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失落人间 > 前传 瑞德拉斯之殇
第四章 白之塔(中)
作者:北更琉璃  |  字数:6334  |  更新时间:2019-11-13 11:15:11 全文阅读

“怎么可能,本小姐的伪装手段明明这么高超……居然还能被发现……”泠汐一时间也是有些手足无措。

  “除非他们中有人能认得全部的员工,不然即使是看到一两个生面孔也不敢笃定就是外来者,你看电梯里那帮人就知道了,他们虽然觉得奇怪,但也并没有怀疑你,因为怀疑你并不能让他们得到什么实质性的好处。”巧克力分析道。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那个骑士长生猛的和吃了过期春药一样,要是正面对上了我们绝对要吃不了兜着走!”

  “注意,是你,不是我们,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现在可好好地躺在圣弗朗西斯科的海景别墅里面晒日光浴呢,就算俄罗斯被核弹砸了,也和我没多大关系。”巧克力打断了泠汐的话。

  “你就这么绝情,难道不和我共同进退吗?”泠汐泪眼汪汪的。

  “抱歉,泠汐小姐,我是真的无能为力,就算我他妈的开着超音速战斗机飞过来,到瑞德拉斯城的时间你估计也已经凉的差不多了,难道你要我坐着传说中的光速飞船唰地就到你面前,然后和你说:哦我的公主我来救你了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吧?这根本不现实啊!”

  “那你是建议我等死吗?”泠汐算是听明白巧克力的意思了。

  “虽然我觉得你确实可以这样子,但不反抗一下就认命不是很可笑的事情吗?”巧克力拿起手边摆着的黑色纯巧啃了一口,在嘴里嚼得嘎嘣响,苦味刺激着她的舌尖。“再说了,你难道相信命这种东西吗?这一点上你就要好好跟漩学了,他就从来不认命,我引用他的一句话。”

  “把你的命运撕碎,这种狗屁东西就不应该存在!”巧克力模仿着漩的语气说道。

  “所以说我的局面还有解咯?”泠汐试探着问。

  “这个局面远没有到处理不了的情况好吧,只是你一直在给自己暗示,确实,如果你真的没信心对上那个什么骑士长的话,那绕着走不就好了吗?你以为这帮人真能知道你在哪一层吗,他们肯定不清楚,不然现在已经有好几把枪指着你的脑袋了!”

  “不许动!你是什么人!?白塔现在已经被封锁,所有工作人员都不得随意走动!”冷喝声不合时宜地响起。

  “该死的,下次我得闭上我的乌鸦嘴了。”巧克力骂道。

  “我也觉得。”泠汐抬头看着甬道尽头站着的四个人影,他们穿着黑色的作战服戴着特种作战头盔,手上端着的是德国产mp5k冲锋枪,一轮齐射下来可以把野牛打成筛子。

  “看样子他们还不知道你就是所谓的入侵者,你用多久可以解决他们?这里机关很多,迟则生变,引发大动静的话很快其他人就会注意到这里,但我比较在意的还是,他们为什么会在这里,从警报响起到现在才三分钟,连穿上这一身衣服都时间都不够。”

  “这还用说,肯定原本就是守在这里的人呗。”泠汐撇了撇嘴。

  “那他们守着的是什么呢?”巧克力接着问,“我觉得我们好像有点接近真相了……”

  “不是我们,是我,你现在还在圣弗朗西斯科的海景别墅里晒日光浴呢,美国现在就算是挨了一发核弹都和我没关系。”泠汐把这句话又还给了巧克力。“还有,回答你前面的一个问题,如果不克制的话,几秒钟我就能把他们变成死猪,几个神血浓度低的可怜的人,就算有着枪也对我没什么威胁。”

  “但我还是建议你不要下死手,你自己处理吧,如果真没办法了那也只能让他们去见见上帝了。”巧克力提醒道。

  “好的。”泠汐咧嘴笑了笑,踏着鲜红的地毯一步步接近那四个人。

  “女人,你是听不懂人话吗?!”为首那个皇室干部对泠汐大吼,手中的mp5k已然解除了保险,枪口对准泠汐的头部。

  “不好意思,刚才没注意你们,要不……再说一遍?”伴随着扑面而来的一股劲风,泠汐的声音由远及近。

  那个干部的身体猛地僵硬,一只洁净素白的手正在抚摸着他的脸颊,“呐,再说一遍嘛。”如魔鬼般的低语从耳边传来。

  “去死!”他猛地转身,mp5k的枪口朝外喷吐着火舌,幽暗的甬道被点亮,9mm帕拉贝鲁姆手枪弹在狭窄的空间中划过一道道火线,一连串清脆的金属撞击声响起,整个弹匣的子弹都嵌在了他前方的钢制门上。

  “没有命中目标!”他大喊。

  三支强光手电几乎是同时亮起,另外三名皇室干部确认了他的位置后聚拢到一起,“队长,你没事吧?”

  “没事……”队长伸手抹一把脸上被泠汐碰过的地方,他神经再度紧绷起来,因为那道伤口在迅速恶化着,脓水混合着鲜血,沿着脸颊流到脖颈,再一路向下,温热的触感不断刺激着他。“不……不对,她的能力很古怪,不像是普通的神血者,只有骑士团能处理她……我们必须通知骑士团。”

  “你们没有机会的,我可不想遇到那个黄头发的棘手家伙。”

  “在左边!”其中一个干部吼出声,三杆mp5k同时朝声音传出的位置扫射,但射出去的子弹却连声响都没有传出,泥牛入海般消失了。“怎么回事!?”

  队长蹲在三人的身后,他已经抽出了别在腰间的对讲机,准备和骑士团进行通话。

  “这里是骑士团第三分队长库伯斯,贾利摩队长,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对讲机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

  “库伯斯队长我现在遇到了……”贾利摩刚开口说了三个字,就听见背后传来的流水声,北方干燥的空气几乎是在瞬间湿润起来。

  源源不断的水流从泠汐面前的水球中被抽离出来,此时的积水深度已经超过一米五,贾利摩的对讲机直接在水中泡坏了,电流声“滋滋”地响着,还不时有火花迸射出来,他到最后也没能把消息传出去。

  “贾利摩?贾利摩?你在听我说话吗?喂?你怎么不说话了啊!奇怪!”库伯斯满脸疑惑地关闭了对讲机。

  “是血脉天赋……「潮汐庇佑」!!你是灵血者!巅峰的灵血者!”贾利摩惊恐的大喊。

  在水中mp5k的射程超不过两米,因为水密度相比较空气太大了,相应的对子弹阻力也很大,子弹没跑多远就会开始下坠,然后也就没有下文了。

  而且枪管已经进了水的枪,如果强行在空气中发射,还将面临炸膛的风险,因此现在他们的这几把枪算是废了,就算泠汐不再那样神出鬼没的,他们也不敢开枪,炸膛的风险谁都不敢冒。

  “你们几个还是少说几句话吧,我不想这里的动静太大。”泠汐的右手高举过头顶,清脆的响指声传出,她身上已经黯淡下去的荧光再度亮起,甬道内水位在上升,已经超过了两米五,她就像是一条泳姿优美的人鱼在水中游弋。

  “做人留一线啊……”巧克力又提醒了泠汐一次,就怕她一个不小心,就把他们全杀了。

  “知道了知道了,巧克力小姐,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矫情了。”泠汐在露出水面换气的时候顺便回答了一句。

  “涡流。”泠汐的四个手指对着四名在水中挣扎的干部依次点下,他们各自的脚下,水体开始旋转,形成了四个小型漩涡,连带着人开始一起转动,原本他们穿的特战服吸水后就变得沉重无比,想要维持身体浮在水面都比较困难,更不用说被泠汐这么一弄了。

  “哈哈哈!泠汐你真损,我以前就想知道把人塞进滚筒洗衣机是个什么感觉,现在我知道了,看他们那副口吐白沫的样子,肯定很酸爽……”巧克力满脸坏笑地说。“不对,泠汐,少了一个!”但下一秒巧克力的语气就严肃了起来。

  “居然有人能挣脱?”泠汐扭头,透过清澈的水面可以看到一个模糊的黑影像是炮弹一样朝她极速冲来,速度几乎堪比海洋中的速度之王旗鱼!

  旗鱼的在水中的最高时速能够超过110千米每小时,是海中当之无愧的第一速度,但要是说一个人能达到这种速度,那大概是疯了才会出现这种想法。

  在情急之下,泠汐借助水的推力,强行在一秒钟不到的时间内朝横向移动了一个身位的距离。

  漆黑的短匕在水中划过一个圆弧,那名干部也没想到泠汐居然能够躲开这一次突袭,他的身体由于惯性继续向前冲了十多米才停下。

  “这种角色总是要被逼到绝望了才会爆发出让我认真的能力,在帮助人类激发潜能方面,我还真是功劳巨大。”泠汐并没有彻底躲过这次攻击,她的腰间被划出了一道长达十厘米的血痕,从伤口处流出的血液也在泛着荧光,就像是往水中撒了一串色泽明亮的珍珠。

  “血脉天赋,「水遁术」,我一直以为这是个垃圾血脉天赋,没想到居然有人能靠它能伤到我们的小魔女。”巧克力注意到了那名干部身上闪着微弱的荧光,虽然比起泠汐来说要黯淡了无数,但确实表明他正在使用血脉天赋。

  “我大意了。”泠汐伸出右手,手心有一枚泛着蓝光的水晶,她的五指缓缓握紧。“归遣。”

  庞大的吸力从水晶内迸发出来,它就像是一个无底洞,甬道内的所有水分都在被它吸收进去。除了泠汐外,其他处在水中的人也感受到了这股磅礴的力量,但他们根本无力反抗,其中三个已经神志不清口吐白沫了,还有一个也是靠着血脉天赋才勉强伤到泠汐,现在水都被泠汐抽走了,他还能做些什么呢?

  “付出代价吧,伤了我还想全身而退是不允许的。”泠汐伸手从水流中抽出了一把黑色匕首,正是前面伤到她的那一把,在水中顺着吸引力而被带了过来。

  “融入魔骨打造的武器,我想我们都有些低估瑞德拉斯了,他们的发展水平比起那些组织来说也是丝毫不差。”

  “泠汐,你先别说这个,如果是有魔骨成分的武器,那你的伤口……”巧克力有些担忧地说。

  “只是最低阶的魔骨罢了,对我造不成什么影响,最多比较难止血一点。”泠汐摇摇头,匕首被她抛到半空旋转了几圈,又稳当地接住。

  “还给你!”黑色匕首化作一道闪电,将防弹衣完全穿透,没入了那名干部的右胸,以他的反应速度根本来不及躲避,只听到闷哼一声,便直挺挺地向后倒去。

  泠汐最终还是没有下死手,但那家伙最后落下个残疾估计也是至少的,因为打造那柄匕首的材料比较特殊,也算是自食恶果了。

  “搞定!”泠汐拍了拍手,看着一片狼藉的甬道,东倒西歪躺着四个人,就是不知道这里闹出的动静其他地方注意到没有,白塔的隔音效果应该还是蛮好的吧,泠汐想。

  “我又有一些发现了,嘿嘿……”

  “废话少说!说不定那个黄毛怪已经快到这里了!”

  “好吧,我觉得这扇门是个幌子,你直接进去可能会死的很惨,而且估计是那种被大卸八块的死法。”泠汐耳边的蓝牙耳机不断闪烁着白光,这个蓝牙耳机的末端有个微型的360°全景摄像头,巧克力和泠汐连线后可以通过这个摄像头来观察周围,此时她指的当然是那四名干部守着的这扇金属门。

  “为什么这么说?难道守关者不是已经被我们……哦,是被我打败了,接下来应该是领奖励的时候才对。”

  “好好好,功劳全是你的,我不跟你抢。”巧克力扶着冒汗的额头,无奈道。“泠汐你记不记得之前玩的《雷电初版》,就是那个研发公司在小范围发行测试的游戏,不过现在还没有正式上线,估计还得等几年,他们说做得还不够完善。”

  “为什么突然问这个,我觉得咱应该紧张一点,你这种语气让我感觉你在旅游一样。”

  “什么叫感觉,我本来就在圣弗朗西斯科旅游啊!”

  “……你又赢了。”

  “我记得你当时用一条命就把人称魔鬼难度的第九关给通了,结果倒在了第十关。”巧克力闭起眼睛回忆。

  “喂喂喂!确实是这样没错啦,但你就非要在这种紧急的时候跟我聊游戏吗?”泠汐已经急得在原地绕圈了,她其实也有点怕贸然打开那扇门会出现什么,他们对于白塔的了解还是太少了,如果和她说这座塔一会能变形成汽车人泠汐都不会觉得丝毫奇怪。

  “你在第十关怎么死的呢?以为打死了boss,得意忘形朝前瞎冲,然后撞到了真的boss,直接机体瓦解,满血归零,boom地一声就game over了。”

  泠汐在这一类游戏上似乎一直有异样的天赋,她在第九关堪称变态的陨石海中无损击破了三十五管血的boss蝎龙兽,蝎龙兽背后八根尾巴发射的追踪激光也没能伤到她,结果倒在了被称作福利关的第十关上,也是讽刺得很。

  “拜托,那只是个游戏好吗,这地方能有什么新的危险,难道开了门发现一门战列舰主炮对着我吗?”泠汐觉得巧克力的想法十分荒谬。

  “如果不是游戏的话,你当时就已经死了,哪有复活完再一命通关的机会?”巧克力的一番话堵得泠汐哑口无言。

  “好了,我不吓你了,其实这四个蠢蛋还帮我找到了一点头绪。”巧克力叹了口气。

  “我就知道你不会抛弃我的!我爱你!”

  “别,我受不起,你还是爱你的漩去吧。”巧克力一脸嫌弃。

  “哥也是我的,哼哼……”

  “前面是谁跟我说应该紧张一点的?现在好像是你比较放松啊。”

  “抱歉,不小心忘记现在的情况了。”泠汐挠了挠头,尴尬地笑了笑。

  “罢了,在你使用「潮汐庇佑」的时候,我发现了这条甬道一些奇特的地方,它几乎是密封的,这扇门,包括我们来时候的电梯,都是彻底锁死的状态,一滴水都没有漏出去,这制造水平我都要佩服他们一下了,原本只发现这些的话,我也不会有什么头绪,但我说了,这四个蠢蛋帮了我一把。”

  “他们?”

  “嗯,甬道通体是用金属制造的,我们可以把它看成一个横放的热水瓶,我们现在就在内胆里面,按道理说mp5k的子弹穿透能力并不强,它只是用于近距离杀伤活体使用的武器,但是他们前面扫射的时候,有几发子弹居然把地面打穿了。”

  “你怎么知道的?有这地毯古怪盖在上面,看起来根本没差好吗?”泠汐走到布满弹痕的那块甬道壁前面,有几发子弹还嵌在墙上,单从这鲜红色地毯上确实看不出什么有奇怪的地方。

  “我想这就是地毯原本的作用吧?可以用来掩盖某些事实,我也差点被忽悠过去了,但这方面还要感谢一下你,如果不是你的「潮汐庇佑」,我还真发现不了。”

  “这怎么说?我好像没有厉害到这种地步吧?”明明是自谦的话,但从泠汐口中说出来却有些变了味,她的脸上写满了“骄傲”两个字。

  “子弹打穿了地板,就会漏水啊……”

  “……”

  ……

  叶卡捷琳娜,位于白塔110层的一台超级计算机,她负责皇室一切资料的搜集,对白塔内部的监控,以及瑞德拉斯城外围信号壁垒的构建,当然她的能力远不止于此,在获得足够权限的情况下,她甚至可以临时充当瑞德拉斯城的女皇。

  头戴金色皇冠的少女站在空荡的圆形舞池中央,在她上方是一圈颜色各异的射灯,每一盏灯都在不断调整着方向和灯光亮度,一道又一道光线在经过校准后聚集在她身上。

  她并不是真正的人——哪里会有身体由虚幻光线构成的人呢?

  “正在搜寻目标。”叶卡捷琳娜蹲下,右手五指轻触舞池的中心,舞池外缘的一圈聚光灯骤亮,白色纹路由外至内亮起,以她为中心构成了一组光阵。

  同层的某个大型房间内,摆着数十台机柜,每一台机柜上都插满了CPU,几十名身穿白色大褂的工作人员在这里忙碌着。

  这一刻,所有CPU上的指示灯都发出了红光,这台超级计算机从休眠状态被唤醒了。

  人像捕捉系统开启。

  目标人像数据输入。

  开始调集白塔内部监控数据,起止时间数据输入。

  将捕捉到的数据向上级导出。

  白塔内部结构虚拟模型构架完毕。

  ……

  大量经过的数据流化作了七彩的流光,从舞池的边缘向中央汇集,直到没入叶卡捷琳娜的某一个手指中,随着数据流越来越多,令人眼花缭乱的各色流光环绕着她,显得神圣无比。

  叶卡捷琳娜面前的投影屏上,图像缓慢生成,那是一个蓝色的光点,从白塔底部乘坐电梯到达74层,停留了一阵后,又通过电梯到达84层的位置,之后光点消失,就连她也无法继续探查了。

  “在84层吗……大祭司所在的地方。”加索鲁冷笑,“时局也该变了。”

  所有灯光熄灭,整座白塔的电力系统都出现了故障,叶卡捷琳娜消失在舞池中心,剧场漆黑一片。

  “怎么会在这种时候断电?该死的,难道这也是那个入侵者的手段吗?”加索鲁从邻座上拿过大衣披在身上,从位置上站起,他浑身亮起耀眼的荧光,体内高浓度的神血被激活。

  “血脉天赋,「崩灭之炎」。”

  灰色火焰缭绕在加索鲁的身上,他就像是穿着由火焰构成的盔甲,不时有小团的火焰从盔甲边缘向下坠,落到大理石质的地面上,岩石碎裂的脆响声传出,在他脚边形成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凹坑,半粉末状的大理石碎屑纷飞。

  “你是这么的有趣,让我迫不及待的想要了解了解你了,可别让我失望啊……入侵者。”

  原本由电力驱动的金属门承受了突如其来的爆炸,扭曲焦黑的金属材料杂夹着断裂的电缆被抛飞出去,一个巨大的圆形空洞出现在金属门中央,加索鲁从中跨出,朝着楼梯间大步走去。

  “大祭司,我不明白您为什么要让我伪造这一场事故,这样也只能稍稍延缓一下骑士长到达84层的时间而已,每一层楼梯间的电子门并不能阻隔他很久,他可是「天血者」。”舞池中央闪烁的微光再度组成一个虚幻的人影。

  “这我当然知道,但我挺想见一见那名入侵者的,哪怕是一点点时间也够了。”

  “皇子已经带领红莲卫在返程路上,瑞德拉斯城内的毒瘤也该彻底拔除了。”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