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灯影山河 > 正文
第1章 夜遇,寻找火锅女
作者:长安肆少  |  字数:3971  |  更新时间:2019-10-15 09:04:59 全文阅读

大江,黄昏之后。

一辆崭新的SUV沿着江边公路疾驶而去,车灯急急地闪烁,惊得路边一位边看手机边走路的老人差一点摔倒。

“赶着去投胎呀!” 一身黑衣的老人抬头正要破囗大骂,不想那辆棕色的越野车竟然“吱”一声猛地刹住,车门迅速的打开,从车里“哗啦啦”一下子跳下来四个年青小伙子,把老人团团围住。

“你,你们要干嘛?”老人双手捂着腰,低头惊恐地问,仔细看去,老人长长的脸,很干瘦,穿一身黑色丝绒文化衫,腰间好似有一个鼓鼓的皮包。

“大爷,麻烦问一下,‘夜遇火锅’怎么走?”一个戴眼镜的矮个男子走到老人面前,很客气地问道。

原来是问路的呀!“那有这样问路的!”老人生气地回答,不过绷着的脸稍微放松一点,心里也暗暗松了口气,捂住腰间的手也慢慢地松开了。

“这一路上都没碰到个人,不是担心您溜了嘛,我们又得绕圈圈勒!”一个个头稍微高一点的男子委屈地说,他穿一件酱色短袖,牛仔裤,看样子他们是在这里迷路的自驾游游客,样子很着急。

大江边上的这几座山城,近几年自驾游的人逐渐多了起来,可是这里的山路岔路太多,许多不熟悉路的人在山里转悠很多天都出不来,更何况是在这忽上忽下蜿蜒的城里了。

“还以为是劫道呢!都把我老人家吓得,差点摔跤了!”老人气色稍微缓和了一点,他不失时机的为自己刚才过度的紧张进行了说明,让自己看起来依然显得有些紧张和气愤。

“老人家,实在是对不住!您知道这个夜,夜遇火锅吗?”矮个男子看老人说话不紧不慢的样子,就更着急了。

“知道,当然知道,这里的火锅店,我都知道!”黑衣老人眼珠一阵急速地转动,一边满是肯定地说。

“哇塞!”三个男子一阵欢呼,几个胳臂伸过来,一下子把黑衣老人抱住。

“干什么,干什么?”老人赶紧警惕的左右躲闪着,酱色短袖的男子制止了大家的过分热情,从车里取出一瓶矿泉水递给老人,“老人家,我们着急要去那里,麻烦您给我们指个路吧!”

“岔口太多,没法指!”老人摆了摆手,并没有接矿泉水,“你们还是用手机导航吧!”

“别呀!”矮个子急了,“我们就是用的导航,都转了半天了,不是断头路,就是断桥,根本就转不到啊!”

“老人家,看您也是在赶路,这山路也不好走,您看要不我们送您一程吧!”酱色短袖的男子虽然很着急,但还是礼貌的邀请老人。

“不会耽误了你们吧!”黑衣老人有些意外的看了酱色短袖男子一眼,眼睛眨巴两下,表情显得狐疑不定。

“不会不会。”酱色短袖男子一脸的诚恳,他用眼神制止了矮个子想说的话,一边为老人拉开副驾驶,等老人坐好车,给他系上安全带,然后转回去,把刚坐上的矮胖子从驾驶室里拉下来,一屁股坐了上去,“你老想去哪,我来开车送您!”

“年轻人,你这种憨实人不多见啊!”黑衣老人终于有些感慨,“说吧,想去哪儿,我给你们指一下。”

“我们不急,老人家,口舌之欲远远没有鲁莽后的歉意来得重要!”酱色短袖男子一边开车,一边笑着说,“我们只不过想去挑战一下山城排名第一的夜遇火锅,却不想惊扰了您!”

“你们不像是吃火锅的,”老人也笑着说,“怕是去挑战那个传说的吧!”

“这你知道啊!”后面的矮胖子显然沉不住气,很惊讶的插了一句话。

“传说山城有一家火锅,团团、众众、度度等搜索网站上一直排名第一,每到夜深人静,总有一桌客人能看到从火锅店的一幅画里走出来一个古装的仕女,她轻轻跳上火锅,在火锅上冉冉一曲,然后飘然离开。”

老人轻声讲述着这个传说故事,然后问道,“你们也是冲着这个火锅女传说去的吗?”

“是呀,是呀,就是啊!”这时候,车里面,所有人都没有再沉默,大家异口同声的回答。

“可惜,你们去晚了!”老人痛惜的说。

“为什么呀?”又是异口同声的问题。

“因为,因为那副画,丢了!” 老人表情看起来很痛苦,就像自己身上被剜掉一块肉一般。

“什么?丢了!”酱色短袖男子也不由紧张起来,“老人家,您怎么知道?”

“那是我的店!我当然知道!”老人惨然的大声说起话来,“我那孙女,那个害人精,她把那副画卷跑了!”

“啊!”大家都惊呼起来,“原来您是老板啊!”

“你们刚问路我就知道,我不想给你们指路的原因就是这个,现在告诉你们实情了,你们就别去了,小伙子,山城火锅店多的去了,靠路边把我一放吧!”黑衣老人显然情绪很波动,但也很诚恳的对大家说。

“老人家,为您的这份诚恳,我们也得去品个美食啊!”酱色短袖男子却有些豪气地说,一边说,一边往后座看了一眼,“大家说,是不是啊?”

“去,去,我们必须去!” 迷路的人,迷的是路,但是,辣子、黄油、花椒、孜然的滋味已然深入骨髓,大家竟然也一样的说。

黑衣老人叫夜福,开车的是知秋,后座位上矮胖子叫昭阳,还有两位,一个是大宇,一个叫小勇,车里面讨论起火锅美食,已然升起一股麻辣烫的香味,它指引着大家一路向前。

尽管,黄昏后一行人才到达“夜遇”火锅店。

夜福老人却坚持不回店,他说他要去找孙女,没脸回去面对老顾客,执意要在快到火锅店的江畔下车。

“哧”一声车停下了,知秋缓缓将车门打开,然后快步跑过去,拉开副驾驶车门,把黑衣老人搀了下来,“福大爷,您这不回去也不是个常法,要不您说说情况,我们也可以搭把手帮您找人呗!”

“小秋,你是个憨实人,可是,我那孙女精灵古怪得很,她要藏东西,找到人也没用啊!”夜福老人沮丧地说。

知秋一脸歉意,他转身从车上取下一件T恤,递给夜福老人,“福大爷,夜里江边凉,这是我们自己做的文化衫,您搭着肩膀就舒服一点。”

夜福老人接过文化衫,心里莫名升起一丝感动来,他犹豫了几秒,像是下了一个决定一般,从腰上挎包里取出一个小册子,小心翼翼地递给知秋。

“小秋啊,你们大老远白跑一趟,我老人家也过意不去,这是我这些年根据火锅女显灵画的像,就送给你做个留念吧!”

“福大爷,这是您的珍藏,我不能要啊!”知秋一听是火锅女的画册,心里有几分艳羡,但是一看古旧的画册样子以及老人像藏着宝一样的情形,还是断然拒绝了。

“拿去吧,真画都丢了,我拿着也是徒增伤心!”

老人把画册往知秋手上一塞,然后转身就走,像是诀别自己的亲人一样,走得那么义无反顾。

知秋捧着画,站在江边很长时间,直到一身黑衣的夜福老人慢慢从江边变模糊,像一阵风一般的倏忽消失不见,他才回过神,重新上了车。

车行没几秒,霓虹灯下,“夜遇火锅店”招牌就迎面而来,小店初见,台阶几级,斜树两根,水桶临门,路灯暗暗。

初进小店,知秋经门口的料汤锅碗,感觉气味就很是浓郁,杂而有序,看过来也是厨者调味,侍者迎客,有礼有道,小坐之间,来往熟客居多,携老幼者、融融恰恰,聚友人者、熙熙攘攘。

刚坐下,一个胖子老板娘翩翩而来,以时常的菜品给推荐,大宇已经不客气了,他先点完,再让小勇、昭阳和知秋补充,再要山城啤酒一打,围坐之间,呷酒而畅谈。

刚刚细品完一杯啤酒,就有老妇人抱火锅而来,置于桌间,点火热之,油味初至,再来麻辣之香,热气冉冉,食欲倏忽而来!

涮锅菜品陆续上齐,素类有海带,豆腐,油皮,菜丸,粉带等,肉类有牛肉、猪腰、鸡杂、鹅肠等,以烫之,锅稍沸,四个人急不自待,夹入油碗,伴以入口,麻味猛来,依然是促不及防,急急的忍住,再慢慢嚼而食,再润以啤酒,厚味娓娓而来,食材的脆嫩,香辣而不过,着色而不腻,回味厚重,滋味真的是大美!

吃到精彩处,老板娘悄然上得过油香酥肉一盘,四个人拿手争抢取食,才入口中,过油香酥肉脆而酥,香而畅已让人陶醉,这个时候,大家再去抢食,一瞬之间,一盘过油香酥肉空空如也。

正在嗟叹之时,恍惚间,邻桌的谈话清晰地传进了知秋的耳朵。

“这店里没了火锅女,还是这么兴旺啊!”有人大声赞叹。

“听说那火锅女去游轮了,不知是真是假?”另外一人低低的说了一句。

知秋听得这话,起坐之隙,就着酒味望去,邻座已空空如也。

知秋环顾四周,只见酒瓶空,锅汤沸,热气腾,人鼎沸,食客吵吵烫锅,厨者淡淡调味,来往人依旧,火锅的韵味已在其中。

转头看伙伴们,却见大宇、昭阳和小勇已经用眼睛在向他示意。

一行人赶紧吃完火锅,从小贩处购得船票匆匆赶往江边码头。

城市的路灯依次点亮,江畔一片喧哗处,正是一行人乘船的码头,顺斜坡而下,绕过几根粗钢缆,依着一条水上搭建的小道,知秋就与大家依次上游艇。

位于山城东北两江交汇处的“古雄关”,当是大江的重要口岸,在深秋的大江上纵览秋意,有的是丰获满满,有的是心旷神怡。

借着酒精的微醺,知秋一脚踩着踏板,一脚跨在船舷,遥望大江彼岸,让他几近放空的心里,仿佛能感受到一种历史的沧桑。

在跨上船舷的刹那,知秋的鞋却被人踩到,脚趾的疼痛让他很恼怒,忍不住“呀!”地叫出声来。

前面一个穿黑色短裙的女孩转头连声道歉“对不起”,还给他来了一个90度的大鞠躬,他刚刚想扶她一下,又觉得不合适,一下让他没有了章法。

女孩像是学音乐的,身后背着一个大大的乐器盒,她鞠躬完望着知秋,清秀的脸上有些焦急的眼神,知秋连忙摆了摆手,“算了,算了,没事!”

女孩再次看了看他,点了点头,背着乐器盒就从船舱边的扶梯快速地上了游轮的二层。

在一帮小伙伴的哄笑中,知秋尴尬的摸摸脚趾,装着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一行人喧闹着自船尾觅座位坐下。

夜幕降临了,抬眼望去,华灯初上的山城,随着城市灯光的层次变幻,更远处,大江索道犹如流星在夜空中划过。让狭窄的城市宽阔起来,远山显得更加灵动而绚丽。

随着一声汽笛响起,游轮移动起来,游轮慢慢离开码头,轰轰的响声打破了大江的宁静,满满进入了江心的水道,船头划开的江水拍打着甲板,色彩顿时绚烂了许多。

“快看,快看,火锅女出来了!”对面一艘船上,一群人指指点点,大声喊着。

人群沸腾了,大家蜂拥跑出船舵,知秋跟着大家看过去,除了灯影变幻着时尚图案,或是一些时髦的广告语,什么也没有看到。

“噫!”景色这么美!仕女在何方?船上众人发出声声叹息。

是啊,好美的江景!知秋拿出手机,妄图留住这城市里最绚丽的色彩,记住这江畔的最艳丽的图画……

“能帮我拍张照吗?”旁边有人问道。

“当然可以。”知秋侧身一看,不由愣住了!

“是你…”两人同时喊出了这两个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