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大道风神 > 正文
第八章 入淮安
作者:小生浅谈  |  字数:2944  |  更新时间:2019-10-10 16:51:04 全文阅读

 

  

  是夜,明月当空,分水下流,看着河面上往来未断的船只,留在船上养伤的临风甚是无聊,船上还有几名水手留守,但是都已入睡,长夜漫漫难以入眠,

  

  本想去找孙茂聊天解闷的临风发现孙茂的房间空空如也,便知他应该是去淮安城游乐去了,这老头白天就一直和自己夸耀淮安夜市之美,此时此刻不在船上,除了能去夜市,临风实在想不出他还能去哪。临风心中在想着,脚步却已经不自觉的走到船沿靠岸的一侧,只需轻轻一跨就可登陆,看着脚下近在咫尺的陆地,

  

  临风略一停顿便轻轻一步跨过去,独自一人穿过码头,然而伤口还没有好利索,脚步不能走太快,只能是小步缓缓而行,那速度比爬行快不了多少,然随着不断深入淮安城,街道上行人也渐渐多了起来,有匆匆赶路的,有挑着货担前行的,

  

  但他们都是往一个方向而去,临风不知道夜市怎么走,也没有找人问路,反正跟着大家走就是了,自己下船不就是为了看看热闹吗,反正大家都去的地方肯定人多,人多的地方岂能不热闹。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一个拐角过去后,前方突然人声鼎沸起来,临风一眼望去只见街道上人来人往,街道两边各种小摊摆满道旁,再往前一点又是一片张灯结彩的门店。

  

  临风一直在青阳宗生活,从未见过今番这么热闹的场面,本就少年心性,当下便忍不住加快速度,不想却牵扯到身上伤口引起一阵钻心的疼痛,只得手捂住胸口,待疼痛缓解后才继续慢悠悠的行进。

  

  “啊,对不起对不起,不好意思啊,没有撞疼你吧,我不是故意的”正当临风被这夜市风景看的入迷的时候,突然被人正中撞了一下,顿时疼的他冷汗直冒。

  

  而撞他之人则是赶紧出言道歉,待临风抬起满头冷汗,脸色发白的双眼看向罪魁祸首时,发现竟是一少年女子,当即出口道“没什么大事,你也是无意的。”那少女见自己一撞之下,对方满头大汗脸色苍白,以为对方被自己伤到了要害,

  

  当即满脸惊慌出言问道“真的没事吗?我看你脸色不太好,要不然我还是找医师给你看一下吧!”见临风没有说话,只是手捂胸口满脸痛楚,便又言道“要不然我还是找个地方扶你坐下吧”临风点点头,两人便朝旁边茶摊走去坐下“老板,来碗油茶”少女开口朝老板喊到,“好嘞!客人稍等”茶摊老板亦是喜声应道。

  

  待疼痛稍缓后,临风看着眼前女子道“姑娘不比如此紧张,此事怪不得你,我本就有重伤在身,还未痊愈,是故才没有禁的起你那轻轻一撞,倒是我惊吓到了姑娘,实在不好意思”

  

  临风本就长相清秀,此时脸上苍白之色退去,这少女观其举止言谈文雅谦和,和着这街上缤纷的灯光,一股异样的感觉在内心深处泛起,是欣赏?暧昧?亦或是喜欢?可能她自己也不知道吧。

  

  少女接着临风的话头道“原来是这样啊,那你现在有没有好点。不管怎么说都是我撞了你,所以我会对你负责的,你放心吧,我不会跑的!”说着还拍了拍自己胸脯以示保证。

  

  临风看着这少女的样子有些苦笑不得,自己本来就没有要找他负责啊,不过这少女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倒是让临风觉得挺可爱的,且这少女但也长相秀丽,姿色可人,看其年岁也与自己相当,

  

  当下少年心性大起,便开起玩笑道“负责?你打算怎么负责,我对金钱财物可没什么兴趣的。不如你以身相许,做我媳妇如何?”这少女听临风竟说出如此调戏之言,瞬间大怒“好你个登徒子,姑奶奶见你可怜,不忍心弃你不顾,不想你却得寸进尺,出此轻佻之言!”

  

  然而少女说完见临风一脸憋笑的看着她,心下大悟,对方这是在耍他玩呢。当下便不甘示弱道“好啊,谁怕谁,不就是以身相许吗?本姑娘答应就是了。我的夫君,奴家的终身就托付给你了,夫君可不要负了奴家啊!”说完还起身张开双手向临风抱来,

  

  临风一个未经世事的少年也就想最巴上占占便宜,这要动起真格的,哪经得起这番阵仗,当下就欲起身落荒而逃,然而一个重伤之人,反应速度怎么及得上身体健康之人。

  

  所以临风才刚欲有所动作便被那少女一把扯住“夫君,不是要让奴家以身相许吗,你跑什么啊,快快坐好,让奴家伺候夫君喝茶”那少女将临风摁坐在长凳上咯咯笑道。

  

  “姑娘,在下刚才乃是戏言,决没有轻薄姑娘之意,在下这便向姑娘道歉,姑娘快快将在下放开”临风一脸受惊过度的样子。而那少女眼见临风在自己手中吃瘪,更是一脸得意,连道“夫君,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怎可轻易食言呢?难道是嫌弃奴家姿色难入夫君法眼?”

  

  “姑娘,在下错了,我认错还不行吗,还请姑娘高抬贵手,放过在下,在下一定感激不尽”临风依然是不断告饶。

  

  那少女见临风一脸不情愿的样子,心里不由泛起一丝气恼,虽然只是玩笑之言,可是自己真有那么差劲吗,白送给人家都不要!“当下不由得有些生气“你这家伙好不知好歹,姑奶奶我有那么差劲嘛,让你如此避之如虎?”

  

  可不就是老虎嘛!还是个母老虎。临风心里这么说道,嘴上却言“怎么会呢,姑娘天生丽质,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若能娶得姑娘为妻那是做梦都能笑醒的事情,只是在下实在不堪,配不上姑娘,还请姑娘放过在下”临风说的气结又牵动伤口,不由一阵咳嗽。

  

  那少女见此,眼中闪过担忧之色,当下也不在纠缠,便说道“算了算了,看你是个病号,姑奶奶今天就暂且放你一马,以后记住了,管好自己的嘴巴,少开这种玩笑!”

  

  “是是是,姑娘说的有理,在下一定铭记在心,在下就先告辞了。”临风说完便起身欲走

  

  “喂!我让你走了吗?老老实实给我坐着,喝完这杯油茶再走,这可是本姑娘亲自给你点的,你敢不喝,是不是不给本姑娘面子!”

  

  “我喝我喝!”临风立刻端起茶碗就往嘴里灌,然而这茶是刚沏的,还很烫嘴,临风这么猛的一大口灌下去,顿时烫的哇哇怪叫,口中茶一喷而出,嘴中咳嗽连连。临风这一番狼狈的样子倒是把那少女逗的哈哈大笑

  

  “又没人给你抢,你急什么,好喝也用不着这么猛,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几百年没吃过东西呢,要真觉得好喝就接着点,本姑娘请客,不用给我省钱。”那少女拍着临风的背说道

  

  临风听了却是一阵无语,谁稀罕喝这油茶!

  

  “姑娘,在下真的要回去了,我是负伤之人,要早点回去休息”临风在强吞下一碗油茶后说道,看着桌上这一摞茶碗临风满心感慨,以后再也不喝油茶了,这辈子都不会再去喝了。

  

  之前那少女问这油茶好不好喝,临风顺着她便回了一句好喝,结果就被这少女硬逼着喝了七八碗,现在是再也喝不下了,看着少女的眼神中都充满着恐惧。女魔头啊!之前的临风还觉得她可爱,现在的临风却恨不得戳瞎自己的眼睛,真是瞎了眼,居然会觉得她可爱。

  

  现在的临风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赶紧离开这女魔头,实在是惹不起啊

  

  那少女见临风再喝下去估计真的要吐出来的样子,便道“好吧好吧,你回去吧”

  

  “好好好,多谢姑娘”临风闻言如蒙大赦,当即起身就走,那是一个动作麻利。

  

  那少女待临风走出好一段距离才反应过来,自己还不知道这家伙叫什么呢,这家伙呆头呆脑这么好玩,以后要怎么找他啊,当即出言喊到“喂!那呆子,你叫什么名字啊?”

  

  “王老四!”临风头也不回的回道。

  

  王老四?那少女一听就知道这家伙肯定是随便编了个名字糊弄自己,然而现在那家伙已经走远了,一时之间也追不上,便又问道“你住哪儿?”

  

  “四海为家!”

  

  四海为家?我四你个大头鬼,那少女一听又是在糊弄自己,然而那家伙已经快要走不见了,只能是开口喊到“喂!那呆子,你听好了,我叫利菲,锋利的利,细雨菲菲的菲!我家在淮安东城利府,有一个很大的牌匾写着的,你记得来找我啊!”

  

  我脑子有病才去找你,这一次就被你折腾够了,咱俩最好是再见,再也不见!!

  

  利菲则是一直盯着临风,直到临风消失在夜色下,再也不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