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踏破太古 > 第二卷:步步生莲花
第二十七章:穷人别修炼
作者:易水川  |  字数:3892  |  更新时间:2019-11-04 12:26:09 全文阅读

数天后,风廉的伤口才愈合。经过那场生死一线的战斗,让风廉收获颇丰,最明显的就是有要晋升的迹象。

“功法,没有功法太他娘的吃亏了。”风廉摸着胸口的天海之心,有看看手中的功法玉简。心想有这件宗师级的灵器辅助,应该可以修炼功法了吧。

神识一进人玉简中,就将玉简中类似一段浓缩的记忆碎片引入自己的识海中,玉简一点点化成粉末消散。。

记忆碎片附带的魂力让他的识海扩充了一小圈,真是好东西。

风廉的神识刚触及记忆碎片中的影像,就看到文之问猥琐地表情,说道:“小子,火烧屁股功,这名字不错吧。好好修炼,将来可不能学你师尊那么抠。有什么好东西可以找我。”

风廉还没反应过来,那道神识已经消散。他不再理会,翻开封面,无数影像传入他的识海。这就是完整版的功法,没有文字,只有功法创建者的神识。创建者通过神识教授传人功法,自然比硬邦邦的文字更加生动,更加细致。

一个虚幻的老者站在识海上空,神情庄重地说道:“第一重功法,玩火自焚。此重功法讲究的是灵气与灵力的运用和转换,并将神识溶于灵力中,杀人于无形。”

老者双手打出一个个手印,动作不快,很清晰。并不时解说如果配合心法的运转,灵力如何控制。

从他手中打出的火属性灵力,时而变成火凤,时而变成火鞭,有时又如河流一样向前流淌。这些变幻附带的攻击力在玄级一品的功法中,只能算中等。它的杀招是神识引导火属性灵气粘附上对方的灵气护罩上,当然能进入对方体内,甚至灵晶中最好。

当火属性灵力达到一定程度,就可以用神识引爆火属性灵气,由内而外杀伤对手。

风廉再翻开第二页,老者还是那个庄重的神态说道:“第二重功法,火舞耀阳。此重功法要将火属性灵气提纯到极致,以极致之火焚尽万物。”

风廉想要继续往下看,但魂力的力量不足以再深入,只能放弃。

风廉一遍遍的观看,之后又一遍遍的演练。控火技能他在碎裂域时已经练得炉火纯青,这不需要担心。灵力的使用也没问题。最难之处在于如何达到老者所说的将神识融入灵力中,于无形中粘附在对手身上。

风廉按老者的要求去做了,可他觉得不划算。因为那样魂力消耗太大,而要让灵气进入对方体内才能构成致命一击。可是灵力进入对方体内实在太难了。

万一魂力消耗过大,对方却还有余力,他怎么办?唯一的办法就是来一记绝世冥手。这才是他保命的最关键手段。如果没有魂力,还谈什么魂技?

想必那位老者还有其他的功法来保命,并且不需要魂力。他才能如此不要钱一样的花费魂力。风廉不行,他最强的保命手段就是绝世冥手。

边想边练,过了五天,风廉还是没有找到最适合自己的使用方法。

再练下去就要走火入魔了。风廉不得不停下来,开始重复封粱级别的修炼,将赤红色的火属性灵气引导去洗炼双腿,炼化掉残余的药物,打通双腿所有的筋脉。

同时无名心法也快速运转,吸收精气,扩展识海。

灵晶延伸出来的触须越来越多,灵晶已经完全找不到原来的模样。变成了一颗生根发芽的种子。赤红色的根须,墨黑色的枝干。

这段时间,灵阁又传来一阵阵骂娘声。供应密室灵气和精气的灵材又是大量消耗。

半个月后,双腿完成洗炼,识海又扩充了一圈。

“这里真的是很适合修炼,如果在别的地方,要达到现在的效果,至少需要半年。”风廉满意的活动一下筋骨。

吃饱喝足之后,又开始冥想如何解决功法遇到的难题。

两天之后,风廉不得不再次停下来。休息好之后,开始炼药。想不通的事情,只能放一边,去做其他事情。既省时又省力。他相信自己能找到解决之法,所以不急。

他跑到灵阁器殿又租了一个玄级一品的药鼎,大师级还是无法独立使用。

有着天海之心的辅助,风廉能全神贯注地进行炼药,成功率大大提高,魂力也节省了不少。一口气练了半个月,炼制出二十二枚凡级一品回血丹,十七枚凡级一品聚灵丹。加上二三品的十四枚,可谓是大丰收。

风廉心情大好,拿出炼制静魂丹的药材。竟然一气呵成,炼制成功了。

风廉看着还剩一株星魂花,继续炼制。再成功一枚的话,自己就发了。

结果在凝丹的时候炸炉了,不是风廉操作出了问题,而是他找到了解决功法的方法。一时得意忘形,让丹药炸炉了。

幸好这是大师级药鼎,而静魂丹是玄级二品的丹药,没把药鼎炸裂,否则他都没地方哭去。

找到解决方法,并非他刻意,而是无意中发现的。炼制第二枚静魂丹,他的魂力有些后继无力,识海已经接近枯竭。

已经到凝丹的最后一步,他怎么也不想放弃。就放弃调用识海的魂力,直接调用灵晶上部黑色的精气。还真可以用。

也就是说,经过无名心法炼化之后的精气,随时可以转化为魂力。那他还愁魂力不够用吗?

灵晶中,精气的数量是识海的数倍。再说灵晶中的精气与灵气那么接近,灵气转化灵力的时候,直接融入魂力,既更方便又能更隐蔽,对手更难察觉。

风廉本想继续修炼,但是总感觉有人敲打密室的石门,想必自己又惹众怒了。他只好走出密室,向模拟修炼区走去,花了一百二十玄晶租借神庭低级修炼室一个月。不把功法练到极致他不打算出关。

模拟修炼室比密室宽大数十倍。里面布满各种法阵,进门处有使用说明。还特别强调因操作失当,或是人为损坏,不论轻重。罚到魔灵幻谷猎杀同等级灵兽三十头,并将所得灵材全部上交学府。

这是风廉第二次听到,看到魔灵幻谷这个名字。他倒是想去那里看看,到底有些什么新奇的东西。

修炼室中有灵阁打造的三十个铁人和各种灵兽,级别和他一样,神庭低级。

对于法阵,风廉熟悉得很,只看一眼,就知道各种法阵的使用方法,将六块玄晶放入法阵中,立即开启一个铁人的法阵。

铁人静立时看着笨拙,一动起来灵巧得很。挥拳就向风廉扑来,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那力度比一般的同级修者强多了。

风廉不敢怠慢,祭出护罩,迎面冲上去,一脚扫在他腰部。

“咔咋”

风廉自己都惊呆了,他腿力居然强大了这么多。一脚就把铁人的腰砸烂,将它扫飞七八米远。。

铁人并没有倒下,又冲上来。风廉刚要再试试右腿,铁人猛地跃起,一拳向他天灵盖轰来。

风廉弯腰向前滑去,顺势抓住它的腿,用力一拉,狠狠摔在地上。发出一阵轰鸣,铁人没摔烂,地板倒是裂了几道裂缝。

铁人身体扭出一个奇异的角度,另一只脚向风廉脖子扫来。风廉不得不放开它,避开那一脚。

铁人立定后,又冲上来,风廉刚要试试自己的拳头能不能抵住它的拳头。铁人在半途突然停住。

风廉一阵疑惑,以为它出了毛病,回头一看,法阵中的晶石已经化成粉末。

“我靠,这样太坑了吧。就两招,我六块玄晶没了。我的功法都没试呢。”风廉的心在滴血呀。

又放了六块玄晶,结果还是一样,两招,玄晶变成粉末。

风廉换了一个法阵,刚才那铁人被他砸了两下,行动有些迟缓。他一咬牙,垒起来放上五十四块玄晶,他要一次战过瘾

这一次风廉是战得酣畅淋漓了,砸坏了四具铁人。可他居然没机会使用功法,完全是以自己强悍的身体和力量与铁人硬撼。

铁人的速度太快,而且好像能提前知道他的招式一样,总能适时闪避,改变攻击方向,让他防不胜防,哪有机会释放功法。

要是练习近战,倒是不错的选择,可他要练的是功法。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墨叶能一次次阻止自己靠近她。墨叶必定经常在模拟修炼室修炼。擂台赛那天他还以为自己的近战定能占便宜。现在想想也未必呀。在修炼室修炼,必定是先练好近战才能有机会释放功法。

也明白在云水沼泽时卢西铭说的那句,“晶石是拿来修炼用的。”怪不得姬生花一拿出晶石,那群人就屁颠屁颠地跟着她瞎胡闹。

就三天时间,他已经用掉了两百多快玄晶。看来修炼真的不是穷人该干的事情。

风廉不再急着与铁人对战,而是总结一下经验,思考如何快速凝结灵力,快速施展功法,阻挡铁人的靠近。

依靠天海之心的辅助,风廉还是花了二十多天时间才做到瞬间转换灵力,但是施展功法还是有些迟疑,这个不是模拟修炼能达到的,只能在实战中修炼。

风廉出去又交了一个月的租金。

回到修炼室才懊悔,自己所剩的晶石连启动法阵十天都不够。

这一次风廉每近战四五次,都能找到机会使用上一次功法。虽然达不到墨叶那种境界,但是必定进步了,他还是很高兴。

等到所有晶石,连凡晶都不剩一块的时候,风廉砸烂了十六具铁人,地板被砸得稀巴烂。每施展四次功法才让铁人靠近,进步可以说是神速。

还剩二十二天的租期,风廉怎能浪费掉。

魏安夫除了给他炼制凡级丹药的药材,还给了他三十多株玄级药材和二十多种玄级灵材。他打算拿去换钱晶石,至少把剩下的天数用完,要不亏大发了。再说他也没练到自己预期的目标。

风廉走出修炼室,把需要维护的牌子挂在门上。向着灵阁走去。

他刚走一会,进去维护修炼室的人就在里面又惊又怒地大骂。

“这是谁租用的,跟我们灵阁过不去吗?把地板砸成这样。”

“我靠。这还是人吗?竟然能把铁人打成这个样子。”

“他该不会是故意损坏的吧,要不要请阁主过来看看。”

“蠢货,你没看铁人身上都是拳印,掌印吗?”

“太牛叉了,这一拳打在我身上,还不把我打穿了。”

“你还是想想怎么跟阁主汇报吧。今年真是流年不利,刚刚晋升武宗,需要大量灵材。结果出了个风廉,让灵阁损耗巨大,现在又出这么一个牛人。来年日子怎么过呀!”

……

风廉走到过道上,正午的阳光照射下来,浑身暖洋洋的,很舒服。就坐到石凳上晒晒太阳,感受一下正常人的温暖。

有几个学长走过来,正在议论着什么。风廉无需刻意去听,那些声音已经飘进了耳中。

说是有个人晋升武宗失败了,走火入魔,伤了好几个同学。现在被关在青云阁。幸好褚熙即使赶到,制止了她,同时以大法力稳住了她的识海,否则识海已经崩溃。

一个男的说道:“咳,她要是在清醒的时候晋阶,应该没什么问题。可我听说她好像喝多了晋阶。识海都不清明,不出事才怪。”

有个女孩子说道:“就她那样死就死吧,老是无理取闹,祸害其他学友。”

另一个声音说道:“嘘,你可别这么说,我听说她还是姬学士的什么人。不然那天姬学士为什么在学府内大喊。谁灌她酒的,要废了那人的修为。”

风廉的心一阵抽搐,他们说的该不会是姬生花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