就是因为知道他比我强,我才去挑战他的,如果是一个实力不如我的人,我才懒得去挑战,欺负弱者不是我的风格,要干就挑强者干!”岳心天一本正经的说道。

  

  “好吧,我服了你了,既然如此,你怎么不去挑战各派大弟子,挑战他们岂不是更有成就感?”临风心里不爽,出言挤兑岳心天。

  

  岳心天抬头看着临风,疑惑的开口道:“肖兄?你是傻子吗?”

  

  临风:“放屁,你看我哪里傻了?”

  

  岳心天:“既然肖兄不傻,怎么还问这种傻问题,那些大弟子都是融血八层,最没用的那个青阳宗的临云,也有融血七层的修为,我去找他们挑战,那不是纯粹送给他们揍嘛,我还没那么傻,实力差距太大了,这种挑战一点意义都没有,我只挑战那些比我实力高那么一段的人,这样输了也不会输的太惨,还可以在战斗中吸取经验。”

  

  看来我没有说错,这家伙真的是挑软柿子捏的,还没有傻到无可救药,临风心里给了岳心天一个评价。

  

  “既然如此,你怎么不去青阳宗客房等他回去,跑我这里来了?”临风觉得更这家伙谈什么吃亏不吃亏的问题,简直就是在对牛弹琴,白费劲!

  

  岳心天摇摇头,有些无奈,“我当然想过,可是那家伙肯定会躲着我的,上次他放我鸽子的时候就一直没有回客房,今天才在擂台下露面的,也不知道这家伙这几天躲哪里去了!”

  

  “既然找不到就算了,暂时不提他了,岳兄心中郁闷,不如喝酒消愁,我陪岳兄一醉!”临风从储物袋中拿出两坛酒,放在桌面上。

  

  岳心天嘿嘿一笑,直接取了一坛酒,去掉封泥,“还是肖兄懂我,知道这个时候我要喝酒,来,干了!”

  

  岳心天将酒坛举起,朝着临风做出碰杯的手势。

  

  临风也不矫情,开了一坛酒,“好,喝,今天你我一醉方休!”

  

  两个人也不需要下酒菜,就这么直接尽情狂饮,当桌上摆满了酒坛的时候,两人也已经歪歪扭扭的躺在了房间地上,呼呼大睡,真的是喝醉了,连房门都没有关,还保持着被岳心天暴力推开后的样子。

  

  第二天,天微微亮时,正气宫问仙宫客房,一名弟子端着一盘药物朝着一间房间走去,来到门外,抬手轻轻敲门。

  

  “大师兄,长老令我来给你换药了!”弟子敲门后,出声说道。

  

  见里面没反应,弟子等了一阵,又继续敲门说道:“大师兄,你起来了吗?该换药了!”

  

  还没有反应,没道理啊,大师兄修为那么高,不可能会睡得这么死的,弟子心中想着,不由加大力气敲门,还是没有反应。

  

  大师兄受了重伤,不可能一个人跑出去的,难道出事了?想到这里,弟子再也顾不得礼数了,直接猛力将门推开。

  

  “吱呀!”

  

  门开了,里面依然毫无反应,弟子端着盘子探头探脑的走进了房间,见床榻上平躺着一人,此时屋内光线也不是很亮,见床上有人,弟子便将盘子在桌上放下,轻轻走过去呼唤。

  

  “大师兄,起来了,换药!”

  

  没有反应,弟子伸手去推,这一推之下,床上之人原本扭过去的头瞬间转向了这边。

  

  “啊!”

  

  弟子发出一身大叫,只见床上躺着的人干枯如骷髅一般,早已经没有了半点生气,干瘪的眼睛睁的大大的,就这么看着这名弟子。

  

  弟子一惊之后,再次冷静下来,走上前来仔细辨认,通过发饰可以确定确实是自己的大师兄仇晓恩。

  

  大师兄死了,而且死状凄惨,弟子不敢耽误,立刻跑回去向长老袁克山。

  

  “不好了,长老,大师兄死了!”

  

  此时的问仙宫带队长老袁克山正在房中打坐,突然听到外面有人喊着大师兄死了,并且声音快速由远而近。

  

  袁克山听到声音,立刻起身开门冲了出去,正好碰上那名报信的弟子,于是一把抓住弟子,问道:“怎么回事?大喊大叫的,说清楚!”

  

  弟子气喘吁吁,有些惊魂未定,“长老,大师兄死了,就在房间里!”

  

  “什么!”袁克山这回听清楚了,立刻抓着弟子向仇晓恩的房间飞过去,一进去房间就看到躺在床上已经死去的仇晓恩。

  

  袁克山将盖着的杯子一掀,伸手摸了一下尸体,发现整个尸体都已经干枯了。

  

  尸体如此怪异,显然不是死于正常的手段之下,全身干瘪枯萎,这明显是邪道手段,袁克山很快就做出了判断。

  

  而此时其他弟子也赶了过来,顿时将整个房间挤满,之前那名弟子一路喊叫着过去报信的时候,这些弟子也都听到了,修士即便睡着了,听觉等感观也会十分灵敏。

  

  “事情的经过是怎么回事,将你知道的全部说出来,一个字不许漏!”袁克山感觉头大,在得到了最多名额的情况下,最危险的情况已经过去的情况下,大局已定之时,宫主大弟子竟然死了,而且死的如此不明不白,而自己是此次的带队长老,出了这样的事情,让自己回去怎么跟宫主交待,

  

  宫中培养一个大弟子花了多少心血啊,问仙宫未来的宫主接班人啊,这一下全完了,再次培养一个接班人哪有那么容易,就算培养出来了,也和其他各派拉开了距离,自己回去如何交待啊,袁克山此刻感觉压力很大。

  

  “弟子奉长老的命令,今日天亮后,准时来给大师兄换药,在门外敲了好久门,不见大师兄有任何反应,于是便强行开门进入,一进房间就发现大师兄躺在床上,弟子以为大师兄是睡得太沉了,就上前去唤他,结果就发现大师兄已经死了,弟子不敢耽误,立刻去报告长老,然后长老便带着弟子过来了,弟子知道的就这么多了!”那名弟子诉说道。

  

  袁克山回头看向众弟子,目光从他们身上一一扫过,想要看这些弟子有没有什么异常的反应,在没有找到凶手之前,所有人都有嫌疑,特别是这些种子级弟子。

  

  仇晓恩死了这些人是最大的受益者,特别是宫主二弟子唐晓章。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