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辅君 > 第一卷 年少轻狂多仗剑
第五章 筹划出宫
作者:豆豆守望者  |  字数:4062  |  更新时间:2019-12-04 14:48:32 全文阅读

第二日,宫门初开,昨晚乾清宫的事便火速传至京中各个达官显贵府中,事关国器,但凡有些城府的外臣哪有不关注之理,万一有所不妥,也好提早做些准备,经此一事,五皇孙稍微摆脱了些许草包的名头,而那神秘的滑板与五殿下让人眼花缭乱的玩法也在京城中流传开来。

午时刚过,大殿下便差人送来了一副滑板,因为之前材料已经确认,且做第一副滑板的时候材料也剩余颇多,所以这第二个并未用时太久就已经完成,倒是雕刻那螭龙的纹饰稍微多耗费了些时间。

“五殿下,大殿下已在皇极门广场,特让奴婢过来请五殿下过去。”送滑板的太监恭敬说道。

“你先回吧,我稍后便去。”

出了内室五殿下便准备招呼锦绣一起前往皇极门广场,却见外屋一台香案上整齐的摆着一靴一带,三炷香正冒着青烟,看的五殿下是又气又笑,索性也不管锦绣径自一人携着滑板奔皇极门广场而去。

广场之上朱由校倒是玩的不亦乐乎,不过也就是踩着滑板直来直去的滑,专业动作那是一个都做不了的,即便这样旁边几个小太监看的也是胆战心惊,生怕不小心摔着了这位小祖宗。

朱由检也没急着教他,只是姿势上做些指导,极限运动最忌讳的就是不会走就想跑,何况自己这位皇兄要是摔破了相自己也落不到好,“赵全,下次给你大爷多备着几件护膝护肘头盔之类的,你家主子受了点伤你可是免不了要掉层皮的。”赵全是大殿下的贴身太监。

“五爷提醒的是,奴婢疏忽了。”赵全想既然阻止不了也只能这样了。

二人耍了近一个时辰,都有些疲乏了,这年头官员缺员缺的厉害,且皇帝不上朝都无事可做,所以这两位殿下也没看到什么大臣经过,只有远处守门的侍卫觉得新奇偶尔看看这边。

“皇兄,你可曾出过宫?”五殿下一手扶着滑板凑过头来轻声问道。

“不曾。”

“想不想出去看看?”五殿下一步步引诱着。

大殿下眼中精光一闪,转而又暗淡了下去,“没有皇爷爷的令牌是出不去的。”

五殿下放下滑板脚踩着就飘了出去,“我去试试。”

看守太和门的侍卫看着五殿下踩着那个不知名的东西眼花缭乱的就过来了,还能在空中闪转腾挪,看起来比他们这些习过武的还要高明一些。不过越是近了这两个侍卫越觉得不对劲,似乎这位小爷没有减速的迹象,这是要闯门啊,这让他们有些慌张,真让他闯过去了这是要掉脑袋的,可照这速度若强行阻拦非把这位小爷摔死不可,真是拦也不是不拦更不是。

眼看着五殿下就要闯门成功,只见其中一个侍卫身子一偏,似乎是怕撞上故意要侧身让过五殿下,就在五殿下要越门而出的刹那,这侍卫眼疾手快一个燕子抄水就把五殿下提溜在了手里,滑板径直飞出去两丈远在地上蹦跶。

“放肆,快放下我,你竟敢对我不敬。”五殿下在这侍卫手里挣扎着。

“殿下恕罪,卑职职责所在,没有令牌卑职不能放殿下出宫。”这侍卫放下五殿下抱拳告罪道,另一个侍卫过去捡起飞出的滑板递了过来。

五殿下自知强闯不过,于是又是亮出身份威逼又是利诱,却都不能成,索性直接不顾身份的坐在门边与这两个侍卫套起了近乎。

这两个守门侍卫原来是亲兄弟,哥哥高胜,弟弟高寒,本是皇帝的贴身侍卫,但由于皇帝陛下多年不出皇宫、不理朝政、不郊、不庙、不朝、不见、不批、不讲,于是英雄无用武之地就被打发来守门了,说白了是这哥俩不太会做人,其次是因为穷,不然稍微打点一下也不至于谋个守门的苦差。

高胜、高寒两兄弟自有武夫的正直无私,本来见五殿下闯门以为这是一位不学无术的混世魔王,聊了一阵发现这五殿下还挺平易近人,没有想象的那么不堪,没见临走还送了两人几粒金瓜子,于是高寒在五殿下的感召下稍微透露了一点,这东南西北四处宫门没有皇帝的令牌是没人敢冒着杀头的风险放他出门的,但是每日尚服、尚食等各处都有人员进出,二人点到为止,五殿下自然明了。

见五殿下无功而返,所有人都习以为常,若让他闯出去了才是奇了怪了,然而五殿下却并不见沮丧反而兴致更高了。

朱由检回了寝宫便差人去传李进忠,因为李进忠正是执掌尚宫局的太监,不多时李进忠便随传话太监到来。

“小六,听闻你们尚宫局每日都会去玉泉山取水,五爷我明日想随你们一起去观摩观摩这玉泉山到底是怎样的钟灵毓秀能产出如此甘甜的水,只是就这么大大方方的出门有些麻烦,你去弄一身小太监的衣服和你们尚宫局的腰牌应该是没问题的吧?”五殿下也知道出宫并非易事,但说起来却像举手投足一样简单,自然是不想给李进忠推辞的机会。

“五爷,亏得您老选的是明日,明日值门的侍卫与我有些交情,稍微打点一下或可出去,换了时间即使有身份腰牌都不见得蒙混的过去。”李进忠并没有推辞,甚至连叫苦叫难来邀功都没有,只是提醒了一下五殿下以后想每日这样出去是不可能的。“不过五爷要出宫明日奴婢是一定要跟着的,否则您老出了一点麻烦奴婢就是万死都难辞其咎,若五爷不同意奴婢宁愿弗了您老的意也不敢遵从。”

“那是再好不过,你对这京城想必是熟的不能再熟了,五爷正愁没人指路呢。”初次出宫,五殿下自认不敢大意,有个人介绍这京城情况自然是求之不得。

“宫门每日丑时二刻打开,水车寅时准时走西华门出宫取水,奴婢明日丑时三刻再过来,除了奴婢外一行六人,为了防止被察觉五爷您老可不能再带其他人了。”李进忠一边说着不由看了一眼那个叫锦绣的丫头,他可是知道这人五爷平时是走到哪带到哪的。

“这第一次出宫自当小心谨慎些好,你且回去准备吧。”五殿下起身送客,意思也明确,第一次自当谨慎,熟练了还是要多带些人的。

第二日丑时三刻,李进忠准时带着一套小太监的衣服和一块腰牌来到五殿下寝宫,锦绣伺候五殿下换好衣服,挂上腰牌,检查了一下没什么破绽五殿下就随着李进忠奔西华门而去,五个小太监早已等候多时。

到了西华门前,李进忠早已打点过,守门侍卫只是检查了一下水车,然后草草看过几人腰牌便放行通过,五殿下个子本来就小,走在最后低着头,更是没人过多关注。

几个小太监推着水车过了筒子河向西城玉泉山方向而去,离开侍卫的视线,几人闪身进了一个巷子,巷子里早有人候着,正是为五殿下和李进忠二人准备便装的接应,虽然偶有太监出宫采买,但穿着太监衣服招摇过市影响总是不好。

五殿下虽然前世对京城熟的不能再熟,可这一世还是头次出宫,京城更是与前世天壤之别,出了宫便一头雾水不知该往哪去。

李进忠本就没想过五殿下会随水车去玉泉山考察水源,一看五殿下一脸茫然的情形自然明了,便介绍道“京城最热闹的地方不过几处,城南五道口,城北三公槐,城东云龙寺,城西琉璃巷。五道口一带是国子监所在,包括万岁爷钦点的天主教教会都在那一带,之所以热闹就是因为国子监学生经常没事举办些文会,一些鬼佬也经常在那里传教,所以学风旺盛。”

“城北三公槐是因洪武初年太祖爷亲手种了三棵槐树而得名,咱大明自开国以来皇亲国戚三公九卿的住所就聚在那一带,英国公成国公住兴宁胡同,首辅大人和几位尚书侍郎就住在芝麻胡同,这些王公大臣所在,自然少不了斗鸡走兽跑马鸣虫,三公槐就是因这些玩项而得名,隆庆爷时候的三公槐文辩之风早已见不到喽。”连李进忠这太监都有如此感慨,真的是世风日下。

“城东云龙寺的香火虽比不上相国寺,但得益于云龙寺后山的一眼温泉,那里常年四季如春,去往云龙寺游览和疗养的人络绎不绝,云龙山的百亩兰园和菊园更是成为许多文人雅士斗花的圣地,奴婢听闻今年春日的时候云龙寺的兰园出了一株极品蝴蝶兰,有人出价三十万两银子那花主都不愿转让。”李进忠对这些花花草草的没太多兴趣,只是对一些奇闻异事特别上心,也就是俗称八卦党,他很难想象一株花竟能值三十万两。

“哦?你可知出价者何人?”五殿下虽然对兰花研究不多,但蝴蝶兰的名号还是知道的,蝴蝶兰属于人工培育的品种,独一株那自然价值千金,但培育的多了虽不至于一文不值,却也是烂大街的货色。而能拿出三十万两买一株兰花的,肯定是京城数得上的纨绔了,自然不会籍籍无名。

“奴婢有所耳闻,欲买那株蝴蝶兰的是首辅方从哲的公子方世鸿,那方世鸿吃喝嫖赌斗鸡走狗倒是在行,没听说还喜好兰花这种高雅的物件,说不得又是为哪家姑娘一掷千金了。”

“三十万两买一株兰花,只为博美人一笑,有趣,实在有趣的很。听闻矿税和工商税就是出自方从哲的提议,看来我们的首辅大人也高雅的很呐。”五殿下抚掌大笑,似乎真的发现了特别有趣的事。

李进忠自然知道矿税和工商税的油水之丰厚,但他却一点没捞着,本想借机说几句方从哲坏话,但看到五殿下的态度他却住嘴了,虽然这位小爷在笑,心里应该已经在憋坏水了,以李进忠这几日对这位小爷的了解,万万是容不得别人挖自家墙角的。

“城西琉璃巷又是怎么个说法?”见李进忠在出神,五殿下提醒道。

李进忠敛了敛心神回道:“城西琉璃巷是自正德年间发展起来的,因为皇庄在城郭西郊,起初那里只是一些皇庄的人做些瓜果粮食鸡鸭鹅毛的以物易物的小交易,因为上百年来约定俗成的规则,琉璃巷无人收税,且无人敢闹事,于是名头越来越大,无论是奇珍异宝飞禽走兽还是瓜桃李枣糖人纸伞,号称只要你有钱,在那里就没有买不到的东西,近些年还从琉璃巷新生出了个职业叫倒爷,专门倒些别人买卖不到的东西。前些年郑贵妃下面几个得宠的太监来琉璃巷买办,眼红这里的收益,想使坏收些税钱,不知被何人脱光了吊打一番丢在了筒子河边,自那以后没人再敢动琉璃巷的心思了。而一些老字号像六必居的酱菜、正明斋的糕点、正阳楼的螃蟹、御泥坊的胭脂、吴裕泰的茶叶、千芝堂的药铺,这些全部都在琉璃巷,那里的繁华可见一斑。”

其实还有一处地方比这四处的热闹有过之而无不及,那就是城中的八大胡同,碍于这位爷才十岁李进忠便没有介绍,看来这位后世臭名昭著的权奸这时候还是有些底线的。

“那今日我们就去这琉璃巷转转,看看是否真有你说的那么繁华。”五殿下听完李进忠的介绍便做了决定。

李进忠也正有此意,一是因为与取水车顺路,来去方便掩人耳目且不易出变故,二是这琉璃巷多是商贾,不易被人看破身份。

从取水车一行离开西华门,五殿下和李进忠换完便装再一番研究,到达琉璃巷时已近卯时,天色已经大亮,李进忠交代几个取水的小太监申时在琉璃巷的牌楼下等候就随五殿下离开。

PS:满地打滚求订阅,为了一月份新星情各位读者支持一下,因为订阅红包的数据不算,所以豆豆不能发订阅包,等拿到新星一定发个大的补偿,拜谢各位!豆豆一定多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