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觞剑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 天道释然又逢缘
作者:孤独道人  |  字数:3780  |  更新时间:2020-09-13 10:41:29 全文阅读

老人运起剑招,身法的灵活竟是不输给对手,司马令竟是在老人的棍棒下全力施为才能抵挡住老人的绝妙招数。老人的棍棒上仿佛有一股罡风包裹着,竟能跟司马令手中宝剑碰撞。

数十招过后,司马令对老人的功力内心竟是大加赞佩。忽然催动内力,长剑嘶嘶作响,一招‘气海归元’过后,老人手里只拿着一个木柄。

看着地上的七八截木条,老人微微一发楞,看了一眼司马令,扔掉手中木柄向屋里走去。

卉易娘冲着司马令诡谲的一笑,伸出大拇指做了一个赞许的动作。

老人从屋里出来,手里拿着一柄宝剑,吹了吹剑鞘上的灰尘说道:“看来这沉睡了二十年的长剑今天必须出鞘了。”言下之意,靠一根木棍是挡不住司马令那柄‘青釭’宝刃。

能用一根树枝般的木棍就跟司马令对数十招,司马令心下骇然。可见这‘九星剑魔’功力已经到了何种地步。。。

老人拔出长剑,就见一道寒光迸现,显然是一把极品的宝剑。数十年的时间未动,竟然一点锈意都没有。

拔剑后,看了良久才回头看了一眼司马令,就在司马令看到老人眼里的寒意的时候,长剑已经到了眼前,快的无与伦比。

司马令身形一转,手中长剑顿时挡住来剑。两道寒光搅在一起,霎时剑气如云,寒气四射。一老一少,忘年的对决,将一种剑法发挥的淋漓尽致。

老人几乎没有半分老年之像,手脚快的亚如少年一般,手中的长剑裹挟着浑厚无极的内力将一柄长剑催逼出‘嗡嗡’的响声。

司马令运用从‘神飘’那里学来的轻功融汇到身法中,恍如嘶魅一般,手中‘青釭’宝剑如寒流星月般的急速发招。

一场恰如开天辟地般的较量夹杂着两大高手迷乱的剑招,一时间方圆五六丈以内所有的数目花草被剑风催荡着破碎淋漓。

司马令这时的心情真是入坠冰窟,对方一个耄耋老人跟自己过招,自己必须使出十二分的力量才能与其勉强对抗已然是作为一个剑客的悲哀。更可悲的是对手使的‘三清剑法’竟是那样的浑圆方正大同何止比自己的剑招高出倍徒。

心里的那份傲气与自负,在自己认为无敌的三清剑法面前渐渐萎缩。这时才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精确内涵。

五百招过后,司马令的剑法在对手的引导下逐渐散乱,突然就在电光火石之间,长剑碰撞数十下后,一柄长剑已经指向自己的哽嗓咽喉。

司马令一张惊异的脸看着老人,老人微微一笑,手中长剑归鞘,走进了屋里。

司马令黯然失神的站在哪里低下了头,这是他第一次的低头,在极端自信与无所畏惧孤傲性格被折服的低头思索。

卉易娘笑眯眯的上前拉了他一把,道:“智者遇强而求学、愚者逢强而退却,请问司马大人,你是愚者还是智者?”

一句话点醒了司马令,只见他快步进了屋内,上前抱拳施礼道:“多谢前辈指点,晚辈司马令这里谢过了。”

老人不紧不慢的倒着茶,看了看司马令说道:“你功夫很好啊,应该算得上现在武林顶尖人物了,可是你的剑招还差火候,虽然破绽极少,但有时过于拘泥,没必要一招使满,老夫破你剑招就是一招用到半招的时候已经变招,你可知道?”

司马令这时才恍然大悟,自己使剑招几乎都是每招使满后再使下一招,原来剑招可以半招交错融会贯通的?司马令何等悟性,‘九星剑魔’一句话就让他醍醐灌顶,茅塞顿开。

老人看到了司马令的惊喜,知道眼前这个人悟性极高,也不亏他得到一套内功心法跟剑谱就能修炼到如此境界。

几天间,司马令跟卉易娘就在‘九星剑魔’庄上呆了几天,一方面司马令虚心求教于‘九星剑魔’,二来卉易娘做的鄱阳湖里的鱼让二人赞不绝口。真的没有想到一个娇滴滴的女子把一道鱼菜能做出十八般花样,味美极佳。

这天卉易娘又是大显身手,一下子做了一桌全鱼宴,看着满桌各色不一的菜肴,老人不禁的流涎叹道:“上次在卉大姑娘家里品尝这样的鱼宴是在十几年前了吧?想想都馋,多少年来老夫一直挂怀,今天又品尝到如此美味,也算一桩幸事。”

继而转头问道:“你们听说过‘煞天’‘剑影’没有?”

卉易娘跟司马令面面相觑互看了一眼,几乎同时说道:“没有。”

老人吃了一口鱼,嘿嘿一笑:“孤陋寡闻,那两人这么大的名头都没有听到过,可见你们的学剑是白学了。”

在呷了一口酒后,又看了二人一眼摇摇头道:“那倒也是,他们成名的时候,连你们的父辈都是小娃儿,你们怎么会知道?”

卉易娘问道:“老师,您刚才言及这两人是什么样的人物?您老怎么提及他们?”

老人哈哈一笑:“那‘煞天’‘剑影’居昆仑山一带,没想到这两个家伙还活着。前几个月我路过潭州,恰恰让我碰到了,‘煞天’这老儿极喜美肴鱼道,哈哈,两个老儿在酒肆里争论刀鱼的做法的时候我见到了他们,两个老儿居然还收了三个徒弟,哈哈。”

司马令见状,预感可能江湖又有一场动荡,问道:“刚才前辈言及‘煞天’跟‘剑影’是什么样的人物,在下从来没有听说过,前辈能讲述一下吗?”

老人喝着酒吃着鱼正在兴头上,对司马令的问话也不避讳,道:“煞天’跟‘剑影’二位老儿五十年前就剑术绝伦,当时以武功而论可以说威震大江南北,二人几乎形影不离,就像是兄弟一般,不知为什么,二人因为一个女人闹翻了天,争来争去大打出手,数年的争斗也未分出高下。因此二人结怨,竟然老死不相往来,谁知道那女人谁也没嫁,竟然远赴吐蕃嫁给了什么王子。二人闻说气愤不过,远赴吐蕃问罪,谁想竟在吐蕃相遇,没成想那女子不适应吐蕃气候患病而死,两人没了那份盼头,命运竟然如此安排。两人斗气数年,一时间没了念头,相互抱头痛哭一场,感到红尘惹烦恼,竟然隐居在昆仑山一呆就是数十年,没想到老了老了,二人竟然开门收徒,又回到了中原,岂不怪哉?”

说道这里,司马令竟是脸色煞白,卉易娘难为情的望了他一眼,其中原委她是知道的,因为司马令与两位老人竟有相同的境遇,他跟楚傲天还有婉儿的那份情苦。。。

司马令内里一阵隐痛,忙把话题岔开道:“敢问“煞天’跟‘剑影’的剑法与老前辈的剑法相比如何?”

老人看了一眼司马令,歪着头说道:“以你现在的功力嘛,可以跟两个老家伙对招。。。你能接五百招吧。”

司马令一听心里顿时凉了半截,心想:“五百招?天下竟有这样的高手?”一脸疑惑的目光看着‘九星神魔’。

卉易娘看到司马令那股傲气又在升腾,岔开话题就说道:“老师,这两位前辈用的什么剑法?您详细说说,也让我们知晓。”

老人嚼了半天菜肴,又喝了一口酒,固有所思的说道:“这两个老家伙几乎是博采众家之长形成的剑法,他俩在青年时代就有三套极高的剑法作为依托,那时候已经是斐声中原。没想到这两家伙将三套剑法几乎融汇成为一套,加之两人天赋极高,又不断创新,竟然形成了独有的无招剑法。”

老人顿了顿,叹了一口气又道:“记得老夫在四十年前跟‘剑影’交手那次,斗了几千招没有占到一点便宜。还差点着了他的道,唉,如果是他们两个人一起上,估计老夫也不会坐在这里了。”说道这里老人脸上的神色有些暗淡。

司马令不禁的愕然,就连‘九星剑魔’在年轻的时候都没有打赢‘剑影’可见那时的‘剑影’剑法之高。

卉易娘问道:“哪‘煞天’的剑法是否比‘剑影’稍逊一筹?二人谁武功高一些?”

老人一脸沮丧的脸道:“江湖纷乱血海愁,武林剑锋露峥嵘。剑影横霸五湖客,煞天独钓四海风。这是当年四句话,你两可以品味一下这几句话的含义,可见这两老家伙当时多么嚣张跋扈。”

稍微顿了一顿,又说道:“依老夫看,那‘煞天’的功力应该稍胜‘剑影’半筹。”

卉易娘跟司马令一听,心里不免有些揣度。

转念又一想,“煞天’跟‘剑影’毕竟是一大把年纪的人了,即便是剑法精纯,然而精力已经衰败,或许不像‘九星剑魔’说的那样厉害。

“你两是不是想着两个老家伙已经八九十岁了,精力一定大打折扣,功力有所衰退是不是啊。”老人喝了一口酒言道。

二人的心思被戳穿,不由得对望一眼。

“哈哈,你前几天与老夫对招赢了老夫吗?即便那两个老家伙跟我一样衰败,你确定能胜过他们?”老人斜眼看了司马令一眼。

没想到司马令起身一揖,半躬着身子说道:“还望老前辈赐教,司马令当以师事之。”

老人摸着白胡子微微一笑:“既然以老夫为师,还不能受你膝下黄金?”

司马令一听这话微微一惊,为师之道同于父母,他司马令一生只跪过两个已故的无名份的师父,那就是‘武痴’跟‘神飘’。

虚心求教岂能以一揖为礼?自己的行为已经被那种自大狂妄的性格掩盖了圣人之训,不由得让他内心发颤脑门微微出汗。

就见司马令推金山倒玉柱般的倒身下拜。

老人见状,手捻胡须哈哈一笑:“起来吧,哈哈,难为你这样的人拜我做师父。”

其实就在老人跟司马令对招的的时候,老人已经惊异万分,天下竟有这样年少的青年使剑能到如此炉火纯青的地步。那剑招是那样的浑圆犀利,时而狂如猛虎,时而滑若脱兔。一招一式大有剑王尊者一代宗匠之风范,自己在他这个年龄是万万及不上他。

当老人几个月前听到“煞天’跟‘剑影’新收了三个徒弟,内心不由得一阵酸楚与嫉妒,自己活了八十多岁了连个徒弟都没有,百年之后一身的技艺将付之东流,暗暗思来自是心里悲怆不已。

当卉易娘将司马令带到自己跟前的时候,从他的绵绵呼吸跟筋骨的寸脉就看出是个极佳练武的奇葩,那个时候就已经有些哀叹自己为什么没有这样的徒儿。

这时候司马令的一拜,当下把个老人拜的那三魂六魄几乎出窍,按捺住那狂喜的内心,微微颤抖的手捻着胡须笑眯眯的受了他三拜九叩。

老人忙上前扶起,言道:“徒儿请起,老夫油尽灯枯之际没想到能有你这样一个徒儿,老夫实在欣慰至之。”

司马令因刚才失了礼数,脸上微有尴尬之色。

卉易娘满脸笑靥如花的凑了上来,言道:“奴家虽然没有拜老师为师,但因指点奴家剑法,也算半个师父。看来元贞你以后就是我半个师弟啦。”

老人哈哈一笑手捻胡须笑而不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