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吞天灭道 > 正文
第七十四章 斩杀
作者:一剑浪客  |  字数:3235  |  更新时间:2020-01-06 13:16:06 全文阅读

聚义堂外的花园中,名不凡走在前面,老人紧跟其后向聚义堂外面走去。五丈外一群山寨向他们的方向奔来,为首三名中处在中间位置的大汉盯了一眼,暗道:他们怎么走了?看来闯进来的贼人已经被大堂主给宰了,鸷鹰堂可不是菜园门,是一个活人就可以闯进来。

  他那里知道聚义堂中的众兄弟都被他所想的贼人给杀了,就连三堂主就在几招中就被杀了,现在他的大堂主还等着他们救命呀。

  大汉问道:“名少爷,是何等大胆的贼人闯进我们鸷鹰堂来了?”声音嘶哑如石块相互摩擦发出的。

  他身穿短衫外面套一件灰袍,一头乱发披于肩头,手握一口斩—马刀,全长五尺,刀刃长二尺,柄长三尺,重四十五斤。

  名不凡站在道路的一旁,平静地说道:“你进去就知道了,你们堂主说了,谁最先进大殿就赏赐五十枚下品玄晶币,若是谁杀了那贼人,就让他做二堂主的宝座。”

  众山贼听见只要杀那闯进来的贼人就可以成为二堂主,呼吸如牛喘,双眼填满了贪婪。

  不说成为二堂主有多威风,只要成为二堂主每次打劫后的财宝就可以分到一成,可别小看这一成,这一成抵得上十名普通山贼两年的获得财物。

  “多谢名公子告诉我等此事,我们定当为大堂主分忧,斩杀贼人。”

  “贼人”二字,尾音未绝,众山贼已全力奔向大殿去,彼此生怕被旁边的人抢去了斩杀贼人之首的机会,错失成为二堂主的机会。

  名不凡看着被贪婪所蒙蔽心神的众山贼,心中冷笑。

  老人问道:“少主, 你说那蓝衣少年是否还能活下来?”

  箭不虚可没有说过谁杀了蓝衣少年就可以成为二堂主,更重要的是那样的杀神岂是这些渣渣所能杀的,这样的渣渣再来一百也对蓝衣少年造成不了致命的伤害。

  当玄修者修炼到玄元境以后,始玄境的渣渣再多也无法弥补彼此之间的差距,跨一大境界战胜敌人,已是绝世天才之举。

  名不凡说出这样的话只是为了鸷鹰堂与那蓝衣少年造成两败俱伤的局面。

  名不凡笑了笑道:“就算他能活下来,也要脱一层皮,再说他是否死亡皆与我们无关,现在我们就把古倩带走。”迈步向外走去,老人紧跟其后,再一拐角二人消失不见。

  在名不凡与山贼说话的时候,大殿中公子玉一招“冰心望天”攻向箭不虚的左胸前的灵虚穴。

  剑未至,箭不虚脸上就感觉一冷,全身汗毛如猫炸毛,瞬间一招《金光灭八方剑法》中的第二招“金光如芒”使出。

  两口剑刃在空中斩在一起,一股狂风从剑刃碰撞处向四周刮去,桌椅碗筷皆被刮到十丈外,以二人所站的位置形成一个干净大圆。

  额头前的长发被风刮得向后斩去,公子玉笑了笑,说道:“你的实力倒是值得本公子一杀。”声音如同从冰川中穿过一般,无比寒冷。

  箭不虚脸皮绷紧的向一块被晒裂开的岩石,握剑的右手青筋暴起,经脉中的金属性玄元力源源不断的按照剑招的发动路线图运作。

  一滴汗从箭不虚的下巴跌落砸到地面上——啪嗒一声~

  箭不虚率先发动攻击,收回剑,一招扫堂腿腿法扫向公子玉的双脚,右脚金光纵横,这一脚威力之大可断铁,一头牛受此一招必然当场死亡,可是对于公子玉来说却不算什么。

  他抬脚向箭不虚的扫堂腿踢去,虽然他这一脚提出的速度慢于箭不虚的一脚,可是竟然最先攻击到对方的脚上。

  轰~

  二人双脚一碰就立马分开,双掌在空中一拍,声音如闷雷。

  二人腿与掌的一轮交锋,看似势力不相上下,实则箭不虚已落于下风,他体内竟然在一脚一掌的交锋中已已被对方的冰属性玄元力侵入体内中,这两股冰属性玄元力在他调动金玄力的围攻下待在原地巍然不动,他的金属性玄元力竟然没有对方的玄元力精纯,暂时无法把这两股玄元力逼出体外。

  造成这样的情况只能说明蓝衣少年修炼的功法比他的功法要更高深一些。

  若是这次能得到这蓝衣少年所修炼的功法,他必定会实力大增。

  公子玉右肩一动,发动“雪缈步”人已在箭不虚的面前,月牙如一束月光般刺向他的喉咙处。

  箭不虚临危不惧,瞬间放弃防守,采取攻击,一招“轻风落叶”

  剑招缥缈,忽左忽右,没有见过这一招的人根本无法提前推断出这一招是攻击你的喉咙还是下丹田处。

  可惜公子玉可不是普通之人,大名鼎鼎的天玄道宗的初锋十雄的排名第三的白玉公子岂会推断不出对方的一招攻击方向。

  只见白光一闪,公子玉收回攻击已破箭不虚的攻击,并且以闪电般的速度发动第二招“冰心已碎”

  月光般的剑锋已凝聚一层薄薄如蝉翼的冰晶,这一击已动用他五层的冰玄元力。

  吼~

  箭不虚在心中怒吼一声。

  他在这一招中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危机,若是他现在不能接下这一招,喉咙处贴上一片梅花的一定是他了。

  在这一吼之下,他动用全身的玄元力,发出他最强的一招。

  剑出时,金光大射,整座大殿成为金光的海洋,眼前除了金光还是金光。

  在这突然爆射出来的金光中,公子玉虽下意识闭上双眼,但斩出的一招稳如泰山。

  只听叮当一声响~,金光海洋一震,波涛汹涌。

  金光中的剑影如翻江倒海的巨龙,剑鸣之音如满天下起的雨滴般密集的响起。

  当金光消失时,箭不虚右膝跪在地上,身上已多了十几处的轻重一致的剑伤,每一处剑伤的深度都是一样长短的,能造成这样的伤势已说明公子玉的剑法已是不凡了。

  要知道在敌人身上留下十几处剑伤这不难,难得是每一招一式所用的玄元力都是一样的,而且每一招发动的角度要把握好,若是偏一丝一毫所造成的伤害程度就会不一致了。

  咳~

  箭不虚喷出一口血,站起身已是满头大汗。

  公子玉回头看向那枚差一节指甲长就要落在地上的梅花。高手之间的战斗可在一息时间内发动上百招,现在时间刚刚好,在梅花落在地上之前杀了箭不虚。

  当公子玉回头看向空中飘着的梅花时,箭不虚已发动攻击,一招昨日才领悟到的《金光灭八方剑法》第四招“一剑眀灭”,在这一招之下,丹田中的金玄元力再无一滴,丹田之壁一震,这正是丹田中的玄元力损耗完的征兆,而这样的后果就是箭不虚即使能活着,也将趴在地上如死猪一般,任人宰割。

  再当公子玉感觉胸口前一寒,回头时,一口金虹离他的胸口只有一纸宽。

  在战斗中还分神的公子玉已绝对逃不过这一剑。

  箭不虚压住喉中喷出来的血,在心中咆哮道:你给老子去死吧。

  公子玉死在这一剑的局面下已经无法能改变了,除非在这时能发生奇迹。

  可是奇迹就是由人造成的。

  剑已穿透公子玉的心脏从他的后面刺出一尺长,公子玉竟然在剑刺穿胸膛的时候,眉头未皱一下。

  箭不虚正想哈哈大笑时,他竟然看见蓝衣公子被剑刺穿的地方没有血流出来,同时他感觉到自己的血液逐渐如冰一般冷。眼前的蓝衣少年如烟一般消失在他的面前。

  他喉咙中发出“咯咯”的声音,缓缓的转过头想看身后,吧嗒~~手中的剑倒在地上,一口血从最中喷出 ,他吼道:“我……不甘”

  人已砸到地上,喉咙处已多了一片妖艳的梅花,而此时不远处的那片梅花终温柔地落在地上。

  站在箭不虚身后的公子玉转过身来,看向大殿门口站着众脸色苍白如白纸的众山贼,他微微一笑,在山贼们的眼中,他此时的一笑如同魔王在开启死亡盛宴的恶之笑容。

  “你…你,你杀了我们的大堂主?”大汉问道。

  公子玉扬起剑,剑身如月光未有一滴血的污染,纯洁如处子,淡淡的说道:“若是你的眼睛没有骗你,这大殿中的人皆是我杀的。”

  大汉猛地跪下重重的一磕头道:“从今往后您就是我们鸷鹰堂的大堂主了,我们誓死效忠您。”

  在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周围的山贼们终于从殿中的十几具尸体中回过神来,齐跪下道:“我等誓死效忠您。”

  公子玉看着大汉道:“你倒是很聪明。”垂头的大汉,脸上的流动的汗滴一滞,嘴角微微扬起,暗道:这次算是小命保住了。可惜想法很好,现实却很残酷。

  “我这人有点奇怪,最讨厌聪明人。”

  大汉猛地抬起头,双眼满是恐慌,猛磕头道:“请大人绕我们一命,请大人饶我们一命……”

  周围的山贼们跪在原地因惧怕连眼都不干敢眨,唯恐自己的一举一动惹怒蓝衣少年,把他们杀了。

  公子玉说道:“饶你们一命很容易,断一根小拇指,再发誓以后再不做山贼我就可以饶你们一命。”

“好。”

  大汉从怀中掏出一口短刀,一刀斩断左手的小拇指,血如溪流,眉头未皱一丝,“我发誓今生再做山贼,死于自己刀下。”

  这名大汉的心性之坚毅让公子玉另眼相看,同时心中暗暗做出一个决定。

  “我数十声还未斩下自己的小拇指的人,我会让他体验死亡的滋味。”

  “你要杀老夫的手下,也不先问问这里的主人,少年你真的太没有礼貌了。”

  一个如大海惊涛的声音从众山贼的后面响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