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伐天行 > 初入世
第二十二章、小县暗潮涌
作者:沫源  |  字数:3032  |  更新时间:2020-05-21 21:28:51 全文阅读

就这样众人跟着英天意大摇大摆的进了大门。周围的几个衙役早已看傻了眼,怎么敢拦着。

城南。

铁拳门此时已经不复昔日威名,原本老少帮主先后离开,本就是摇摇欲坠。后来南山的高老鬼,特意来铁拳门了一杯酒,虽然没出手,但是卢老爷子也死却传遍了整个天羽县,原本就不好过的日子更是雪上加霜。

加上那黑风寨二当家任熙臣的一味施压,原本就被黑风寨马贼屠戮的没有几个人的铁拳门更加萧条。年轻人为了不饿死或者该换门庭,或者出去打拼。整个铁拳门就只剩下一个半截身子都要入土的老人独自坐在门口,若有所思。

一行十人带着两辆马车来到铁拳门门口,管渝从马车上调了下来,问道:“这位老人家请问你这里可是铁拳门的卢家?”

老人似乎心情不太好指了指上面,“难道没有眼睛,不会看啊?”

管渝内心沉重,实在想不到昔日叱咤一县的铁拳门竟然沦落到如此地步。

“老伯,我们是庆阳城来的给卢老爷子运送货物的青花镖局。请问卢老子现在在哪?”

“死了!”似是坐的冷了,老人缓缓站起身,“一路劳顿幸苦诸位了,外面风大。诸位要是不嫌弃就进来对付一夜。”说完老人转身走了进去,丝毫没有留人的意思。

众人一时间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但是英天意,大摇大摆的追了上去了,拍了一下老头屁股。

“老头还认不认识我了?”

老人回头看见那虎头虎脑的小脑瓜子破天荒有了些笑意,“你这小屁孩怎么又回来了?不是去庆阳城当大官去了吗?”

英天意扭着屁股跟在老头身后笑嘻嘻道:“是要去啊!不过还是舍不得老头你,所以特意回来看看。”

“少给老子放这美味的屁。是不是出事了?卢建义怎么样?”到底是卢家的老人,最先关系的还是卢建义。

“他好着呢!老头你放心回去休息。庆阳城我过几天就去。我的小桐还在那呢。”

“那个丫头看着虎头虎脑的,自己一个人确定没事。”

“所以才要快点去嘛。”

“行了老子懒得跟你扯屁,这些人你认识你就自己来安排吧。老子睡觉去了。”老头拍打掉裤子上的积雪,走进了自己的屋子。

“好嘞!老头你早点休息哈。”

众人跟在英天意身后,进了铁拳门,原本人就不多,英天意指了一下让他们把马匹放到马厩,把人都集中在自已原来住的小院子里住了下来。

天羽县北。

一座小府邸中,任熙臣正盘膝坐在卧室里,天地元气正隐隐的围绕着齐周身旋转。

这个府邸原本是王家的产业,被任熙臣硬生生的夺了过来,后来被任大富赏赐给了任熙臣。

这座府邸虽然占地面积不大,但胜在风景宜人,是王老爷将来准备养老的地方。如今却被强取豪夺了过来。

卧室里任熙臣双手下压缓缓吐出一口浊气,低声自语道:“没想到心情愉悦还能促进突破,第四楼了。”

“当家的不好了。”门外响起了急促的喊叫声。

任熙臣出门,看到衙役服饰的黑风寨弟兄证趴在地下喘的粗气。

任熙臣大袖一挥,一道气浪从袖中涌出将那汉子,整个人甩了出去,“说多少次了,以后要叫我师爷。”

汉子翻滚了几圈趴在地上连忙点头,“是...是师爷。”

任熙臣白衣飘飘,似是突破的缘故心情极好,俯下身子拍了拍汉子的肩膀道:“有什么事说吧。”

“老爷是这样,今天我们在城门照例收钱,有个自称鹰狼卫的小子不肯交钱,还给看门的王老大给打死了。”汉子赶忙说道。

一听到鹰狼卫任熙臣心中一惊,但没有表现出来,强行镇定道:“除了这些你还知道些什么?”

汉子想了想道:“我来这的时候特意打听了一下,这个少年就是之前跟着卢建义走的那个小孩,似乎跟某个大人物有些关系。”

“有些关系.....。”任熙臣轻抚下巴做沉思状,“按照你的说法这个少年应该不是冲着我们来的。这样你先回去让手下的弟兄老实几天,我现在就去县衙见任大富。

...........

王家府邸。

王老爷子正在餐厅和家人用餐。人不多只有他们一家三口。桌子并不大坐四个人正好。桌上的菜肴也十分的大众,只有些白菜、馒头、蘑菇,没有一点肉惺。

之前一脸居傲的王涵也已经不复当初在铁拳门威风凛凛的样子了。只股埋头吃着饭。

王老爷原本乌黑亮丽的头发也白了许多,有气无力的用筷子夹着菜。

“老爷...老爷有大消息。”门口管家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差点跌倒王老爷的妻子眼疾手快给扶住了。

王老爷子夹了一口菜兴致并不高,“您慢点说,不用着急反正我王家已经不能再坏了。”

“老爷,是好消息。”管家气喘吁吁的说道:“今天城门口来了个少年自称鹰狼卫。”

“哦?”王老爷突然挺直了腰板显然对此有了兴趣。

老管家喘了口长气继续说道:“这个少年您好见过,就是跟卢建义一起去庆阳城的那位。”

“这...这毛头小子也不能解我王家之围啊!”王老爷子显然有些着急。

“老爷你可不知道,那少年就一脚,就把守门的那个王大傻踹飞了足足五丈远一直撞到城墙上。直接把他给踹死了。”

“真的?”王老爷子眼睛一亮,“吩咐下去赶紧给我备轿....不!我要亲自去,他现在在哪?”

“会老爷的话,他现在在铁拳门。”

.........

天羽县、县衙。

任大富这三个月可谓是春风得意,不但油水捞了不少,还稳固了他县太爷的尊严。现在放眼整个天羽城谁见到他不叫声任老爷。跟以前简直是天壤之别。

这不前几天刚纳了一房小妾,正在房间里云雨的时候,门突然响了起来。

“咚咚!”

“谁呀?”任大富一脸不耐烦的喊道。

“老爷是我任熙臣啊。”

“啊?有事吗?”

“老爷鹰狼卫来了要不要去拜访一下?”

“鹰狼卫?”听到鹰狼卫屋里面的任大富也顾不上雨云了。赶忙穿起了衣服。这些日子任熙臣可没少给他普及鹰狼卫的知识。外加上亲眼见过鹰狼卫出手,可以说鹰狼卫在他的心理上可埋下了不小的阴影。

门外原来瘦猴一样的师爷正拿着水漂浇着花,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任熙臣能以一介书生混到黑风寨的二当家自然有一手,区区一个瘦猴一般的师爷在他眼里根本不够看。不到两周就被任熙臣夺了官职。

师爷一边浇花,一边偷瞄任熙臣,眼神中充满着愤恨,更深处却是无可奈何。论势力这任熙臣有黑风寨一众弟兄,都是一群杀人不眨眼的货色。论实力他任熙臣会仙家法术一个能打一百个自己。论背景他原本的老大哥现在对任熙臣言听计从。他拿什么和他比?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任大富从屋里走了出来,身上穿的凌乱,显然很是着急。

任大富一见到任熙臣就连忙抓住他的手道:“先生这次我应该如何是好。”

“老爷莫慌,我已经打听了这鹰狼卫不是冲这你来的。况且....况且这个少年你还认识。”任熙臣表情神秘。

“哦?我还认识。先生说的不会是卢建义吧?”任大富往任熙臣身边凑了凑小声说道。

“非也,这次来的少年叫英天意是当初跟着卢建以一起走的小跟班。”

“先生,区区小跟班值得如此兴师动众吗?”任大富回头看了眼屋子,“我这还有事呢!”

“老爷这次来的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但也确确实实是鹰狼卫。我们不可以掉以轻心。”

“先生的意思是?”

“现在起轿,去铁拳门见他一面。”

..........

铁拳门。

英天意安排好了大家的住处,正在房间里百无聊赖的躺着。

期间刘亚心来了一次,提出看眼他手里的鹰狼牌。英大爷当然满足了他的要求。

打量了几眼后,刘亚心便询问英天意是如何得来的?如果卖给他需要什么价格?可还知道卖有地方卖这个东西?

似是被问烦了,英天意直接说道:“我叔叔是赵镇河。”

果然说完刘亚心就没了动静,安静了一会刘亚心把自己腰间的酒葫芦递给英天意算是陪了个不是,转身告退。

一路上刘亚心可发现了,英天意这个小鬼可没少盯着自己腰间这个酒葫芦,葫芦本身不贵,但毕竟千金难买我乐意。能卖个人情给英天意,他是再乐意不过了,如果还能借着他搭上赵镇河这条大船,刘亚心简直想都不敢想。那可是玄鹰统领谢子博的上司啊。府下近百个城都归他掌控。

英天意倒是没想这么多,盯了几天的酒葫芦终于到他的手里了,当即高兴的把玩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