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武道天人 > 第一卷 凡尘篇之秦岭云门
第七十一章 秘密图谋
作者:安奋青  |  字数:5015  |  更新时间:2019-11-07 11:44:01 全文阅读

  不过,他的身材颇是雄壮,长相也极其威武,浑身上下都在不知不觉间散发着雄霸之气!虽然就那么看上去很是放松自在的坐在那里,却让人感觉好像犹如是在内里有着数不尽的滚烫的岩浆正在沸腾翻涌着的高大火山一般!

  并且,就连在他的双眼之中,也是透着一股妖异的血红色光彩,远远看去直让人觉得好像便有一种火烈炙热的烧灼之感在迎面扑来,宛如似欲直接深入骨髓一般的炽热气息!

  如此这般的两个人,一北一南,一中一老,一暗一明,一幽一炽——

  一个是从骨子里便透出着尊贵之气,一个则是从骨子里便透出着雄霸之气!

  此二人就那么相互对视着,从他们的脸上都是看不出来有任何表情上的变化。

  ——“天邪宗”宗主幽无邪!

  ——“天魔宗”宗主炽烈心!

  没错!

  这名白面无须的中年男子,便正是当今神洲邪道四大宗门之一的“天邪宗”的一宗之主——幽无邪!

  而这幽无邪对面的满头血红色头发的雄伟老者,便正是当今神洲邪道四大宗门之一的“天魔宗”的一宗之主——炽烈心!

  东面石凳之上坐着的,乃是一名须发银白的削瘦老者,看上去大约在八九十岁上下的年纪。他身上穿着一身溜光丝滑的银白色长袍,在那银白色的锦袍之上零零散散稀稀落落的绣着一些玄银色的星状图纹,唯有在其后背之处的中心所在则是绣着一弯如钩似镰的玄银色皎月,颇有一股神秘诡异的意味!

  不过,他虽然乃是须发尽皆银白,但是却尽都光洁异常,目光灼灼,面若童颜,身如古柏之状,颇显精神矍铄,形貌炯然!

  远远望去,其便似如神人光降,仙风道骨,傲然而处,似乎有着一种格外迥异非常的淡然出尘气息!

  西面石凳之上坐着的,乃是一名满头紫红色长发的柔媚女子,看上去大约有三十出头的年纪。她身上穿着一身紫红色的衣裙,不仅仅是满头的秀发都是呈现出这般妖娆的紫红色,就连在她的眉心之处也是有着一点紫红色的美人痣。

  然而,在她的那一双翦水秋瞳当中,却是隐隐的有着玄紫色的奇异光芒淡淡的透发而出,点缀得她那倾城倾国的绝世容颜越发的妖艳动人,顾盼生辉之间,使人直觉得仿佛就如犹自带着千娇百媚一般的妩媚倾世气息!

  如此这般的两个人,一东一西,一男一女,一老一青,一刚一柔——

  一个是从骨子里便透出着淡然之气,一个则是从骨子里便透出着妩媚之气!

  此二人就那么相互对视着,从他们的脸上都只是可以隐隐约约的看到一丝丝若有若无的轻浅笑意。

  ——“无痕宫”宫主夜隐光!

  ——“无情宗”宗主冷葬华!

  没错!

  这名须发银白的削瘦老者,便正是当今神洲邪道四大宗门之一的“无痕宫”的一宫之主——夜隐光!

  而这夜隐光对面的满头紫红色长发的柔媚女子,便正是当今神洲邪道四大宗门之一的“无情宗”的一宗之主——冷葬华!

  黑暗之谷,密洞之中,四个人围坐在一起,就那么两两对视着。

  静默片刻之后——

  却是“天邪宗”宗主幽无邪伸出了他那干净修长的手来,略微捋了一捋他那好似瀑布一般的漆黑如墨的长长发丝,淡淡地移开了他那正自与“天魔宗”宗主炽烈心对视着的目光,看似十分缓慢,然而实际上却是十分迅疾地,先后看了“无痕宫”宫主夜隐光与“无情宗”宗主冷葬华各自一眼,虽然依旧还是一副面无任何表情的幽暗深邃神色,然而却是当先缓缓地张开了口,非常平静且又平淡的慢慢说道:“三位宗主,俱是远道而来。然则,寒洞简陋,招待不周,万望勿怪耳——”

  “幽宗主无须客气——”

  另外三人俱都是平淡的回应道。

  “滋滋……”

  正在这时候,茶炉之上烧着的水开始沸腾了起来——

  只见幽无邪熟稔地开始了泡茶,行云流水之间,不一会儿的工夫便冲泡好了四盏茶来,分别在炽烈心、夜隐光、冷葬华和自己的面前一盏一盏的迅速地分别摆上了一盏茗茶。

  而后,他依然还是一副面无任何表情的神色地缓缓开口说道:“三位,请用茶——”

  “请——”

  另外三人又皆俱都是平淡的回应着,然后便各自端起了自己面前的茶盏,不过却都并未直接饮啜,而是一起静静的望着幽无邪。

  幽无邪一直面无任何表情的神色当中,蓦地浮现起了一丝丝不易察觉的淡淡微笑,似乎有着些许的戏谑,又似乎有着些微的嘲弄,还似乎有着些许的落寞……不过,却又似乎什么都没有——

  很快地,一丝真正的淡淡微笑浮现在了他的脸上,平淡宁静之中,虽然似乎颇是有着一些幽深虚远的意味,但是却又表现得颇显亲和之感——

  就这样,只见这幽无邪,只是如此的微微一笑,便即端起了自己面前的茶盏,轻轻地抿了一口,当即便是一声感叹:“清香宜人,心旷神怡——如此,果然不愧是明前龙井啊!”

  一边感叹着,他便又是不由地小啜了一口,不禁露出了一副茶香醉人的大为陶醉之神色。

  另外三人见状,这才各自抿了一小口茶盏中的清茶——

  炽烈心在抿了一小口清茶后,虽然仍旧一如方才那般还是一副面无任何表情的神色,但却是微微的清了清嗓子,然后便即淡淡地开口说道:“色泽翠绿,香气浓郁,甘醇爽口,形如雀舌,的确当真是不负‘色绿、香郁、味甘、形美’的四绝之特点!”

  紧接着,冷葬华便是浅浅一笑,也自轻启朱唇,用她那颇带妩媚之感的美妙声音,柔声细语地微微说道:“芽芽直立,汤色清洌,幽香四溢,尤以一芽一叶而俗称“一旗一枪”者,当真乃为极品是也!”

  最后末了,夜隐光便也是微微一笑,淡淡地开口说道:“口感鲜爽、回味悠长,西湖龙井,茶中妙品——向来便有‘雨前是为上品,明前是为珍品’的说法,如此的明前龙井,的的确确乃为珍品之属也!”

  而后,这三个人便也都是俱又各自端起茶盏送到嘴边,纷纷小啜了一口,亦是流露出了微微的陶醉之色。

  时间一点一点的在慢慢流逝着,不知不觉间,在此密洞当中,这圆形石桌的四面,正在围坐着的四个人,他们手中的茶盏里面的清茶,都已经是渐渐的见了底……

  幽无邪见状,便又是行云流水一般的依次将炽烈心、夜隐光、冷葬华和自己面前的茶盏添上了八分满的清茶。

  坐在幽无邪对面的炽烈心,当下便是伸出手去,却并不是要去端起他面前的那杯茗茶来。甚至于,他的眼神都未曾再去看那茶盏一眼,而是直直地目视前方,径自看着对面的幽无邪。

  终于,便在此时,从他的眼神之中忽然爆射出了宛如烈火一般炽热的慑人精光——

  只见他那伸出去的右手,略微有些沉重的落了下来,一掌拍下,不轻不重的落在了面前的这圆形石桌之上,但最终却也只是沉闷无声。即便如此,这张厚重的石桌,依然是被他这一掌震动得竟然在微微轻颤着。

  然后,他便是神情略微有些凝重地当即沉声说道:“幽宗主,有话便请直说就好——难不成,你把我们这另外三大宗门的堂堂一宗之主都给请了过来,便只不过是来陪同你,慢慢的品尝一下你这‘明前龙井’的珍品好茶么?”

  “炽宗主,没想到十多年不见,你还是这么的一副火性子,急脾气——”幽无邪微微一笑,一边说着一边便已经是将手中刚刚才又端将起来的茶盏给重新放回到了面前的圆形石桌之上。

  然后,便只见他再次伸出了他那干净修长的手来,一边又是略微的捋了一捋他那好似瀑布一般的漆黑如墨的长长发丝,一边淡淡的与对面的炽烈心对视了一眼,便即平静地开口说道,“烦请少安毋躁,待我慢慢道来——”

  旁边的夜隐光默不作声,犹自怡然自得,神色之间还是那么略微的带着一丝丝的笑意,正在继续品尝饮啜着茶盏之中的“明前龙井”的这等珍品好茶。

  而夜隐光对面坐着的冷葬华,则是也将手中刚刚才有端将起来的茶盏给重新放回到了面前的圆形石桌上面,微微的展露出了她那倾城倾国的妖娆笑容,又是用她那颇带妩媚之感的美妙声音,柔声细语地轻启朱唇,颇为柔媚地说道:“炽老前辈果然不愧是已然臻达入微境圆满极峰大成之境的尘世绝顶高手之中的顶尖上等高手,恐怕你要是再稍微多用上那么一点点的力气,幽宗主密洞里的这张石桌,怕是就该要再换张新的了——”

  说到最后,她美眸顾盼之间,却便是望向了对面的夜隐光,仍然是颇为柔媚地继续轻启朱唇道,“夜老前辈,你说是也不是?”

  。。。。。。。。。。。。。。。。。。。。。。

  当今神洲邪道四大宗门之中——

  “天邪宗”宗主幽无邪今年乃是一百二十三岁,“天魔宗”宗主炽烈心今年乃是一百七十七岁,“无痕宫”宫主夜隐光今年乃是一百八十八岁,“无情宗”宗主冷葬华今年乃是一百一十二岁。

  百年之前,发生在秦岭云门那一场“正邪大战”,直到最后之时,邪道四大宗门当时前往偷袭的所有高手之中,几乎已经可以说是十不存一!

  当时前往袭击秦岭云门的邪道高手加起来总共足足有四五千之众,但是最后大败后活着逃走的也就仅仅只剩下了三四百人,这其中四大宗门的高手合起来尚且不足三百人。

  而且,在这四大宗门之中,除了“无痕宫”当时的宫主是直接战死当场以外,另外三大宗门的宗主也都是在逃回各自的宗门所在以后不久,便跟着先后都是伤重难愈而亡!

  而在当时,邪道四大宗门便都是一下子就仅仅只残存了一名入微境的超级高手,也就是那场“正邪大战”之后,紧接着便就继任了宗主之位者。

  “天邪宗”继任的宗主便是这幽无邪,当时他只不过才是年仅二十三岁,但修为却已经是堪堪达到了入微境初期的中层之境,又是上任宗主的关门弟子,作为偌大的一个“天邪宗”之中硕果仅存的唯一一名入微境超级高手,顺理成章的便成为了新任宗主。

  “天魔宗”继任的宗主便是这炽烈心,当时他也才只不过是正当七十七岁,但修为却已经是堪堪达到了入微境中期的中层之境,又是上任宗主的得意高徒,作为偌大的一个“天魔宗”之中硕果仅存的唯一一名入微境超级高手,顺理成章的便成为了新任宗主。

  “无痕宫”继任的宫主便是这夜隐光,当时他也才只不过是正当八十八岁,但修为却也已经是堪堪达到了入微境中期的中层之境,又是上任宗主的嫡亲传人,作为偌大的一个“无痕宫”之中硕果仅存的唯一一名入微境超级高手,顺理成章的便成为了新任宫主。

  “无情宗”继任的宗主便是这冷葬华的师傅——冷羡欢,当时的冷羡欢已经是一百二十三岁,其修为便也已经是堪堪达到了入微境后期的中层之境,加上又是上任宗主的嫡传大弟子,作为偌大的一个“无情宗”之中硕果仅存的唯一一名入微境超级高手,顺理成章的便成为了新任宗主。

  而这冷羡欢的门下本来在当时乃是已有五名弟子,奈何前四大弟子全部都战死在了那场“正邪大战”之中,而唯一仅存的便是排行第五的弟子——冷葬华。

  冷葬华当时年仅十二岁,修为也才只不过是刚刚达到初境后期的下层之境而已,因为年纪太小留守宗门而幸免于难。

  直到二十三年前,身为入微境圆满中层之境高手的冷羡欢以两百岁的高龄而寿终化去之后,当时早已经是入微境后期上层之境高手的冷葬华便继任成为了“无情宗”的新任宗主。

  而后直到如今,这冷葬华便也已经又是在不久之前堪堪达到了入微境圆满的中层之境。

  不过,作为当今邪道四大宗门的宗主之中唯一的一名“晚辈”,这冷葬华的修为时至今日仍旧还是屈居末位!

  “天邪宗”宗主幽无邪,其修为早在十多年前便已经是臻达到了入微境圆满的上层之境!

  “天魔宗”宗主炽烈心,其修为更是在七八年之前便已经臻达到了入微境圆满的上层之境当中的大成阶段!

  “无痕宫”宫主夜隐光,其修为虽然尚未突破到入微境圆满的上层之境,但却也是早就臻达到入微境圆满的中层之境已经有二三十年之久!

  所以,无论是以修为而论,又或者是以真正的年纪和辈分而论,这冷葬华虽然也已经早在二十多年前便是身居邪道四大宗门之一的“无情宗”宗主之位,但最开始还是每每都会对着另外三大宗门的三位宗主表示尊敬的称上一声“前辈”。

  直到后来,有鉴于幽无邪虽然也是真正的比之高了一辈的人物,但是两个人的年纪相差却并不算是很大,因此在幽无邪的再三要求之下,冷葬华便也就直接称呼他一声“幽宗主”了。

  。。。。。。。。。。。。。。。。。。。。。。

  夜隐光眼看着对面的冷葬华已然便是将话头引到了自己这里,虽然似乎本是不欲多言,却也只好顺势做出回应——

  只见他微微一笑,平静淡然地说道:“我们这几大宗主的武道修为,俱都是早已臻达尘世绝顶的入微境圆满境界,内气功力的运转收发,早便已经是达到了无比自如的境地——而炽宗主的修为,那更是早就已经臻达到了入微境圆满的极峰大成之境,便在我们这般尘世绝顶的高手之中,亦是当之无愧的顶尖上等之流,其真气流转之间那便更加是神乎其技!如此之下,这张小小的石桌,又岂会是说毁就那么容易便有所损毁的呢?”

  “夜老前辈果然是言之有理——”冷葬华美眸如波,皓齿似贝,纤纤玉手轻轻的抚过妖娆的紫红色云鬓,浅浅一笑,便已似欲倾尘绝世一样,就那么柔声地说道,“看来确实是我多虑了呀!”

  说完,她便又是尽显柔媚的看了夜隐光一眼。

  夜隐光淡然一笑,静默不语,却只是径自继续品尝饮啜着茶盏之中的珍品清茗。

  幽无邪看了一眼对面的炽烈心,见他隐隐又是一副似欲开口的模样,当下便即先是开口,缓缓地说道:“我此番邀请三位宗主前来,其实乃是要与诸位商议一件大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