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大同经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夫妻二人,你去哪了?”
作者:开金  |  字数:2692  |  更新时间:2019-11-29 13:50:12 全文阅读

如天目送神炉消失在高天之上,难掩疑惑,但后又怅然道:

“唉!神炉兄,就此别过吧!”回溯种种,感慨之余,但也着实松了一口气,以后再没人惦记我如天了,哼哼!

这命又回到了自己手里,心里虽有点空落落的,但也是好事!

“南小子,你要我如何报答你?说!”魔王眼看如天,开怀一笑,今日夫人除去多年枷锁,夫妻俩日子刚有起头,自然喜不自禁。

“这……”如天也不知如何说出口,回绝也不敢说…

“你尽管说!”

如天想到父亲有言:“受人所托,终人之事。”这神炉本不是我的,为大长老危难时所托,自己落到此番田地,神炉飞走,于心有愧。但帮了魔王大忙,也算是一段奇缘,如天一想起大长老,

“糟了!这神炉一走,我以后怎么和大长老交代,还有那个什么秦量国絮淼子,唉!

唉!还有十三爷,这神炉走了,也不知道他会作何感想?”

如天倒是心忧起来,没了神炉,自己倒是没了准了!

“只请魔王我命危时救三次。”三次,自古以来都是这么个说法。

“嗯,明日我就助你到脱胎境,如何?”

如天一听,突然只觉自己从记事起许多事情如潮水涌上心头,就像一幅幅画那样幅幅画闪现在眼里。

如天一惊!怎会这样?

一时间,如天也说不清了。

突然沉默着,如天一下子感觉那些个事里的爱恨与对错,是福是祸,自己好像也说不清了,突生了一股缅怀之情。

“我境界虽低,但以后这路,我还想自己走走体悟一番……多谢魔王!”

如天婉拒,自己今个怎么了?徒生这么多悲情来,又抬头看了看那神炉消失的地方,神炉早已不在。

魔王一听,略一沉吟,暗自点头。

“如天还有一请求,求魔王答应!”如天一拜。

魔王看着他:“你说。”

“还恳求魔王代南如天捎个话,给那南地金江天流派药阁长老南药开,就说我在这宗好得很,叫他不消挂念。”

“嗯,你帮了我大忙,我专程走一遭都行。”魔王脸色沉静下来,知道那是他爹,目光远远有灵,答应下来。

我就在这宗好好修行罢,等有空再回去。如天也想回去,但时局太乱,又经过神炉一事,明里怕是不能回去了,只能悄悄回去,但这又有何意思?徒添伤感而已。还不如好好修炼,以后正大光明的回天流派看我爹去!

“娘子,我俩什么时候动身?”魔王一问。

“相公,我想暂留宗里内一段时间。”这太上长老脸一红,不好意思道。

“不走留在这里作甚?”

“妾身在想,这魔乱以来,局势复杂。我若跟你走了,这宗就只剩我一个能出去活络的太上长老,若是发生了什么事,谁来管这戥霞宗?怕要在宗内待一段时间。”这话说完,太上长老就偷偷看魔王反应。

“啧~管这作甚,没人打过来,你就随我去顿开。”魔王满脸不屑,这里死活貌似他没关系。

“哼!咱俩拖拖拉拉这么多年,现在好不容易成了亲。千年来,我受了那么多委屈我何曾向你抱怨过?我现又为一宗最高,于职于理都应留下,你倒好,就想拍屁股走人。”这太上长老一下子就哭了出来。

这魔王急了跳“唉!谁说的?!咱们不是说好的嘛,破了这元河正仙的逍制,我俩就去顿开界,谁要屁股走人了?”

“哼!谁答应了和你去顿开界了?你说的时候我怕坏你兴致,以后在哪过这事我正想和你说道说道~,哼!何况我一正仙,谁想去那顿开魔仙界过日子,哼!”这太上长老耍了脾气,眼泪也瞬间没了,使出一身小女人性子。

“行行行,你不愿去,我就在这陪你,唉~,帮衬你一二,等过了这魔乱。你不想去那魔仙界,我道也是不想去你们正仙界,到时候我俩再找一个凡人界待着去!”这魔王也无奈。

“嗯!多谢相公了!”只惊这太上长老变脸比翻书还快,笑靥如花,张开香袖往魔王脸上亲去。

如天在旁边看得那是目瞪口呆,这…赶忙转过头去。想到,这太上长老可真是一个明事理的女人,魔王娶了她,也是修了福份。

谁知不一会儿,太上长老扶柔荑扶胸,柳腰一弯,表情略有一些痛苦,突就干呕了两声。

“澄儿!”魔王扶着夫人,顿时生疑,不由分说,眸眼放出一道绿沉光,扫量着自己夫人全身。

“澄儿,怎么了?!”

“不怕不怕,想是那神器用完后在我体内留下些莫名力量,等过一段时日就好了,应该并无大碍。”太上长老勉强一笑,

这魔王还是怀疑,到了这个境界也是嗅觉使然,还是严肃道:“还是细查为好,过两天带你去我朋友那里细细查查!”

这太上长老这时背上有一诡异黑圆一闪而过!无人而知。

…………

那花坊仙子也感受到了总门下传来一阵阵道威,感觉到了有些很不一样的东西。

但也只能坐在在闺阁里,婀娜小蛮,淡扫峨眉,刺着绣,打发无聊时间,这花坊的坊主,这些事还轮不到她来管。

“唉~,姐姐也真是,从来都不和我说?这宗里又怎么了?”玉手杵香腮,思考了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突然就想到南如天那小子来。

唉?那小子现在在哪?我探探~仙子会心一笑…谁知一感,那小子也在那总门云下!

怎么可能?!等姐姐回来,定要问问到底怎么了?仙子俏眉一皱。

如天今天未采花粉,隔天下午,如天白衣身影忙碌于花树下。

眼角只瞥见一道影闪自身后。

如天脸一黑:“原铭那臭小子就来寻我了?”

回头一看,谁知是一道靓影伫立于银花之下。

“娘娘。”如天抱拳行礼。

“你…昨日怎会在那总门云下?”

如天一听,暗自苦恼,这要我咋说个?

“回娘娘,这……您说的那总门云下我南如天实在不知,如天也不知娘娘为何来问我。”如天行礼装作一脸苦笑道。

“哼!你为何能去那儿?”仙子不依不饶,嘴唇一撅。

“敢问娘娘,您说的到底是哪里?如天的确不知啊!还望娘娘和我说说。”这如天愁眉苦脸的样子,一脸疑惑道。

“哼!还敢狡辩!昨日你进了宗门禁地,如小子,你给本娘娘从实招来!”

“没去过没去过没去过,如天不知娘娘说的啥!”如天念咒语般,头摇的跟一个拨浪鼓似,连连否定。

“可以,如小子,哼!你别以为本娘娘我没有法子让你招了?哼!”这花坊仙子见如天耍无赖,气不过,脚一垛,直接一个幻境就使过来,如天双手双脚被那幻境所绑,周围世界显出虚虚实实,这娘娘真是霸道!

如天见如此,也是气。

“为何娘娘要如此对如天?”问道。

“你!我……哼!”这娘娘还是带着个面纱,美眸突然飘忽不定,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这般,一听这话,心里也不是滋味,就把如天放了。

等这娘娘挨了近了,一阵香风吹来,虽未见面容,但如天看着有如此气质打扮的女人,心里还是会猛然会一紧,这娘娘长得真是比仙女还美,周身灵气窒息,如天一下子也自行惭秽起来,很不自在。

见那娘娘未说话,如天也不敢直视这娘娘,低着眼眉叹道: “娘娘若搜了我的忆,我非憨即傻,还望娘娘不要如此对门中弟子下手啊!唉~”

“你!”

“何况,我南如天去又如何?不去又如何?娘娘为何如此相逼?”如天连发两问,倒有些咄咄逼人的态势,可这如天倒只想着怎么跟这娘娘论论理,自己先把理给占了,等这娘娘也再不好意思和自己这个小辈动手了,这事就好办了!

刚又想说,谁知娘娘脚儿一垛,气走了!

如天抬头看看,看着那娇蛮的背影,抓了抓头道:“唉?怎么走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