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辅君 > 第一卷 年少轻狂多仗剑
第四十一章 先收利息(上)
作者:豆豆守望者  |  字数:2373  |  更新时间:2019-12-04 16:40:26 全文阅读

看着几人愁眉不展的样子,又是一身骚包绿袍的朱应安,舔着个肚子故作高深的道,“那日可不是只有方世鸿一人,现在拿他没办法,我们可以先去帮子瑜找回点利息。”

几人看着朱应安的样子怎么看怎么像个绿皮的蛤蟆,那日书院被人用对子嘲讽的时候还信誓旦旦的想再也不穿绿袍了,这不还是抵不过那点骚包的喜好。

不过这主意确实不错,骆养性首先附和,“那咱们就先去三河坊平了雄鸡帮。”

“方世鸿的案子三司已经结案,就这样过去我们可占不了道义,再被扣个欺压百姓的帽子,反而可能落人口实,日后再想寻方世鸿的麻烦可能就难了。”朱由检劝道。

“那你说怎么办,方世鸿我们没办法,总不至于连三河坊的一个帮派和几个泼皮无赖都治不了吧?”骆养性急了。

“听说三河坊都是些斗鸡走狗,笼中格斗这些玩项,赌这些你擅长吗?”朱由检看向骆养性问道。

骆养性搓了搓手颇为尴尬,但自己吹出去的赌术咬着牙也不能承认不行,“马吊、牌九、四色牌,骰子、转轮、赌番摊等等十八般赌术我是样样精通。”

“斗蛐蛐呢?斗鸡呢?笼中术呢?”骆养性的小心思被朱由检一眼识破。

“嗯,这些嘛,我们庄园都有。”骆养性依然是熟练的避开了话题。

朱由检也不再追根究底,只是对着骆养性道,“我们先去三河坊,你去北镇抚司把恶人铁豹叫上,我们在三河坊汇合。”

“呃,五哥你有所不知,若是其他的锦衣卫千户我也可以叫得动,只是这鬼门十三差却在我能力范围之外了,在锦衣卫除了我爹,谁都请不动他们。”骆养性挠了挠头。

朱由检掏出亲军都护府的令牌丢给骆养性道,“你把这个拿上给他看,他会跟你走的。”

“这东西有这么好用吗?”骆养性拿着那块令牌翻来覆去的看了看,有些不信的嘀咕。

“你拿去就知道了。”说完朱由检也不再管他,招呼其他几人,然后带上高胜、高寒二人就往三河坊而去,临走时顺变把钱财留下的那五十万两银票带上了,去砸场子不带钱可不行。

三河坊位于城北三公槐的边缘地带,这里三教九流各色人等聚集,朱由检几人一路往北走,只见路旁房子越来越矮,越来越破,路面也越来越差。

三月的天尚有些寒冷,就见三河坊的街上已经有人半裸着膀子露出花臂纹身。

这地方朱由检不熟,但秦珝和朱应安也没少来,进了坊街,只见朱应安朝不远处的一人招了招手,就见那人先是贼眉鼠眼的四处打量了一下,然后朝着这边跑来。

“小公爷,可是又有生意照顾小的了?”那个贼眉鼠眼的小子上前讨好的道。

“地鼠,今日小爷不是来找你买蛐蛐的,雄鸡帮在哪里你知道吗?”这人外号地鼠,早年自己做些斗虫走兽的营生,后来生意被雄鸡帮垄断,便做了掮客,赚些佣金,偶尔卖些情报。

“我说小公爷,请您把那吗字去掉,在这三河坊还能有我地鼠不知道的事情吗?不过您老找雄鸡帮什么事?若是想买些精品的虫子,那里的门路您老可不一定走得通。”地鼠眼睛转了转就开始劝说,若是让朱应安找雄鸡帮去买货,那他以后的佣金就都赚不到了。

朱应安取出一锭五两的银子丢给地鼠道,“爷几个今天是去砸场子的,等我们挑了雄鸡帮以后这三河坊的生意还不是归你们,等下给爷几位领路。”

地鼠麻利的接住银子熟练的塞入袖子里,“得嘞几位爷。”

不多时,就见骆养性带着一人朝这边过来,二人骑着马,另外一人朱由检虽没见过,想来就是恶人铁豹了。

来到近前,骆养性把令牌还给了朱由检,铁豹上前行礼道,“属下铁豹,见过世子殿下。”

朱由检朝他摆了摆手,然后仔细打量着铁豹,只见铁豹身高近七尺,生的虎背熊腰,一双眉毛,只是看着就让人觉得有种凶恶的感觉,恶人的外号的确很形象,“不必多礼,听闻你喜欢搏斗和赌博,今日你就随我们一起去玩个痛快,顺便去砸个场子。”

“谦虚的说,砸场子自然没问题,不过在这种地方想玩痛快了恐怕还没那种对手。”铁豹有些骄傲的说道。

朱由检听了不由得撇了撇嘴,还真是谦虚,没想到这看起来凶恶的铁豹卖起萌来还是把好手。

“地鼠,带路吧”朱应安见人齐了便招呼了一声。

地鼠带着一群人穿街过巷,折了几折才来到一处宅院前,“这是后门,前门做的都是些面上的营生,玩的比较大的东西都在这后面,你们敲门进去自然有人带路,我就不进去了。”,说完地鼠转身就走,他可是有些害怕,既然知道这是来砸场子的,不管是成与不成,只要没把雄鸡帮荡平了,这带路的地鼠若被雄鸡帮知道了必然落不了好。

几人见地鼠跑的飞快,也没人去阻拦,想来他还没胆子黑了银子还带错了路。

朱应安上前拉起门环开始砸门,没几下里面便传来一声不耐烦的吵嚷,“来了来了,催命呢?”接着就听吱呀一声,青色木门从中拉开,伸出一个圆圆的大头。

“爷几个今天就是催命来了,快让开,别耽误小爷进去赢银子。”朱应安一把按在那大头上面向后推去。

那人被朱应安推开后就站在一边看着几人鱼贯而入,也没有生气,只是有些不满的嘀咕了一声,“想来催命的多着了,就是没几个够银子的。”朱由检走在最后听见了这人的话,看着那表情,颇有点呆萌的样子。

待几人都进了院子后,开门的大头重新把木门关好,还上了门栓。

入了门便有人接过了几人的马匹。

开门的那人虽然对朱应安推了一把他的大头很是不满,不过作为跑腿的小弟,还是老老实实的给几人引路。

沿着一条小路拐了几拐,来到一处看起来像后花园一样的地方,绕过一处荷塘,来到一座假山的背面,便可看见两座假山之间有个可容两人通过的山洞。

几人也不担心,径直跟着带路的大头进了山洞,一群人只有铁豹需要弯着腰才能勉强通过。

进了山洞,是一层层向下的台阶,两边的墙壁上点着火把,是以山洞中的视线还是很好。

大概向下走了十多米的样子,几人便看到了一扇石门,石门的边上悬着一根绳子,绳子是从门内接出来的,拴在了门外的墙壁上,带路的大头有节奏的扯了几下绳子,然后就见石门从内向外打开了。

门开的刹那,只听里面人声鼎沸,几人向里望去,灯火通明。

PS:满地打滚求订阅,为了一月份新星情各位读者支持一下,因为订阅红包的数据不算,所以豆豆不能发订阅包,等拿到新星一定发个大的补偿,拜谢各位!豆豆一定多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