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这个剑仙很危险 > 正文
第四十六章 我叫春夜,我要吃肉
作者:茶茶茶菜菜  |  字数:2018  |  更新时间:2019-09-18 06:22:28 全文阅读

天涯何时有归路?

花尽万劫,沧海一栗,阑珊月落白霜处。

一整夜的风雪,雪未停,却下的更大了,从山洞里朝外面望出去,白茫茫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除了白就是雪,除了雪就是白。

叶青鸟跟陈余生应该是真的累坏了,直到现在都没有睡醒,唯一的好消息可能就是宁十怀里的红衣女孩,身体的温度终于降了下来,额头也不像昨夜那般滚烫。

练剑的习惯让宁十的手很痒。

一日不练。

骨头都开始发酸。

低头打量,躺在自己怀里的女孩一动不动,甚至连呼吸都没有任何的异常,仿佛一个初生的小婴儿。紧紧地闭着双眼,睫毛眨也不眨,宁十没准备把对方唤醒,这么抱在一起也确实很难解释。

昨日没仔细观察,现在凑近看,这女孩的脸,几近无暇,精致到近乎完美。

轻轻挪开自己的手,将女孩平稳的放到地上,宽厚棉衣盖好,裹紧身子。

转过头。

宁十就开始活动身子骨,一阵噼里啪啦的骨骼轻响,然后拿起自己的木剑,直接走入风雪之中。

在试炼之地时,宁十习惯站在地河中练剑,现在开始尝试着站到风雪中。

雪很轻。

飞舞起来毫无规律。

风又很大,吹的雪花四散翻动。

刺、劈、挂、点、崩、云、压、撩、截、剪、抹、穿,依然是从十二个剑修的基础动作开始,重复的练习,一遍一遍的练习……

紧接着。

宁十开始刺雪。

用木剑去尝试着刺穿空中飞舞的雪花。

剑尖要正中雪花的中心,将其直接刺碎。

听着简单,刺起来却很难,但是宁十愿意去尝试,并且结合自己在试炼之地被剑冢攻击时的感悟,开始准备自己的剑二。

他给剑二起的名字是:“蛇动。”

从草蛇剑的剑灵上找到的灵感,灰线虽然输给了孟八九,但是这条臭蛇对剑气的运用还是非常有借鉴意义的。

剑二蛇动,重在速度跟精准度,这一剑,力求如蛇吐信一般。

风。

越吹越急。

雪。

越下越大。

宁十的‘剑二·蛇动’,越刺越稳,从最开始的刺都刺不到,到现在已经可以碰到目标中的那一点雪了。

当身穿单薄外衣的宁十再次返回山洞时,整个人就仿佛从温泉中捞出来的一般,浑身上下都在冒着热气。

天色阴沉。

没有半缕阳光。

苍白的雪覆盖掉了一切。

宁十第一眼便看到了起身端坐在火堆旁的红衣女孩,宁十的宽大棉衣被对方叠的整整齐齐,放在另一边。

篝火是陈余生又出去捡来的干柴,昨日他做了记号,柴不够还可以再去找,这是他很擅长的事情,手到擒来。

看到宁十进来,红衣女孩微微抬头,眼眸很安静地望过来。

干净。

清澈。

毫无杂质。

这是宁十最先想到的形容词,或许用眼若秋水来形容更贴切一些。

两人隔着十步远的距离,双眸对视,谁都没有躲开,谁都没有惊慌,谁都没有警惕,更没有畏惧或者羞涩……只是平静,非常平静,仿佛老友一般的平静。

红衣女孩的神情是有距离感的,但是并非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傲慢,却有着一股子不染尘世的沧桑,仿佛是一个知命的老朽。

十四五岁的女孩,能给人一种知命的感觉。

可怕!

宁十是男孩子,自然要主动示意:“昨日你染了风寒,这衣服是我给你披在身上的,看着旧了些,但是不脏。”

红衣女孩没有回话,只是继续看着宁十。

叶青鸟跟陈余生耸了耸肩,看来他俩方才肯定尝试过沟通了。

宁十只好继续说:“我们是无意中看到一只荆棘鸟坠在雪中,你当时趴在鸟背上,鸟受伤了,你也受伤了,我们是好心,并没有恶意。”

红衣女孩听到荆棘鸟时,眉头皱了皱,看了看洞外。

宁十赶紧解释:“你的荆棘鸟为了保护你已经死了,现在外面风雪很大,你最好先养养身子。”

红衣女孩继续沉默,神情有些沮丧。

然后,宁十就无计可施了,为了缓解尴尬,他只好蹲在山洞外面清理昨日剩下的野猪肉。

一头山猪很大的,足够吃好几顿。

木柴是陈余生新添的,沾了落雪的柴自然不如之前的干燥。火堆中冒起了一股子烟,不算太浓,但是会稍稍有些呛鼻子,大家都朝远处挪了挪。

淡淡的青烟成了天然的屏障。

一边是宁十、叶青鸟跟陈余生,一边是那个红衣女孩,她没有再穿宁十的棉衣,能看出来很倔强。

可能是冷,也可能是风寒刚刚痊愈,看上去很疲惫。

随着时间推移,红衣女孩终于不再正襟危坐,反而是换成了两手托腮。

恍惚间。

宁十似乎听到了一声吞咽唾沫的声音,抬起头,刚好跟这个女孩对视,然后便发现她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自己手中的烤肉。

“好吧,肯定是饿坏了。”宁十这样想着。

一炷香的时间。

肉香再次弥漫开来,宁十直接开始分肉,叶青鸟跟陈余生自然不会客气,直接大快朵颐,吃的满嘴流油。

宁十没有直接给这个红衣女孩,他可不想热脸贴冷屁股,他骄傲着呢,他以前可是比谁都有脾气呢。

但人都是有好奇心的,宁十边吃肉,边观察对方。

火堆两旁,三步之远,平静对视。

古话说:“没有人是可以战胜饥饿的。”

终于。

红衣女孩第一次开口:“我饿了,我要吃肉,给我。”

很生硬的口气。

宁十愣了愣,心里想:“你饿了我就要给你肉吃吗?你是公主吗?”

抬抬头,没理对方,反而是自顾自的吃起来,吃的满嘴流油,叶青鸟还在一旁故意吧嗒嘴,舔嘴唇。

红衣女孩到是没在意这些,想了想说道:“我叫春夜,我想吃肉,给我。”

这句话比之前的口气好了一些,从‘我要吃肉’变成了‘我想吃肉’,听着好像没那么生硬了,而且还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仿佛这已经是一种莫大的尊重,或者说,恩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