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武道天人 > 第一卷 凡尘篇之秦岭云门
第四十四章 武藏阁中
作者:安奋青  |  字数:5121  |  更新时间:2019-10-25 00:44:23 全文阅读

  张江海轻轻地舒缓了一下气息,然后又是微微一笑,似若春风,又是过得数个呼吸以后,方才缓缓地开口说道:“一凡师弟客气了——你虽然年纪轻轻,但一身修为功力却已然颇为不弱,不过你这一身武技造诣,那却是当真的更加不凡!同门竞技的会武大比虽然并无太大凶险,但是高手却仍旧还有不少,希望你在接下来的比试当中能够走得更远一些。”

  “江海师兄过奖了——”云一凡微笑着说道,“但愿能够承蒙师兄吉言,让我在接下来的比试当中可以再接再厉。”

  语毕,便只见擂台之上白影一闪而过,却是云一凡疾疾飞掠,转眼之间便已经来到了擂台之下的张江海身边。

  “江海哥,你可有什么大碍?”云一凡收起了微笑,略显紧张地关心问道。

  “无妨——“张江海微笑不减,温暖如初,缓缓而道,“只不过是内息有些紊乱不调,待我稍后好好运功调息一番即可完全无碍。”

  话音未落,须发花白的云清汉便已经是白袍飘动,翩然之间来到二人身旁。

  太叔元白与云一贺亦是紧随其后,白衣飘飘地飞身而至。

  “来让我帮你看看脉象罢。”云清汉和蔼可亲地微微一笑,他一边说着,一边已经探手抓住了张江海的的左手。

  云清汉细细地为张江海把了一会儿脉,然后方才开口说道:“内息紊乱,气血有所凝滞,你现在胸口之处是否还微微有些闷痛?”

  “正是——”张江海微微点了点头。

  “不过,倒也并无大碍。”云清汉微微一笑,探手抵住张江海背心所在,为他灌输了一股真气,然后又道,“我已经用‘云霄玄功’为你灌入一道真气,你现在再就地打坐运功一个周天即可完全恢复。”

  张江海就在方才云清汉扺掌在自己背心灌入真气之时,便已然感觉自己那紊乱不调的内息已经有所缓解,就连胸口之处的那隐隐闷痛之感也在瞬间就似乎好了一大半,当下连忙拱手一礼,恭敬地说道:“多谢师伯!”

  云清汉摆了摆手,笑道:“举手之劳而已——你赶快运功调息一下罢。”

  “是——”张江海又是拱手而道,然后便立即席地盘膝而坐,五心朝天,默默地运转起了“云霄心法”进行调息。

  “多谢师伯出手,为江海师兄切脉疗伤!”云一凡也是拱手一礼,恭敬地致上了真诚的谢意。

  “小事一桩罢了。”云清汉微微一笑,淡淡地说道。

  云一凡又回头看了一眼正在打坐运功的张江海,见他确实已经没有大碍,于是便向云清汉等三人拱手施礼道:“那弟子就先行告退了——”

  “且慢——你随我来,有些话需要问问你。”云清汉微笑着对云一凡说道,微微一顿,他又回过头去,对云一贺说道,“一贺,你先去将比试结果通知一下,我和你三师叔要带一凡去一趟武藏阁。”

  “好的,父亲——”云一贺应声一礼,然后便化作了一道白影,直奔着演武堂的方向而去。

  “三师弟,我们这便带一凡前往武藏阁去吧——”云清汉向着太叔元白笑着说道。

  “但凭师兄所言——”太叔元白微笑点头。

  云一凡见此情形,心中不禁一阵感叹,暗暗想道:“该来的看来还是要来的——也罢,就按照之前所想的应对吧!”

  “一凡,我们走吧——”云清汉招呼了一声,不待云一凡应声,便只见他已经是白色长袍微微而动,整个人便已经宛若一团流云一般,行云流水似地飞掠而出。

  太叔元白紧随其后,亦是长衫飘飘,化作了一道白色云影一般,紧跟着飞掠了出去。

  云一凡就在云清汉话音甫落之际便当即拱手应声,却已见得二人已经向着武藏阁的方向飘然而去,当下便也不敢再有丝毫耽搁,立即便也跟着飞身掠出,整个身影便仿佛化作了一道轻烟一般地追了上去。

  云清汉虽然有意再试一试云一凡的轻功造诣,但是见其毕竟不过才仅仅是初临初境后期的修为,所以并未全力展开自己的速度。

  不过,饶是如此,他毕竟乃是早已经臻达入微境的超级高手,这般速度那也当真是着实不怎么慢,反倒是已经堪称迅疾无比。

  太叔元白虽然尚未入微,但是毕竟也已经是初境圆满上层大成的超一流高手,一身修为早就已经达到了“从心所欲,无不如意”的返朴归真之境界。以云清汉明显有所保留的速度,他还是比较轻松的便跟了上去,紧紧地跟随在其身后三尺的距离保持不变。

  可怜云一凡,虽然其高级轻功武技“冲云身法”已经臻达“意境”,但是作为秦岭云门所有门人弟子必修的基本武技轻功,很显然那云清汉与太叔元白的“冲云身法”也是业已臻达“意境”,况且他们必定还早就已经修炼过更为高深的顶阶武技轻功“云霄身法”以及先天武技轻功“望云逐风”!

  于是乎,云一凡以初境后期下层的修为功力,即便已经是身法意境,其速度已经不亚于寻常的初境后期上层修为之人——哪怕是同一些不怎么精擅于轻功的初境圆满修为之人相比,其短途爆发的速度怕也是不会逊色什么!

  只不过,云清汉和太叔元白这两个人,在轻功身法方面显然也都是相当高明的——由此之下,云一凡追得那可是相当吃力!

  当然了,还有另一方面原因——

  云一凡乃是在前天下午之时,便已经将“冲云身法”修炼到了“意境”。虽然其后并未再专门进行过修炼,但是他在来往于云门山谷与那太白山东北山麓所在的百丈云雾崖顶之际,俱都是施展的“冲云身法”。以他目前超绝的领悟之力,竟然如此这般便又再明显地加深着对于身法武技的感悟,竟然使得其“冲云身法”又有了不少的提升!

  虽然作为高阶武技,“冲云身法”的最高造诣也就是“意境”的程度。但是就如内功修为在突破了“渐进神而明之”之境进入“意境”的境地之后,在更进一步真正地进入“神而明之,存乎一心”的返照空明境界之前,还会有一个提升的跨度。武技功法在“意境”之时,也是会有初入到极限的一个跨度程度。

  而云一凡的“冲云身法”,在又经过这几番云门山谷与云雾崖顶的来来往往之后,已然在“意境”当中也是提升到了相当的程度,虽然不像其内功造诣那般堪堪便已是达到了“意境”的极限,但也已经是处于此重境界之中中等之上的水准了。

  不过,云一凡为了便于掩饰自己乃是在激烈交手之际有所感悟而突破提升的,所以此番紧追云清汉二人的身影,他无论是“冲云身法”的造诣程度也好,还是内功的造诣程度也好,全部都只是施展到了堪堪初达“意境”的水准程度。

  因此,他便显得相当吃力才能勉强跟得上!

  当然了,以云一凡初境后期下层的初级修为而论,即便是他将自己的轻功和内力全部都施展到达自身的极致,依然是无法与两大高手的速度相提并论的!

  但是,如同现在这般——云清汉特意放慢了速度,而太叔元白显然也并未发挥出自身的极限水平。云一凡如果真的竭尽所有全力施展开来,却也会相对地轻松不少。

  不过即便如此,这三个人的速度那也已经是迅疾非常。加上从他们方才所处的擂台到武藏阁,本身就不是很远的距离,所以他们三人很快地便来到了武藏阁。

  云清汉和太叔元白在武藏阁门口之处长身而立,二人一起回头看去,便见云一凡也是已经堪堪地赶上来正自停下身形,眼神之中又都是不禁地流露出了赞许之色。

  然后,云清汉大步当先,太叔元白跟随在旁,便是直接进入了武藏阁之中。

  云一凡刚刚才略微缓了一口气,却也只能是赶紧跟着走了进去。

  武藏阁厅堂之中,正有一名仪表不凡的男子坐于蒲团之上打坐运功。只见他身着一袭天蓝色的长衫,神态之间颇显潇洒,看来三十五六岁年纪,双目斜飞,面目俊雅,却又英气逼人。在其周身那透体而出的淡淡的白色光华的映衬之下,更是使得他平添了一股飘然出尘的气息!

  此人名叫兰玄心,乃是秦岭云门六长老云玉辉年纪最小的徒弟。其妻名叫梅寒影,乃是八长老云玉秀唯一的徒弟。夫妻二人今年都是四十岁,只不过在数年之前便已经进入凡武初境的圆满境界,乃是名副其实的登峰高手,功力高深,加上养身颇为得宜,所以才都会看上去比实际年纪小了一些。

  而在前日抽签之时,因为功力最弱,所以最后才从“天地乾坤坛”赶到演武堂的那四名十二三岁的少年,其中年纪最小刚满十二岁的那个兰洛,便正是这夫妻二人的独子。

  兰玄心与梅寒影夫妻二人,在数年之前双双晋升成为初境圆满的高手之后,便被一起分调到了武藏阁进行驻守。

  而今天,便正好是他们夫妻二人该当在这武藏阁之内驻守的轮值之日。

  忽有所感之下,兰玄心当即便停止了运功修炼,光华随即散去,他便已然睁开双眼,正好看到云清汉和太叔元白带着云一凡走了进来,立即便站起身来。

  “清汉师兄,元白师兄——”兰玄心迎上前来,向着二人拱手见礼道。

  “玄心师弟——“云清汉和太叔元白也一起向着兰玄心拱手见了礼。

  “兰师叔——”云一凡也跟着走上前去,向着兰玄心拱手见礼道。

  “一凡贤侄——”兰玄心对着云一凡微微地回了一礼,稍稍顿了一顿,便又向云清汉和太叔元白笑道,“不知二位师兄忽然到此,却是所为何事?”

  云清汉微微一笑,回头看了一眼云一凡,然后方才缓缓开口说道:“我们有事要见当值供奉。”

  兰玄心闻言,不禁也是跟着看了云一凡一眼,随即便伸出手臂平展开来,指向了旁边的楼梯,笑道:“云玉关云师伯正在三楼,你们就请直接上去吧——”

  云清汉点了点头,回头对云一凡道:“一凡,你随我们一同上去罢。”

  “弟子遵命。”云一凡拱手应道。

  于是,云清汉与太叔元白二人便又带着云一凡直接上楼去了。

  兰玄心静静地望了一眼上楼而去的三人身影,然后便即身影一闪,转眼之间便已回到了蒲团之上盘膝而坐,又继续运转功法修炼去了。

  云一凡跟着云清汉和太叔元白,很快便上到了三楼,来到了一间静室之外。

  三个人的身影刚刚在门外站定,便只听得从静室之中传出了一道略显苍老却又十分清朗的声音——

  “请问门外何人,所谓何事?”

  眼睁睁地看着静室之内的人未经叩门,便已精准地知道门外站定有人,云一凡心中不禁吃了一惊,暗自沉吟道:“据说修为一入入微境,凝神养气之下已经彻底地练气归一,十丈内外,尘沙落地,都能听出是什么声音来——真没想到,这入微境的供奉高手竟然当真是这般的异乎寻常且又非同凡响!”

  与此同时,云清汉在听到静室中传出来的声音提问后,第一时间便已经微笑着开口回应道:“师叔在上,云清汉与太叔元白携同门中年青一代弟子云一凡,有事特来求见。”

  “请进来吧——”静室之中继续传出了那略显苍老却又十分清朗的声音。

  听得静室中的人已然允许,云清汉便伸手推开了房门,当先走了进去。

  太叔元白紧随其后,云一凡则在最后也跟着进去了。

  云一凡在进入静室以后,重新又把房门给轻轻地关上了。

  然后,他这才抬起头来,轻轻地向着静室里面打量了一番——

  只见这是一间大约有两丈来宽三丈来深的居室,两扇小窗,房中摆设简单干净。

  正中间只有几张松木桌椅,其上放有茶壶茶杯。进门以后的左边一侧乃是一排书架,上面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一些书籍和册子;右侧则是摆放着一张狭长的矮桌,高不过一尺五六,宽不过尺许,长度却有九尺以上,上面从左到右,依次为松、梅、兰、竹、菊、柏六盆雅致的盆栽,整整齐齐的一字排开——桌子的正中央,那兰竹两个盆栽中间,有一座精致古朴的青铜薰炉正在散发出缕缕香烟,远远闻去,直觉得沁人心脾,神凝心安,气脉舒畅,不问可知乃是上等的檀香!

  在居室的最前面,距离进门那处墙垣大约两丈左右,乃是一道丈许来宽的水墨山水屏风,恰好将静室内外分隔开来。

  在那道屏风的正中间,上面赫然书写着两个大字——“武道”!

  “好生雅致的所在啊——”云一凡也是头一次来到这武藏阁最上面的第三层楼上,更是第一次来到供奉所在的这间静室,看到如此典雅的布置,顿时便忍不住在心中暗暗感叹不已。

  三个人刚刚进到静室之中,便有一位身着深蓝色长袍的老者穿过屏风,面带微笑地走了出来。

  只见他须发尽皆苍白,面容看上去怕是不下八九十岁,但却依然精神矍铄,再加上他那高达五尺七的修长身躯竟然丝毫也不弯曲,更是显得其越发的健朗挺拔!

  云一凡虽然不是很熟悉,但是倒也认得——此人正是驻守武藏阁的供奉高手——云玉关!其今年已经正当一百三十岁高龄,一身修为早已经达到了入微境初期的上层境界,当真乃是实实在在的老当益壮!

  “拜见师叔——”

  “拜见师伯祖——”

  云清汉与太叔元白二人,还有云一凡,一起向着云玉关拱手见礼。

  “免礼——”云玉关轻轻将手一挥,开口道,“不知二位师侄带着年青一代的弟子前来,究竟所为何事?”

  “师叔容禀——”云清汉又是微微一礼,然后接着说道,“今日我们二人与一贺一起在演武场东一擂台负责比试评判,竟然发现一凡小小年纪,不但已经达到了初境后期的修为,更是将两大高阶武技‘冲云身法’和‘冲云掌法’俱都臻达‘意境’,而且内功造诣亦是已然臻达‘意境’!所以便在比试结束之后,携同一凡特来武藏阁进行禀报。”

  “噢——?”云玉关不禁向云一凡投来了一缕目光。

  云一凡被对方的目光一看,顿时便有了一种仿佛被看穿了一切的感觉,内心之中不禁多少有些沉吟,不过却也只得恭恭敬敬地垂手而立,面容之间恭谨有加却并未有所动容。

  “二位师侄请先就坐吧——”云玉关收回了投向云一凡的目光,对着云清汉和太叔元白微笑着说道。

  言毕,他便即当先在对面落座了。

  “多谢师叔赐座——”云清汉和太叔元白一起恭声应道,见得云玉关当先落座之后,他们这才一起上前跟着也坐了下来。

  

  【PS:有喜欢的朋友拜托随手收藏一下吧,有推荐票和月票的朋友也请支持一下,谢谢各位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