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大道风神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东华帝京
作者:小生浅谈  |  字数:3831  |  更新时间:2019-10-17 15:54:47 全文阅读

  

  东华国京城,也称帝京,是东华国皇朝中枢所在,是城池占地极其广大,足足可以容下十个淮安城,而且东华国帝京城的外围是没有城墙的,

  

  据说是东华帝国太祖皇帝定下的规定,传闻当时有很多人不理解,上书言道:没有城墙,万一敌军来犯,如何防守?太祖答曰:天下攻守之势,在德不在险,在民心而不在城池;仁德在我,则无处不可攻,民心在我,则无处不可守。

  

  故从此之后,再无人言修筑城墙之事,历代皇帝也皆修仁德安守民心,而东华国也一直强盛至今,果真是以仁德民心为城墙,可退万世之敌!

  

  临风和利菲步行在大街上,临风初临帝京见此地繁华,见其远胜淮安城,不时有些目不暇接,只见道路两边楼阁酒肆连接不断,大道上行人商旅比肩接踵。利菲则在找人问路,在问明路径后跑过来“呆子,我们走吧,我家商行应该就在前面不远了!”

  

  “好,我们这就走吧!”

  

  “呆子这帝京城怎么样?”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如此繁华的地方,远胜淮安!”

  

  …………

  

  两人一路边走边聊,很快就来到了一个商铺前,只见上面立着招牌:利氏商行

  

  利菲看见招牌忙快步进去,找到伙计问道“你好,这位小哥,请问这里就是利氏商行吗?”

  

  “是的,请问这位客人可有什么需要的,小的一定给您安排妥当。”伙计回到。

  

  “那请问你们老板是叫利诚吗,他现在在不在这里?”利菲激动的接着问道。

  

  “是的,那正是我们东家,请问客人找我们东家有什么事呢,我可以代为转达!”

  

  “你快告诉我他在不在就好了,我是他女儿,我叫利菲。”利菲见这伙计似乎不愿透露利诚的行踪,于是立刻表明身份。

  

  “啊,原来是这样,那请您稍等,我也不知道东家在不在,我去请掌柜出来。”伙计说完便朝商行里间走去,不多时里面走出一个中年男人,这人绕着利菲看了一圈之后略带犹疑的问道“您是二小姐?”

  

  “没错,我就是利菲,你就是这里的掌柜吗?”利菲见对方认出自己,激动的说道。

  

  临风在一旁看出来那中年男子似乎也不能完全确定,毕竟利菲已经失踪七年了,早已经从当初的那个小丫头长成了亭亭玉立的成年女子,样貌已经有了很大变化,只能依稀看出原来的影子。

  

  “没错,目前商行正是我在主持日常事物,不知道姑娘可认得我吗?你可以仔细看看!”中年男子显然要验证一番。

  

  利菲则是闻言紧紧盯着这男子,眼神中略带思索回忆,好一会儿才出生说到“你是王管家的大儿子王吉?我依稀记得我在家里见过你几回!”

  

  中年男子见利菲认出自己,显然已经可以确认自己眼前之人的确是二小姐了,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帝京城主持这里的商行,只有偶尔有要事才会回淮安一次,所以利府及外界除了自己父亲和老爷利诚等少数几人外,其他人是不知道他真正的身份的,而眼前这姑娘既然能认出自己,应该也不会有假。

  

  而且只要自己将她带到老爷面前,是真是假老爷一看便知,于是当下出言道“原来真的是二小姐,这些年老爷可一直在到处寻找小姐,老爷此刻正在府中,我这就送二小姐回府!”

  

  “好好!我们这就走吧,有劳掌柜了!”利菲回头招呼上临风,三人当即一道出发,王掌柜则在前带路。

  

  也没走多远,两人便被领着来到一座府邸前,此地倒也不算偏僻,进入后几人一路穿过走廊往府邸深处走去,临风一路看着这府中景致,有假山有池塘,还有一个种满各种花草树木的小花园,看的出来,利家虽然在淮安的产业被洪家吞并了,但家中依然富足。

  

  很快,三人便来到了客厅,利菲和临风在里面等候,而王掌柜则去请利诚去了。不到一盏茶的时间便见外面跑来一个须发微霜的中年男人,利菲一眼就认出来是自己父亲,当即出声喊到“爹!女儿回来了!”

  

  而利诚亦是一眼就认出来眼前之人是自己女儿,血缘这东西真是奇妙,哪怕分开很多年,父母也总能一眼就认出自己的子女,利诚当即激动的上前拥住利菲到“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你失踪这么久,爹以为你已经…………”利诚说着便说出下去了,父女二人拥在一起双双流出了眼泪。

  

  临风则是安静的在一旁看着,没有出言打扰,同时也被眼前父女重逢的场景感染了,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和师父相逢,师父应该不会抱着自己流眼泪吧,一想到两个男人抱在一起流眼泪的样子,临风瞬间打了个冷颤,有点要起鸡皮疙瘩的感觉。

  

  良久,相拥的父女二人分开,利菲看到旁边的临风一把将他拉了过来“爹,女儿这些年都是和他在一起,他叫临风,临风,这是我爹!”

  

  “见过伯父!”临风当先躬身行礼开口道,自己作为晚辈肯定要先行拜见的。

  

  “嗯!”利诚则是淡淡应了一声,那神情于刚才对利菲的激动简直是天差地别,也不怪利诚,一想到自己女儿和眼前之人在一起这么多年,而自己作为男人又岂能不了解男人,世上哪有不偷腥的猫,自己女儿怕是早就遭了这小子的毒手了!

  

  冤枉!真是冤枉!不是我遭了他的毒手,而是他遭了我的毒手,利菲要是知道自己父亲现在的心思,肯定会在心里来上这么一句。

  

  “来人,准备酒宴,再差人人去把大小姐和姑爷请过来,我要为我女儿接风洗尘。”利诚很快便吩咐了下去,接着父女两人便聊起了家常以及这些年各自的遭遇,临风则是一脸恭敬的跟在一边听着,不过却没有出声插话。

  

  原来,当年梅琳再救起临风后来到淮安城,便是因为梅家在淮安的产业受到几家的联手打压,后来梅家与最为势弱的利家暗中皆为同盟,而梅琳在得知几家联手的背后是南晋国八王爷白弈在后面支持,

  

  于是便跑去南晋京都去找白弈商谈解决,不想白弈态度强硬,铁了心要扶洪家一把,梅琳见无法在白弈处和平解决此事,于是便动用梅家的力量和太子白业搭上关系,以投靠白业为代价取得白业支持,却不想此举惹怒白弈,也不知道后来白弈和太子之间做了什么交易,太子直接放弃了梅家,而梅琳身在京都,又在事前毫不知情,猝不及防之下落入白弈手中,最后受尽凌辱而死。

  

  而梅家作为外来商家,也没有力量进行报复,最后只能将全部产业拱手让出,而洪家在吞并完洪家的产业后随即又联合另外两家打压利家,利家在支撑一段时间后扛不住了,也怕再斗下去会有生命危险,于是在低价变卖淮安城中的产业后也举家迁来了东华帝京,这些年在利诚的努力经营下倒也还算不错,相比梅家的悲惨也算是全身而退了。

  

  而在听到自己的救命恩人凄惨死去的消息后,临风内心充满了愤怒,他虽然只和梅琳见过几面,说的话也不多,但是却也知道这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女子,否则也不会救下自己这个无亲无故的溺水之人,而就是这样的一个女子,白弈居然杀了她,而且还是在极尽侮辱之后杀了她!

  

  “啊……!白弈我必将你碎尸万段,挫骨扬灰!洪家我誓要灭你满门!”

  

  临风双手握拳,仰天长啸,身上法力因为愤怒而鼓动,在周围掀起一阵狂风,吹的利菲利诚两人止不住的连连后退。好不容易才站稳。

  

  此时的利诚看着眼前这个一直在自己面前恭恭敬敬的少年,心中充满了震惊,脸上更是一片难以置信的神色,这是什么手段,一怒而风云俱动!这是真正的仙家妙法,这个叫临风的少年究竟是什么人?他的真正身份又是什么?

  

  利诚不知道很正常,临风很早就叮嘱了利菲,让她不得向任何人泄露自己是修行者的事情,这个任何人自然也包括她的家人。

  

  之前利诚问过利菲这些年的经历,也知道他们这些年在深渊谷底相依为命,至于是如何从深渊谷底出来的,利菲只说是被一个采药老农发现后,带着他们从无人知晓的山间密道走出来的,

  

  而看着眼前临风的所表现出来的神通,利诚哪里还能不知道自己女儿对自己有所隐瞒,而且他也不知道梅琳对临风有救命之恩,所以并不知道临风为何突然之间对白弈和洪家有如此冲天恨意。

  

  利菲自然是知道,临风从小到大发生的所有事情,早就在这些年两人的闲聊中一丝不漏的被利菲全部探知,自然也知道临风之所以这样怒气盈天,乃是因为救命恩人被人残忍杀害导致的,这么多年的相处她很了解临风的性格,这是一个吃软不吃硬,极其重感情恩义的人,试问这样的人听到自己的救命恩人被人杀害又岂能不怒?

  

  于是利菲当即对身边的利诚说明缘由“爹,临风他不是故意冲撞您的,梅岭对临风有救命之恩,如果当初没有梅琳出手救助,临风现在就不可能站在这里了,所以听到梅琳遇害的消息才如此愤怒的,希望爹不要见怪!”说完又走过去安慰满脸怒气的临风。

  

  见怪?我敢见怪吗,这小子实力这么恐怖,怕是一口气就能把我吹死,利诚心里如是道。不过利诚心里还是充满欣慰的,这临风有如此实力竟然还对自己这么恭敬,足以看出他对自己女儿还是很在意的,否则如果没有自己女儿的原因,人家怕是懒得搭理自己,更不要说对自己又是行礼又是拜见。看来自己女儿但是没有跟错人,把女儿托付给这小子自己以后倒是不用担心女儿会受苦了。利诚看着临风眼中已经满是欣赏,不自觉的点头捋须。

  

  利诚哪里知道这一切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人家临风对你女儿根本就没有男女之情,只是当作朋友而已,至于你女儿把人家给祸害了的事情,人家到现在都还蒙在鼓里。

  

  此刻的临风在利菲的安慰下已经平静了下来,他看着利菲说到“利菲,等你这里安顿好以后,我打算去南晋国为梅小姐报仇,此仇不报我心里永远无法安宁。”

  

  “好吧,那你自己小心一点,万事都要谨慎,切不可大意!”利菲知道这种事情自己无法开口拦他,只得提醒他小心行事。

  

  临风想起自己刚才的失态,又对利菲道“我刚从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法力,没有伤到你吧?”

  

  “我没事,只是后退了几步而已,但是我爹好像被你吓到了。”利菲小声在临风耳边说道。

  

  临风听完立刻上前向利诚行礼赔罪到“刚刚不小心惊扰了伯父,晚辈在此向伯父赔罪,还望伯父原谅晚辈!”

  

  “没事没事,老夫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这点动静还吓不到我,贤侄不要多礼了,来!我们边走边聊,酒席应该差不多快准备好了!”利诚见利菲只是在临风面前耳语几句,临风便立刻听从,且在表现出强大实力后还能对自己恭敬如故,心里不由得甚是满意,对临风也是立刻亲热了起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