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笑踏江湖 > 第一卷 孤雪剑圣
第一百一十三章 雁不归
作者:风萧月寒  |  字数:3199  |  更新时间:2019-10-15 09:59:15 全文阅读

幻灵剑练太虚!

  萧剑歌等人莫不是震惊不已,天下第九风流人物竟然就在他们此行的目的地,幻灵山!

  “兄弟,你说的风流榜可是之前的,现在风流榜可有了些许变动”就在众人震惊之际,一道话音自隔壁传来,吸引了众人的目光,萧剑歌段玉然等人皆是诧异的望过去。

  隔壁桌映入众人眼里的是两人。

  一人身穿一袭豹纹黑布衣,一头黑发披落,额前几丝白发散落,眉目清秀,轮廓刚毅,气质沉稳,身旁一把古朴重戟放置靠于木桌,明亮的戟尖闪过一丝银光,可见其锋利无匹,他正默默饮茶,不发一语,整个人宛如大漠中的沙鹰,沉稳中透露着一股犀利。

  一人身穿布衣,浓眉大眼,长发飘扬,有几分飘然的气质,身背着一口古剑,开口说话的正是此人。

  “你们可能不知,近日风流榜可是有了莫大的变动,据说风流榜第八名的白衣书生可是被人干掉了。”他微笑道。

  “被干掉了?”萧剑歌等人大惊。

  “可是哪位江湖人士能有如此能为,竟然连锻魂最强之人都能干掉。”朱闻轻摇折扇笑着问道。

  “此人最近可谓声名远播,而且还是名女子。”身穿布衣的青年笑道。

  “没想到我们女子都能如此风流,干掉那白衣书生,真是干得太漂亮,大快人心。”南宫歌舞闻言顿时兴奋了起来。

  “哈哈,姑娘所言不差,此人便是最近闻名江湖的负心剑百里凌,同是凝神境四重天修为,据说她原本练刀入世后因情所伤,转修剑法踏入无情剑道,她以一手刀法使剑,扬言要杀尽天下负心人。”

  “就在前日,据说她一出关便提剑入红尘,三招取其白衣书生之性命,当真是女中一代豪杰!”那名布衣青年笑道。

  “这么说如今锻魂最强之人便是那名为负心剑百里凌了?”萧剑歌问道。

  “可以如此理解。”布衣青年笑道,随即对着萧剑歌等人抱了抱拳。

  “在下冷胡灵,见过各位”

   “萧剑歌”萧剑歌同样抱拳道

   “段玉然”段玉然报以微笑

   “南宫歌舞”南宫歌舞大大咧咧的抱拳道,整个人充满了兴奋,她最喜欢这样的接地气的江湖味

   “朱闻”朱闻合上折扇抱拳道。

   “雁不归”布衣青年旁边的豹纹黑布衣男子同样向着萧剑歌等人抱拳道,随即便归于沉默。

   “各位可也是要前往幻灵山寻天地孕灵炼化的”冷胡灵笑道。

  “正是”段玉然淡然道。

   萧剑歌暗中打量了两人一眼,冷胡灵气血浑厚,恐怕已然是经过炼体的凝神境一重天高手,雁不归沉稳,气息内敛,善使戟,怕也是一名炼体的凝神境一重天,观察至此萧剑歌不禁暗暗心惊,此两人可谓是周遭百人里修为最为强悍的几人之一。

  萧剑歌看了眼段玉然,两人心有灵犀,心头同时有所防备。

  “你这个登徒子!”“轰”

  就在众人交谈之际客栈门口处顿时传来一声娇喝以及一声轰响,顿时木桌木椅顿化木块向着四周轰散开来。

  萧剑歌等人莫不是凝神望去。

  只见一道翩然白衣倒飞而出,在半空旋身一周后翩然落地,稳住身形。

  那人脸上带着戏耍之色,眼神玩味。

  “咝”一声剑鸣,一道紫衣女子背后三尺寒剑出鞘入手,飞身而出夺空踏步而去,宛如仙女凌波下凡尘,只见她一剑便是犀利的刺向那名白衣男子,俏脸寒如冰霜,美目中带着愤怒之色。

  “你个登徒子,该死!”紫衣女子一身化墟境巅峰修为展露,一剑逼向那名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惊叫一声“哎哟,厉害,姑娘交个朋友呗”轻巧的躲开这杀气逼人的一剑,同时伸手勾起紫衣女子的下巴轻笑道,一脸戏虐之色。

  “混账”紫衣女子大怒,恨不得一剑劈了这个嬉笑的男子。

   先前她独自一人于客栈进食,眼前这个白衣男人竟然嬉笑着拿着一个饭碗猛地砸在她的座位对面并笑问她交不交朋友,不交我当场调戏你。

  此言一出紫衣女子便当场忍不住了,心头怒火大盛,也不顾是否体面了,当场便是出剑劈向这无耻的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嘴角带着戏虐的笑意,“姑娘够火辣,本少爷倒要看看能和本少爷过上几招?”白衣男子袖袍轻挥应付自如,戏耍着恼羞成怒的紫衣女子。

  他乃周边城池大阔天内的一名家族少爷与数位好友结伴来幻灵山寻孕灵炼化,于是就碰上了独自一人的紫衣女子,惊为天人,于是跟好友打赌自己能泡上这名美妞,在众好友的怂恿激励下就有了后来饭碗砸桌调戏美女的一幕。

  只见周围武者皆是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这戏剧性的一幕,尤其是白衣男子的几位结伴好友,更是兴呼采烈的为白衣男子叫好。

  “刘忙干的漂亮哦”

  “能拿下这名女子小弟我愿赌服输!”

   “就是,就是”

  白衣男子所在那桌几位富家公子叫好着,想必那几名公子家世不凡,眼中带着倨傲之色,有着目中无人的叫嚣气焰。

  “那人好过分”南宫歌舞有点气愤,看的是气急败坏,咬着红唇道。

  “你们谁出手去帮帮忙”南宫歌舞气的看向萧剑歌,段玉然,朱闻三人道。

  朱闻摇着折扇老神在在,喝着茶惬意无比,对着一幕丝毫没有兴趣,这种事情他见得太多了。

  “美色果然是在江湖上最容易引起事端的存在”段玉然看到这一幕不禁笑道。

  萧剑歌大感认同,不过并没有要出手之色,行走江湖,并不是事事都要插手,毕竟并不是所有人都是主角,一言不合便要打抱不平,更何况萧剑歌本就不是爱管闲事之人,再说了这里高手云集,当出头鸟可是非常不好的行为,死的快。

  于是三人竟是很有默契的没有出手的打算,看得南宫歌舞一阵心里挠痒痒,恨不得打死这三人,但是没一个打得过的。

  冷胡灵笑看着这一幕,随即眼神望向沉默不语的雁不归,他知道雁不归此生便是最痛恨这种人。

  冷胡灵当年身负重伤,逃到落雁村,被雁不归救下,后两人便结为至交,冷胡灵依稀记得当年雁不归喜爱之女子便是被一名世家公子调戏凌辱,后不堪寻死,当时雁不归赶去太晚,后若发狂,一戟捅死了那名世家公子,以至于两人一起流浪到现在。

  雁不归自那便发誓定然不会让这种事情在自己眼前重演。

  雁不归依旧淡淡的品茶,不过周身已然有几丝杀气若隐若现,靠着桌边的重戟轻轻微颤。

  冷胡灵不由得叹了口气,当初初见雁不归他可是一名热情开朗的青年,自从那件事后雁不归身上便是暮气沉沉,变得沉默不语,以至于当初蛮荒山脉内辗转千里一戟斩杀上古妖兽大漠孤鹰全程不发一丝片语,沉默冷静得让人感到可怕。

  “姑娘,在下只是想交个朋友而已,何必刀剑相向呢?”白衣男子名为刘忙淡然的说道。

  “谁稀罕跟一个登徒子交朋友,赶紧滚远点,本侠女看到就烦心,平生最讨厌的便是像你们这种没有出息的世家公子,再过来就别怪我不客气了。”紫衣女子提剑逼退了刘忙三步,止步喝道,俏脸发寒。

  “你说什么?”刘忙眼中闪过一丝狠色和愤怒,那句没有出息刺激到他的内心了,他自幼执跨,一直被他父亲骂没出息,眼前这女子竟然也敢用同样的口气来骂自己。

  “你这女人真不知好歹”刘忙咬牙狠声道,一步踏出,一掌轰击在紫衣女子身上。

  “轰”紫衣女子顿时倒飞而出,砸落客栈内的一桌桌椅之上,顿时桌椅炸裂,坐于此桌之人身影莫不是飘然散开。

  看着桌椅碎了一大片客栈老板不禁嘴角微微抽蓄,这一下又损失了好几两银子,这开个客栈可真不容易啊,时不时的旧有客人闹上一番,老板没有几分修为,当然不敢管事,任由那些江湖人士闹腾,思想着要不要花点钱雇个强者来保护自己的门店,自己交些保护费便是了,老板越想越觉得此计可行。

  “我是大阔天的刘家二少,今日我便调戏你了,我倒要看看能有人敢说什么?”刘忙眼神狰狞,大声喝道,说完便是伸手探向倒地溢血的紫衣女子,欲要行猥亵之事。

  “刘家,竟然是刘家的公子”

  “原来此人便是刘家的执跨二少”

  话音一落顿时周遭众人纷纷惊疑出声,虽有人看不过去刘忙的行为但依旧没人愿意前去出手制止,毕竟刘家家大业大,引起刘家的追杀可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噔”一声轻响,雁不归缓缓放下了茶杯,眼神一凛。

  刹那,萧剑歌众人皆惊,只感到一阵狂风迎面而过,凝神望去,只见雁不归竟然已经消失在原地。

  “呛”“嗤”两声巨响响起,周围众人莫不是凝神望去。

  映入眼前的一幕让周遭众人感到措不及防。

  鲜血溅射四方,只见一袭白衣的刘忙被一柄白亮重戟穿透心窝挑起,离地一丈高,胸口宛如绽放一道鲜艳的血花,他的表情凝固在惊惧之色。

  “翁”那透过胸口的戟尖颤抖不止,发出阵阵轰鸣。

 只见一人倒持重戟一戟挑飞刘忙,背对众人,一头黑发飞扬

  那人一袭豹纹黑布衣,一头黑发飘扬,额前几丝白发散落,眉目清秀,轮廓刚毅,气质沉稳,正是冷胡灵的同伴,雁不归!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