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大道风神 > 正文
第六十章 颜玉卿
作者:小生浅谈  |  字数:4075  |  更新时间:2019-11-05 16:34:36 全文阅读

  

  房间内,无数幻影来回闪烁翻转,临风的身体每一次移动都会带起一连串的虚影,直到临风又移动好几次之后,又带起好几串身影时,之前那一串身影才消散掉,用肉眼看过去整个房间内全身一个个相同的临风。

  

  突然,房间之内所有的身影都消散不见,露出了一脸满意笑容的临风。

  

  临风对逍遥行实在是喜欢的不行啊,不愧是奇术,真有夺天地造化之力也,临风相信只要自己将逍遥行彻底练成,那么就是面对比自己高一个大境界的修士,临风都有很大的机会逃走。

  

  有了这逍遥行,还真是天上地下任我逍遥,临风不由得再一次佩服创造出逍遥行步法的那个逍遥如仙的男子,不知日后自己是否有缘与他一见。

  

  第二日中午十分,临风已经将逍遥行练得小有所成了,凝神收功之后感觉肚子有点饿了,于是临风便出了客栈,找个一家酒馆,上到二楼之后找个一个靠窗的位置,在这个位置上正好可以俯看到楼下整条大街的场景,临风已经从旁人口中知道了这条大街就是吴国都城的主街道。

  

  “小二,给我来几道你们这里的招牌菜,再来上两壶好酒。“临风坐下后对着伙计喊到。

  

  “好嘞!!客官您稍等,酒菜马上就给您上来!”正在收拾桌子的伙计大声的应道。

  

  很快酒菜便上齐了,临风尝了一口,“人言吴国好辣,今日一尝果然名不虚传!”临风吃了一口菜后在心中给出了评价。

  

  吴国因为身处大山之中,湿瘴之气甚重,故而吴国之人皆爱食辣,可以说是无辣不欢。

  

  临风独自一人喝着小酒,心里却在担心风飘絮二人,按理说二人最晚在今天早上就应该到了,可是直到现在中午饭时,还不见二人的身影,莫非是出了什么意外?又或者是风飘絮自行离去了?临风想不清楚,也无法找到答案,想要出去寻找,可是这外面天高地厚的,又从哪里去找,所以唯一的办法也就只能等了,如果一个月后她们还没有过来,那么临风就只能一个人先去九明城了。

  

  “冤枉啊,大人,我爹是冤枉的,爹!呜呜!!”

  

  就在临风心中思虑之时,外面传来的一声女子喊冤的声音,临风寻声看去,只见不知何时,大街上出现了十几辆囚车,囚车里面都关着犯人,犯人有老有少,十几辆囚车前后相连,由上百名手持刀戈的军士押解着缓缓的向前走去。

  

  此时正有一名女子跪在路上拦停了这一列囚车,那女子跪在那里不停的扣头,很显然刚才的喊冤之声就是出自这位女子之口。

  

  临风看着这一切,心下不由生出怜悯之情,可是在凡间这样的事情太多了,每天都有数不清的人因为各种原因被问罪下狱,其中有的是真的犯下了罪行的,也有的是被冤枉的,即便是临风身为修士也不可能管的过来,凡间的一切自有他自己的法则。

  

  “小二,这外面是怎么回事?”临风看到女子被两名军士给拖到了路边,囚车又开始了前进,显然女子柔弱的身躯并不能让它停下。

  

  “哎!!还能是什么事,这都是这些达官贵人下错注了,政治游戏输了不就是这样的下场嘛!”小二看了一眼外面的囚车,毫不在意的说道。

  

  “哦!是什么事情,小二可否仔细讲来!”临风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块碎银子扔给了小二,让他继续往下说。

  

  “谢谢客官,谢谢客官!”小二动作麻利的接过银子,显然平时也经常收到客人打赏的小费。

  

  “这件事啊,其实还要从当今的圣上开始说起,当今圣上育有十几位皇子,其中又以太子和四皇子最是优秀,太子殿下乃是圣上嫡长子,从生下来那一刻起就被立为了储君,圣上对他也是宠爱有加。

只是后来太子生母皇后仙逝后,圣上又新纳一妃,这妃子生的沉鱼落雁之貌,圣上收入后宫之后那是日日在其寝宫留宿,可以说是独宠于后宫,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在短短一个月内就晋升为皇贵妃,后来更是为圣上诞下一子。”

  

  “这皇子便是如今四皇子,正所谓爱屋及乌,这四皇子也是倍受圣上的宠爱,自小便为其安排名师贤臣辅导教育,待到四皇子成年之后这些人便成了四皇子在朝堂上的势力班底,人就是这样,有了实力便会生出野心,于是四皇子便将目光盯向了太子的储君之位,而太子身为储君多年,在朝堂上也拥有着巨大的影响力,于是双方便在暗地里展开了激烈的较量。”

  

  “但是太子虽然素有贤名,可是却也敌不过这皇贵妃的枕头风啊,这不,一个月前太子因为一件小事惹得圣上雷霆大怒,朝堂上四皇子的势力更是瞅准机会立刻推波助澜,很快太子便被圣上幽禁,接着又被废去了太子之位,于是往日里那些支持太子的朝廷官员便遭到了四皇子的打击清算,不知道多少人因此被下狱问斩,这不,刚刚过去的就是被拉去西市斩首的,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五批了!”小二仔仔细细的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的一清二楚,毕竟是得了人家赏钱的,可不得仔细说。

  

  “原来如此,这朝堂上的争斗真是比战场上的厮杀还要残酷啊,一旦失败,不仅自己性命不保,还要累及家人!”临风听完后也是一阵感叹,这朝堂上才是世界上最凶险的战场啊。

  

  “客官说的对,可不是嘛!”小二显然也对此深有感触。

  

  “谢了,小二,你忙你的去吧!”临风又扔给了小二一块碎银子,这种世俗之物对临风来说真是犹如粪土一般,不值一提。

  

  “哎哟!!谢谢客官,您真是个大气之人,小的就不打扰您用菜了!”小二接到银子立刻欢天喜地的走了,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大方的客人,这些赏钱都快抵上自己半个月的工钱了。

  

  临风看着那不断远去的囚车队伍,不禁摇了摇头,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啊,宗门之内又何尝不是如此,每一任新掌门上任,上一任掌门的势力要不就自己乖乖放弃手中的权利,要么就要被清洗排挤。

  

  临风甩了甩头,不去想这些,继续一个人品着酒菜。

  

  临风从酒楼出来后,便在城中随意游逛,待走过一条小巷子时忽然听到里面传来女子的呼救声,临风立刻上前去查看。

  

  只见两名地痞一样的汉子正摁住一名女子,在撕扯这女子身上的衣物,而女子则是拼命反抗,可是一个瘦弱的女子又岂是两名壮汉的对手,待临风走到前来的时候,女子身上外衣已经被尽数扯碎,露出了里面的身段,女子只能死死的双手护胸,眼中满是泪水与惶恐,两名汉子则是一脸兴奋的淫笑。

  

  “住手!”临风一见到这一幕立刻出言呵斥,自从梅琳的事情后,临风最不忍看到的就是眼前这种情景。

  

  两名汉子听到临风的话后,当即放下女子,转身回头看向临风,见是个瘦弱高挑的年轻人,立刻向着临风嘿嘿笑着走开。

  

  “你他妈活的不耐烦了,老子的事情你也敢管,识相点的赶紧混蛋!”其中一名男子捏着拳头恶狠狠的看着临风说道。

  

  “这光天化日之下,你们竟然做出如此禽兽之事,难道不知道举头三尺有神明吗?”临风看了一眼那名女子,而这名女子此时也正一脸哀求的看着临风,仿佛再求临风救她,不要走。

  

  “嘿嘿,大爷我在这都城内三天两头这么干,也没人敢把我怎么样,你是不知道,每次看着那些小妞苦苦哀求的样子,大爷我是多么的兴奋,哈哈!”那名男子说完之后一阵狂笑,显然不觉得自己这样做有什么不对,而且很是享受。

  

  临风听完他的话却是勃然大怒,眼前这个人的神态和白弈是那么的像。

  

  “你该死!”临风对着男子吼道,同时衣袖一挥,那正在狂笑的男子瞬间“砰”一声炸成碎片,顿时血肉溅的到处都是,而他旁边的另一名男子身上则挂满了这名男子的血肉。

  

  那男子似乎被吓懵了,在愣了一会后,立刻双腿打着哆嗦向着临风跪下。

  

  “仙人饶命,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了仙人,还望仙人饶恕!”反应过来的男子立刻对着临风不断磕头求饶。

  

  “你冒犯的不是我,你冒犯的是天道、是人性。我能饶你,上天也不能饶你,你下辈子再赎罪吧!”临风说完身上气息彭湃而出,那男子立刻灰飞烟灭,如同蒸发一般消失不见。

  

  临风这时才转过头来看着这名女子,女子此时正一脸惊恐的看着临风,显然刚才那一幕将她吓得不轻。

  

  “你没有事吧?”临风走上前来,轻声问那女子。

  

  “你是什么人,你不要过来,你不要碰我!”女子见临风向她走来,整个人瞬间往墙角蜷缩,口中话也说不清楚,夹杂着哭声一起。显得是那么的无助。

  

  临风看着女子这个样子,不由得莫名一阵心疼,不知道是心疼这眼前的女子还是在心疼谁。

  

  “你不要害怕,我对你没有恶意,我是来救你的!”临风慢慢走上前,将女子扶起,临风很明显的感觉到女子的身体在颤抖,不知是在害怕自己,还是依然没有从之前的惊吓中缓过来。

  

  女子闻言没有说话,只是眼睛小心翼翼的看着临风,就像是一只受惊的小动物一般,对一切靠近自己的事物都充满了防备。

  

  临风看着这一直双手护胸的女子,感觉有点眼熟,但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见这女子身上衣物已经破碎不堪,临风解下自己的外袍轻轻披在女子身上。

  

  女子立刻将外袍拉着紧了紧穿好,这才又看向临风,眼神中已经少了恐惧,多了一丝感激。

  

  临风女子已经平静了下来,就对女子问道:“姑娘你家住哪里,我送你回去吧!”

  

  那女子闻言却是嘴角抽个抽,眼睛里又是泪光打转,喃喃道:“我也不知道我家在哪里,我已经没有家了!”

  

  “世人都有家,即使家徒四壁只剩一个草棚,那也是家啊,姑娘又怎么会没有家呢?”临风看着失神的女子轻声道。

  

  “我的家已经毁了,被朝廷抄封了!”女子脸上挂着一串泪水呜咽着说到。

  

  “原来是你!”临风在听完女子的话后,终于想起了自己为什么会感觉女子有点眼熟,这女子不就是之前在大街上拦着囚车喊冤的那个女子嘛。

  

  “公子认识我吗,我怎么记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公子?”女子听到临风的话却是不解,这个人认识自己吗?可是自己怎么对他一点印象都没有。

  

  “姑娘之前自然是没有见过在下,可是在下却是远远的见过姑娘一次,就在姑娘拦着囚车喊冤的那一次!”现在临风将自己之前见过女子的事情说了出来。

  

  “原来是这样,难怪我不认得公子,观公子刚才所为,公子定然不是普通人,公子是仙人吗?”女子这才开始打听临风的身份。

  

  临风:“我可不是什么仙人,只是比普通人强一点而已!”

  

  女子却是突然跪下请求道:“公子,请公子为我父亲报仇,我父亲是冤枉的,只要公子为我父亲报仇,我愿意为公子做牛做马!”

  

  “对不起,我不能帮你,我不能随意插手凡间的事情,凡间之事自然有自己的运转方式,姑娘还是快起来吧!”临风伸出手将女子拉了起来,女子不想起来,可是哪里会是临风的对手,直接就被临风提起来了。

  

  “为什么?为什么?你这么厉害却不能为我出手?”女子无法理解临风为何会拒绝自己,自己都愿意给她做牛做马了。

  

  “你冷静一点,我有我的苦衷,况且冤冤相报何时了,你若真想报仇就自己去!”临风可不想为了一个陌生女子卷入这世间因果。

  

  “小女子颜玉卿,恳请公子收我徒,既然公子不能为我报仇,那就请公子教我本事,将来我自己去报仇!”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